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4, 2006

 

不如重新分區啦!

溫市中心東端治安和環境惡劣,毒品問題嚴重.有家長投訴學童在校園內隨時可接觸到沾血針筒,在公園可拾到用過的避孕套.噁心不在話下,學童更可能因此染上傳染病.市民提心吊膽,警察也不見得安樂,日日在區內跟吸毒者和毒販玩貓捉老鼠,甚至反過來被吸毒者逗弄.為了重整該區失序的局面,警方於是決定要大力打擊毒品活動,要亳不手軟的檢控在街頭公然吸毒的癮君子.一般市民當然拍手叫好,但一些所謂保護吸毒者權益的組織則大搖其頭,指警方的強硬行動,不單無效,更會迫使吸毒者四散,到時仲麻煩.現在吸毒者多聚集在一區,多好.況且吸毒者不是「犯人」是「病人」,不應打壓他們,也不應強行要他們戒毒,侵犯人權.總之就不要搞他們,而是要為他們留下一片樂土.

這種別開生面的論調,槳糊邏輯,在溫哥華(甚至在加拿大)已屢聽不鮮.按這種講法,毒品問題不是不用處理,但當中一些基礎性原則一定要緊記(例如吸毒者是受害人是病人,要珍惜愛護;選擇吸毒是基本人權,強行要人戒就是侵犯人權)要根據這些原則來處理毒品問題.因此就出了「毒品安全注射屋」這點子:吸毒者能在一個舒適衛生的環境下行使他們的人權,又不會出現隨街掉針筒的問題,一舉兩得,大家happy!不過前一排發現,有了毒品安全注射屋也無保於事,因為好少吸毒者使用,仍然周街都是針筒.點解呢?按保護吸毒者權益人士的分析,錯不在吸毒者(他們是受害人,怎可怪罪他們!),錯的是當局,沒有將毒品安全注射屋做到盡善盡美,令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錯的是警察,在毒品安全注射屋附近街道巡邏,令吸毒者有心理威脅;錯的是一般市民,沒有衷心誠意去擁抱在區內開設毒品安全注射屋的計劃,他們的不理解不接納,令吸毒者有心理障礙!

按這種邏輯,其實毒品安全注射屋真的不是處理毒品問題的好方法.既然吸毒是人權,幹嗎要強迫人家在室內吸,不能在街頭公然地吸?既然警察是一種心理威脅.在吸毒者活躍的地區就不應有警察.更不應搞什麼加強檢控,應在大溫地區留下一片淨土給吸毒者.既然溫市中心東端已是吸毒者慣常出沒的地區,為了確認他們的各種權益,政府不如因利成便,索性將該區劃為「吸毒特區」,警察在區內的職責是保護吸毒者,對一切不友善或不認同的市民以「歧視」,「侵犯人權」等罪名加以票控.有了這些措施,癮君子自然有賓至如歸之感,毒品問題也不會蔓延全市.

當然,按放縱式自由理念,吸毒只是其中一種受保護的基本自由人權,還有很多很多,例如嫖妓,天體,街頭飲酒,亂過馬路等等.既然吸毒有特區,其他也當一視同仁.所以政府應廣徵民意,看看有多少範圍和特別喜好需要給予人性的照顧,然後將全大溫哥華按這些需求重新分區,好讓人人都自得其樂.

至於一些安份守己,期盼安居樂業,讓下一代健康成長的小市民,他們的人權和訴求也不容忽現,政府要劃出「良好小市民特區」,在這區內市民要奉公守法,恩慈相待,不准有什麼公開的黃睹毒出現,警察的職責是保護守法的市民,教育團體則教導傳統的道德價值家庭觀念.但記著,這是個「特區」,在特區以外要求所有人有同樣的表現和觀念就是政治不正確,politically incorret!要避免這情況,小市民最好不要對其他特區的人指手劃腳,乖乖地待在自己的小天地!

Labels:


Thursday, February 23, 2006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有聽過「破窗理論」(Broken Windows Theory)嗎?這有趣的理論跟家居維修無關,而是由犯罪學者James Q. Wilson和George Kelling所創.他們認為犯罪率上升,是社會治安失序的結果.如果街上有一間屋的窗被人打破了,久久沒有維修,路過的人會覺得破窗這等閒事無人關心,也無人管理.不消多久,街上會有更受窗戶遭打破,整條街給人「無王管」的印象.隨之而來,塗鴉,隨街掉垃圾,強迫乞討等問題會出現.好搞事的人會來搞事;有心但無膽搞事的人會開始搞事,搶劫,偷竊,販毒,扑車漸多.而可憐的良好市民就逐漸習慣了這狀況,認為報警也是多餘,這消極心態鼓勵了為非作歹的人更多犯事.結果由一個破窗開始,罪案蔓延到整條街!

