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3, 2007

 

政府與政府部門的分別

[BC財政廳長 Carole Taylor。圖片取自BC Budget 2006]



BC省自由黨政府的新一份財政預算出爐,我個人認為幾全面,減稅之餘未見大幅減服務,對低收入人士亦有多少關照。
不過老實,我都只是門外漢,要睇得更精準,不妨參詳一下諸如反對黨之類的專業意見。

省新民主黨的第一個回應是:預算案未能惠及所有人。
這個話基本上次次預算案都講,可以將之視為指定的 introduction,或者「阿媽係女人」之類的普遍真理 (general truth) 亦可。

另一個新民主黨的專業見解是:減了10% 個人入息稅,令庫房少收15億,跟政府宣稱醫療系統開銷難以維持,互相矛盾。
言下之意可以是:
政府既然有空間減稅,理當也有能力撥更多錢去應付大幅上升的醫療開銷。
或者,若果不減稅,不就可以撥更多錢用作醫療開銷?!

無論哪一個意思都好,似乎都顯示新民主黨對一個政府制計預算案方面有點外行。
首先政府有盈餘,減稅以還富於民乃民意所趨。
二來一個政府做預算時,必須兼前顧後。由債務,到稅收,到蓄備;由高收入到低收入人士,各方面都要平衡,不能將所有錢放在單一議題上。今次的預算案中,增撥了8億元給BC醫療地區。目前的醫療系統開銷佔所有政府開支的42%,估計按現時的趨勢,4年後醫療開銷會佔總開支的50%。在這情況下,宣稱醫療系統開銷上升速度難以維持有什麼問題?反對黨想將醫療開支谷到總開支的80%,甚至100%嗎?!一個特定政府部門可以有這種預算案,但一個有 sense 的政府就無可能有這種 single minded 的理財態度。

BC護士工會主席 Debra McPherson 指這份有42%醫療開支的預算為推銷醫療私有化的陰謀(schemes)。她是工會阿頭,有明顯利益關係,擺明單一議題,擺明帶住有色眼鏡,說這樣的話不足為怪。
但作為一個政黨,別說要向市民證明自己有建立健全政府的能力,要做一個 make sense 的反對黨,也不可以只有這個水平的視野。

Labels:


Tuesday, February 20, 2007

 

「我會不停發嗡風!」









不好意思,短期之內又講多次曾特首。事關近日都仍然有人問我,對他那句「我會做好呢份工!」有什麼睇法。那我就趁句口號仲有少少潮氣,講下我點睇。

其實自從句口號出爐之後,就有不少網友將句說話發揚光大,推廣至各行各業。例如:
地盤佬:「我會鑽好呢個窿!」、 氣功師:「我會發好呢次功!」 、
足球員:「我會打好d前鋒!」 、天文台:「我會測好呢個風!」 、
鐘錶師:「我會整好呢個鐘!」、廚師:「我會爆好呢碟蔥!」、
學生:「我會清還 student loan!」、老婆:「我會治好我老公!」、
學外語人士︰「我要學好靈格風!」 、八達通公司:「我會整好八達通!」、
歌星陳曉東︰「我會跟番戴思聰!」、立法會議員長毛︰「我會競選新界東!」、
打工仔有兩句:「我會五點九就鬆!」或者「我會辭左呢份工!」
由此可見,香港人真係幾有創意。

我點睇呢?
其實政治口號最大的功用,不外乎要人記得。而要達到這個果效,不一定要高言大志。太高深人家反而記不好,簡單直接可能更有效。
誓如在發生九一一之後,美國總統布殊在演說中,就用了「Let's roll!」來幫助人記得他的長篇大論。「Let's roll!」其實是早年美國的警匪片中,警察採取行動時的一句通俗術語。布殊拿來用,其實用得好好。
一來簡單直接,有行動感。
ニ來如果有看過這些警匪片的人(即是很多的美國人),更會產生一種正義感,大家好似一隊警察,準備出動捉賊,維護法紀。而這種情緒,正好對應當時要去追捕恐怖份子,恢後秩序這個大前題。只要一句「Let's roll!」,大家的情緒自然攪動。

