Saturday, November 26, 2016

 

在焚燒波鞋的火光下

美國《華爾街日報》記者11月9日於Twitter帖文,引述New Balance公共事務副總裁Matt LeBretton指:「老實說,奧巴馬政府無視我們的意見, 現在特朗普當選,我們認為事情會往正確的方向發展。」

帖文一出,New Balance運動鞋就火紅了,而且真的是烈火熊熊!因為有反特朗普的用家焚燒New Balance運動鞋,以示抗議。

LeBretton解釋說,有關言論不是一個政治取態,只是針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該公司其後也在報章刊登聲明指,公司其實也支持民主黨的希拉利和桑德斯把貿易重點放在增加美國製造業的工作上,想在美國本土生產的鞋越來越多。

經相關單位清楚解釋後,事件繼續在社交媒體上燒得如火如荼。
有網民要求公司採取具體行動,炒掉公司內支所有持特朗普的員工以表誠意,否則再也不會買該公司的鞋。有網民則完全不賣賬,用高尚的道德口吻指責該公司,為了利益,完全無視特朗普的種族主義和他不夠資格擔任總統等事實。

這邊廂有人燒鞋,另一邊廂卻有人大力支持!
薄有名氣的白人至上主義者 Andrew Anglin 撰文表示,今後全力支持New Balance,把該公司封為「特朗普革命」的官方品牌!並呼籲特朗普支持者從此以鞋為記,「到時候只要看一眼彼此的運動鞋,就知道我們是不是持相同想法了」。面對忠粉的熱烈支持,該公司馬上回應,強調公司「不能容忍任何偏見與歧視」。

在各大公司紛紛在海外設廠的趨勢下,以波士頓為基地的New Balance 其實是一家蠻有意思的企業,一直標榜「美國製造」,是目前美國唯一堅持本土生產的運動鞋品牌,每年在美國生產逾400萬對鞋。反對TPP是因為協議其中一項條款撤銷對越南產鞋的關稅,無形中鼓勵了如Nike、Adidas等大企業更多從越南進口運動鞋。

這樣的一家以真金白銀支持本土製造業的公司,如今卻落入火燒後欄的局面,在熊熊火光中所映照的是美國社會的分化,這分化以民粹主義為燃料,燒旺的是強逼人非理性地選邊站的暴力,燒掉了的是客觀了解事實和冷靜分析討論的空間,長此下去,燒光的恐怕是美國社會的和諧以及在不同理念交滙下所產生的創造力。


相關討論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Labels: , , , ,


Friday, November 18, 2016

 

歧視傳單性質惡劣 社區不可掉以輕心

原文刊於11月18日《星島日報》

在一個文明多元的社會,一切挑動族裔仇恨的言論和行為都必須杜漸防微。近日在列治文市社區出現歧視華裔的傳單,性質特別惡劣,社區心人士不能掉以輕心。

據了解,該歧視華裔的傳單與一個名為「另類右翼運動」(Alt-Right)的美國極端保守組織有關。

過往在列市也曾出現涉仇恨訊息的事件,但都屬於個別事件。 而此次事件的性質之所以特別惡劣的原因,首先是在於傳單不止在於渲洩,而是公然招攬區內白人參與種族主義運動,並且堂而皇之地留下組織網址等聯絡資訊,是屬於組織性極強的事件。

利用社會議題作火藥引 
其次,是傳單以明確針對和徹底否定華裔的形式出現。傳單上繪有一個疑似姚明的漫畫頭像,姚明是一位成功打進美國全美籃聯(NBA)的中國籃球員,他的成功受到美國籃球界的認同,在美國主流社會也享有一定的知名度,即使現已退役返回中國,仍被視為中國籍球員晉身美國球壇的佼佼者。在歧視傳單上放上類似他的畫像並配以挑動族裔仇恨的語句,所要傳遞的訊息是,即使已獲大眾廣泛接受的成功人物,只要是華裔,仍然不會得到認同,仍是該受排斥的目標。

其三,該以歧視華裔為目標的招攬傳單,竟在華裔人口近5成的列治文市派發,不單有正面挑釁之意,更有試圖在區內煽動分化、引發對立的惡劣動機,對社區和諧構成威脅。 傳單又試圖以語言爭拗和房屋可負擔性等議題作為點燃非理性情緒的火藥引,把華人標籤為不同社區問題的始作俑者。

帶善意建立更美好的列治文
對於「另類右翼運動」組織這種惡劣的意圖,我們必須嚴正指出,作為一個文明包容的多元文化社會的一員,每一個成員都有責任和義務去共同面對社區內不同的問題;要以開放互諒的心態去共謀解決之法;以促進和諧為目標,帶著善意去消弭矛盾和誤解;以下一代人的福祉,作為同心克服困難的動力;以列治文將成為一個比今日更美好百倍的社會作為願景,堅決拒絕仇恨、分化以及一切極端言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同心建立一個屬於所有人的社會。

列治文是多元文化的列治文,是二十多萬包括來自世界各地默默作出貢獻移民的美好家園,決不允許極少數別有用心的極端分子加以破壞。
相關討論
星島:仇華傳單煽動種族對立 白人優越言論驚現列市
有片睇 CTV: Racist flyer calls on white people to 'save Richmond'
有片睇 Global News: ‘Shocking’ white supremacy posters delivered to Richmond homes
有市長訪問 News1130: Flyer suggesting racism circulating in Richmond

Labels: ,


Tuesday, November 15, 2016

 

香港新議員愛搞事 不知有所為有所不為

原文刊於10月20日《星島日報》

在2004年,首次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的社民連成員「長毛」梁國雄以「自己方式」宣誓開始,候任議員宣誓儀式成了每屆立法會首場大戲。由在宣讀誓詞前後高叫口號、以「斷截禾蟲」方式讀出誓詞、在誓詞「加料」、或帶同道具上場等,花樣多多。

今屆新科議員宣誓更惹火,青年新政兩名候任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以英文宣誓時,不僅疑似爆粗,並且把China讀成Gin-na(「支那」),被抨辱華,餘波未了。為甚麼新任議員做出如此「犯眾憎」的事?不敢說他們不知天高地厚,恐怕他們根本不懂何謂「有所為有所不為」。

議員在宣誓時搞出「大龍鳳」其實並非香港獨有,在加拿大也出現過。 卑詩維多利亞候任市長赫爾普斯(Lisa Helps)2014年跟其他5位候任市議員,在宣誓儀式上拒絕表明效忠英女皇,稱他們效忠對象是維多利亞的市民,而非女皇。此舉引起該市擁護王室人士不滿,有市民指當年僅以89票之微贏得市長職位的赫爾普斯,如果在選舉前說明她會在宣誓儀式上「玩嘢」,大概就不會當選。

維市這場議員宣誓風波最終在有風無浪下度過。翻查卑詩省的《社區憲章》,「效忠英女皇」並非誓詞必要部分,候任市長和市議員只須宣誓保證不會買票、恐嚇選民以及貪污瀆職,即可完成手續。

加民選代表須宣誓「效忠」英女皇 
不過,類似的宣誓爭議在聯邦和省級議會就比較棘手,因為加拿大憲法規定,聯邦和省級民選代表必須宣誓「忠誠效忠」(faithful and bear true allegiance)英女皇。

在2012年,魁人黨勝出魁省省選,該黨以爭取魁省獨立為宗旨,時任黨魁馬華(Pauline Marois)在勝利演說中,聲言把目標直指魁省未來要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要該黨成員誠心誠意擁護加拿大已很不易,更何況要忠誠效忠英女皇!魁人黨既贏得大選,有民意支持,馬華為首的魁人黨候任議員會否在宣誓儀式上「玩嘢」?如果她真的搞甚麼「自選動作」,迴避依法宣誓效忠英女皇,是否當得成省長?會否引發憲法爭議?

魁人黨候任議員在宣誓時的確有搞點小意思:撤掉議會中掛著的加拿大國旗,僅留下以百合花為標誌的魁省省旗;然後,一眾魁人黨候任議員平靜宣誓,乖乖地讀完法定誓詞(包括忠誠效忠英女皇的條文)內容。 到了重頭戲,馬華和她的內閣成員宣誓。他們的「自選動作」原來選擇閉門宣誓,在監察官員面前讀完法定誓詞(當然包括忠誠效忠英女皇部分),得以出任省長,讓新一屆省議會順利展開。

甚麼?最初把效忠問題說成大是大非,加上有民意支持,魁人黨不是要貫徹始終嗎?馬華不是誓言爭取魁省獨立嗎?現卻來個反高潮,把門一關就悄悄「過關」。唉,這並不是「玩嘢」,反而把民眾「玩了一鋪」!

