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07

 

碧咸的 SWOT Analysis

[圖片取自Reuters Soccer Blog]


碧咸由皇馬轉會到美國LA銀河隊,首場賽事不單無贏,更慘吞3蛋。

不喜歡碧咸的人可能會落井下石,認為銀河隊入錯貨。不過平心而論,銀河隊本身並非勁旅,排名長期在榜尾徘徊。

可能有人奇怪,以碧咸的份量,再霉也用不著走到老遠的美國,入一隊水兵球隊。
其實在碧咸有風聲要離開皇馬,出走歐洲期間,有不少人都猜測他會到日本發展。亦有不少人認為到日本踢波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選擇。一來日本的足球熱比美國高溫;二來碧咸在日本的人氣又極旺。但結果他竟然去了美國。

有人指碧咸去美國,可以帶旺英式足球壇,令足球在美國可以好像籃球和冰棍球一樣受歡迎。
我不敢肯定這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但就不大樂觀。事關搞旺一項運動,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商業運作的問題,一個半個人好難帶得起。
不過如果從碧咸本身作出發點考慮,選揀去美國其實又好 make sense。只要幫他做一個 SWOT Analysis 就明白。

碧咸的 Strength

碧咸的 Weakness
碧咸今年32歲,在歐洲球壇已列入 senior。再加上足踝傷患纏身,以歐洲足球人材輩出,後浪推前浪的現實,碧咸即使靚仔兼夾住國腳的餘威,壓力始終好大,跟球會的合約只會越見縮水。
簡單來說,碧咸在歐洲已開始踏上過氣球星的路。

碧咸的 Opportunity
去日本,錢應該都會賺好多。但他出街用日文就已經有排適應。
去美國就方便得多,而且同銀河隊的合約又非常優厚,週薪高達美金一百萬。
再加上在美國,人家不會視他為過氣,仍捧他為天皇巨星,有不少影視明星都去捧他場,對他大球星的心理健康甚有裨益。
又再加上碧咸在美國除了踢波,還有新的發展空間可以開拓。以其星味靚仔樣,配上一個 Spice Girl 的老婆,大可嚐試敲下荷里活的大門,過兩年退休後過下戲癮。說不定其實已有片商打他兩公婆主意,想找他們拍套 Mr.& Mrs.Beckham。

Labels:


Wednesday, July 11, 2007

 

所謂「網上民意」

中國萬里長城由全球1億人投票,成為世界「新七大奇跡」的一哥。
如此佳績,身為中國人當然興奮,倍感光榮。
但再詳細一點了解新奇跡的誕生過程,卻又令人有點熱情冷卻的感覺。

首先在細閱名單時,竟找不到具有深遠歷史文化價值的古埃及金字塔。
然後又陸續傳出新奇跡的誕生過程的一些小插曲。
例如為令自家的佩特拉歷史古城登上七大,約旦王室幾乎全員出動拉票。據稱約旦600萬人有有200萬人響應投票,結果佩特拉歷史古城榮登第二。
排第三的巴西里約熱內盧耶穌像,亦勞煩了巴西總統、國家足球隊、電視臺出動呼籲國民投耶穌像神聖一票。電信局更出力出錢,所有投票短訊費用全免。
秘魯政府亦不甘示弱,建立免費網絡終端機鼓勵國民投票。而秘魯的馬丘比丘印加遺址亦不負所托,勇奪第四。
印度就又搞時裝表演,又組織明星載歌載舞,高唱「只要愛過的,請投泰姬陵一票」。泰姬陵最終雖包尾,也算七大。

簡單來說,就是各出奇謀,務求金榜題名。
這樣做有問題嗎?
既牽涉民族榮辱,國家面子,還有旅遊收益,力求入榜,無可厚非。
但最大問題出在名稱。若果叫做「我最喜愛的歷史勝地」,「最好玩的七大遺跡」,「霹啦至尊勁爆古跡金獎」,問題立即解決。
只是叫做「世界新七大奇跡」,就不是一個民主普選的問題,也不是搞 popularity contest。而應該從歷史文化價值入手,認真研究探討。
難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表聲明,與新七大劃清界線,指新七大與聯合國的世界遺產完全無關。
埃及方面亦不甘自扁,退選抵制。但沒有了吉薩金字塔的新七大,總有點殘缺的感覺,結果就作了個「新世界七大奇跡榮譽名勝」這不倫不類的銜頭給吉薩金字塔。

