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8, 2006

 

又係「咨詢民意」?

[圖片取自香港康文署古物古蹟辦事處]


香港曾特首日前就拆毀有歷史價值的天星碼頭鐘樓所引起的民憤作出回應,話以後處理有關文物的問題時,會更多咨詢民意.

我的問題是:這就只是一個咨詢民意的問題嗎?

保存歷史文物至少有兩大意義:
一是保存集體回憶,加強市民的認同感,歸屬感.
二來是長遠累積一個城市的獨特性.就如澳門,賭場固然吸引了大批賭仔,但當地的歷史文物,也是一大吸引重點.當中的魅力,是周邊城市建多少個賭場和大型購物中心,都取代不了的.

但在一個經濟掛帥,商人管治,普遍迷信發展主義的城市,這些無即時經濟效益的深層長遠意義,透過「咨詢民意」就會受到重視嗎?
認識有朋友在香港致力保存文化遺產,以及推動了解歷史香港的教育.他們所面對其中一個最大困難,是要與大商家周旋.商家們在政府溝通方面佔盡優勢,面對市民大眾,又很有方法的去「爭取民意」.結果在爭取保護文物和發展經濟之間,政府和「民意」往往容易傾向眼前利益,多於長遠意義.經濟與文化並重往往只成了口號和不打算真心去實現的飄渺理想,情況大概跟環保問題所面對的困境差不多.

所以保護文化遺產,累積集體記憶,不只是咨詢民意的問題,更反映一個政府的視野和異象(vision).
過去幾年,特區政府無論任何有關政局民生的事,官方回應都幾乎都清一色說什麼「要和諧」,沒頭沒腦的說「咨詢民意」等空泛口號,但從不正視社會矛盾的根源,旨在叫人收聲;咨詢民意彷彿只是一種塑造民主形象的公關手段,以為做了「咨詢民意」這指定動作,就可以將不符理想的後果的責任御得乾乾淨淨.說不定還可反咬一口,怨市民反覆,為官艱難.
結果得著的,就只是一個極力維持表面和諧的局面,政府就只是一部有選擇性地做information gathering的大機器.


更多有關討論:
元首不只是經理

Labels:


Sunday, December 24, 2006

 

Merry Christmas!




我以下的一句祝賀,不幸地可能會造成某些人不安,反感,但我仍懷著熱誠和善意,向所有blog友說這一句話:
MERRY CHRISTMAS!!!

不知怎麼,過去幾年的聖誕節,都引起應不應該在Christmas期間恭祝人Merry Christmas的爭論.
認為不應講Merry Christmas的人指出,在加拿大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講一句Merry Christmas可能會傷害人家感情,給人「聖誕獨大」的感覺,在講求平等,高舉「政治正確」的多元文化社會,絕不容許有「聖誕霸權」的出現,所以祝人家Merry Christmas乃「政治不正確」之舉動.政治正確的賀詞應是"Happy Holiday".

這種講法,聽落有點道理,也暴露了所謂「政治正確」那種一刀切式的近乎粗暴的粗淺思維.
按這種思維,7月1日是否應該祝人家Happy Canada Day,也要好好檢討一下,因為很可能會offend到原著民和法裔人士,傷害到他們的感情.
1月1日是否應該講Happy New Year,也值得商榷,因為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社會,不同族裔有不同曆法,怎能容許「西曆獨大」?!

聖誕節不錯是個宗教節日,但又不止於此.
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從歷史角度看,基督教信仰確是西方文明的重要基石.西方社會的重要價值觀(包括人權,自由,平等)以至不少建構,都源自基督信仰和聖經教導的原則.明白這個淵源,慶祝聖誕節可以有更豐富的意義.
那些自命「政治正確」的人,往往就致力於不問情由的「剷平」一切分別,視文化淵源,傳統精神為殘餘的垃圾,以「政治正確」粗暴地倒模出所謂平等大同社會.

爭論了幾年,似乎很多人都覺得無聊無謂,今年聖誕大有「平反」Merry Christmas之勢.
零售大哥大Wal-Mart本來除去了店內所有Merry Christmas字眼,改為Happy Holiday,結果引起顧客反感杯葛.Wal-Mart只好從善如流,用翻Merry Christmas,也准許店員向顧客講Merry Christmas.
仁仁亦注意到,今年不少報章在討論這問題時,都挑戰不准人講MerryChristmas的觀點.
看來經了幾年"greeting war"之後,今年終又可亳無罪疚感地延續這美麗溫馨傳統,暢快地講一句: MERRY CHRISTMAS!