當年才20歲、首次當選魁人黨議員的布盧安(Leo Bureau-Blouin),曾在推特(twitter)上說了一句「悲哀」(Good grief);另一魁人黨新丁議員迪歇納(Pierre Duchesne)則說:「那(宣誓效忠女王)不是最有意思的一刻。」 

尊重一些建制典章是重要的 
馬華如此臨陣退縮,一眾魁人黨又無原則又無腰骨,那,支持他們的選民一定會罵翻天吧? 根本沒有!為甚麼如此? 迪歇納的解釋很簡單:尊重一些建制典章是重要的。

這個解釋所反映的,不僅是個別政客的態度或政治智慧,而是成熟的議會文化和社會環境。議員得到民意支持,並不等於手執「尚方寶劍」,可以隨意亂砍;有話事權,更不等於可即時按己意擺弄既有典章。在不理想的建制框架下議事論事,不等於民意代表退縮。政客需要堅定立場,不等於跟不同政見的對手凡事「對著幹」。 當年宣誓過後,馬華政府續以爭取魁省獨立為己任,在加國框架內管理省政,該省政黨照樣互相傾軋。
請注意,這是成熟的議會文化,讓社會在穩定中求變革的現代政治常識。

昂山素姬祖國念Burma非Myanmar 
加拿大本身是個擁有民主自由的國家,議員要做大事,恐怕都不屑為「玩宣誓」這類小事而費神吧! 那又看看多年在軍政府鐵腕下的緬甸。昂山素姬在2015年緬甸議會選舉中,領導全國民主聯盟(簡稱民盟)在兩院中都取得過半議席,擁有壓倒優勢。

民盟堅持要把就職誓詞中的「保衛」改為「尊重」憲法,因為民盟其中一個政治目標就是修憲,又怎能宣誓維護之? 民盟的要求沒有獲得批准。昂山素姬和一眾民盟候任議員也沒有在宣誓儀式上搞甚麼「行為藝術」,而是集體缺席。這種以公眾利益為念的政治行為,在今天香港議會文化漸告「失蹤」。

然而,大約一星期後,緬甸官方版本誓詞沒改動,昂山素姬與所有民盟議員卻宣誓正式成為國會議員。昂山素姬解釋說:「我們並非讓步,只是不願辜負人民的期望。」

珠玉在前,正陷於宣誓風暴中的候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都聽到了吧?還有,昂山素姬當然不會叫出Gin-na(「支那」),但她一直堅持把祖國名稱念作Burma,而不跟從軍政府所改的Myanmar!這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從政風骨,才是選民所企盼。 香港這幾位候任的「自決」、「本土」議員,請多看國際時事,只躲在自己的粉絲堆中終究成不了大事。


更多相關討論
別讓自義蠶食了素養
如果「雨傘運動」要繼續
香港仍然是個非常可愛的地方
烽煙散後的那道裂痕

Labels: , , ,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非一般總統登台 加美須重建新經濟關係

原文刊於11月9日《星島日報》 

無論喜歡與否,特朗普終於登上美國總統寶座,加拿大要學習如何跟這個非一般總統打交道。未來四年與特朗普共舞,我們都選好了音樂嗎?否則步伐不協調,彼此齬齟難免。

獲選為美國總統之前,特朗普素以商人姿態推銷他的「形象業務」。在貌似瘋狂言論背後,他提出以經營者頭腦,重振美國強國實力,這是主要競選策略。 美國是加國最大和最重要的市場。小杜面對的不再是跟他高度相似、思想左傾兼帶理想主義色彩的奧巴馬,而是老謀深算的商人總統。小杜和他團隊的談判技巧和智慧,足以影響本國經濟發展。

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者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多次高調抨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和《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等自貿協議,令人擔心他上場後會奉行保護主義甚至孤立主義,不利加美經濟前景。

不過,縱觀特朗普的勝選演說,反覆強調「我們(美國)的經濟增長會翻倍,我們會成為世界最強勁的經濟體,同時會與其他願意與我們合作的國家和平共處……我要告訴全世界,我們一定會把美國利益放在首位,同時公平地對待其他人和國家」,他明顯不是個孤立主義者,對國際貿易也不帶著非理性的抗拒;他是個鼓吹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者。「美國優先」將成為談判底線。 

NAFTA有利美經濟持續發展 
對加拿大的經貿而言,這種以「美國優先」去審視自貿協議的思維,應是正面訊息。因為只要客觀檢視,特朗普會發現NAFTA其實是對美國經濟持續發展的一項重要協議。

NAFTA所包含加美墨三國的自貿區擁有人口共4.5億,是目下世上最大的自貿區。該協議1994年生效至2015年間,三個成員國之間的貿易額,從2,970億美元增至1.14萬億美元。同期美國貨物出口從1,420億美元增至5,170億美元,佔美國出口總值三分一,加國更長期是美國最大出口市場。

不要忘記,實施NAFTA獲益最多的是美國農業、汽車業和服務業。光說農業,美國對加墨兩國農產品出口增長156%,遠超過對世界其他地區65%增長率。

即使是特朗普最關注的製造業,NAFTA也利多於弊。在部分的製造行業中,美國損失約68萬個職位,但整體而言,據美國商會數字,NAFTA的出口貿易為美國創造近500萬個就業機會。在2014年,美國製造商的出口金額達4,870億美元,為每個本地工廠工人帶來近4萬美元出口收入。 從美國利益優先角度出發,精明商人特朗普大概不輕易把一項每年可為美國帶來0.5%經濟增長的協議,丟進廢紙桶 。 估計他會就NAFTA協議的個別項目與加國談判,爭取對美國更大利益,而非放棄最大的出口市場。

妥協VS諍友  渥京的艱難功課
另外,特朗普對加拿大能源業相信可帶來刺激,他一向清楚表明支持已遭奧巴馬否決的TransCanada公司基石輸油管擴建計劃(Keystone XL),把亞省原油南輸美國。如果是,油管工程對兩國均有利,既創造大量職位,又確保美國能源供應穩定。 特朗普以商人頭腦治國,假如決定進一步推動能源業,NAFTA角色更顯重要。美國其中一項最大入口貨品是石油,每年從加墨進口約1,442億美元石油。

從戰略角度看,NAFTA不但確保進口原油價格低廉,更減少美國對中東和委內瑞拉石油的倚賴。而且,加拿大以石油作為政治棋子威脅美國的機會微乎其微。 

美加長期唇齒相依,特朗普當不致阻撓加美貿易。杜魯多與特朗普博弈過程中,也須清楚計算加國所獲利益,例如特朗普曾表示通過Keystone油管計劃的同時,也要增加美方利潤;「美國優先」過了頭,加國企業和工人會不會淪為冤大頭? 此外,特朗普擺明不把環保視為重要考慮因素,更視巴黎氣候協議如無物,則小杜為著拓展能源南輸,會否在環保門檻上妥協?甚至被特朗普非一般行事風格牽著鼻子走,忘記諍友應盡「非其非」責任?這些都是渥太華未來歲月要交出的艱難功課。


相關討論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指對手「偷」勝非新招 無損美選舉制公信力
拋出總統選舉被操縱論 特朗普純出口術為救票

Labels: , , , , ,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16

 

民主黨低估選民怒火 把政治素人送進白宮

原文刊於11月9日《星島日報》

「瘋子」?「攪局者」?「大嘴巴」?……無論你怎樣稱呼他,他是贏得了白宮寶座。
特朗普周二以278張選舉人票勝出,成為下一任美國總統。 特朗普以政治素人的身分坐進白宮,最大原因恐怕是民主黨全盤低估了選民不滿現狀的極度憤怒;奧巴馬也誤判了自己的政治本錢,以致他對希拉莉的勝算過於樂觀。當然,不能忽視的是,美國經濟不振、單一超強的國勢不斷下滑,也是選民怒不可遏、決心要換人做做看的原動力之一。

一般而言,現任總統跟選舉候選人都會保持距離,但在多次的希拉莉造勢大會上,奧巴馬自信滿滿地指出,現時美國的經濟狀況比8年前更好,在他的兩屆總統任期內經濟持續看漲,甚至彷彿要把希拉莉塑造成自己的政治遺產繼承者。

奧巴馬忽略了的是,8年前正值經濟衰退,而在他的任期內,平均國內生產總值(GDP)是2.2%,這低於美國自1948年以降的3.2%。按2015年數字計算,1%的GDP增長約為1.7億美元經濟活動。在奧巴馬帶領下,美國經濟復蘇速度頗為緩慢,再加上一系列社會主義式政策,導致國債增幅狂颷74%,多了8.26兆美元,令美國國債高達近20兆美元。國債佔GDP比例由奧巴馬剛上任時的73%,增至現在的105%。