1980年代,紐約的罪案率非常驚人.在貧窮的Brownville和東區,晚上根本無人敢出街.而地鐵更是罪惡溫床,市民搭地鐵分分鐘變成罪案受害人.當局於是根據「破窗理論」的原則,去改善治安.他們找出的第一道「破窗」是地鐵塗鴉.塗鴉正是令罪犯覺得地鐵系統無王管,犯罪有安全感.於是當局大力推動車廂車站清潔.另一道破窗則是逃票,跟塗鴉一樣,這小小的失序行為,大大壯了人犯案的膽!於是警方用了大批人手打擊逃票.並且意外地發現,1/7的逃票者是通緝犯;1/20的逃票者帶有武器!這兩個行動大力推行後,地鐵冶安大好,市民也勇於舉報罪行.後來紐約市長將行動推行全市,5年內,紐約的謀殺案少了64.3%,整體犯罪案件少了50%!

從破窗理論和紐約市的經驗,仁仁非常贊同溫市警方日前宣告大力對付街頭吸毒者的做法.目前溫市中心東端,特別是士達孔拿區,明顯出現了失序的情況:小學,公園,和街道隨處有沾血針筒,用過的避孕套,破爛酒樽,人體糞便.癮君子公然「啪針」,酗酒,性交,甚至擾民和撩警察.容忍在街頭吸毒確是一道「破窗」.警方嚴厲執法,檢控和起訴街頭吸毒者,若能配合重刑,相信假以時日,溫市東端的治安會有救.

Labels:


Tuesday, February 21, 2006

 

信仰與生活整合的學習過程



大家有聽過或看過<基督新報>嗎?前兩日有機會跟該報在本地的負責人吹水聊天,令我對該報有更多了解.
據我所知,這是華人教會界第一份國際性的網上電子報.內容包括有各地區和國際新聞,教會消息,宣教動向,評論,專欄等等,連漫畫都有!而且內容每日更新,做得頗有規模.我很欣賞這份電子報,因為能有助信徒去了解身邊的事物,也有助眾人明白信徒對社會的熱誠和眼光,是一個讓信仰與生活整合的學習過程...我不知這是不是他們辦報的宗旨之一,總之就鼓勵大家睇啦!

要睇請按 基督新報

Saturday, February 18, 2006

 

學位不被承認?! 點算呀?

上星期日,本地明報以「卑詩部分學院學位他省失效」為頭條,報導有學生辛辛苦苦讀完個學位,報讀其他省的大學深造時,竟發現學位不被承認!這個情況的背景,主要是近年有不少大專學院升格為大學(University College),可以頒發學位.而出現問題的正是這種學位.BC專上教育廳屬下的入學及轉學局 (BC Council on Admissions & Transfer) 也承認知道有這種狀況.

對學生來說,這絕對是個打擊!仁仁身邊也有朋友大為緊張,「我的學位有問題嗎?」是他們近日心裡反覆出現的問題.不過在該則報導中,除了知道Capilano College的爵士樂研究音樂學士有認證問題外,就無再進一步的資料.所以想集益廣思,有無人知道更多消息?例如還有哪些學位有認證問題?可以從哪裡知道更多資料?向「加拿大大學與學院協會」(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of Canada)或BCCAT查詢有用嗎?如果已取得/正在修讀的學位有問題,可以點算???

Friday, February 17, 2006

 

透過環保愛鄰舍

美國有68位來自基督教福音派教會和組織的領袖,共同簽署了一份打擊溫室效應的協議.幹嗎要簽這協議?當中有領袖表示,簽這協議是因為體會到溫室效應所引致的氣候轉變,對貧窮地區的打擊實在太重大.
溫室效應排放得最多的地區,主要是大城市和工業區,不過對於居住在大城市的人,氣候轉變所帶來的影響就相對較少.不過對一些靠耕作維生的窮鄉,打擊就很嚴重啦.氣候轉變會導致旱災,水災,影響農作物收成.大城市的人對此感受不大,因為對我們來說,食物跟錢多過跟天氣有關.只要有錢,就可以從世界各地收買食物.A豆失收?可以從B國入ロC菜,有什麼相干?但對窮苦農民來說,無收成=無得食=無收入=無以維生,當中的艱苦和悲情,有誰領會?!
我們常說今日的世界是「地球村」,這反映了地球上各地的人關係密切.這種緊密聯系既帶來方便,也付帶責任和關懷.當日有人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耶穌就以「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回應,並曉以憐憫之道(路加福音11:28-38).今天,在地球村裡,我們同樣要問:「誰是我的鄰舍?」並要盡心去作別人的好鄰舍.

