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5, 2006

 

雙重標準之嫌

BC最高法院今日裁定,BC省政府可以向15個海外煙草商,進行追討因吸煙引致的疾病所帶來的醫療開支,而這些煙草商雖身在海外,也必須到BC省應訊,接受本省公正嚴明的法官的審訊.

曾幾何時,吸煙是時尚型仔的表現,是身份個性的象徵,但近年就一沈百踩.
多項調查顯示,年青人吸煙的數字不斷下跌,煙鏟一族後繼無人.政府亦一擲千金,用大堆大堆錢做反吸煙宣傳教育.煙草商更成了實驗室裡的白老鼠,人人都想向他們開刀.法官今次更喝令海外煙草商到本省受審,盡顯官威!

支持吸食大麻者有一論調,就是既然煙草可以合法,市民可以公開吸食,大麻應有同相待遇.
如今政府主動出擊,不惜對簿公堂,申明煙草對市民和社會的傷害,要求索償醫療開支.
大麻一樣對市民和社會造成傷害,政府也是否應該對大麻採取同樣行動?

政府現在不屑於什麼龐大稅收,慈善捐款,向煙草商開刀.
對非法販賣大麻的毒犯,是否也當亳不客氣地予以打擊?

政府和教育團體大灑金錢,向年青人揭露煙草的禍害,和煙草商之虛偽.
他們不也當向青年人揭露大麻之禍害,以及毒販之醜惡嗎?

BC省法庭今回英明神武,秉公行義,強棒出擊.
對非法種植,收藏,販賣大麻的蛇鼠之輩,是否也該一改「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嚴懲罪犯呢?

煙草,大麻同樣有害,若不一視同仁,恐怕有雙重標準,歧視煙草之嫌.


更多有關討論:
另一種悲哀

Labels:


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叫人納悶的口號

自從911以後,「恐怖活動」,「恐怖份子」等字眼成了日常用語.而「反恐」更成了美國最無往而不利的武器.
在過去的5年,打著反恐的旗號,美國在國際舞臺上橫衝直撞.將複雜的中東形勢和當中的文化衝突,壓縮為恐怖主義與自由民主之爭.
這種粗蠻的行為,沒有帶來和解,沒有帶來安全,卻帶來了更多的誤解和怨恨,也為美國,以至西方社會樹立了更多的敵人.
但更叫人嘖嘖稱奇的是,布殊政府似乎仍然以為,只要喊著「反恐」的口號,人家就會不追究背後的動機和行動的正當性.他們似乎不察覺,在悼念911的死難者之餘,多少人向他們投以不信任的眼神.

在高叫「反恐」ロ號的另一端,在加拿大有另一種口號式/旗號式的政治叫喊,同樣令人納悶.
就是在處理複雜的國際衝突問題時,動不動就label人家是「布殊的擁護者/跟隨者」之類的好戰份子.前兩日聯邦新民主黨黨領Jack Layton,在黨大會上,提到現在加軍在阿富汗的問題,就又拋出一句總理Harper是「布殊總統的啦啦隊隊長」.

我能明白將對手跟一些不受歡迎人物捆在一起,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政治手段;也知道激起一點反美情緒,是加國政客慣用的方便技倆,但這種口號提出了什麼新方向?
難道今日加國在阿富汗的行動,跟美國式的牛仔外交,真的是一個模樣嗎?
究竟是不是因為問題太複雜,生怕我們小市民不能明白,所以每次都只拋出鮮明卻無具體內容的口號?

我不認為美國的反恐政策令人信服,也不希望加拿大成為布殊政府的啦啦隊,但我更盼望見到有政客能在有關問題上,提出有智慧,有遠見的政策.不要一味用撈選票味過濃的口吻,重複一些沒有新意的label,彷彿以為人家就不會追問你背後的動機,和看透你背後的空洞.