經濟表現乏善 醫保焦頭爛額 
奧巴馬力推的「奧巴馬醫保」(Obamacare醫療保險計劃)在2010年實行,實行過程一波三折,隨著保險公司離場,不再為政府提供廉價醫保計劃,能實際享受奧巴馬醫保的人越來越少。據彭博社估計,到2017年,全美國將有逾100萬人不再能以低價續保。

在多年低迷經濟下,國民怨氣不斷累積。路透社及葉素斯列特(Ipsos Reid)民調公司所做民調顯示,64%受訪者認為國家正走在錯誤道路上,當中87%是共和黨人,44%為民主黨人。當問及對美國的感受時,第一個浮現出的詞語是甚麼?多數受訪者選擇的是「沮喪」,其次是「恐懼」和「憤怒」。其中藍領階層白人對目前窘境感受尤深,所積聚憤怒也最為明顯。 《The Esquire》雜誌及NBC新聞年初所做調查顯示,73%白人受訪者認為美國夢已死;而在認為美國夢已死的受訪者中,有其他思想連帶著出現,包括傾向反移民、認為白人正被世界淘汰,以及美國已經不再強大。

商人形象包裝「國家救星」
就在這種強烈而不穩定的情緒缺乏疏導不斷竄流之際,特朗普在共和黨黨內初選中以「讓美國再次強大」為口號,高喊「我感到非常憤怒,因為國家的運作超爛,……我們的軍隊簡直是一場災難。我們的保健是一場恐怖戲,……非法移民的狀況令人難以置信。我們的國家正由無能的人管理」,也許道出不少在困境中掙扎的美國人心聲,當中當然也有黨派偏見。特朗普以成功商人形象包裝,立時吸引了注意,甚至有不少人視他為「國家救星」。

在共和黨內黨初選中,其實已出現選民渴求情緒宣泄多於政綱內容的情形,可惜民主黨只把共和黨初選當作笑話般看待,為共和黨的尷尬而暗喜,忽略選民的怒火以及所引發的非理性訴求。 就是在選戰的末段,民主黨仍只把特朗普視作小丑般,奧巴馬繼續四出試圖以個人魅力為希拉莉拉票,滿以為再乏善足陳的政績、再不惹人喜愛的政治人物,都比無的放矢的政治素人強。 不正視大社會民心思變、沒有端出似樣的經濟政綱,加上輕敵,結果民主黨落得總統寶座以及兩院控制權盡失的局面。


相關討論
只差個特朗普而已
從新罕州回看加拿大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Labels: , , , ,


Sunday, September 04, 2016

 

教育不是「一分錢、一分貨」的問題

智囊組織菲莎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新一份報告顯示,卑詩在過去10年的公立學校教育撥款增加接近20%,由2004-05年度的53億1500萬增至63億6600萬,但同期的學生註冊數字卻是大西洋省份以外跌幅最大的省份。有關數據已作通漲率調整,也計算了興建和翻新校舍、提高教師退休金等資本成本。 

然而,在上述報告公布前約一周,另一智囊組織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Policy Alternative)發表有關公立學校教育撥款的報告卻指,卑詩省每名學生的平均撥款較全國的平均數少近1000元,是全國最低。 

表面上看兩份報告互相抵觸,但看細一點,兩份報告的資料基本上都是取自同一來源﹣加拿大統計局。而統計局亦提醒不宜把各省的數字直接比較,因為各省在一些細節上的計算方法有所不同。 

再看細一點,其實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的報告中也承認教育撥款確實有所增加;而菲莎研究所的報告也有指出,在卑詩省在過去10年的撥款增幅為18.3%,比全國的25.8%為低,甚至列出在2013-14年度,卑詩省每名學生的平均撥款為11,797元,而各省平均數為12,853元。 

再看清一點,雖然兩個都是智囊組織,不過一個是右翼,一個是左翼。同一堆數據,整理的方式不同,呈現出的圖畫也有分別。 

不過對於一般納稅小市民而言,在乎的大概不是數字,而是成果。這不是說小市民不會計數,而是教育本身不是單純的「一分錢、一分貨」的問題。水頭足,固然重要,但究竟要多少才是足夠?再多放十億八億,教育水平和學生質素就一定會隨著水漲而船高嗎? 

平心而論,雖然省府、教育局、教師工會間不時有爭拗,教育政策也存在不少問題,但卑詩省的教育並不失禮。按加拿大會議局(The 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於2014年的報告顯示,在26個國家或地區的教育及技術排名中,卑詩省僅次於日本和芬蘭,排行第三,比安省和亞省要高。畢竟卑詩省的教育系統不是在一窮二白的境地,在今個財政年度的教育撥款可是高達55億,佔省府開支11%。真正重要的問題,不是單從數字上爭拗是不是撥款越多越好,而是如何更好地把納稅人的金錢投資在教育上。


相關討論
別老是把私校當代罪羔羊
玩弄政治也忽悠不了的數字

Labels: ,


Thursday, September 01, 2016

 

別老是把私校當代罪羔羊

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發表新一份卑詩省中學排名報告,報告以7項學術標準對294間學校進行評分,報告結果跟過去幾年的一樣,就是名列前茅的都是獨立學校,公立學校寥寥無幾。在今年的排名中,前30名的中學,只有4間是公立中學。 

對於報吿,卑詩教師聯會的回應也跟過去幾年以及對其他有關公共教育系統問題一樣,指排名顯示省政府對教育系統撥款不足。 

這種回應雖無新意,但尚算客氣。早前一份本地免費報一篇題為《揭開卑詩教育內幕的真相:不僅僅是不平等》的報道。報道不僅指省府在一些公立學校面臨關閉前景的同時,「與私校互相唱和,把納稅人的錢變相流入私校」,戕害教育制度,而且用了不少貧富對立甚至情緒性用詞,把私校説成「富人鍍金俱樂部」。 

認定私校搶了公校的資源,進而把公校不能得到更多撥款的原因歸咎於私校,是一簡單到難以置信的推論。

按省府有關條例,Group 1 獨立學校每一學生所得撥款上限為公校學生的一半,也就是說,從每一個私校學生身上,省府省了一半錢。舉個例,在2012-13年度,私校學生佔K-12年級人口的12%,但佔省府教育預算僅為5.5%,支出略低於3億元。
那還是花了3億啊!
對,但如果那12%的學生全送回公校,政府花費肯定遠超過3億元。 

另外,客觀一點的去了解,不難發現私校並非什麼「富人鍍金俱樂部」。負責中學排名報告的 Peter Cowley 指出,一些廣為人知私立名校如 Yorkhouse、Crofton House 、St. George’s,只佔學生成績良好的學校中的少數。大部分學生成績優異的私校都是由有宗教背景的辦學團體運作,有的學費比兒童日托服務更低。其實在私校中不乏來自普通家庭的學生,家長節衣縮食把孩子送到私校有其原因,是「個人選擇」,非「富人選擇」。 

私校所獲得的評分偏高,也許有一些客觀的原因和背景,可以詳加討論分析,甚至從中學習。最不要得的態度是盲目抨擊,甚至為了某些政治立場或利益,把人家的成功情緒性地否定。若果私校對卑詩的教育制度真有如此舉足輕重的破壞力,那嘗試把問題反過來問,如果政府明天立例把所有私校關掉,公校所得撥款就馬上變得足夠嗎?教學質素就會相應提升嗎?家長就會更滿意公校教職員的表現嗎?公校就從此再無藉口,認真地面對自身的問題?還是公校工會有更多的籌碼跟省府抗衡?


