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9, 2006

 

提防網絡欺凌


校園欺凌聽得多,但網絡欺凌的問題亦越來越嚴重.

校園欺凌比較容易想像.校園是一個有好多年青人聚集的地方,人多自然就問題多.但網絡又如何?網絡欺凌是不是指搶走人家的電腦等人上唔到網?其實網絡欺凌並不難理解,只要對年青人的互聯網世界有點了解就可以明白.

家長們常常都擔心,阿仔一日到黑都只係對住部電腦,唔同人溝通,咩都唔講,缺乏抒發慼情的渠道.但其實年青人唔係咩都唔講,只是不喜歡在面對面的情況下講.在互聯網上,年青人係好願意去表達自己.目前在互聯網上,有數以萬計的blogs(中譯「網上日誌」).這些blogs好多都係由年青人做的.只要你上過這些blogs,就會發覺年青人原來也很敢於表達自己.話題包括今日心情如何,返學發生咩事,有無男仔追,尋晚同朋友出街做咩...總之就什麼都講.並且唔止自己講,仲有人回應.回應的人可以是發言者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又或者係3唔識7的網友.

由此可見,互聯網是年青人建立關係,抒發感情的場景.他們會好緊張自己的網絡社群,以及自己在當中的形象.如果失去了這社群,或者這社群的溝通不暢順,個年青人可能會好唔開心.網絡欺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例如阿甲唔鐘意阿乙,於是上阿乙的blog亂發言,或者寄送好多垃圾郵件去阿乙的電郵.甚至聯合網上其他網友一同搞亂他的網頁,在網絡社群唱衰他.這一切行為都會破壞阿乙苦心經營的關係,並造成精神困擾.

更嚴重的是,網絡欺凌可轉化為更到肉的攻擊!由於網絡上的身份可以是虛擬身份,在身份不明確,以及網絡世界好似無王管的情況下,人吹水都會吹得盡d,離譜d,好搞事的人會互相煽動搞事.例如阿甲可能會在網上約一班人某月某日放學打阿乙一身,或做其他更可惡的事.
早前香港有報導,指網上有人約人一同強暴女性,這極度無良的呼籲竟有人響應,並大談有關計劃.幸好有網友醒目,通報警方,該批無良份子終被警方扣捕.
幾日前,加拿大亦有類似案件.有人在網上約人網友炸學校.起初其他網友以為只是吹下水,怎料不單有人回應,並且在互相煽勳下,計劃和目標越來越明確!幸好終有網友報警,以免悲劇出現.

所以家長們,別以為仔女常常關自己在房內,無人可以欺凌他,仍要關注他的情緒轉變和其他不尋常舉指.
網友們,如果發現網上有什麼不法的討論,令你好不安,不妨請警察叔叔跟進一下.

Labels:


Tuesday, April 25, 2006

 

對港報的一點觀察

終於返回溫哥華了.雖然只是離開了兩個星期,但感覺上是更長的時間,大概是因為很忙的關係吧.尤其是在港期間,一個星期當兩個星期用.雖然很忙,仍有睇報紙.不如講下一些有關報紙的觀察吧.

前幾日在香港時,留意到由港大民意調查網站所作有關香港新聞媒體的民調報告.報告發現,由0到10分,市民對香港新聞傳媒的整體評分只有5.72分.雖然有62%受訪市民滿意香港的新聞自由程度,甚至有74%認為香港新聞媒體有充份發揮言論自由的空間,但就有69%認為新聞媒體誤用/濫用了新聞自由.即係話,對不少市民來說,目前香港新聞媒體最大的問題不是沒有了言論自由的空間,而是言論自由被濫用.

點解會有這樣的想法?大概係因為有太多不負責任的報導.在報告中指新聞媒體報導不負責任的有42%.講到不負責任的報導,我想到近期比較classic的例子有程翔被大陸扣捕一案,將傳聞,謠言,通通炒埋一碟,幾日之間案件成了一部驚險剌激,兼有三角戀情伏線的連載小說!不負責任的報導手法表露無遺.

其實香港傳媒,特別是報紙,嘩眾取寵,誇大其詞的傾向頗嚴重.每朝出街,經過書報攤,雙眼一定逃不過各大報章的超大字標題.什麼「有毒」呀,「屍骸」呀,「浴血」呀,各式各樣叫人驚嚇的字眼,經常輪流出現,令人朝朝都以為係世界末日.但當細閱內文,事件往往又不是太大件事,至少跟標題所營造的氣氛不成比例.

