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8, 2006

 

另一種悲哀

日前聽到在香港有一個13歲少女濫用藥物暴斃的新聞,覺得非常悲哀.
不少社會人士都呼籲要關注青少年濫用藥物的問題.這兩日有些香港報章也花了些篇幅去探討,甚至專訪一些「過來人」,講下吸毒生涯痛苦,以及成功戒毒的見証.
社會上各方有不同意見,但主調都係要幫助青年人遠離和戒除毒癮.

有時我會想:若果有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溫哥華,又會引起什麼反應?

相信一定會有人呼籲關注青少年濫用藥物的問題.
大概也有一些政客和利益團體出來鼓吹大麻合法化,設立更多毒品注射屋,甚至派發毒品,確保年青吸毒者不會死於吸毒.
前溫哥華市市長Larry Campbell不是提出過要將大麻合法化才能有效教育青少年有關毒品危險性的怪論嗎?現在Campbell更貴為上議院議員,而社會上也有不少認同類似想法的人,更有不少政客將這種觀點奉為政綱.

在這種社會氣候下,再加上視吸毒為自由人權的扭曲觀念,會有報章肯去做戒毒見証的專訪嗎?我們在溫哥華有幾可聽見過鼓勵戒毒的信息?
一個本該是關注青年人健康成長的問題,很可能一下子就變質為政治問題,自由人權爭拗...
這也是另一種悲哀...

更多有關討論:
A Culture of Denial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不如重新分區啦!
請從錯誤中學習

Labels:


Thursday, July 27, 2006

 

搵工必死須知

相信有不少畢業生現在都忙於也急於搵工吧?

最近香港青年協進會,就年青人見工和試用期的表現做了一份調查報告,訪問了50間不同行業公司的老細.
結果有點令人吃驚,在21個有關年青人求職項目中,竟有18項不合格!
報告結果都幾發人深省,準備搵工的年青人不妨留意一下,以免犯同樣的毛病.

更多詳情請按 sound file: 搵工必死須知

Labels:


Sunday, July 23, 2006

 

明顯的可疑之處

大約兩個星期前同大家討論過有關省政府跟同性戀組織,密謀在學校推動教育同性戀生活的課程.
近日發覺有不少家長關注,而且關心程度甚至比之前同性婚姻爭議更高.

細想之下,發覺其實這個現象非常合理.
其一,家長們咩都可以無所謂,但子女的成長,教育一定放首位.
其二,省府和同性戀組織這個秘密行動的可疑之處實在太明顯.
他們計劃推動的課程美其名為「社會公義科」.按表面理解,應該係引導學生建立健全的思考能力,去分辨對錯,辨別出什麼是公義,什麼不是.但這個課程卻只諮詢一個個別的,有明顯利益衝突,和明確政治動機的小數群體.

情況就好似設計一個有關「身心健康」的課程,卻只諮詢煙草商;
又或者一個教學生認識「勞資關係」的課程,卻只諮詢工會;
教育「均衡飲食」,卻只諮詢快餐店,...

這樣的情況,能不叫人起疑,叫人擔心嗎?

更多有關討論:
學校又成了擂台
BC社會公義網站

Labels: ,


Tuesday, July 18, 2006

 

錢多人作怪


提起亞省,相信有很多人都想到那是加拿大最富貴的省份.石油產量多,經濟又蓬勃.

記得幾個月前我有機會去亞省的Calgary主持一個工作坊,接待我的朋友盡地主之宜,告訴了我很多亞省的事物.其中一樣我印象最深刻,而他又講到眉飛色舞的,就是亞省政府錢太多,庫房水浸,於是決定派錢比省民.
派幾多?每人約300大元!
我的朋友一家四ロ,兩個大人,兩個小童.4x3=12,總共得到$1200!
亞省政府的豪爽就真係恨地隔離.我們BC省府就算有盈餘,省民都沒有這麼好命.因為省府會寧可將錢用來安撫工會也好,做什麼都好,就是不會還富於民.

不過有趣的是,根據亞省一條危機熱線(crisis line)指出,今年錄得破紀錄的求助電話!
由1月到現在,總共有超過7500人打熱線求助,數字超過了上年全年的總數.而大多數求助都同蓬勃經濟有關!

第一類的求助係因為錢太多.
例如有人因為錢多,在飲洒方面就比較手鬆.以往只係淺嘗,現在就可以豪飲.結果搞到上洒癮.屋企突然出了個洒鬼,很多家庭問題亦隨之而來.
亞省危機中心負責人話,如果一個社區忽然富貴,多出來的錢往往會花在一些容易令人上癮的事物上,例如毒品和洒精.
這種問題,聽落有點諷刺,也有點悲哀.有時人真正的問題不是無錢洗,而係不懂怎樣去洗手上的錢.Technical一點來說,是善理財.