相關討論
教育撥款是納稅人的錢
教師工潮通識課程

Labels: , ,


Friday, July 22, 2016

 

如果土耳其軍事政變沒閃敗

土耳其7月15日晚的菜鳥級軍事政變閃敗,捏一把汗的除了該國總理埃爾多安外,還有整個西方陣營。 

土耳其位處歐亞之間的火藥庫地帶,是一個舉足輕重的戰略位置。
雖說在2016全球軍力排行榜上,土耳其排第八,比排第二的俄羅斯低了好幾班,但作為北約成員國之一,土耳其肩負了牽制俄羅斯西進的重要任務。再加上近年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在中東四處亂竄,即使不時傳出土耳其暗通「伊斯蘭國」或資助中東極端組織的消息,但始終是歐洲的一道防火牆。這樣一個北頂俄羅斯、南阻「伊斯蘭國」的國家,如果軍事政變成功,新政權對西方不太友善或導致出現內亂,歐洲局勢定必暗湧重重,西方陣營恐怕要抓破頭皮,重新評估戰略部署。 

除了戰略考慮外,如果埃爾多安政權被推翻,換上軍人政權,西方國家在道德上也多了一重麻煩。
雖說埃爾多安這個「民主政權」真的沒有什麼民主內涵,而且北約《成員國行動計劃》也沒有寫明成員國必須是民主國家,只要「顯示對法治和人權的承諾」就可以了,但若果連形式上有民主都稱不上,跟以民主為道德制高點的西方陣營走在一起,始終有點難看。
在軍事政變期間,儘管被埃爾多安政府管治了13年的土耳其人權記錄乏善可陳、經常彈性落實言論和媒體自由、大力壓迫庫爾德人,美國總統奧巴馬仍能大聲呼籲各方支持「民主地選出的土耳其政府」!
在政變流產後,美國國務卿克里馬上改口提醒土耳其「北約有尊重民主的要求」;歐盟後來也發表聲明,呼籲土耳其當局尊重法治、人權和基本自由,包括給予公平審判的權利,但埃爾多安政權的一連串鏟除異己行動,包括迅速整肅了超過50,000國民(當中有逾15,200名教職員、1,500名大學教授)和宣布暫時中止歐洲人權公約(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可說是對西方國家瘋狂打臉!但打臉歸打臉,土耳其政府仍是「民主地選出的政府」,若短期內再出什麼岔子,西方國家恐怕還是會腫著臉呼籲支持「民主政府」。 

在政府的強權壓迫下,土耳其的內部矛盾其實已越演越烈,埃爾多安的支持率近年亦一直往下跌。今次軍事政變雖然閃敗,卻已把土耳其政局的動盪展現人前,西方陣營大概已明白到,土耳其再出什麼岔子只是遲早的事,是時候要著手準備B計劃,以應對突如其來的狀況。


相關討論
政治才是玩命的根源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Labels: , , , ,


Friday, July 08, 2016

 

玩弄政治也忽悠不了的數字

感覺上,省教育廳是要跟溫哥華教育局較真了。
在教育局否決了教育廳的建議,無法在6月底交出平均預算後,省教育廳長 Mike Bernier 開記者會,會上多次指摘教育局玩弄政治。
「玩弄政治」基本上是任何涉及兩級政府撥款爭抝都適用的字眼,卻鮮有明刀明槍的用來指摘對方,所以當 Bernier 三番四次的指教育局玩政治時,除了有點火藥味外,也大有攤牌的味道。 

談到教育,以維護學生權益為名爭取更多撥款,一般較容易取得道德制高點,得到公眾同情,不過今回教育局似乎佔不了便宜,事關有些數字不能輕易忽悠得了。

例如去年教育局的初步預算顯示有逾2800萬元財赤,但到年尾結算卻有730萬元盈餘,差距達3600萬。之前一年的初步預算顯示有近2500萬元財赤,結果卻有逾1100萬盈餘,相差3550萬。
這種「開低走高」的情況可追溯至2010年,年年如是,如何讓人相信今年的2400萬元預算財赤不會又是另一次的「狼來了」? 

又例如,在本學年初,溫市教育局有約2400萬元累積營運盈餘。如果年年赤字,一窮二白,又何來千萬元盈餘? 

再例如,自2011年以來,教育局的入讀率下跌10%,但從省府獲得的撥款卻增加了20%,估計現時溫市學校的使用量只有不足85%。「殺校」聽起來蠻傷感情,但關閉部分學校以減少開支,把學生聚在一起充份利用設施,把撥款用於開辦新課程或更新設備,不也是維護學生利益之舉嗎? 

溫市教育局究竟是在玩政治、玩數字,還是玩什麼,外人不得而知,只是以上列舉的數字動輒都是以百萬元做單位,教育局作為一個花公帑的系統,管你跟省府在較什麼勁,也必須要給公眾清楚的交待。


相關討論
工潮只是告一段落
謹慎理財是納稅人對政府的要求
一大場忽悠!
悲壯的中國式教育

Labels: , ,


Sunday, July 03, 2016

 

鮮有教育青少年的「生存之道」

溫市政府早前公布2016年度無家可歸者統計報告(Vancouver Homeless Count 2016),報告由450個義工於3月10日到溫市街頭收集資料,再交由市府人員分析撰寫而成。
根據報告,溫市現時有1,847個無家可歸者,較上年度的1,746人上升近6%,當中25歲以下無家可歸者有171人,佔整體的15%。這個字比2015年的199人和2014年的410人都為低,不過早在2010年,溫哥華基金會(Vancouver Foundation)已宣稱,在溫市有多達700個年輕無家可歸者,現時不同組織也把年輕無家可歸者數字定於700左右,溫哥華盟約之家(Covenant House Vancouver)更指去年有超過1,300年青人使用該組織的服務。 

年輕無家可歸者數字不易確定的原因,是他們的形態跟成年無家可歸者不同。他們一般不會長註在特定位置;有的是間歇性離家出走;有的可能從寄養家庭逃出來一兩個月後,被送往另一個寄養家庭,之後又溜出來兩三個月;有的則更「隱性」,離家出走後、到不同朋友家借宿,間中又到庇護中心住上一些日子。 

不過,在這些年輕無家可歸者也有一些共通點,其中一個是跟家人相處有困難,慢慢走上流落街頭的路。當中有部份的情況比較嚴重,例如見証過家庭暴力,或者被家人用暴力對待。但其實不只是面對極端家庭狀況的年青人,才有離家出走的機會。筆者曾有年青人工作經驗,發現有的年青人雖沒有經歷過太極端的情況,但就是跟家人相處不來,間中離家出走,如果過程中交上不良份子,或染上毒癮,在得不到充分的家庭支援下,加增了逐漸長期離開家庭的機會,甚至成為無家可歸者。 

而即使沒有走上無家可歸者的路,跟家人(特別是父母)相處不來,對青少年的成長有著重要的影響。社會對青少年所投以的關注不少,特別在自我認識、個性發揮等方面,在中學也有指導學生規劃前途的課程,但鮮有與家人相處的教導。 

其實跟父母家人相處,直接影響青少年當下及未來的生活,是必須學習的「生存技能」。若能在家中的「實戰經驗」中,訓練出高度的情商(EQ)、互諒互讓的「溝通技巧」、求同存異的「談判技巧」、在複雜人事關係中的「生存技巧」、打點生活的「自理能力」,以及積極面對限制的「正面思想」等,不單當下的生活更完滿,對將來的事業、婚姻和家庭也大有幫助。 

年輕無家可歸者不是一個容易解決的社會問題,涉及的範圍又闊又複雜。而家庭生活出現困難,也不一定是年青人的錯。不過加強青少年與父母家人相處的能耐,引導他們珍惜一個接受供應又學習貢獻的成長機會,對年青人而言肯定是一個正面的過程,或許也是一個有助長遠地舒緩部份社會問題的方法。

相關討論
一蟹不如一蟹!
幸福起跑點
我們需要一個能塑造父親的社會
努力加餐飯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Labels: , ,


Saturday, June 25, 2016

 

歐洲統合成敗在於民生

民粹主義、疑歐排外、「光榮孤立」心態,這些都是導致英國在公投中決定脫歐的可能性因素,但除非假設統合、大同必然更為優勝,或者對歐洲邁向聯邦大業存有期盼,否則不得不正視歐盟與民眾之間的距離。 

今天的歐盟可追溯至上世紀50年代。在經歷了兩次把歐洲嚴重損毀的大戰後,如何確保不再重蹈覆轍是一個切膚的問題,在藉加強經濟關係有助防止戰爭的想法逐漸形成共識的氣氛下,6個歐洲國家於1951年簽署 《羅馬條約》, 成立歐洲煤鋼共同體(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 ECSC),這也成為於1958年成立的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 EEC)的基礎。在歐共體成員國之間,商品、服務、勞動、資金自由流。歐共體維持至1993年,被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 EU)所取代。 

由上世紀50年代至今,把歐洲整合的過程不斷變遷,以不同名號統合,成員國從6個增至28個,注意力由地區安全轉移到經濟發展再伸延至不同政策範疇,甚至有政治菁英以把歐洲各國推向聯邦為目標。然而,在追逐把歐洲整合成一個強大政治經濟體的過程中,歐盟似乎跟普遍民眾的距離越拉越開。 

就以經濟為例,從宏觀看,刪除一切關稅,使用統一貨幣,有穩健經濟實力的國家帶動其他成員國一同走上繁榮之路,光是想都叫人著迷。但在實際運作上,要把各有打算的政府以至各有所圖的經濟策略整合,困難重重。有實力的國家不斷被一些扶不起的阿斗扯後腿。在2009年末開始浮面的希臘債務危機,正因歐盟的框架,讓整個歐洲折騰了好幾年。廁身其中的歐洲各國平民,特別是經濟發達的地區,對歐洲大一統再有感覺,恐怕也難以無感這些折騰。 