在宣佈新七大的典禮上,擔任主持的影后 Hilary Swank 話,這是一項很多人參予的全球性決定。
當然,1億人次的確很多,但人多又反映了什麼?
在這互聯網世界上,動不動有幾千人留言,全球幾十萬人參予,並非什麼壯舉,有足夠噱頭就可以了。Youtube 上有一條短片有過百萬人次觀看,又代表什麼?

近來在一個新聞網站上,有一段新聞在最多人 blog 和最多閱讀排行上都高據榜首,新聞的內容是在亞省一間薄餅店以色情包裝做招徠。這種金榜題名代表什麼?關乎民生的重要議題?反映新聞價值?

所以今時今日,網絡上的民意,高企並不一定代表世界第一,低迷也不等於是廢料。
還是那一句:保持眼睛雪亮


更多有關討論:
全球化的滲透力
網路如虎ロ
提防網絡欺凌

Labels: ,


Tuesday, July 03, 2007

 

送檢鬧劇

[圖片取自歌鄰基督教會]


聖經內容是否不雅,需要膠袋封套包裝,兼不准18歲以下人士觀看?
由香港中大學生報情色版風波,所引發的送檢聖經行動,除了覺得搞笑,無聊,講句「唔係嘛!」之外,有沒有信仰反省的空間?
教會牧者點睇?
請收聽以下 talkshow, 由兩位教會牧者,跟你笑談情色版風波。

TALKSHOW LISTEN


更多有關討論:
Beware of intellectuals

Labels: ,


Sunday, July 01, 2007

 

香港無死到!


2007年7月1日,香港回歸十週年。

在1995年6月26日,Fortune 雜誌出了篇文章,題目都幾嚇人,叫做 The Death of Hong Kong 香港之死。

文章內容是預測到 1997 香港管治權由英國移歸中國之後,前景會是怎樣。
連題目都死死聲,內文當然是頗負面。當中預測到香港回歸後,各方面會點死。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論點,乃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在政權移交後,西方社會的管理模式和風氣,會很快被中國大陸式的管理和作風取代,貪污問題會轉趨嚴重,甚至動搖了整個商業運作的根基。
所以該文的總結主要是兩個字:It's over。玩完。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十年。
好明顯,香港無死到。

雖經歷了亞洲金融風暴,2003年的 SARS,以及老董多年「好心做壞事」式管理特色,但從客觀數據上看,香港仍然做得不錯。
例如近期股市造好,經濟暢旺,滿城盡帶黃金甲;
去年的經濟增長率有6.8%;
外匯儲備多了44%;
酒店入住率平均接近90%,比97年的75%高。

難怪前兩日(6月28日) Fortune 出了另一篇文,題目是 Oops! Hong Kong is hardly dead
擘頭第一句就是:Well, we were wrong。
他們檢討預測錯誤的其中一個原因,乃香港在經濟方面真的能做到「一國兩制」。
文中並無詳細解釋,香港經濟做到一國兩制的意思。但從我的角度就有兩方面的看法:

一是在香港的經濟上,中央阿爺並無太多的干予。其實這不難理解,因阿爺根本不懂搞,萬一搞出個大頭佛,就真係國際性丟假,千古罪人。

二是 Fortune 低估了香港經濟的軟件。
其實要搞好經濟發展,除了硬件外,軟件同樣重要。軟件指什麼呢?包括健全的法治精神,抗拒貪污的意識,管理哲學等等。
這些軟件不易創造,卻已深刻地成了港人公民質素中一部份。

期望香港社會能保持這些寶貴軟件,未來十年都唔好死俾人睇!


更多有關討論:
不是大茶飯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