另外,香港近來亦興免費報紙.每朝搭地鐵,隨手可取得兩,三份.這些免費報紙,內容當然不及要俾錢買的報紙來得詳盡,好多報導都點到即止,但一般都算做得不錯.重要新聞基本上都有,社評亦非馬虎之作.再加上可能無谷人買的壓力,用字和圖片反而平實得多.反觀溫哥華的免費報紙,質素就差得遠.部份免費報紙的內容跟篇幅一樣,非常單薄.主要是八卦,趣聞居多,時事新聞是但寫幾句,筆法又過份輕鬆,有時一個唔覺意,會將時事誤以為娛樂消息.相比之下,香港的免費報紙,水平實在不錯.

Labels:


Monday, April 17, 2006

 

誰對民主無貢獻?

從新加坡飛往香港途中,在報章上看到這有趣的報導.
臺北市一間中學給了ニ年級學生這樣的歷史試題:「誰對臺灣民主化毫無貢獻?」有4個選項,包括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和陳水扁.對臺灣目前的政治氣氛有點了解,一看就知出題者別有用心,引導學生選邊站.官方答案?你估呢?當然係蔣介石啦!不過出人意表的是學生的答案,在36個學生中,有30個,即83%答現任總統陳水扁!
有一個學生話,只知阿扁是民選總統,「想不出他有別的貢獻.」
如果問我,我會話只知阿扁是個「為搞事而講話」的民選總統.

Labels:


Sunday, April 16, 2006

 

新加坡印象

[從35樓酒店房望出去的新加坡]


這是我頭一次到新加坡.繁榮,整潔,安全,是別人和書本給我有闕新加坡的印象.今次親臨此地,又有更多的體驗.

去到一個新地方,其中一樣最擔心的問題就是溝通.在這裡,溝通就完全不是一個問題,廣東話,國語,英文,全部都用得上.只要你肯講,別人都會試著去明白,除非你碰上一個只懂馬拉話的人啦.不過我來了幾日,都未遇到過一個淨講馬拉文的人.其實這情況,跟本地多元文化背景好有關係,不要以為只有加拿大講多元文化,有超過一個官方語言,新加坡仲犀利,有中文,英文,馬拉文,同印度文4種官方語言,而且種族間的關係好和諧,相比隔離的印尼真係爭好遠. 新加坡這裡好強調家庭,社群,和平,和諧4種價值. 這4種價值強調的不是個人主義,而是群體性和彼此間的融和.在這裡你好快就會感受到這些價值觀美好的地方.

這裡的政治生態也很特別,民主體制,但一黨獨大.執政人民行動黨近日放風準備大選,前總理李光耀,也即是人民行動黨之前的黨領,也即是現任總理李顯龍的阿爸,甚至在一個電視節目中叫其他反對黨爭氣一點,好讓新加坡的政治場上真的出現點競爭...如此講話,你大概也感受到一黨獨大的意思.在一個真正民主體制中,一黨超獨大,政治管制又頗嚴,是一個很有趣的局面.套用我一位朋友的說話:「香港有自由無民主;新加坡則有民主無自由.」

Tuesday, April 11, 2006

 

追上幫派的步伐

總部要求下屬到其他省份發展業務,下屬只能因為以下理由拒絕:
- 有其他未完成的任務在身
- 因病或受傷要住院
- 有官司在身,或受警方監管,不能離開原居地
若果不符合以上條件而拒絕執行任務,後果非常嚴重,包括可能被總部派人殺死!

以上的條文,驟耳聽起來,會以為是某大公司的員工工作指引(當然是除了要死一項),但其實係幫派的內部規舉!
安省西南小鎮爆出8人遭殘殺兼棄屍野外的案件,警方認定是電單車幫派Bandidos狗咬狗骨的結果.至於什麼原因搞到如斯慘烈,其中一個推測是有幫派成員違抗大佬命令,拒絕到其他地區開新地頭,結果大佬按規舉清理門戶,大開殺戒.姑勿論這個推測是否正確,幫派組織越來越有規模是一個事實.若果當局無視這些警號,日後恐怕要付出更多更大的代價去同幫派組織周旋!

要有對付幫派組織至少有兩方面要留意:
一是現在的幫派與時並進,在組織,管理,以致鑽法律罅方面都越來越先進,越來越精.問題是現時打擊幫派活動的法例是否追得上時代?聯邦司法部長Vic Toews話考慮修改《有組織犯罪法》,務求更有效對付有組織犯罪活動,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ニ是不要製造一個更有利黑幫滋長的社會環境.什麼大麻合法化,設立紅燈區等建議,其實都直接/間接為幫派組織提供了更有利的土壤.因為很多黃睹毒的問題,背後都涉及有組織犯罪組織.理由很簡單,因為黃睹毒就是他們的業務.忽略了這一點,什麼都解禁,最終最大得益者大概是幫派大佬.例如設了紅燈區,賣淫都成為一個行業,一種商業活勤,犯罪組織豈不更名正言順引誘少女入火坑!?再順便領個商業牌照,搖身變成「商家」,在「淫業界」大展拳腳,黑白通吃,明裡暗裡將黑幫的價值觀溶入社會.到時候,黑白難分,要有效竭止幫派勢力就難上加難了.

