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3, 2006

 

一個德國人的故事






當提起第二次世界大戰,你有無曾經想過,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願意去跟從一個癲癲地的希特拉?
為什麼在當時整個德國的人都同時鼻塞,嗅不到政局的腐臭?

一個經歷了兩次大戰的德國人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在「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一書中,以第一身記錄了一個小小的市民,在當時德國社會中的所見所聞.

哈夫納憶述在他大約7歲的時候,已被媒體和政治氣候所影響,非常熱衷於德軍戰爭的消息,對各種戰爭的術語瞭如指掌.每日放學,他最關心的,是當日德軍又殺了多少個法國士兵,俘擄了多少俄國將領,就像追球賽賽果.
直至第一次大戰結束,德國經歷戰敗的沉重打擊,以及自己的思想日漸獨立和成熟,才逐漸意識到「戰爭遊戲」的荒誕.

但到希特拉逐步走上政治舞台的過程中,德國人犯了一個更大更悲哀的錯.
當希特拉開始在公開場合胡言亂語,大談其謬論時;市民覺得可笑,但無人願意花時間去喝止他.
當希特拉逐步走向舞台中央,扭曲畸形的思想逐漸成為「政治正確」,而在這「政治正確」的掩護下,各類暴力壓逼的手段橫行時;有些市民開始覺得不對勁,但仍然無人願意站出來質詢.
當希特拉佔據了整個舞台,國家被瘋狂兇惡的「政治正確」所捲席,人們活在更恐懼迷失的狀態之中,孩子一個一個被瘋子和戰火所吞噬;終於有市民站出來對抗,但到那日子,他們才驚覺,原來他們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宗教自由」早已被剝奪.他們只有赤裸裸地在兇暴的壓逼面前哭泣.

究意是什麼幫助了這種不知所謂的「政治正確」成為主流?
正如哈夫納自己所說:
「...在有一點上面,我犯下了絕對的錯誤:我沒有看出他們(希特拉和納粹)可以是多麼可怕的敵人.當時我還傾向於完全不把那些人放在心上(這也是納粹那些經驗不足的對手所普遍存有的態度).那種態度在當時幫了納粹很大的忙...」

這種情況,今日一樣可以以不同形式,不同面貌出現.
誠如台灣資深社評人南方朔所言:
「一種以「政治正確」為本的集體暴力心態,其實早在希特拉當權之前,即已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1919年初德皇遜位的亂局裡形成,「只不過還差個希特拉而已」...
「這本書把那段時間,德國人集體中魔的過程,如好戰,歇斯底里,逐漸的雙重標準化及虛情假義的熱情化,最後自然而然的走向集體的惡意與嗜血,一步一步發展的軌跡,做了清楚的展露...
「因而這部著作對德國人或全世界的人,不也是個重要的提示:那就是,歷史的罪惡其實是很容易出現的,只要人們一放鬆怯懦就等於讓邪惡得到鼓勵,再也無法回頭!」


*若果你住在大溫,可在Richmond Public Library Brighouse (Main) Branch,
找到「一個德國人的故事」這本書.

友好結連:
信仰與愛國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