從日常生活中,可怎樣實踐環保?請聽 sound file: 這是誰的世界?
若有更多環保小心得,或對一些很不環保的行為看不過眼,請分享一下啦!

Labels:


Sunday, February 12, 2006

 

Go Canada Go!



你有睇正在意大利進行的冬季奧運嗎?加拿大選手至今的成績不錯呢!

Jennifer Heil 在女子freestyle skiing奪得金牌 (Yeah! Yeah!!!)
Cindy Klassen 在女子3000米速度滑冰奪得銅牌 (Yeah!!!)
女子冰球隊先贏意大利16 – 0,再贏俄羅斯12 – 0 (…Wow…)

不同國家在體壇上都有自己的看家本領。例如中國在女排、乒乓、羽毛球、跳水等項目特別出色,所以舉凡有關的國際性賽事,大家都特別緊張,中國人的心跳和血壓更會隨著中國選手的表現和成績而起趺。
雖然Winter Olympic好像不及Summer Olympic大陣仗,但加拿大作為一個北半球有雪落的國家,有多項冬季運動都讓加拿大有望揚威國際體壇,例如curling、花式溜冰、速度滑冰等等,還有冰球就更是大熱啦!
上一屆2002鹽湖城冬運,加拿大共得17面獎牌,在獎牌榜上排第四,厲害吧!希望今年在Torino冬運中,加國選手有更好成績,為國爭光!

要知道最新消息,請到 CBC Torion 2006

Labels:


Saturday, February 11, 2006

 

城市的發展和治安

前天在列治文市時代坊food court發生了駭人的傷人及兇殺案.列治文有眾多華人聚居的地方.而時代坊則是很多華人甚至不同族裔人士喜歡留連的商場,案件對社區帶來的震撼實在不少.警方暫時未有進一步公佈消息,很多詳情仍待調查,所以都不多作猜測.不過件事響起了一些有關治安方面的警號.
治安是一個好能夠考驗當局的智慧和魄力的問題,因為當中所涉及的範圍又多又複雜,包括警力分配,社區教育,各級政府互相協調,當局有關黃賭毒的態度和政策,法庭判案的準則,以及一個比較少聯想到的問題,就是城市的發展步伐.
當想到城市發展,一定會想像到欣欣向榮,經濟蓬勃等圖畫,但其實隨之而來的罪案問題也是一個好實際的問題.人多自然問題多,這是很多大城市的經驗.而在大溫地區,罪案沿skytrain和交通繁忙的要道蔓延,也可算是commom sense,好多人都知道.例如在Burnaby罪案率較高的地區是Metrotown附近;在Surry則是Surry Central地區,交通方便是一個重要因素.
現在列治文迅速發展,除了著眼經濟建設和交通系統等問題外,保持良好治安也應是重點考慮的問題.免得有某些地區成了「黑點」,罪惡溫床成了形,到時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既耗費資源,又令市民生活心慌慌.
我認識有朋友,在前日案發期間身處時代坊,雖仍不知詳情,但就好欣賞警察叔叔的工作效率.如果你當時在附近,有什麼感想呢?對列治文的治安呢?有無什麼想法和良策可以分享一下?

sound file: 賞罰與治安

Labels: ,


Friday, February 10, 2006

 

醫療制度的原創精神

撥得錢多,等於醫療制度會做得越好?
有錢固然好辦事,但正如其他公營系統和社會問題,整體政策更為重要.不然資源投放不準確,多多錢也無濟於事.而一份新出爐的報告亦顯示,用得多錢跟醫療制度的表現不一定成正比.
其實加國的醫療制度真是令很多其他國家的居民很羨慕.不過可能我們習慣了,對這制度的評價就更見嚴刻.有些政客則以此為政治本錢,以醫療制度的保衛者自居,但除了大叫增加撥款外,對制度內的一些困難,甚至是一些結構性問題卻又欠缺良方.
加國全民醫療制度的創始人,被譽為Father of medicare的Tommy Douglas,原為一位浸信會牧師.他投身政界,花了半世人的精力,排除萬難去推動全民醫療制度,是基於基督精神和一份非常人性的關懷,若果我們能重拾這種精神,也許能令醫療制度脫離純政治立場的爭拗,和只著眼於撥款的狹窄角度,為這制度開闊改善的空間.
sound file: 醫療制度的原創精神

Labels: ,


Monday, February 06, 2006

 