第ニ類的求助是錢不夠.
省府有錢派都唔夠?是的,省府好人派,但同樣有人盯上這些錢,例如屋主乘機大幅加租.
卡加利柏文協會指出,近期大部份屋主都有加租,最厲害的是有一間專門出租柏文的公司,將旗下1200個單位全線勁加35%!
因此有好多人感到極大經濟壓力,要打電話求助.

所以話,不是有錢就等於乜事都無,有時反而更多事幹.
而問題,都係出晌人到...

Labels:


Friday, July 14, 2006

 

沒有道德的公平

在加拿大社會,平等(equality)可算係至高無上的原則.
平等,重要嗎?
當然重要!這是加拿大社會之所以能有不同文化族裔,並且能和諧共處的一個重要基礎嘛.
之不過,中國人有一句說話,叫做「物極必反」.有一些好東西,若果無限放大,一樣會變為有害,或者成為矇騙了眼睛的盲點.
在當今加拿大的政治社文化中,「平等」這原則往往被無限放大,背後並不設有任何道德底線.以致在一些涉及社會倫理的問題上,政府的取向和政策往往顯得片面而單薄.無論問題有幾複雜,都被壓縮為只有「公平/不公平」兩種抉擇.
這種情況,我稱之為「沒有道德的公平」(equality without morality).

舉個例子吧.
在同性婚姻的爭議中,著手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前總理克理田,縱觀他的言論,只是反覆抬出「平等」這隻「聖牛」作為焦點,但對一男一女婚姻作為人類社會基石,下一代的培育等問題,並沒有太多著墨.

而一直在旁大力護航的前聯邦司法部長Martin Cauchon曾在時代雜誌(加拿大版)撰文為推動同性婚姻作辯護.全文的主調同樣是公平作為至高原則。對於不同的意見,Cauchon的回應是只有准許同性戀人士結婚才是真正的公平.「Anything less is discrimination」.
但為什麼支持維護傳統婚姻就等放歧視他人?Cauchon就無解釋到.

而繼任的前總理馬田,鼻孔不同,卻噴出一樣的氣:“We are proceeding because quite simply, we believe in the Charter of Rights and the guarantee it provides to equality.”
但更改婚姻定義,就只有考慮equality那麼simple嗎?

更大的問題是,這個盲點成為了少數人推動政治運動的利器.
就好似上一個post所講,有同性戀組織千方百計要將自己的私德灌輸別人的孩子,極力推動在學校自小教導學童承同同性戀性行為.
扙著的,就是「公平/平等」這把尚方寶劍.寶劍之前,政府和部份社會人士不是顯得軟弱無力,就是將之奉若神明.

唯一解救之法,就是要破除肓點.將「平等」這過份澎漲的定義,放回一個適當的位置.
這個救法,有賴很多很多有心的加拿大人共同努力.

想了解更多有關同性戀組織在BC省學校推動招攬運動的問題,
以及下載請願書向政府表達意見,請按這裡,或到BC社會公義網站.

Labels: ,


Sunday, July 09, 2006

 

學校又成了擂台

大約10年前, 在卑詩省有同性戀團體要在學校推行招攬運動,要求將學校課程更改,要自小就有系統地教導學童接受同性戀,並且要鼓勵學生用實際行動找出自己的性取向(這究竟意味了什麼?!當時的確有講員在北溫一中學向學生派問卷,當中竟向學生提議:「你若從未與一個同性的人同眠,你又怎知道你不會喜歡?」!!)

幸好當年有一群觸覺敏銳而且奮勇的家長站出來,阻止有小數團體將學校變成推動某類意識形態的工具.當時的省教育廳最終才宣佈不會更改課程.

不過那些同性戀團體真係好勤力,一至再,再而三的向政府游說.
而省政府又真係好令人失望,好令人懷疑他們究竟明唔明白教育制度不應落在特殊利益群體的道理,竟於今年4月份同兩個同性戀活躍份子有秘密協議, 計劃動手修改由幼稚園至12班的必修課程.
其中一個同性戀教師Murray Corren話,用了10年時間去說服省政府妥協,當然不會只為推動一個小課程那麼簡單.協議中仲規定教育廳要定期諮詢同性戀團體.而為了不再栽在家長手上,估計家長的權利會更受限制.

協議中省府要在8月31日前交更改課程初稿給兩個同性戀活躍份子,待他們品評完之後,省府再作最後修訂,計劃會在9月30曰前執行.