又以移民為例,從宏觀看,人們可以在成員國之間自由往來,暢通無阻,把國與國之間的隔膜打破,搞不好過了幾代人,歐洲真的成了一片不同民族大融和的樂土! 但在實際運作上,移民隨意遷徙是一個不好處理的問題。
一些經濟較落後地區的人民,往往傾向於遷徙到經濟較發達地區。在英國,2015年從歐洲移民到英國的人口中,48%來自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斯洛文尼亞等國家。
大批移民進入,在一般老百姓眼中,看到的大概不是民族大融和的美麗圖畫,而是就業市場競爭、教育資源不足、醫療體系負荷、社會福利分配等切身問題。再加上近年連串的恐襲和難民潮,更令在歐盟框架下的移民政策成為不少歐洲平民憂心的一環。在英國脫歐公投中,對移民政策的憂慮正是脫歐派的皇牌。民粹嗎?排他嗎?大概都有,但也不能忽略由民生問題所引發的情緒。 

其實對歐盟不滿的人,不只在英國。根據 Pew 研究中心本月所作的民調顯示,對歐盟經濟政策不滿的,希臘92%、法國66%、英國55%、荷蘭49%、德國38%。
對歐盟處理難民手法不滿的,希臘94%、瑞典88%、意大利77%、英國和法國同為70%、對收容難民較為寬鬆的德國也有67%。
整體而言在荷蘭,46%受訪者對歐盟不滿;德國48%;西班牙49%;法國更高達61%。 
了解這狀況,就明白為什麼在英國脫歐公投後,荷蘭和法國的脫歐勢力也蠢蠢欲動,呼籲舉行類似公投。 

誠如歐洲理事會主席 Donald Tusk 所言,沉迷於即時和全面的整合,政治菁英忽略了那些不那麼熱中於歐洲聯邦大業的平民。歐盟在過去一段時間,步伐過於急促,忽略了民生層面,要是不好好認清局面,拉近與平民之間的距離,歐盟前面恐怕還要面對更多脫歐公投。


相關討論
以審慎理財為國家福利長享長有的基礎
社會轉型不是一齣電影
危險的手機?

Labels: , ,


Tuesday, May 24, 2016

 

只差個特朗普而已

Donald Trump.
自從特朗普宣布參選2016美國起,提起他的名字都不愁沒話題,而且一般都會附帶一個問題:為什麼這樣的一個口沒遮攔的人,會如此受美國民眾歡迎?
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問題,因為特朗普的人氣反映了一個現象 ﹣一個對所謂「政治正確」作出反抗的現象。
意思是特朗普帶出了反抗政治正確的風潮嗎?
非也。
應該說是對政治正確的反抗,造就了特朗普。 

根據美國 Fairleigh Dickinson 大學於2015年10月所做的民意調查,68%受訪者認同「政治正確是這國的一大問題」(“A big problem this country has is being politically correct.”),再詳細一點看,81%的共和黨人認同,68%獨立人士認同,民主黨人也有62%認同。
不過在同一句話的前面,加上「特朗普最近說」(“Donald Trump recently said: A big problem this country has is being politically correct.”), 認同的受訪者就跌至53%,獨立人士47%,民主黨人更只有36%,唯獨共和黨人的認同仍高達80%。
按民調的數字分析,認為政治正確是個問題的,不侷限於黨派立場。但共和黨人對政治正確的高度不滿,就很可能成為了造就特朗普的重要支持。

要了解這現象,就要先了解一下「政治正確」是個什麼東西。
「政治正確」這用語早在二次大戰期間已出現,指的是德國納粹黨用以操控人民思想的手段,以及所造成的集體暴力現象。所以在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憶述希特拉如何逐步霸佔政治舞台的名著《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中,也觸及政治正確的問題。
二戰結束後進入冷戰時期,「政治正確」的意涵沒有太大轉變,只是改為用在蘇聯或其他共產陣營的身上。
但到了上世紀80年代末,特別在蘇聯解體後,「政治正確」的意涵就出現了大幅轉變,由政治性轉為文化性。《韋氏大字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將「政治正確」解釋為 「agreeing with the idea that people should be careful to not use language or behave in a way that could offend a particular group of people」,大意就是使用中立用語以避免冒犯他人。這種解釋明顯是文化性的,也是現時「政治正確」的一般用法。 

舉個例子,稱呼皮膚黝黑的人為「黑鬼」,是政治不正確。「黑人」呢?還是把注意力放在膚色上,還不夠政治正確。政治正確的叫法是「非裔人士」。
這不是很好嗎?
是的,但是...
但是什麼? 
再看另一個例子,奧巴馬剛簽了法案,在所有政府文件中,不能用 「Oriental」 (東方人),必須用「Aisan」(亞裔)。
可以理解的啦...
如果你在西雅圖政府內工作,不能用「citizens」只能用「residents」,因為不是所有在西雅圖的人都是公民,用「citizens」會傷害未領取公民身分或拿工作證的或非法入境者或...總之就是一切不是公民的人的感受。
這個...
還有,聖誕節要叫「冬日假期」,也不要祝人「聖誕快樂」,會冒犯其他宗教人士。
但那可是西方文化的一部分! 
你這是西方霸權心態作祟,傷害其他文化人士的感受!
好了,好了,說什麼都得罪人,我回家找我的寵物聊好了... 
寵物?那可是對動物的一種侮辱!政治正確的叫法是「伴侶動物」(companion animals)。
你夠了沒有... 

夠了,夠了,相信大家已明白到文化性的政治正確在過去的廿多年間,由不冒犯他人到說什麼都可能冒犯他人的演變。不過,事情還未有完,文化性的政治正確逐漸又轉回政治的領域。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政治正確成了自由主義人士排擠傳統價值人士的利器,特別在討論一些涉及性別、移民、族裔等問題,往往在未有認真面對議題之先,就在政治不正確的非難下中止了任何有意義的討論,抱持傳統價值的人總是一發言就被趕到門外。 

明白了在這個過程,就不難了解為什麼不少共和黨人(一般傾向傳統價值觀)會擁護特朗普。不是因為他們特別無知和刻薄(當中其實不乏有識之士和有愛心的人),也不是因為他們特別率真和有洞見(在他們當中要找偏激或膚淺的也不難),而是多年的侷促和排擠下,特朗普成了他們具體反抗政治正確的平台。 

若果說當年一種以「政治正確」為本的集體暴力心態其實早已形成,「只不過還差個希特拉而已」,也許今天美國的反抗「政治正確」風潮也一樣,只不過差個特朗普而已。


相關討論
從新罕州回看加拿大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別忘了聖誕其實是一個節期
一個德國人的故事

Labels: , , , ,


Thursday, April 28, 2016

 

違法的自信

溫哥華市議會去年六月通過立例,規管市內如雨後春般增加的藥用大麻店。未能取得牌照的大麻店,必須在本月29日(就是明天)前關閉。不過有多間不獲發牌的大麻店東主已事先張揚,不會理會附例,繼續違法經營。 

前兩天,查問其中一個高調表明會違法營業的東主,與市政對著幹的理據。
「我的店有15,000個顧客,關了門,他們怎辦?!」
 15,000個?你經營的不是「藥用大麻店」嗎?哪來這麼多合資格病人?於是我追問:「他們都有正式的醫生處方嗎?」
「他們都有醫療需要!」
也許是我問得不夠清楚,於是我再問一遍:「我是說,你的藥用大麻顧客都有正式的醫生處方嗎?」
「沒有!」
什麼...
大麻店東主解釋說:「醫生一般都不會輕易開出藥用大麻處方,但我沒有理由不讓有醫療需要的人用大麻,所以我有自己的審查方式。」
「但那合法嗎?」
東主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大堆,大意是現時的法例不太清楚喇!
整個對話過程中,最令我驚訝的不是發現了有人不守法的證據,而是他那份違法的自信。於是在談過了其他的問題後,話鋒一轉,又回到這題目上,問:「如果周六有警員到你的大麻店,發現你無牌經營,拉人封鋪之餘,還要你交出顧客名單,怎辦?」
「無任歡迎!」
 什麼... 我不是已經出了殺著嗎?
「無任歡迎!」東主繼續說:「不過我不認為警方會這樣做,他們過去5年都沒有執法,他們來過不只一次,也沒有給過我麻煩。」

警察不會執法,這大概就是那份違法的自信的堅實基礎。 
有了這份自信,聯邦法例都可以視若無睹,何況區區市府的牌照附例? 

