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31, 2007

 

不是大茶飯

[圖片取自 Nigeria-planet ]


今個月頭,香港廉署採取歷來針對飲食行業員工貪污最大規模行動,代號「連環馬」。共拘捕47名男女,當中包括五星級酒店的行政總廚及買手、食物供應商職員等。他們涉嫌組織「小圈子聯盟」相互勾結,以「磅碼」(呃秤)或「白頭單」(假單)形式,獲取回佣或訂單等利益。

這單消息當時都有上頭條,但就成不了氣候,無緣成為市民茶餘飯後的話題。無他,這單案件左看右看都不似是「大茶飯」。拘捕了47人,但涉及貪污金額才不過100萬港幣左右。案中又無警魔,又無神祕風水師,又無億萬遺產,如此缺乏娛樂性的時事新聞,當然就大大減低了它在市民心中的重要性,傳媒亦無追訪報導。

不過我就認為,這單「連環馬」其實非同小可,反映了香港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
何解?跟大家看一看其他國家地區的例子就會明白。

前蘇聯瓦解後,俄羅斯變成自由經濟市場。當中新冒起的商人,資本家,背景不少是來自前朝政府,軍隊,甚至國安局(KGB)。這些人能搖身變成資本家,是因為他們掌握了社會階層的人脈和門路,又習慣了在共產黨體制中,以走私,走偏門獲利,於是非法交易,走私倒賣的風氣滲透了整個俄羅斯市場。一個做正當生意的小商家,在搜尋廉價原材料去生產商品的過程中,往往有心無意地就搭上了不法商人。

又例如在墨西哥一些城鎮,貪污、走私、撈油水已成了公開的秘密,鎮內大部份人不多不少都會沾上不法活動,包括高官警察的朋友家屬。政府當局對此無法採取徹底行動去取締。因為要徹底打擊,恐怕要將一條村改建為監獄才足夠。

這種貪污風氣,令正常地面上的經濟未見有起色,黑市地下的經濟就已昌盛繁榮。因貪污所增加的商品成本,就轉嫁到消費者身上,但錢就流入了非法商人的口袋中。
所以香港廉署這「連環馬」行動,反映出香港自由市場一重要的根基。


更多有關討論:
你會自重嗎?
自己攞嚟衰

Labels: ,


Thursday, May 17, 2007

 

Beware of intellectuals



英文有句頗有智慧的話,叫做 "Beware of intellectuals"。
此話有智慧之處,乃一語道破了一般人對 intellectuals 一些非必然的期望,也道出了 intellectuals 其實可以是非常危險的現實。

要知道,一個人的心術、修養、品格、操守、道德責任感,以至社會承擔感,跟其知識學歷並不一定成正比。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個越有知識的人,就越有能力去以複雜的花言巧語,含混邏輯,去美化自己的醜行。若果再加上兩分自命不凡的傲慢,intellectuals 可以帶來的傷害,絕非一個知識水平低落的等閒之輩可以及得上。

最近香港中大學生報情色版,因內容淫穢,變態、兼有鼓吹色情之嫌,引起了一陣風波。不論懲罰的方法是否最恰當,但大眾的關注和批評卻得深思。
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有什麼辯解?左一句「言論自由」,右一句「多元開放」;前一句「學術研究」,後一句「學生自治」;上一句「衝破禁忌」,下一句「關注世道」。句句都係偉大 concept,叫人難以招架。

但若果他們真的是如此嚴肅認真的 intellectuals,為什麼在情色版上的「問卷調查」嗅不到什麼學術氣息?為什麼創作意境跟市面上的淫賤雜誌如此相似?為什麼他們口中那擲地有聲的「言論自由」跟不負責任的「嗡乜都得」彷彿是 interchangeable?為什麼以關注世道自居的大學生,好像完全不知何謂社會責任?

在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中的核突嘔心問卷調查問題包括:
「最想同咩動物做愛?」
「你會唔會幻想過同阿爸阿媽兄弟姊妹做愛﹖」
「有否『裝』過阿爸阿媽兄弟姊妹做愛?」
但在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於網上刊出的聲明竟辯解說:
「本報一直以針貶時弊,改革社會為己任,關注世道的篇章至今未嘗稍歇。創設情色版的用意,在於批判現今社會單線、扭曲的情慾想像,營造開闊討論性與慾望的空間,與本報傳統一脈相承。」

你看,intellectuals 就是可以這樣可怕。
所以,大家記住:"Beware of intellectuals!"


