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9, 2006

 

A Culture of Denial


Harrison Hot Springs是BC省一個著名的溫泉區.不過今日就多一個花名,叫 "Harrison Pot Springs".
事關加,美警方聯手偵破一宗跨國運毒案.涉案主犯是一位在Harrison Hot Springs地區經營一間頗出名的餐廳的商人.可能他真是太有錢,又或者販毒實在太好賺,他所領導的販毒集團是以直升機將毒品(主要係大麻)送過美國境,手法聽落好似警匪片.
這單案件,老套講句,只係冰山一角.以加拿大有關當局對大麻問題的縱容情況,偷運落美國的大麻肯定係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較早前聯合國出了一份World Drug Report,指經過多年改良,大麻的藥性已經勁好多,比70年代的大麻毒幾倍.甚至不當再視大麻為「軟性毒品」,而係同海洛英等毒品並列.

初初睇完份報告,好有興趣知道本國的大麻合法化支持者(特別係政客和法官),會唔會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會唔會重新思考將大麻合法化之後,對年青人健康以及校園風氣的壞影響?又或者反省目前對毒販判刑過份寬鬆的問題?甚至重估「強烈鼓勵」道友戒毒的可能性?

但係再諗深一層,又覺得自己可能捉錯用神.事關晌加拿大,大麻應否合法化係一個同大麻的藥性無關的爭拗,而係一個意識形態和政治籌碼的問題.
主張奉行放縱式自由主義者,大概會視此等報告為無物,順口就搬出什麼吸毒是人權之類的大道理,將吸毒放在道德高地.
而部份政客就樂於隨之起舞,將這種觀點奉為政綱.撈點政治本錢.甚至鼓吹種大麻振興經濟理論,將「偷運」變為「明運」,非法變為合法,擺明車馬去開拓美國市場,好讓美國人人有機會一嚐本國特產.既可在國際間發揚加拿大獨特的人權觀點,不讓美版人權專美,又可提高庫房收益.經濟掛帥加點反美情緒,不愁無人支持吧?!

不過作為一個一心期望建立美好家園的小市民,就不能不敏感於大麻所引致的社會問題,不能不關注校園內毒品問題的嚴重性,不得不做點事去扭轉目前社會上一廂情願地接納大麻的歪風.正如美國 White House Office of Drug Control Policy 總監 John Walters所講,美國社會仍然有一種否認毒品危險性的文化("a culture of denial"), "We are not sending the message on cannabis that we are sending with other drugs. It is not just a gateway (drug); it's a dead end."
美國尚且如此,何況加拿大.

如果有些政客拒絕重新評估大麻的影響,
可能係時候我們這些小市民去重新評估這些政客.

更多有關討論: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不如重新分區啦!
請從錯誤中學習

Labels:


Tuesday, June 27, 2006

 

元首不只是經理

國家元首的品格,道德,操守重要嗎?

還記得前美國總統克林頓的艷情鬧劇嗎?當時有不少意見認為,克林頓係人,仲係男人,偷情偷得幾荒謬都是他自家的事,只要國家經濟有發展,市民口袋多個錢,管他的私人生活是否一團糟.

還記得前加拿大政府的贊助貪污醜聞嗎?性質上同艷情緋聞當然有點不同,一來無咁引人入勝,二來就更直接打擊政府的公信力,但仍然聽到一些澤心仁厚的意見,說什麼人無完人,政府一樣,只要經濟攪得好,少許貪污,誠信可疑,不用太過介意.

再看現在台灣的阿扁總統,其政府同家庭都貪污醜聞纏身,引起公憤,成了過街老鼠.眾多要求罷免,下台的聲音,除了政黨趁火打劫之外,難道不也反映小市民的不安和失望嗎?政客在這種風頭火勢,一般都會搬一大堆政績(尤其是經濟增長)出來轉移視線.可惜阿扁無,不是無咁做,而係無咩政績.但就算有,誠信,道德就會相對地不重要嗎?