當然,口號有高明同唔高明之分,問題在於句口號要人記得什麼。
是要人記得自己?
要人記得一個政治理念?
抑或係會令人認同一個理念?
最高明的當然是令人不單記得,並且認同,甚至有意願以行動配合。

好明顯,曾特首句「我會做好呢份工!」沒什麼政治理念可言。沒有理想、方向讓人去認同。市民除了用來講笑之外,沒什麼行動好去配合。
有些人就好努力去發掘句口號的深層意義,又去分析下何謂之「一份工」,揣摩下什麼叫「做好」,將它當作文學作品般解讀。當中有些見解都幾獨到,但我好懷疑曾特首是不是真係想講得這麼高深。

我就覺得句說話沒什麼大不了,只是一句 marketing 式的口號。沒有什麼理念想表達,只係想搞小小噱頭,話比人知自己參選而已。


更多有關討論:
學做政客
靜靜地起革命

Labels:


Friday, February 16, 2007

 

做反對黨更好玩

[Dion就京都協議質詢執政黨。圖片取自Edmonton Sun]






每次大選,各政黨都爭做執政黨爭到頭崩額裂,但其實又何苦呢?最近聯邦自由黨又再一次證明,做反對黨真係好玩好多。

在過去13年的執政期間,自由黨在環保問題上乏善足陳,唯一可誇口的是簽了個有關環保的京都協議。但細心一點看,這也不算得是什麼成就。因為簽是簽了,但根本就無執行到內容。

根據協議,加拿大是要減低6%溫室氣體排放量,但在自由黨坐館期間,排放量比1990年的水平高出了27%。
如果是執政黨,面對環保意識高漲的民意,這些劣績該如何解釋?
但一失去政權,做了反對黨,就可立即忘記背後,努力鋤面前的保守黨政府。並且以重視環保自居,新黨領Stephane Dion過去身為內閣要員不見得在環保政策上有什麼建樹,現在又忽然成為了一向都緊張環保的政客。又將「環保」和「京都協議」劃上等號,聯同其他反對黨通過法案,逼令執政黨在60日內提出執行京都協議的內容的體具方案。
你13年也搞不出什麼名堂,要人家60日內有具體可行的方案,合理嗎?管他的,現在是反對黨嘛!

但仁仁作為一個小市民,仍然好想問下Dion,究竟自由黨在位多年都不盡力執行京都協議的原因何在?
是因為無能?
是因為嚴格執行京都協議會嚴重影響經濟發展,所以必需步步為營?
是因為執行協議必需與各省進行艱巨的協商,特別是會同亞省的石油業起沖突,所以遲遲未敢行事?
還是因為自由黨一向跟大商家淵源甚深,強推環保政策,損害了商家感情,轉過頭會損害自由黨的利益?
若果「京都協議 = 環保」,不正表明其實一直以來,自由黨並不是真心誠意的重視環保?

連同過去13年所增加的27%,要按京都協議的協定到2012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至比1990年的水平少6%,又不致打擊經濟,談何容易?
按京都協議的玩法,若果一個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量超標,可向已達標的國家購買「污染積分」(pollution credit)。由於前蘇聯解體,很多大工廠停工,以致目前俄羅斯的氣體排放量低於所定標準,儲蓄了大量污染積分。按此玩法,加拿大只要出200億元,買入大量積分,即達到了京都協議的要求。
但我想知道從Dion先生的角度,這玩法原則上實際上可行嗎?