更多有關討論:
加拿大特色的反恐
退,還是不退?
現實與信念並重的藝術

友好結連:
又到九一一
Another article about 9-11

Labels: ,


Friday, September 08, 2006

 

教宗的發言

今早上網讀報,其中一則頭條是教宗本篤16世,突然開金口評擊加拿大有關准許同性婚姻和墮胎的法例.
其實教宗一向以維護傳統家庭價值為己任,7月份到西班牙時,亦曾乘機就該國政府有關准許同性婚姻的法例,批評了兩句.
相信他雖然遠在歐洲大陸,也嗅到這裡的社會氣候實在太不對勁吧.所以今次趁安省主教到訪梵帝岡,突然對加國隔空發言.

當他批評同性婚姻合法化時,他說「以包容為名,這個國家實行了更改婚姻配偶定義這愚蠢行徑.」
的確,無限度高舉包容和平等,確是加拿大在倫理問題上的困局.一切奇形怪狀的思想,只要披上包容平等的外衣,就一定所向無敵.
不過,如果教宗以為同樣以包容為名,就可提出不同的見解,他就搞錯了.

包容和平等在加拿大,可以只是部份人將自己的訴求加諸整個社會的利器,一切不配合的意見,可以輕易被排斥於包容的範圍之外.
現在BC省政府跟兩個同性戀活躍份子密謀修改課程,向學生自小灌輸同性戀運動思想,並且有計劃地將家長的發言權剝奪,不正是一個例子嗎?

一切就道德倫理問題提出不同意見的人,只要有信仰背景,就立刻被打為「少數的宗教人士」對待.管你的意見有多合情合理,或本身是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良好公民,被定性為「宗教人士」,就意味你有hidden agenda,是搞「政教合一」,是主流以外的少數異見份子.

所以在這塊標榜人權和自由的土地上,有人會因為堅守信仰立場而失去工作;生意被逼結業;面對巨額罰款;或被逼支付龐大的法庭訴訟費用.而教會,基督教學校,或其他信仰群體,亦時常提心吊膽,恐怕成為被開刀的對象.

教宗他老人家只要看看很多網上的發言,毫不客氣地漠視他的論點的可討論性,直接將他扁為低智低質,連政教都不懂分離的古老石山,就大概明白「包容」按本國國情的實質含義.下次發言,也許會包裝得「政治正確」一點.

不過無論如何,教宗的發言,在加拿大除了多了一則頭條之外,大概不會有太大影響.
倒是在這裡的市民,我們有智慧,有勇氣,為了社會,為了下一代,去發出不同的聲音嗎?

更多有關討論:
沒有道德的公平
學校又成了擂台
明顯的可疑之處
同性婚姻為何不可?!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宗教自由的土壤冲擦
2005年3月4日,來自加拿大的Chris Kempling博士,於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了一個有關加拿大宗教自由狀況的演說.演說全文請按 Speech to the United Nations

Labels: ,


Saturday, September 02, 2006

 

華叔愛國論

香港支聯會主席,兼多年立法會議員司徒華,近日到訪溫哥華.
今日在電臺的直播室外有幸跟他有一面之緣.
華叔過去多年來,在爭取香民主的路途上,有很多不同的貢獻.在他眾多的政見和實踐方法上,有的我支持,有的不完全認同,有的我不明白.
但對這位長輩當仁不讓,擇善固執的精神,我深感敬佩.

在近日不同的烽煙節目中,他應付了很多「維園阿伯」(原來有不少移居到溫哥華),也談了很多自己的心路歷程.
其中有一席話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有人問他對「愛國」的理解,華叔的回答是:「愛國包括三個範圍:愛人民,愛文化,愛河山.」
他跟著再解釋,大意是(經過我的理解和記憶):愛人民是要真心關注人民的生活.愛文化就是要學習並傳遞傳統中寶貴的精髓.愛河山不只是去遊山玩水,而是要落實地環保.
雖然成日被人鬧「漢奸,賣國,勾結外國勢力」,但卻能將「愛國」一個如此抽象的概念,這樣簡單,具體的說明,實非那些動不動就以「愛國者」自封之輩所能相比,也顯示華叔對愛國有非常深刻的反省和體會.


更多有關討論:
仍然想起當天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