認為只要攪好經濟,政策務實,領導者的個人品德和操守就沒有什麼關係的思想,往往將公司經理同國家元首的身份混淆.
經理只要管理好公司業務,年年有錢賺,季季有息派,就是好經理,管得他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有多爛.
但國家元首就唔同!
有什麼不同?
社會觀察員龍應台在明報專欄中,談及罷免阿扁時,認為一個國家元首,有四個核心的責任:
第一,不管國家處境多麼艱困,他要有能耐使人民以自己的國家為榮,使國民有一種健康的自豪感.
第二,不管在野勢力如何強悍,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認同感,對國家認同,對社會認同,尤其是對彼此認同.
第三,他要有能耐提得出國家的長遠願景.人民認同這個願景,心甘情願為這個願景共同努力.
第四,他不必是聖人,但他必須有一定的道德高度,去對外代表全體人民,對內象徵社會的價值共識.小學生在寫「我的志願」時,還可能以他為人生立志的效法對象.

所以她認為:
「罷免的真正歷史意義其實在於,透過罷免的提出,台灣人民用無比清晰的聲音做出宣示:民主不是民粹,自由不是放任,容忍不是拋棄原則,人民長大,不代表不需要典範.透過罷免的提出,人民在考驗自己對大是大非有多少堅持,對社會進步的力量有多少信心,對不該忍受的行為他如何決斷,對值得奮鬥的目標他如何執著.」

因此大家請記住:
「元首不是一個公司的總經理,只需談執行績效和法律責任.對於元首,法律責任只是最低要求,最末端的一件事;他第一要擔起的是政治責任和道德責任。政治責任和道德責任都不是依靠法律條文來規範的。
規範政治和道德責任的,是一個社會的整體文明和教養.」

Labels: ,


Thursday, June 22, 2006

 

一石二鳥的做法

"Legislating morality," 究竟是什麼意思?

目前聯邦保守黨政府推動法案,要將加拿大合法發生性行為的年齡由14歲,提高到16歲,理由係此舉可以更有效保護青少年.
反對法案的人話政府係想"legislate morality."

用這句說話去批評法案,動機好明顯.因為保守黨被定性為中間偏右政黨,議員中又有唔少基督徒,而且不時就一些有關道德倫理問題出聲,在加拿大目前的社會氣候,將「道德佬」,「道德主義」的形象加諸保守黨,正係要點其公眾形象死穴.

但除此以外,反對的人還想說明什麼?他們究竟想表達什麼理據?法案的問題何在?

現在互聯網成為了一個誘騙青少年發生性行為的工具,大多倫多市警方都話撐新法案,因為令警方可以更有力對付網上誘騙青少年的問題.反對者點解唔從保護新一代作大前題去提出建議呢?

通過一項法案之前,有多方意見同批評係一件好事.而攻擊政敵的政策係政治必然的現實,但如果有人有意見,仍然可以以市民利益做出發點.一來可造福人民,二來可趁機展示自己的胸襟和深度,建立自己形象,咁唔係一個一石二鳥的做法咩?!

更多有關討論,請看未盡全力的保護

Monday, June 19, 2006

 

加拿大特色的反恐

[圖畫取自Canadian Heritage]


講一個驚心動魄的真實故事給大家聽.

話說我有一個朋友,兩三個星期前去歐洲玩,最後由倫敦飛返溫哥華.佢晌倫敦上機,等候飛機起飛的時候,忽然有身穿全副武裝的英軍衝入機艙,迅速逮捕了幾個坐係不同位置的乘客.再望出機外,仲見到有好多重裝軍人團團包圍住架飛機.我朋友梗係好驚啦!後來先至知道,被帶走的乘客都係涉嫌恐怖份子,估計他們都是準備到世界其他地方攪恐怖活動.

係咪一個好得人驚的故事哩!以前恐怖活動好似離我們很遠,但近年就越來越埋身.前一排安省不也是捉了17個恐怖份子嗎?一時間,「恐怖活動」成為咗日常用語,恐怖份子好似防不勝防.

加拿大主張多元文化,有好多不同族群聚居,會唔會好易成為恐怖活動的溫床?