Labels:


Saturday, April 08, 2006

 

賞要分明 罰要對稱


仲記得Paul Coffin這位仁兄嗎?他是前聯邦自由黨政府贊助醜聞案首個被入罪的人物.在1997-2002年間,共開了373張假賬單,詐取了納稅人150萬元.去年5月被判15項詐騙罪名成立.魁省上訴法庭昨日判他入獄18個月.知道了這個判刑後,心裡有點舒暢(不,不是心涼,是舒暢),這當然不是因為我黑心,而係如果你明白到這件案的嚴重性,再比較先前Coffin的判刑,可能會明白我的心情.

Coffin之前的判刑大約如下:
- 2年減1日的社區服務 (即係做下義工啦.)
- 晚上9點至早上7點不准出街,耍乖乖待在家中 (最開心大概是他老婆,有老公晚晚陪住睇電視.)
- 要去講學,仲要係大學,仲要係教business ethics! (....)

這些刑罰,實在無厘頭,令人啼笑皆非,而法官的解釋就更離奇.
當時法官對Coffin判刑的解釋大致如下:
- Coffin有悔意喎 (有多少站在被告欄內的犯人都眼濕濕,有悔意,還不是要收監!)
- Coffin肯還錢.騙去$150萬,肯歸還$100萬 (從來都不知道,偷人錢肯還就當和數,只還部份也可以!)
- Coffin再犯機會不大 (哪曾犯的就可當無事?)

不是要一沉百踩,而是這樣的判刑根本不能夠彰顯公義,不足以警戒社會上其他有意圖貪贓枉法的人.聯邦贊助醜聞案必需嚴正處理,因為正如魁省上訴法庭所講,這樣的欺詐會令市民對公營架構失去信心,打擊到民主社會的核心.
目前保守黨政府揚言要增加政府公信力,嚴防這類貪污事件再次出現.希望不是雷聲大,雨點小,而是用更大的力度去作出改革.

Labels: ,


Monday, April 03, 2006

 

還有法庭的勢力...

總理Harper今早在加拿大專業警察聯會(Canadian Professional Police Association)有段講話,提及要增加警力,嚴懲重犯,設下強制性最低刑期,大力打擊賣淫和毒品等等.用意好明顯,就是要在國會復會前,強調多一次保守黨政府進行司法改革,搞好治安的決心.其中Harper特別提到前朝政府推動大麻非刑事化立法,講明不會繼續推動,以免在年青人中發出一些混亂的信息.

對於像仁仁這樣一個小市民來說,當然覺得高興.因為過去一段很長的時間,在討論治安問題上,都有強調犯人權利多於市民權益;著重意識形態多過社會實際治安;側重小數游說團體意見多於大眾市民聲音的傾向.令小市民一方面感到治安日差,另方面又好像無法有力的將下情上達.

不過這種落重藥/只是嘗試對症下藥改善治安的主張並非沒有挑戰.自由黨即時反應,話即使執政保守黨不重提大麻非刑事化法案,自由黨會提出私人法案,聯同新民主黨和魁人政團,推動法案通過.如果3黨合力闖關,小數保守黨政府恐怕亦莫耐何!

其實除了在野黨的挑戰,來自法庭的力量恐怕更難處理.現在加拿大最高法院的Judicial Activism氣氛很濃.「司法活躍」是一個複雜的概念.好簡單講,就是最高法院利用司法權力去推動政策或改變社會的方向.就如透過重新解釋一些法律定義(特別是人權法),製造出新的案例,然後倒轉頭逼使政府改變現行法例或重訂政策方向.例如同性婚姻的問題,法院重新解釋人權法,裁定一男一女婚姻定義違憲,調轉頭逼使政府更改婚姻定義.這種情況有一個好大的問題,就是那些大法官不是民選產生,卻有改變政策和社會的力量!而他們推動的agenda可以全無民意基礎,市民意亦無太多參予的空間.特別當政府無主見,無異象的時候,法院活躍地推動社會改革的情況就更明顯,這可算是在民主社會中行政,立法,司法不平衡的表現.所以我們不時都聽到有聲音,質疑法庭的角色和權力.
改善治安,不只是如何「捉賊」的問題,更關係到懲罰和判刑的準則.而這準則直接觸及法官的意識形態和社會價值觀.保守黨政府要強而有力改善治安,跟法院的角力大概是免不了!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