驚奇地務實的新內閣

Stepen Harper今曰剛宣誓就任加拿大第22任總理.之前幾曰都有很多人估來估去,究竟Harper的內閣會有什麼人馬?一般都估計/期望來自西部省份的人數比例大增.無他,因為Harper來自西部,保守黨的主要支持也來自西部.就連今早的Vancouver Sun報紙也以Cabinet built in the West為題,推測西部人數會大增.結果? 跌爛眼鏡.在27個(包埋Harper自己)內閣成員中,雖然來自西部的共有10個,但單按省份計,東部的安省就有9個.
其實只要理解Harper的作風,就不會太過驚奇.由大選開始,Harper的策略就好務實,完全沒有要激進改革的痕跡,務實得叫人驚奇.大概他知道自己很易被label,所以一開始就小心平衡各種tensions,務求讓人家相信他是有心有能力管治全國,而不只是西部;有志有力去制訂長遠有效的政策,而非只推動一兩個單一議題;保守黨不是只為不滿自由黨而設的負面選擇,而是一個有明確長遠治國方針的政黨.這一切艱苦經營的形象,必需在新政府中全面反映,不然在下次大選中又會被打回最大反對黨的位置.仁仁認為這內閣不但反映Harper的作風和目標(在下屆大選中組大多數政府),也是化解西部VS東部的最好策略.表面上東部的人條氣會比較順,沒有失寵的感覺;但實際上西部會被忽略嗎?支持力量來自西部,頭頭也來自西部,怎可能只有一如以往的「二奶命」?

不過在這驚奇地務實的內閣成員中,也有點叫人驚奇之處.
其一是內閣人數大減,很多被視為Harper的親信都無份.我認為這是好的開始,顯出按需要和才能用人的風氣,不像前政府,視內閣如大餅,各好友親信人人有份,永不落空.才能不足的,什麼沒有實權的次部長,副部長也老作一個出來,好似某些樂壇頒獎禮.
其二是自由黨悍將David Emerson過檔,成為國際貿易部長.這一招也真夠厲害,事前沒有風聲,打出來卻非常響亮!一來打破了保守黨在全國3大城市無議席的局面;ニ來令保守黨在國會增加多1席;三來一洗之前自由黨臨危挖走Belinda Stronach之恥;四來奪去了自由黨一位有實力領導的大將.一舉數得,怎能不令人驚奇?!

Labels:


Saturday, February 04, 2006

 

少數政府 四大難題

即將上任的保守黨政府,是一個少數政府...好脆弱的少數政府...但他將要面對的難題既不少,也不小.可預期有4個tensions有待處理,包括城市地區VS非城市地區;英語省份VS法語省份;西部省份VS東部省份;支持者期望VS挑戰者阻力.究竟每一項利益衝突,如何影響著新政府的管治?請聽 sound file: 四大難題

Labels:


Thursday, February 02, 2006

 

「在上者永遠為惡」的假設

有關聯邦政府贊助醜聞的Gomery Report的第二部終於出爐.如果想從中找出更多具爆炸性的題材,例如揪出新的幕後黑手之類,一定大失所望.因為這份報告主要是就之前調查得出的結果,提出以後防範類似貪污問題出現的建議.無論當中的建議是否全都管用,這份報告都有助維護大眾市民利益.為什麼?因為timing很好.

正當一個貪污醜聞纏身的政府被拉下台,而新上場的政府在競選期間又以肅清腐敗作招徠,誓言旦旦要搞廉潔政府,市民大有期望,等待新官上任有什麼建立廉潔政府機制的新點子之際,Gomery Report: Phrase II正提供了一個草圖.正面地看,報告正好給予了一個改善現行機制漏洞的籃本;消極一點,至少也成為一個新政府上台後是否真有誠意改善的客觀指標.若果政府所提出的改善方案,跟報告所建議的重點和精神相去甚遠,完全騷不到癢處,那政府話要什麼改善,什麼革新的誠意就大有可疑.

或許有人會很願意去相信新政府的人格,仁仁也非常重視領導的品格,但始終認為要有一更完善更能防治貪污的機制出現.加拿大人經歷了過去十多年的教訓,一聽就明這道理.話說在12年前,當時的進步保守黨政府搞到一鑊泡,貪污醜聞頻出,國民就用選票將他趕走,對新上的自由黨政府寄以厚望,誰料到12年後又落到這田地.現在新人事上場,作風清新,但若干年後又會係點?

在書本上講民主制度,都會強調其美好之處.但其實背後有一個假設,可能因為太現實,太沒人情味,所以很少提及.這假設就是「在上者永遠為惡」.權越大,在位越久,人就越容易自高自大,濫用權力.要有所防範,一不可給予在位者無上權力;二要設計出一個完善的防治機制.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