總理Harper今日在溫哥華舉行的World Urban Forum中,提出了一個幾獨持的見解.他認為只要好好去培育,加拿大的多元性係一個重要的反恐力量.如果每一個族群都唔玩自閉,或者不被主流社會排斥,各族群互相了解,一同合作,恐怖活動在加拿大落地生根的機會就能大大減低.

我覺得這個講法好有智慧.一來晌加拿大有不同族裔,多元文化,已經係事實,淨係指這種社會現況係恐怖活動的溫床根本無補於事,唔通要人搬返原居地咩!?抑或要改變多元文化的國策?
二來這個現況的確可以成為一個優勢.一些極端的恐怖行動,往往根源於種族間的誤會,不同文化自嗚清高以致互相壓逼.如果加拿大能維持一個讓不同族裔文化彼此了解,相互建立的空間,將死穴打通,成果不單能造福本國人民,甚至能造福全世界.

Saturday, June 17, 2006

 

值得驕傲的實驗

在芝加哥,發覺有唔少人講西班牙語.
其中一個同伴Wayne問:「其實係美國,講西班牙語的人口好高,分分鐘多過晌加拿大講法語的人口,點解唔將西班牙語成為美國其中一個官方語言?」
Alan答話:「好難,講西班牙語的人口應該主要都係來自低下階層,將西班牙語定為官方語言,會係一個好複雜的政治同社會問題.

加拿大有英,法兩種官方語言,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也代表著加拿大多元文化中,鼓勵融和與共存平衡發展的特色.
當然,一開始的時候,除了加人心地好之外,也是因為當時的政治現實而出現兩種官方語言,而這妥協中的矛盾到今日都仲有,只要睇睇英,法裔之間的爭拗,政治角力,同魁省久不久就扭計話要脫離聯邦就知啦.不過能夠係和平理智的情況下處理盾矛,真係好難得.有人話,多元文化社會係一場大實驗,而我覺得加拿大係一個值得驕傲的實驗.

除了加拿大之外,新加坡也做得不錯,有4種官方語言哩!也許他們也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Monday, June 12, 2006

 

全球化的滲透力


仁仁現正在美國芝加哥的一間酒店房內寫這個post.

其實昨日傍晚時份,我才剛剛由美國Warm Beach一個夏令會返回溫哥華.今朝4點幾起身,便又匆匆趕到機場,搭機到芝加哥,參加另一個conference.
由4月到今日,我已去過香港,新加坡,美國西岸地區等多個地方.聽起來好像很頻撲...而事實上也真的頗頻撲.不過這只不過是這個年代一個小小的寫照.

對年青人來說,全球化係一個非常切身的問題,甚至係生活一部份.例如現在在酒店房內,連埋我共有4個人:一個在網上追台灣電視劇,一個在看RSS的新聞,一個check emails,而我就在寫blog,跟十萬八千里外的人溝通.這一切,對時下年青人來講,根本無咩大不了,係生活的一部份.

全球化對畢業生也帶來深遠的影響.例如去見工,老細9成會問你係咪"flexible".咩叫"flexible"?例如你係咪可以一時晨早6點返工,一時夜晚11點開工,視乎你需要同多倫多定係印度加爾咯嗒的客人溝通.又例如你係咪隨時可以起程返大陸間廠睇下,又或者去巴黎同大客開會.

從這些例子就可以看到,現在年青人的世界,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已經好唔同,所面對的挑戰也有很大分別,例如在這種如此flexible的生活中,可以怎樣培養出長遠的關係?可以點樣去開始/建立一個穩固的家庭?
對年青人來說,全球化非常切身,可惜很多時候當講到互聯網,全球化等問題,往往傾向有點理論性,著眼點都在經濟活動,未能有效地幫助他們面對一個急速轉形的世界.

Labels:


Friday, June 09, 2006

 

別用娛樂作晃子

森美,小儀今次實在太失手喇!
是的,在一些網上論壇會有人問一些更低賤更離譜的問題,也有人樂於參予這種無聊的討論,暢談自己鄙下的觀點.但作為一個頗受歡迎的節目的主持人,問出這種問題,談什麼非禮女星,就是失了自己的專業位置,錯誤判斷.