這不是支持大麻合法化與否的問題,而是法治失靈的問題,也是納稅人荷包的問題。
目前溫市有大約140間無牌經營的大麻店,逐間派員發告票和跟進,已經是一大筆額外支出。現時已有4家無牌大麻店入稟法院,挑戰附例,法庭訴訟費又是一大筆。若果再有十家八家提出訴訟,兜著走的不只是市府,更是小市民的血汗錢!還有,現時還有230個新的大麻店牌照申請,眼見市府的無能,索性彷効那些無牌大麻店,自行開門大吉,市府和警方的開支大概也隨之而增加... 

這根本就是個爛攤子,一個法治的爛攤子,一個燒納稅人銀紙的爛攤子! 而歸根結底,攪出這個爛攤子的是溫哥華市府。若果當年跟周邊其他城市一樣,大麻店開一間取締一間,一違法就拉人封鋪,怎會攪到如斯地步?

這筆賬,小市民是該好好跟溫市議員算一算,不過當前急務,是防止爛攤子不斷擴大。而最好的方法,最能打擊那份違法的自信的方法,兩個字:執法。

也許要溫市警方一日之間封掉140間無牌大麻店有點太吃力,但關一兩間該有足夠警力。更重要的是給出一個明確的訊息: 我是跟你較真的!法治不空談的,違法是不應該的,警察是會執法的!從根源踹上一腳,動搖違法者的自信,也許事情會有轉機。

相關討論
叫停違法活動 確立政警威信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Labels: , ,


Saturday, April 02, 2016

 

「他被判了10年,但我的孩子還沒有一個見過10年」

法庭內,一個司機,被重判10年刑期。
法庭外,一個母親,拿著大相簿,向圍觀者說故事。由她的爸爸開始,講到自己的婚姻,接著是3個可愛的孩子,然後,有一天,一個司機,把她3個孩子,一次過奪去了。
「他被判了10年,但我的孩子還沒有一個見過10年。」

悲劇發生於去年9月27日,醉駕司機 Marco Muzzo 在安省 Vaughan 駕駛大型休旅車,撞死祖孫4人。 導致該次意外的原因,是醉酒駕駛。但跟很多其他的致命交通意外一樣,傷痛並不會止於判刑的一刻。也跟很多其他的致命交通意外一樣,悲劇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卑詩保險公司(ICBC)日前公布,於3月份在溫哥華市內開出1600張分心駕駛罰單,平均每日發出罰單逾50張,比平均數高出113%。在2010至2014年,分心駕駛導致年輕司機死亡意外佔22%。而由2006年開始,分心駕駛一直是3大致命交通意外成因之一,在2013年更高踞榜首(29%),比超速(27%)和酒後或藥後駕駛(24%)更高。 

分心駕駛包括在駕駛時進食、化妝等一切令司機不能集中精神駕駛的行為,但令該數字在近年飈升的主因,是在駕駛時使用手機等電子儀器,故在坊間引起了是否因為科技進步過於神速,導致道路更不安全的討論。 

依我看,科技進步神速跟道路安全確是有點關係。現在的資訊科技,有兩個跟安全駕駛有點抵觸的特質。第一,強調以用者為中心,一切都在用者的掌控之中。第二,強調快速,一切是「第一時間」,第一時間收到,第一時間回應。習慣了這兩種特質,只要手機的短訊通知一響,用者就反射性地作出反應,馬上要取手機,第一時間收看短訊,第一時間回應,情況有點像心理實驗的 classical conditioning。

我不是心理學家,無意作出有些手機用者被手機反射性地制約了的結論,只是從日常的觀察中,發覺有不少人一聽到手機有任何動靜,就心癢難耐,管你是在上課、開會還是看戲,都要即使作出反應。當然,有些人比較能客觀了解狀況兼且定力夠,明白到路面情況千變萬化,不會沉溺在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中的自信,也不會一聽到手機訊號就反射性心癢。所以說,問題的癥結,還是在於人。 

卑詩省府目前正在檢討有關分心駕駛的罰則是否過輕,研究是否要增加罰款。不過,如果在駕駛時使用手機涉及某種心癮,也許不要把罰則只集中在罰款。要知道,正如要戒掉其他的壞習慣一樣,令當事人脫離縱容壞習慣的環境非常重要,省府可以考慮禁止分心司機駕駛。例如在1年內被捉兩次的司機,即時停牌兩個星期。

在此期間,犯者的生活安排肯定會大變,有助反省自己是不是真是世界中心的問題;重新認識原來並不是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的真相;感悟不即時回覆短訊所帶來的不便,遠比失去駕駛資格為低;體會作為一個行人,在馬路上遇到不小心駕駛的司機有多驚嚇;明白人的性命遠比發出一個“lol!”寶貴,也許更能具體地幫助犯者改掉壞習慣,從此不再在駕駛時觸碰手機。


相關討論
常識問題:孩子不肯扣上安全帶,應該打911嗎?
給違例泊車慣犯一些折騰
超得有理

Labels:


Friday, March 18, 2016

 

別忘了聯合國是個什麼遊戲

總理杜魯多宣布,加拿大將角逐2021年度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讓加拿大「重返世界」。這宣布感覺非常陽光,再加上在二月份月,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訪問加拿大期間,向杜魯多大笠高帽,加拿大真的大有脫離宅國行列,迎向國際社會之勢。不過,在正式爭取的過程中,小杜最好先放下加拿大重新上位是不勝無歸的頭等偉大事業的想法。 

建議放下這種想法,不是說不贊成加拿大爭取重返安理會,而是要先看清楚聯合國是一個什麼遊戲,才能確保國家的利益得到保障。要了解聯合國是一個什麼樣的遊戲,不妨回顧一下加拿大在2010年是如何失去那個席位。

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是由會員國票選出來的。換句話說,是一個爭選票的遊戲,而投票者的動機亦不複雜,簡單來說,就是自身利益。當年,在爭取聯合國席位不足1年前,時任總理哈珀曾出訪印度,兩國隨後簽署了核能合作協議,並且在拓展資源及製成品市場策略上,加拿大政府又指定印度為主要市場。但到投票時,印度卻把票給了葡萄牙。箇中原因很簡單,就是印度有野心要爭取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而葡萄牙又表示會支持。所以,印度選擇放棄加拿大,推葡萄牙入局,動機一目了然。 

另外,當年有阿聯酋的官員四出游說其他國家,不要投票給加拿大。口裡頭的原因,是感受到加拿大沒有大力支持阿拉伯國家,以及加國的貿易政策有「保護主義」,拒絕讓阿聯酋的航空公司加開往返加拿大的航線,阻礙了阿聯酋的商業利益云云。沒有說出口的理由,大概還有加拿大傾向支持以色列的立場。阿聯酋政府投票,是基於加拿大的國際聲譽和貢獻,還是自身的利益考慮?大家心知肚明。 

再者,當年有兩個來自歐洲的競爭對手:德國和葡萄牙。歐洲國家基於自身利益以及歐洲在聯合國的影響力,一般都傾向把票投給自己人。與此同時,同屬北美洲並且在國際很有牙力的美國,基於種種考量,不但沒有為加拿大進行積極游說,甚至有消息指,奧巴馬政府傳令要所有美國外交人員,不參與在一切協助加拿大拉票的工作上。這做法幾乎等同在該次的角逐中放棄加拿大。 

其實在2010年安理會席位投票的前幾天,加拿大經過一大輪游說後,收到135個國家書面支持,以及另外15個國家口頭承諾支持,加起來共有150票。但到投票當日,加拿大在首輪投票中只得114票,第二輪更跌至78票,那些白紙黑字的承諾究竟去了哪裡? 