更多有關討論:
聖誕數學題

友好結連:
Merry Christmas
Christmas Gift

Labels:


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未來5年的風雲人物

[圖片取自TIME]



美國時代雜誌選出了2006年度的風雲人物,不是什麼總統明星,而係"You"!無錯,就係你.
何解?只因你係一個電腦互聯網的使用者.

據時代雜誌所講,就因為你有用互聯網,令世界出現了一個知識意見以至一切有聊無聊事物的共融社群.例如網上全民撰寫的Wikipedia,人人可以公開視像的YouTube,再加上數以千千萬萬計的部落(blog)等等.你的參予「不只改變世界,甚至改變了世界改變的方法」.

如此偉大,是因為你在網上出了甚麼有建設性的點子吧?
不,這就不夠風雲了!
時代雜誌2006年度風雲人物文章的作者以自己為例,她放工返屋企,犧牲看電視的時間,坐在電腦前,將自己隻貓的影像放上網,去其他網站罵下人,在自己的部落寫兩段口慾文章,就已經很風雲了."Who has that time and that energy and that passion?"就係你囉!
所以只要你有用互聯網,有到處留言(留呃post灌水也無相干),有自己的部落(哪管從來無人知道你的部落的存在),有到不同論壇發言(即使只係是但噏,發花癲)有到不同video sharing網站浪費一下他們的space放一些nobody care的東西,你就已經係今年風雲人物!

...就是這樣簡單?
不要管那麼多了,過去在經濟大蕭條中力撐的小市民,兩次大戰中吃盡苦頭保家衛國的小市民,戰後咬緊牙根重建新生活的小市民,都無緣過一過風雲人物的癮.我們今日在不完全明白「不只改變世界,甚至改變了世界改變的方法」的具體內容的情況下得此殊榮,都係欣然接受,自命風雲一下算了.

不過根據時代雜誌的思路,按目前的趨勢,互聯網之普及,有that kind of time and energy and passion的人數增長的速度,我估計明年,後年,以至未來5年的風雲人物,都會繼續係「你」!


更多有關討論:
Happy Birthday to PC!
全球化的滲透力

Labels: ,


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話只說半句

皇家騎警公開了一份報告,指毒品安全注射屋的「減低傷害」策略(harm reduction approach),減低了吸毒的風險(例如服食過量,或用不潔針筒以致染愛滋),但鼓勵了濫用毒品的人數.

如此「政治不正確」的報告,當然被支持毒品注射屋的「政治正確」捍衛者棒打,指皇家騎警是「玩政治」,「不科學」,「充滿錯誤和偏見」用"frightening approach"去嚇人.溫哥華市警的督察Scott Thompson在諷刺皇家騎警無直接面對毒品注射屋的經驗之餘,亦馬上重申市警支持「減低傷害」的策略.

不過Thompson有一句話,就無意中點出了爭拗的徵結所在.他說:"Yes, drug addiction is a great evil, but people dying from a drug overdose or getting a fatal disease is also terrible."
這句話分為兩段:
(1)「染上毒癮是一極大的惡」
(2)「但有人因吸毒過量而死或染上致命疾病一樣可怕」
支持毒品注射屋的人,常常都標榜有助減低道友患病,死亡,即是Thompson的後半句說話.但為了為毒品注射屋護行,往往就忽視了,輕看了「染上毒癮是一極大的惡」這事實.

其實「減低傷害」策略,鼓勵了更多人濫用毒品的情況,其實不難理解.
青年人吸食大麻或其他毒品的數字上升,跟政客,傳媒偏重「減低傷害」,視吸毒為個人自由人權,他人只能義不容辭的為吸毒者提供安全,不准對人家選擇吸毒有微言的思想;不容批評道友的風氣,難道真是不無關係嗎?如果真係有毒品派,吸引大批道友到溫哥華,不是很有可能的事嗎?

有力地防止人染上毒癮,不是有效地有人因吸毒過量而死或染上致命疾病的最終極良方嗎?