可能他們是沾染了娛樂圈中,以為娛樂凌駕一切(包括道德原則,以及對人的基本尊重)的風氣.君不見一些以意淫來嘩眾取寵的節目,例如要水著女星嬉水,或者大做三級動作的演唱會,當時人總係以「娛樂」作為晃子,用什麼「最緊要大家開心,唔好用有色眼鏡去睇」,「玩下0者,娛樂嘛,無咩問題」等理由,去將一些教壞細路,有辱人格的事情合理化.

又可能他們沾染了娛樂圈中,以為有人鐘意,有demand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去做的風氣.將責任全推到觀眾身上,將一些傷風敗俗的問題,解說成經濟學中的供求問題.不過這種經濟理論有一個明顯的缺失,就是少了商業道德,營商操守(business ethics)的考慮.

這都只是推測,他們實際在想什麼,或者基於什麼原則去決定做這樣的節目,我唔知道.
但好希望今次可以成為他們反省,成長的機會,畢意兩個都是年青而有經驗,有charm的廣播人材.

Labels:


Tuesday, June 06, 2006

 

一次得手 永遠得手?


「阿扁下台,清廉保台.」
這是台灣在野國民黨推動的全民連署行動的口號.

雖然仁仁一向都不是阿扁的fans,認為他名符其實是一個「只會搞選舉」的總統,甚至對他常在兩岸間興風作浪以圖己利的作風感到反感,但看到這句口號,還是覺得好悲哀.

曾幾何時,不是民進黨人士在總統府門外,指摘國民黨政府貪污腐敗的嗎?阿扁不是在街頭大聲疾呼要俾人民一個廉潔的政府嗎?怎麼第二屆總統任期都未完,民進黨政府就已貪污醜聞纏身,「台灣之子」就沾上一身老鼠屎?民主之路走了一段,但景觀依然,只係國民黨和民進黨位置掉換了...

不少人視台灣係中國人社會實行民主政治的典範,每逢總統選舉都有香港政客過海取經.目前台灣的景況正好說明,民主政治不只是有一人一票選舉制度這麼簡單,更要培養出有質素,有遠見,有道德勇氣的政客,以及重視操守的政治文化.否則社會仍然不會安定,亂象頻生,市民仍然要舉著反貪污的大紙牌,走到總統府門叫喊!

在加拿大,已走出了一條穩定的民主路.不過,政客的品質和清廉的政治文化,唔係一次得手,永遠得手,而係需要努去維持.否則一樣會有貪官污吏,為社會製造亂象.

Monday, June 05, 2006

 

仍然想起當天


雖然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
雖然出過很多不同的理論去解釋,甚至去將事件合理化
雖然在一些學生領袖身上再也看不到昔日站在廣場上的風采
雖然現在的國情有所不同
但我仍然懷念當日那澎湃的熱情
仍然敬佩那敢於在強權面前挺立的勇氣
仍然認同那捨身建立社會公義的精神
所以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
我都會讀一遍當日那激盪心靈的宣言:

在這陽光燦爛的五月裏,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切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於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沉重,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是不得不去,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祖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似乎留下祖國就這樣去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祖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權利去偷生.
....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
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1989年中國首都高校「絕食宣言」)

我說:
雅各家的首領,你們要聽,以色列家的官長,你們也要聽;
難道你們不知道公平嗎?
然而,你們恨惡良善,喜愛邪惡,
從人身上剝皮,
從人骨頭上剔肉.
你們吃我民的肉,
剝他們的皮,
打斷他們的骨頭,
切成鍋裡的塊,像釜中的肉塊.
....
聽啊!耶和華向這城呼叫,
敬畏你的名就是智慧;
支派和城裡的會眾啊!你們要聽.
我怎能忘記惡人家中的不義之財,和那些可咒詛的小升斗?
用不義的天平,和袋中詐騙的法碼的人,我怎能算他為清潔呢?
....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
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
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聖經 彌迦書)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