以上所有問題,自由黨大可一個都不回答,因為他們現在是反對黨嘛!只要罵得過癮,選民聽得開心,就已交足貨。
不過如果一眾反對黨真的認為環保問題關乎全人類的生死,在討論環保政策時可否表現得偉大一點?至少掩飾一下自已以環保拉攏選票的意圖。

Labels: ,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靜靜地起革命

[圖片取自明報]





前一排講過,曾特首在學習做政客上有點進境。不過原來進步的不只他一個,其唯一競選對手一樣有表現。

梁大狀昨日手持132張選委提名表報名參選特首,選舉主任馮驊亦已宣布梁大狀獲有效提名,正式成為特首候選人。
有記者問梁大狀,對手曾特首估計會得到630個提名,遠遠多過他的132個,點睇?
梁大狀沒有擺出一副可憐相,訴諸悲情,痛罵選舉制度荒謬,反而是自信地積極地話只要入得場,就認為自己與曾特首平起平坐,仲乘機串曾特首參選是「希望搵份工,我是為香港構建一個將來的願景」。答得非常得體。

其實雖然梁大狀當選的機會微到近乎零,但就有非常重大的意義,因為他是97年回歸以來首個取得特首選舉「入場券」的民主派人士。
過去民主派在要求普選上,熱心得來有點超現實,無得普選就索性唔玩,結果得益的是阿爺。
老老實實,除非搞武裝革命,歷史上有多少政局政制係可以一夜更改?
如今有個梁大狀成功搶灘,逼曾特首上馬打民意戰,是香港政局一個突破。即使如梁大狀自己所講,只是在邁向民主的路途上踏出了一小步,總好過原地踏步。

泛民以至其他政黨大可以視今次的陪跑為學習過程,學下搞特首選舉,培育更多人馬,讓下屆特首選舉多3、5個候選人。到時阿爺的心上人(不知還是不是曾特首)即使又閃閃縮縮,不上論壇辯論政綱也無所謂,其他候選人一樣有對手,有舞台,反而心上人坐冷板凳。說不定到時的心上人會不甘寂寞,積極爭取辯論機會呢!


更多有關討論:
學做政客

Labels:


Monday, February 12, 2007

 

無厘頭頭條

究竟是不是今日沒有新聞?
抑或是聯邦政府撥款15億用作環保、2007年度溫市第一宗謀殺案、以至連環殺手疑兇 Robert Pickton 的血腥犯案情節,都不足以引起話題,溫哥華太陽報(Vancouver Sun)要放上一條有關華人一夫多妻可能引發巨大人頭稅索償的報導在頭版。

題目為 "Polygamy warning issued on head tax",非常搶眼。
內容指去年聯邦保守政府宣佈向昔日華裔鐵路工人收取人頭稅作出道歉,以及向仍在生苦主作出賠償的舉動,可能會令政府大出血。事關以前的華人多有一夫多妻,若果忽然跳出大批昔日華工的二奶,姨太太要求索償,可能會引發出「巨大的法律問題」。

首先,這成群妻妾搶閘索償的問題有幾大新聞性?逼切到要做頭條?
第二,寫稿的仁兄究竟對有關問題有幾了解?
是的,幾廿年前確有華人納妾,但這主要是富貴人家的玩意。當年流落到加拿大的華人勞工,連養活一個大婆都有問題,又如何有能力妻妾成群?就算當中有一個半個人好命水,有錢養多一個半個,但會足以引發「巨大的法律問題」嗎?
會不會有些華人勞工在鄉下收埋三妻四妾呢?有可能,但有那麼長命那麼好氣,成批成批千里迢迢越洋到加拿大引發「巨大的法律問題」嗎?
再加上所謂的妾,本身就無合法地位,能輕易成功向政府索償嗎?

文中也提到,其他族裔社群可能也仿效,學華人向政府索償,但其他族裔社群有人頭稅的問題嗎?若果無,即使有什麼索償,跟華人人頭稅有什麼相干?

這種推測性報導,放內頁還可,放讀者來函更適合,就是想不通為什麼要剎有介事的放頭版做頭條?究竟是無新聞?無話題?還是厄爾尼諾現象干擾了編輯的新聞觸覺?


更多有關討論:
Happy Birthday Canada!

Labels:


Wednesday, February 07, 2007

 

家中抽煙的法律爭拗

吸煙危害健康,基本上已經是common sense,而ニ手煙的害處也越來越被重視。市民都希望在公眾場所嗅不到煙臭,不少政府亦立例擴大禁煙範圍。所以即使在辦公室,老闆抽煙,員工也有權提出控告。

最近在亞省有一位曾在2002年協助撰寫健康報告的醫生倡議,要立法讓兒童可控告父母在家中吸煙,理由是讓子女吸入二手煙也屬「輕度虐兒」(low-grade childhood abuse),侵害了兒童的權益。安省醫療協會也正游說政府,立法禁止父母在私家車上吸煙。

保護兒童在家中或車上免受二手煙之害,訴求合理,但訴諸立法可行嗎?