其實學校一直都係同性戀團體的目標戰場.
在GALE BC的一個材料 “Counselling Lesbian and Gay Youth” ,明言老師絕對不能接受「只有異性戀是正確的性行為」的態度,對同性戀一定要完全接納和認同,就算不認同但寬容也是恐同症.

而同性戀運動本身是一場高度政治性的運動,即係話會利用一切政治手段去推動他們的political agenda.他們一個重大政治目標早已在1972年同志組織的政綱(Gay Rights Platform) 中講明:「廢除所有限制進入婚姻的人的性別或數目的一切立法條文…」

有些政治運動就是這樣,不單有進攻性,而且無所不用其極.
但叫人不忿的是,培育下一代的學校,又再一次成為政治運動角力的擂台.
而家長恐怕又再次被逼走上擂台,為孩子去拼一場本身就不公平的角力.

更多有關討論:
同性婚姻為何不可?!
多夫多妻都得?!

Labels: ,


Wednesday, July 05, 2006

 

忽然民主

董建華所領導的前香港特區政府中,曾經叱吒一時的司長級「阿太」都有一個特殊傾向,就是即使做官時對民主進程沒什麼建樹,離開官場後就突然變臉,忽然民主.

先有卓號「陳四萬」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近兩年忽然愛上街頭漫步,特別每逢7月1日,她都健步如飛,管他是一萬,ニ萬,三萬人,陳四萬總是走在最前頭.香港媒體又非常熱衷於幫人家封號,什麼「香港昂山素姬」,「民主女神」一大堆的堆到她頭上.忽然間,陳四萬好似成了不成文的泛民主派共主,大有下屆跟煲呔曾爭做特首之勢.

現在又來一個卓號「掃把頭」的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2003年葉太負責力推《基本法》23條立法,民間反應甚大,搞出了七一大遊行.結果葉太做了砲灰,引疚辭職.當時有人估計,葉太如此忠心,捨身護主,阿爺看在眼裡,離場只係權宜之計,日後定必飛黃騰達.
點知最近葉太在美國史丹福大學學成歸來,不單剪了個清爽髮型,掃把頭不再,而且竟然大談民主,力撐政黨發展.甚至認為「有理由為2012年實行普選的行政長官和全體立法會議員持審慎樂觀態度」,言論跟其髮型一樣,令人耳目一新.

兩位阿太的胡蘆裡賣什麼藥,無人知.
不過諗落,兩位曾當過高官,最後又黯然離場的阿太轉型又不是完全無法想象.其實可能正因她們長期處身官場,深知特區政府上要向阿爺交待,下要安撫市民,而兩者又不可兼得的困局.既然被官場傷透了心,阿爺又不肯施恩,不如轉型民主鬥士,再戰江湖.

Labels:


Saturday, July 01, 2006

 

Happy Birthday Canada!


加拿大又大一歲啦! Yeah~!!

以往國慶都會去一些國慶活動湊熱鬧.可惜今日實在太忙,只有從網上的新聞片段感受一下歡樂氣氛.
不過今次國慶的感受反而特別深,事關在6月22日,聯邦政府終於就華裔人頭稅的歷史錯誤作出正式道歉.

其實人頭稅這件事真係拖了很久,過程中不乏政客指手劃腳,誓言旦且,但總係得個講字.上屆政府雖然話好feel sorry,但又不肯落實正式道歉的行動,對苦主的賠償就更是隻字不提.
但係終於,終於到了這一天!政府願意站出來正式道歉,並有賠償比苦主.而且仲宣佈撥3400萬去推動兩個加強不同族裔互相了解,以及確認歷史的計劃.
雖然整個賠償安排中,有一些有部份人未滿意的地方;但觀乎整件事,苦主苦了這麼長的日子,現在有個了結,始終係可喜可賀.

在總理Harper的道歉演說中,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特別對華人),大概係Harper用廣東話講「加拿大道歉」(Gar nar dai doe heem)5隻字.咬字不清,但震撼力十足.
當然,整個演說不只5隻字,當中仲有其他感人,以及很能表達出加拿大價值觀中美好的地方.例如提到加拿大是一個願意承認錯誤的國家,是一處鼓勵種族和諧,公平相待的地方.難怪地球上有很多人(包括你和我)都渴望到這裡建立家園.

所以各位移民,既然成了加拿大的一份子,唔好只係願住自己嘆,都要盡一分力參予社會,造福他人.
而在這個特別的日子,除了放多日假,同埋睇巴西對法國之外,不如也熱情地大叫一句:
HAPPY BIRTHDAY CANADA!!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