作為一個小市民,一個納稅人,關心吸毒者之餘,認定「染上毒癮是一極大的惡」,渴望防止青少年染上毒癮,以防社會被毒害,這訴求不合理嗎?

所以支持毒品注射屋的人,若真心為社群,請不要只說半句話!


更多有關討論:
偏門生意的頭腦
能有什麼期望?
雙重標準之嫌
A Culture of Denial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不如重新分區啦!
請從錯誤中學習

Labels:


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自己攞嚟衰

[圖片取自香港知識產權署]


日前一個46歲華裔商人劉超(Chiu Lau譯音),在列治文市省級法庭承認83項侵犯版權相關罪名,共被判罰款一萬一千大元之外,仲要在家中守一年有條件刑期.
縱觀成件案,只能嘆一句「此人自己攞嚟衰」.

製老翻,賣老翻,乃侵犯版權之舉,屬商業罪行.在加拿大這個重視法治,重視知識產權的地方,大模斯樣的在列治文一商場內開鋪大賣老翻.此乃第一個「攞嚟衰」.

本來他可能以為,本地的警察,對華人商場一無所知,對港產片亦一頭霧水,所以張揚地犯法.但事實證明本地警察並非低能.不過他竟然先後開3檔.警察掃完又開,掃完又開,且在同一個商場開,連皇家騎警發言人都話:「你總不能期望在同一商場內,一連三次開檔犯法賣老翻,竟然可以走得甩吧.」
當警察無到,視法律如無物,此乃第二個「攞嚟衰」.

開檔做生意,肯定想有客到.而以仁仁所見,其鋪面雖醜樣,就好似街邊檔,卻也有不少捧場客.
可能他以為,華人一定貪小便宜,一定漠視知識產權,貪平貪賤,無翻不歡.對他此等不法商人,即使不愛戴,也不至於報警告密.
但警察一而再的到場掃蕩,說不定在華裔社群中,其實有不少奉公守法,有良知,有道德的良好市民.眼見有人公然違法,當然報警以伸張正義.
對華人社群的公民質素錯誤評估,此乃第三個「攞嚟衰」.

Labels: ,


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新黨領 舊表現

加拿大聯邦自由黨終在上個週末,選了Stephane Dion做新黨領.
Dion本身雖是大熱之一,但跟其他對手相比,初段氣勢比較薄弱.所以他的勝出,不算是「黑馬」,也屬「小黑」.
Dion在政壇上有些日子,表現平實,不算很colorful.所以新上任的言論表現就頗重要,要趁仍然under the spotlight的時候,為黨為自己建立一個鮮明的新形象.

不過他的言論,暫時都未見有什麼新意.
首先,他以黨領身份,在國會首次發言時,刻意用"far right"等字眼去標簽保守黨政府.
究竟何謂「極右政黨」?我們可以聯想到二次大戰的納粹黨,或者其他極權國家政黨.
但在當今加拿大的政黨,個個都極力想討好所有人,拼命擠向「中間路線」,各黨提出來的政綱好多都差不多,沒有太強或左或右的政治色彩.在加拿大的所謂右傾,頂多只係「中間偏右」,何來有「極右」?
這種將保守黨標簽為「極右」去嚇人的技倆,由有改革黨(現保守黨前身)開始就常常出現,市民已經聽到慣,Dion一出場又翻用舊橋,真係有點悶.

另外,在被問及同性婚姻問題同性婚姻問題時,Dion的回應主要是力撐同性婚姻,理由是「自由黨是擁護人權法的政黨,不容有人攻擊人權法」之類.這種將一個複雜深遠的道德人倫問題,壓縮為「撐/不撐人權法」false dictonomy的手法,只講「公平」不問道德,簡直係師承之前的克里田和馬田,而且學到十足.期盼換了新黨領,會為更改一男一女婚姻定義帶來新的討論空間的市民,恐怕只有失望.

不過話說回來,Dion上場只有幾日,希望遲下能給大家一點新氣象,至少不要延續「標簽政治」和「沒有道德的公平」的政治文化.


更多有關討論:
加拿大特色的解決方法
拉闊的定義 收縮的空間
沒有道德的公平
同性婚姻為何不可?!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