更多有關討論:
大學生的學習進度
淫賤之風
有病
Sex Sells

其他結連:
中大學生報
以情色版改革社會、關注世道?

Labels: , ,


Friday, May 11, 2007

 

巴士叔叔有壓力

[圖片取自City of Richmond]





前一排巴士阿叔一句:「你有壓力,我有壓力,未解決!」在香港大熱。無他,言簡意賅地罵出了小市民的心聲嘛。
不過這句話,若聽在本地的巴士叔叔的耳裡,大概一樣有共鳴。

上星期岸山巴士公司 (Coast Mountain Bus Company) 旗下一輛巴士,在溫市中心出了點事故。根據目擊者憶述,事發經過大致如下:
話說有一個乘客賴皮,不肯支付車資。盡責任的巴士叔叔理所當然地拒絕該乘客上車。雙方爭持了一回,乘客忿然向巴士叔叔吐口水,然後轉身逃走。巴士叔叔不甘受辱,馬上追下車回吐。
事件在坊間引發了討論。巴士公司表示,那位巴士叔叔的表現不專業,不排除會將他炒魷魚作懲罰。

巴士叔叔的表現不專業,影響公司形象,受到懲罰乃無可厚非。但要因此炒魷,又似乎嚴重了一點。因這件「回吐事件」其實非同小可,那巴士叔叔處理失誤也有值得同情之處。

首先,吐口水乃具有殺傷力的武器。
曾看過一段報導,有大學研究指一般人口腔的細菌含量,比檯面或廁所板都要高。當年 SARS 也是經ロ水傳染。若果巴士叔叔被乘客一拳打中面門,打甩門牙和血吞,吞的也不過是自己的門牙和牙血。但被人用口水攻擊,硬食人家一啖口水,後果可以是非常嚴重。

另外,吐口水所帶來的不只是肉身傷害,更直擊巴士叔叔的尊嚴。
試想巴士叔叔被乘客一拳打中面門後,吐出被打甩的門牙,嘴角淌著牙血,仍毫無懼色的欄在入ロ處,捍衛法紀,豪氣干雲,令人肅穆。
但被人吐口水,不但英雄氣概無以發揮,而且狼狽兼樣衰,尊嚴嚴重受創。老羞成怒,不難想像。

其實巴士叔叔被乘客騷擾,甚至拳打腳踢,在溫哥華不時有發生。
坊間有人建議以後遇有車資爭拗時,巴士叔叔不要太執著,以免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這種聲音肯定不是來自巴士公司,而且那份和事佬心態強烈到有違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
遇到某些狀況 (例如半夜三更,有個阿婆不夠零錢付費),巴士叔叔罔開一面,酌情不收足車資可以理解。
但將「為免不愉快,別執著車資」成為約定俗成的規舉,巴士公司恐怕不足三個月就要宣佈破產。事關只要每個乘客上車時,擺出一副惡形惡樣,巴士叔叔就做縮頭烏龜,以後有誰還會付車資?

所以要真正解決問題,不是要巴士叔叔們放棄盡忠職守,而是要更進一步保護他們 (例如在巴士上按裝監察攝錄器),以及向社會人士清楚地發出,拒付車資乃違法行為的信息。


更多有關討論:
將理念放入現況思考

Labels:


Tuesday, May 08, 2007

 

保持眼睛雪亮

以下是有關同一份研究報告的兩個新聞標題:
(1) "Same-Sex parents families just as good for children, study concludes"
(2) "Too early to draw final conclusions, report says."

為什麼會這樣,報導同一份報告的標題,一個是「有結論」,一個是「太早下結論」?
是因為兩份報章的報導的取材不同吧?
但更令人費解的是,這兩個標題是來自昨日 Vancouver Sun, 同一份報章,同一段報導的主題和分題。主題放頭版,宣告 "Same-Sex parents families just as good for children, study concludes";內頁分題卻又說 "Too early to draw final conclusions, report says."