試想有日爸爸在家中抽煙,兒子馬上從枕頭底拿出法庭的禁煙令,勒令他立刻停止吸煙,並且致電律師商討控告事宜。
爸爸亦不甘示弱,以屋企乃私人範圍作理據,也找來律師入稟控告兒子侵犯人身自由。
兒子反擊,要求法庭將屋企內客廳,廚房,廁所,後園,車廂等地方劃作「公眾地方」。只有爸爸的睡房屬私人範圍,可以抽煙,但就必須安裝抽氣系統,以免有煙從房中冒出。
爸爸於是再入稟法庭,指既然客廳,廚房,廁所,後園等地方屬「公眾地方」,所有使用者都有同等的法律義務去維持地方運作,要求兒子繳交使用費和分擔家務。並且請律師草擬一份附例,當中列明使用者的權利,義務,和各項守則。
如此這般,沒完沒了...

有時覺得加拿大社會好奇怪,可能是被某種意識形態拑得太緊。一切問題都只會從高舉人權,爭取權益的角度出發,然後訴諸法庭,以對立性的手段處理。結果有的問題似乎是擺平了,但深層的矛盾和困難仍然存在。而在不斷將問題對立化的過程中,多少細緻而複雜的關係被傷害了,連溝通和對話的空間也被窒息了。


更多有關討論:
加拿大特色的解決方法
雙重標準之嫌

Labels: ,


Thursday, February 01, 2007

 

學做政客

[圖片取自明報]


一拖再拖,連泛民主派候選人梁家傑都取得競選特首門卷,曾特首終於宣佈會角逐連任特首。

記得大約兩年前,曾蔭權接任特首時,說自己是個politician,要做個politcian。我估或者說我理解他口中的"politician"為「政客」,而不是「政治家」。因為做「政治家」不只是技巧問題,更是施政的視野和氣魄的流露,不是自己話係就係。
但就學做個「政客」而言,曾蔭權確是有多少進境。

在他發表競選宣言的記者會上,除了「我會做好呢份工!」("I'll get the job done!")這競選口號有點搞笑(乍聽以為是清潔公司的廣告宣傳)和顯示他缺乏政治家的氣魄外,基本上他是少了行政事務官員的色彩,多了兩分政客的味道。

首先,雖然係人都知他是阿爺的心上人,鐵定當選,但仍肯出招討拉攏民意。意識到要拉票,是做政客的第一步。

二來有政綱,而且內容亦不只是一味假、大、空,比董建華當年強得多。

三來他拉民意的重頭戲,乃承諾減稅。將利得稅和薪俸稅的標準稅率降至15%,以及退還差餉等等,以減輕中產的負擔。前一排推商品及服務稅時,擺出一副憂心仲仲的樣子,說什麼要未雨調謀,講到若不增加稅收,香港遲下就會死似的。但轉過頭來,不單不加稅,更可減稅;不是要人家勒緊褲頭,而是要脫去市民膊頭上的重擔,體貼入微。選擇性失憶,適時順應民意,也是政客的本色。

學得這麼快,除了曾特首自己醒之外,梁大狀也功不可沒。如非梁大狀挺身陪跑,令他有了「有旨意輸民意」的壓力,怎會激發起他打民意選戰,不讓梁家傑當「民意特首」的決心?!
既然有了點進境,我建議曾特首不要停在這裡。應該不再閃縮,大大方方的跟梁大狀辯論政綱。因為政綱所涉範圍廣大,辯起來他不一定蝕底。
而梁大狀也可跟曾特首一同學習,不要只將競選辯論變成另一次普選時間表爭論,讓香港人感受一下全面而高質素的選舉氣氛。


更多有關討論:
元首不只是經理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