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0, 2007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







今次跟大家看一個歷史哲學的小小課題。
意大利哲學家克羅齊 (Benedetto Croce) 有一句話:「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即是說,過去的歷史其實都是今個世代的歷史,或者至少是當代歷史的一部份。

什麼意思呢?
講到「歷史」,並不只是指一堆已經發生了的靜態的資料 (例如說我今早7時32分擦牙),更涉及歷史事件的來龍去脈,對後世的影響,以至我們今天是如何理解那件歷史事件。這就是所謂詮釋歷史的過程。
例如歐洲人發現新大陸,究竟是一個英雄式的冒險故事,還是對美洲土著帶來災難的悲慘故事呢?就視乎今日我們的社會如果理解該段歷史。

但今日哪一個詮釋/理解跑出,就視乎今日的不同權力勢力哪一個夠牙力。
例如究竟六四事件是不是屠城?六四是愛國運動還是顛覆政府的動亂?
不要以為這只是「牙較戰」,而是以哪一種詮釋去理解,反映了今日的社會狀況 (例如究竟是支持民主人士得勢,抑或是親中共政權人士當道)。所以英國小說家 George Orwell 說:「誰能控制過去,就能控制將來;而誰能控制現在,就能控制過去。」

有不少政客都很明白這個道理,千方百計都想令人家認同他們對某些歷史事件的理解。
其中一個最經典兼做得核突的例子,莫過於日本對二次大戰的態度。
在二次大戰期間,日本向鄰國發動侵略,對鄰國人民造成巨大傷害。但一直以來,日本的當權者都極力運用權力和影響力,粗暴地要人家認同他們對二次大戰這段歷史的詮釋。手段包括:
竄改教科書;
將甲級戰犯的靈位放入靖國神社,奉為愛國英靈;
將性奴隸硬叫做「慰安婦」,並說是人家自願那種;
最近更有40幾個日本國會議員,要求中國將各地的抗日戰爭紀念館中的「不合理照片」拆除。這些他們所謂「不合理照片」主要是有關日軍在二次大戰期間的惡行。

是的,對過去歷史的理解,可以某情程上透過今日的政治角力去改寫。但刺破自己的眼珠,盲目於鐵証如山的史實,最後又能騙得了誰?


更多有關討論:
傷害感情的取向
有利無害的拜拜

Labels: ,


Thursday, June 07, 2007

 

牧師教著衫








昨日 National Post 有一則非常奇怪的新聞,題目是 "Worship works better with less skin: pastor "。
受訪者包括基督教會牧師、天主教堂神父、猶太會堂拉比,以及一位女性的神學教授。

四人都異ロ同聲呼籲女信眾,夏季來臨,返教會崇拜時衣著方面不要太清涼,太性感。
太露、太緊、太底、太短的衣著都會另人側目分心。而且崇拜的目標是要朝向神,不是吸引人往自己身上望。美麗的外表乃上帝的恩賜,不當反過來成為自我炫耀,兼阻礙他人敬拜


這段新聞第一個奇怪的地方,乃無端端去關注人家返教會的衣著。趁天氣轉熱,跑去沙灘報導人著比堅尼暢泳的新聞見得多,跑去教會請教牧者夏季衣著心得,並且專文報導,還是第一次見。
第ニ個奇怪的地方,是全文並無問什麼品味專家,時裝設計師的另類意見,又沒有什麼「著衫好個人,沒有什麼準則,最緊要自己覺得舒服」等無稜兩可的話作結尾,就只是如實將牧者的教導報導。令我幾乎以為自己正在讀 BC Christian News

其實有關日常衣著賣弄性感的傾向,近來不時都有人提出討論。特別是將少男少女,甚至是將女童 sex up 的風氣,更令不少人擔心。例如今年年頭的一期 Maclean's,就以 "Why are we dressing our daughters like skank?" 為題,探討近年女童的衣著性感趨勢。內文更直指有些所謂「童裝」,根本就是將女童裝扮成妓女,艷舞女郎。甚至不客氣地呼籲家長買衫給小孩子時要用下個腦。

也許作為一份報章,要談夏季衣著賣弄性感的問題,最終恐怕只能空泛地說「最緊要自己舒服,自己鐘意,各花入各眼」一類可說可不說的話。
要直接指斥商人「以性感壟斷美感」麼,又怕會惹來一身酥。
權宜之計,索性請教牧者該如何著衫返教會,來個指桑罵槐,含沙射影好了。


更多有關討論:
Sex Sells

Labels: ,


Monday, June 04, 2007

 

六四精神

[圖片取自BBC Chinese]










Sound File: 六四精神

香港立法會5月30日,意料之內地再次否決要求「毋忘六四事件,平反八九民運」動議案。這是香港回歸後第9次否決有關動議案。

會上共有25名議員發言,23人是泛民主派,另外再加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和來自金融服務界的詹培忠。
田北俊和詹培忠發言的主要論點都很相似,就是叫大家忘記事件,為中國發展向前看之類。兩人口徑一致,大概不是因為事前對過稿,而是坊間不認為紀念六四重要的人,不少都持這種論點。

但紀念六四,就只因為對過去「放唔低,睇唔開」嗎?
當年六四民運,市民的訴求不是要打倒中央,拖挎經濟,而是眼見「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市民才挺身而出,為國家的前途發聲。
不錯,今日中國的經濟迅速發展,部份人富了起來。但這些繁榮現象背後,掩藏了多少貪污腐敗,官商勾結?在宏偉的基建工程背後,多少民工被壓榨,困苦流離?中央領導人不是常常大喊要反貪反腐嗎?溫總每每談及市民生活的艱苦時,不是表現得感慨萬千嗎?這些呼聲不正正是跟「六四精神」一致嗎?

除非你將「向前看」等同「向錢看」,否則紀念六四,也可以是著眼於國家現在和將來的發展。而在一個經濟急促發展,但法治的精神和機制未健全的社會,正需要有「六四精神」作防線,免得貪污腐敗在經濟發展的煙幕下蔓延,最終連經濟成果也得賠上。


更多有關討論:
仍然想起當天
華叔愛國論

其他結連:
少數份子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