在2021年的角逐中,加拿大所屬的西歐和其他國家集團(WEOG)裏將會有兩個席位出現空缺,目前已有愛爾蘭和挪威表示有意參選,屆歐洲國家和美國的投票意向,現在還未明朗,有待觀察。 

而除了各國的自身考慮外,加拿大也要付上一定代價。例如按渥太華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教授 David Carment 的計算,為了在1999年取得安理會席位,加拿大付出了大約1,000萬大元。不,那不是會費時(會費至少還有個底),而是既然你要上位,就要有所「貢獻」。潘基文上月訪加期間,大讚小杜有「魅力和人氣」之餘,也沒有忘了讚揚加拿大為對抗「伊斯蘭國」而提供超過10億元的發展和人道援助,並且進一步促請加國多給一點,去援助世界上其他的貧窮人口。 

所以,在力爭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席位時,要記得這是個什麼遊戲,別一味的理想主義,也要清楚考慮加國本身的利益和發展。


相關討論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正義超人的手段
國際大戲

Labels: , ,


Tuesday, March 08, 2016

 

電動汽車背後的尾巴

除了「無錢買」之外,「無排放、無污染、無問題」是不少人對電動汽車的印象。
從減少市區道路的氣體排放量而言,相比汽油車,純電動汽車確是比較清潔。不過,這其實只是故事的其中一部份,要真正做到環保,還有其他需要考慮和配合的環節,例如電力來源的問題。 

以中國為例,在國務院的大力推動下,再加上人口眾多(中國一直以來的優勢… 和挑戰),電動汽車在2014年的銷售量為7,4763輛,到2015年更是全球售出電動汽車第二高的國家。單從銷售數字作推論,中國整體的氣體排放量應有不少改善。不過,若對中國的電力來源有所了解,情況又不一定如想像中樂觀。 

根據美國田納西州立大學的研究報告,分析了中國34個主要城市中,不同交通工具的排放物對環境健康的影響, 電動汽車產生的排放量其實不是零,事關中國有約85%的電力來源為化石燃料,其中大約90%是煤碳,燒煤對環境和人體都會造成重大的污染。中美兩國的研究團隊發現,在中國替電動汽車供電的過程,所產生的細懸浮微粒比率(PM2.5),其實比汽油車還要高。 

當然,這不只是中國面對的問題,就是美國,在2014年的電力來源中,煤碳也佔了39%,再加上天然氣和石油,不潔淨能源的比率達到67%。 

為了進一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卑詩省府再出招吸引更多省民轉用電動汽車,除了繼續推出各項優惠措施外,亦承諾會推動加快安裝更多的充電站。更多電動汽車,更多充電站,也就須要更多電力,卑詩省的電力潔淨嗎?
在加拿大,逾60%的電能來自水力發電,而卑詩省更是高達86%。水力發電屬潔淨、可再生能源,而86%是一個很不錯的數字。 

除了電力來源外,電池的去處也是一個問題。 電動汽車的鋰電池含有毒重金屬,如果不善加處理,可以造成水質、土壤及大氣的嚴重污染。大概因為大家都知道汽車電池有多毒,在北美,在廠商和政府的合作下,電動汽車的鋰電池回收率幾乎達到100%,卑詩省也有一個回收的系統。 

電動汽車不能完全解決環境問題,由製造到使用都會產生碳排放,而這排放究竟有多少,跟電的來源有很大的關係,在不同國家、不同地區,會有不同效果。卑詩省現在有一個不錯的基礎,如果要達到大幅減排和環保的效果,政府在除了推出優惠鼓勵人轉車外,也必須繼續注意電動汽車使用量以及直接碳排放量等數字以外,其他大圍的配套。


相關討論
我是一個大蘋果...
復活節島之謎
換新手機的考慮

Labels: , ,


Tuesday, February 16, 2016

 

叫停違法活動 確立政警威信

溫哥華4/20大麻日主辦單位宣布,今年的大麻日活動場地,將移師到 Sunset 海灘,並宣稱地點是由溫哥華市府職員建議。

溫哥華公園局(Vancouver Park Board)得悉後反應強烈,指 Sunset 海灘乃公園局管轄範圍,進而指出在公園局轄下的設施有附例定明不准吸煙(違例者罰款至少250元),而且大麻日活動對公眾空間,包括附近的託兒中心,可能會造成滋擾。公園局主席楊瑞蘭(Sarah Kirby-Yung) 即去信溫哥華市長羅品信(Gregor Robertson)表明不滿,並指若活動違法進行,一切公眾安全、場地清理、破壞維修,以至法律責任,均由市府承擔。

面對公園局的高調反應,市府昨天下午發出聲明否認,指沒有建議主辦單位到 Sunset 海灘搞大麻日活動。不過,到下午5時許,主辦單位負責人 Jodie Emery 回覆傳媒查詢時表示,是在一次在市府內進行的會議中,大會代表與市府職員討論過在市內不同地點舉行大麻日活動的利弊後,大會作出在 Sunset 海灘舉行的決定。 

問題不在大麻 在法治 
有人以「羅生門」形容事件,但其實問題的重點很清楚:有人正計劃在溫市舉行一個違法活動,市府是否願意秉公執法,捍衛法治這加拿大的基本價值觀。 

在過去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大麻日活動至少違反了藏有超過法定數量的大麻,以及向青少年非法兜售賣大麻煙草及相關大麻產品等法例。這個情況,幾乎是近年每次大麻日的傳媒焦點,警方也清楚知道。既然如此,何解溫市政府會跟一個違法活動的主辦單位開會,商討下一次搞違法活動的地點?為什麼不是聯同警方向大會嚴正申明法例? 

大麻日真的是抗議活動嗎?
公園局已清楚表明,不會向大麻日發牌。主辦單位的回應也非常乾脆:我們根本不打算申請,反正不會獲批;不過我們管你,一定會按計劃舉行,因為我們是「公民抗命」,是「示威活動」!
真的嗎?
在4/20大麻日活動的網站,清楚寫明由2月15日開始,收費攤位接收報名 。並附上一個場地設計圖,把 Sunset 海灘分成多個區域,收費區共劃出了187個攤位,費用每個300元;另有3個提供過百攤位位置的免費區。從不同角度看,4/20大麻日都不像什麼示威抗議,而過去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那基本上更似一個大型慶祝和攤販活動。 

執法與不執法的抉擇 
溫市政府和警方現在的抉擇,不在於對大麻的立場,而是會否向市民表楚表明,溫哥華是個法治之都。近年在大麻日進行期間,市民對當局「選擇性執法」的憂慮和質疑越見明顯,作為政府和警方,依法執法根本是份內事,也是確立法治威信和保障公眾安全的基本。

就當過去多年是一連串不幸的失誤所引發的問題,今年是市府和警方確立法治威信的大好機會! 現在有一個違法活動正在醖釀中,而且有關組織牛得不得了,把計劃的地點、內容、以至各項詳情在網上公報。掌握了這些情報,當局應馬上行動,打擊該違法活動,保護公眾。
例如當局可以馬上發出強硬聲明,將逐一檢查攤位貨源,違禁品一律充公,持有者依送法辦。
又或者,由4月18日下午開始,在 Sunset 海灘入口加設檢查站,嚴禁一切組織違法活動人士進入海攤範圍。
而為確保附近居民、托兒服務、以至使用海灘的家庭等普羅大眾安心,傳媒可由4月15日開始,向當局查問有關取締違法活動的細節,向市民公布。
有關打擊違法活動,警方是專家,肯定有能力設計出一百個比上述建議好一百倍的方案。
溫哥華市警,我們小市民,靠你了!

相關報導
Global News: Park Board sends letter to Vancouver's mayor opposing new 4/20 location (有視頻)
相關討論
那一天,市民的利益受了虧損

Labels: , , ,


Saturday, February 13, 2016

 

從新罕州回看加拿大

被視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大熱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在新罕州初選中,以38%:60%大敗給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選後演說中,希拉莉再次強調自己的白宮經驗。無可否認,經驗是重要的,但希拉莉似乎還未找得住目前在美國選民中彌漫著的氣氛。不論在民調或是過去兩輪的初選中,選民都表明不介意支持政壇局外人上位。 

在共和黨方面,其實也有類似的現象。在新罕州大勝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基本上沒有任何從政經驗,不過在新罕州共和黨選民中,約50%說想要換一個政治局外人試試看,當中57%支持特朗普。

當然,這並不代表經驗沒有市場,45%的共和黨選民認為經驗重要,當中來自布殊家族的傑布布殊(Jeb Bush)得20%支持排行第二。這項排名對傑布而言可謂意義重大,事關在宣布參選前,傑布一直被視為大熱,但在正式參選後,他一直只有陪跑的份兒,在多項民調中都在屁股位置徘徊。只可惜,在新罕州初選中,特朗普以35%勇奪第一,傑布僅得11%排第四,他在選前有關政府財務責任的的言論,也幾乎沒有人留意。

除了不介意缺乏經驗外,美國選民對心裏想什麼就直接說什麼的候選人也情有獨中,即使是放無煙大炮,例如桑德斯說馬上搞什麼要醫療保健以及大學大專全免費;又或者是純粹爆響口,如特朗普說要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築起萬里長城。有這個錢嗎?有能力嗎?有效嗎?統統是後話!現在只要你敢說,而且說得夠直率、夠raw,也能得到迥響,甚至直接被翻譯為誠實可信、童叟無欺。在新罕州民調中,近6成民主黨選民指候選人的誠信是他們的焦點,在這群選民中,91%認為桑德斯可信,選擇希拉莉的只有5%。而較早前MSNBC委託民調公司所做的民調顯示,在共和黨人中,認為特朗普的言論有「侮辱性和攻擊性」(insulting and offensive)的有25%,認為他「針對事實直話直說」(telling it like it is)的有71%。

這個現象,如筆者前些時的分析所言,大概反映出美國民眾對當前困局的那份無力感。由老布殊到克林頓到小布殊,再到希拉莉出任美國國務卿,兩大政治家族霸佔了美國聯邦政壇足有25年!美國好到哪裡去?奧巴馬以「Change」做口號,美國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社會還不是一樣?經濟困局有所突破嗎?政府說什麼理財謹慎,生活還不是苦?政客說什麼包容大愛,還不是要人盲目於一些時弊和抹殺一切「政治不正確」的擔憂? 