該份報告是於2003年,由前聯邦自由黨政府委派加拿大司法部所做,姑且不論司法部門本身立場的中肯性(司法部曾於2006年頭公開旗下一份報告指加國法律應該容許多夫多妻;法庭繼准許 「同性婚姻」,更改傳統婚姻定義後,於今年年頭又准許 「三父母家庭/three-parent family」),也姑且不論該份報告的大方向是否正確(不贊成同性婚姻或支持傳統婚姻是基於那家小孩較乖巧嗎?),單看報導的手法,也可窺見部份主流傳媒的傾向。

若果同樣有關同性配偶問題的報告,但內容跟同志運動的主張有抵觸,而傳媒又竟然肯報導的話,報導內文大概至少都會找來同志運動的支持者來暢談己見,甚至狠批一番,務求保持媒體「持平的形象」,讓讀者聽到「不同的聲音」。

但 Vancouver Sun 該報導除了所用的主/分題有取巧之嫌外,內容亦不見得持平公允。內文開始就以非常肯定的語氣指同性家長無問題,然後順勢向支持傳統婚姻的保守黨政府踢兩腳,再向總理 Harper 的背脊篤幾下。完全無「不同的聲音」出現。

其實部份主流傳媒對一些所謂同性戀者權益的議題一向都有偏頗的傾向。一些主流雜誌刊物更會悉心包裝同性戀行為,有策略地美化同性婚姻。但對不認同同性戀的研究和行動,不管規模多大,論點有多精僻,主流傳媒都會刻意忽略淡化,以致一般社會人士都難以在傳媒報導中看見一幅整全持平的圖畫。
面對這種傳媒氣候,讀者必須保持眼睛雪亮,才不致受瞞閉。


更多有關討論:
陌生的投訴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拉闊定義 收縮空間
沒有道德的公平
學校又成了擂台
自豪些什麼?
Video file: 同性婚姻為何不可?!
Sound file:多夫多妻都得?!

Labels: ,


Wednesday, May 02, 2007

 

奧運政治

[圖片取自2008北京奧運官方網站]



2008北京奧運的聖火不幸點上了火藥。
台灣當局忽然搬出什麼不容「矮化主權」等理由,阻礙聖火入境。簡單來說,又是「統獨爭議」問題作祟。

點上這桶火藥只能說是「不幸」,而非「不慎」。事關據了解,中華奧委會與國際奧委會早料有此火藥桶,所以已簽訂協議,列明聖火由「第三地入台」,而且言明「由胡志明市來,往香港去」,以避免什麼一國兩國的爭拗,而這安排已配合了台灣阿扁政府的要求。協議談了一年多才達成,本以為可以避免擦槍走火,但不幸地阿扁政府現在又為選舉炒作而強行毀約。

今次爭拗又在坊間掀起了一個討論,就是:「奧運應不應該摻雜政治?」
根據體育精神無國界,運動促進世界大同等崇高理想,即使是存心將奧運當作政治工具的人,也會答你「不應該」。
但問題是,這是一個「應不應該」的問題嗎?還是要藉此看清現實上奧運與政治的關係?

回顧奧運歷史,這次拒絕聖火入境只屬小兒科。過往就有不少奧運政治糾纏不清的例子:
1908年倫敦奧運,當時芬蘭因被俄羅斯統管,芬蘭運動員不准持芬蘭國旗入場。
1916年柏林奧運,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取消。
1920年在比利時舉行的奧運,德國和奧國因為是第一次大戰中的敵對國,所以不獲邀請。
1936年柏林奧運,希特拉利用為提升納粹德國的國際地位的機會。
1940年就更複雜,原本由東京主辦,但因1938年日本入侵中國,主辦權轉交芬蘭。不過在1939年籌備期間,蘇聯入侵芬蘭,當屆奧運最終取消收場。
二次大戰後,冷戰展開中的1948年倫敦奧運,德國日本不獲邀請,蘇聯拒絕參加。
1972年慕尼黑奧運,8個亞拉伯裔恐怖份子潛入奧運村,脅持11個以色列運動員,最終全遭殺害。
1980年莫斯科奧運,美國率領超過60個國家抵制,以抗議蘇聯入侵阿富汗。
蘇聯亦不甘示弱,率領13個共產盟國抵制1984年的美國羅省奧運作報復。

以上列舉都只是部份風波,但已涉及了很多屆的奧運會。
當然,奧運「通過體育運動,以促進相互了解和友誼的精神教育青年,以有助於建立一個更美好和平的世界」的宗旨,值得繼續推崇,一同努力。但面對奧運與政治角力的事件時,問什麼「應不應該」似乎是一個搔不著癢處的問題。

而從歷史的經驗所見,奧運和政治兩者的關係,與其說是奧運促進政治和諧,更像是:一屆奧運若得到各國和地區的支持俾面,反映當時的國際關係基本上傾向穩定,至少不至攤牌擘面那麼難看。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