支持桑德斯和特朗普,不一定等於是理想主義者,反而可能是源於一份深深的怨忿。這些情緒不一定反映事實的全部,也不一定負責任、甚至可能有幾分犬儒的味道,但也必須要反省和正視,因為其隱藏了一些可能令社會不穩定的因素。例如儘管主流媒體和政客總以突顯一切平等和諧為主調,但不聽清楚就強行把一些不同調的聲音壓下,製造的可能只是一個和諧表象,內裏卻是暗湧重重。不同調的聲音不一定是對的,甚至可以是錯的,但社會就是一個這樣的有機體,強行把一切壓下、剷平,不同的聲音和力量不一定就此消失,是在在幕後亂竄。

回看加拿大,在去年尾的聯邦大選期間,以謹慎理財見稱的哈珀(Stephen Harper)失去政權,一直被譏為欠缺經驗、光說不練的杜魯多(Justin Trudeau)反而大勝,一舉組成大多數政府。除了對前保守黨政府不滿外,當中反映的,是否也有類似美國目前的社會氣氛?新政府上場至今已一百天,民眾大概開始明白到,除了要消化即使財赤大增,小市民也未必能放寬一點褲頭的信息外,面對當前經濟困局,新總理口才再好,大概也就一籌莫展。 所幸在加拿大沒有什麼平台讓類似特朗普的人物開大砲,但在一個累積著深沈的失望和憂慮的社會,如何讓暗湧有順利疏導的空間,也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相關討論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民主政制必須健康地運作下去

Labels: , , ,


Tuesday, February 02, 2016

 

左右受壓的中間路線

2016美國總統大選隨著昨天的艾奧瓦州參選人首戰正式揭開序幕。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初選結果都令人有點意外。共和黨方面,令感到意外的不是人氣高企的大富豪特朗普(Donald Trump)不能勇奪第一,而是他竟然得到第二! 

特朗普由宣布參選開始,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從無間斷,用盡所有機會去得罪不同族群,以比小學生鬥嘴還低一點的格調去議政,惹來一浪接一浪的批評,令本該是令人悶到發慌的冗長總統參選人提名過程比綜藝節目還要精釆! 社會上的評擊彷彿成了他的興奮劑,甚至連特朗普本人也揚言自己「百毒不侵」。擁有令人汗顏的自信,全因口沒遮攔完全無阻他的人氣指數,在不同的民調中,特朗普一直遙遙領先其他對手。 

既然如此,特朗普不是應該在艾奧瓦州初選中旗開得勝、甚至毫無懸念地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嗎? 那可不一定,原因是人氣跟得票率不一定成正比。
特朗普的確是橫掃不同民調,長期以十多個百分點領先,但與此同時,他的得票率預測卻不甚樂觀。例如較早前由蒙茅斯大學(Monmouth University)所做的調查報告顯示,特朗普在不太傾向投票選民(Less likely voters)中,以30%領先第二位、得21%的克魯茲(Ted Cruz);不過,在較傾向投票選民(More likely voters)中,特朗普僅以16%排第三,克魯茲卻以25%大幅領先。 

換句話說,特朗普的死穴在實際投票率,這個大概他自己也知道,所以在初選前的一段時間,他的訊息非常清晰,就是叫他的支持者死人都要出來投票。今次艾奧瓦州共和黨初選的投票人數是182,000,破了2012年122,000人的紀錄,大概是特朗普能取得第二高得票的原因之一。 

也許因為共和黨太戲劇性,不少人都忽略了其實民主黨方面其實也有非常出位的人物。約一年前,大家還以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將輕鬆跑出,一路帶到尾,怎料卻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在剛舉行的艾奧瓦州民主黨的初選中,竟出現了希拉莉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平分春色,50%:50%的局面。 

簡單而言,桑德斯之所以令驚訝,是作為一個「恐龍級」的政治人物,竟然成為一眾年青人追捧的「老鮮肉」;被視為社會主義者,卻在以資本主義為主導價值的美國社會大受歡迎!

雖然特朗普和桑德斯可以說是極端地不同,前者強烈傾右、後者強烈傾左,但兩人的冒起都是源於同一個現實 ﹣美國民眾對不斷打圈轉的中間路線不耐煩,對以政治正確為第一律的官樣言論感到厭倦,對社會狀況感到不滿和迷失。在目前經濟低迷、前景暗淡的困局中,較激烈、極端反而令人眼前一亮,更為吸引。這種現象,在歷史中並不罕見。特朗普成了一眾覺得被政治正確壓得透不過氣的人的平台;桑德斯則為自認為在目前經濟局面中註定被犧牲的人帶來盼望。 

強烈右傾或左傾的人物,最終能成為美國總統的可能性始終較低,但在這次選舉的過程中,這些人物所代表的聲音高分貝地說明自己的存在,而且有一定的市場。即使最後跑出的仍是往中間路線靠攏的角色,左右兩端的力量已不容忽視,將繼續左右美國政局。



相關討論
政治是要給人希望
強國之沒落?

Labels: , , , ,


Monday, January 25, 2016

 

國家受傷時 我們期待領袖展現氣魄

非洲國家貝基納法索(Burkina Faso)於1月16日發生恐怖襲擊,數名屬恐怖組織基地北非分支「伊斯蘭馬格里布支部」(AQIM)的蒙面槍手,突襲瓦加杜古市中心多處地點,一度挾持逾百人質。事件擾攘逾12小時,至少29人遇害,包括6個參與當地人道救援工作的加拿大人。

雖不是專以加人為目標,但6個加人在一次恐襲中身亡,算是罕見,國民更是有切膚之痛。在這種時刻,國民多少期望國家領袖能清楚有力地發出嚴正的聲音,顯示國家勇對恐襲的堅定志向。不過,總理小杜魯多的有關發言,卻是令人有點意外。 

杜魯多選擇發言的時間,是在參觀一個位於Peterborough的清真寺的開放日期間,而在說到有關恐襲時, 把事件說成是「可怕的罪行」(terrible crime)。

為什麼是「可怕的罪行」? 搶阿婆手袋可以是「可怕的罪行」,暴力械劫可以是「可怕的罪行」,虐畜也可以是「可怕的罪行」。為什麼不直截了當地說「恐襲」(terrorist attack)?就是請在場人士為6個遇害加人默哀片刻時,也是迂迴地說死者受到「暴力恐怖主義的殘酷攻擊」(a brutal attack of violent terrorism)。 

為什麼不直截了當地說「恐襲」?是因為身處清真寺,需要顧全眼前局面嗎?那麼什麼選擇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那種場合,作出有關發言?公平地說,杜魯多在一份給傳媒的文字新聞發佈中,是用了「恐襲」一詞,但面對如此大事,何不找一個合適的場合,正正式式地向國民交待? 

杜魯多拜訪那清真寺,是因該寺於去年11月被人縱火。在當日的發言中,杜魯多提到那場火時表示「沒遇過一個加拿大人不像我一樣,深深地被這種仇恨罪行困擾」(I have not met a single Canadian who was not as profoundly disturbed as I was to see this kind of hate crime taking place)。就筆者所知,該宗縱火案的兇手仍未落網,動機還是未明。但問題不是何以他能把案件定性為仇恨罪行,也不是不該為事情感到困擾,而是相比一宗發生在幾個月前、沒有人死傷的縱火案,一場剛發生、世界觸目、有6個到海外提供人道援助的加人被殺的恐襲,後者彷彿沒有顯得更嚴重、更令人傷痛憤慨;而身為國家領袖,杜魯多也沒有展示出要強而有力地激勵國民的意願。 

這不是宗教問題,不是平等問題,不是如何做到面面俱圓的問題;而是身為國家領袖,如何在國民受攻擊、國家受傷害時,對內以悲憫和勇氣激勵人心,對外展現國家無畏的精神的問題。

相關討論
讓質疑與憐憫並存
為什麼只訓練武裝部隊是更好的軍事選擇?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