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觸礁


2006年3月,B.C. Ferry 旗下的渡輪 Queen of the North 北方皇后號觸礁沉沒。兩名乘客失蹤,後宣告作死亡處理。此乃嚴重的意外事故,但事件起因至今仍是個謎。調查過程中,由有船員在控制室內性愛,到無人在控制室內掌舵都有傳過,就是無法知道真相。

老老實實,此事件並非什麼 X-file 奇案,既不涉及恐佈組織,又沒有證據顯示有外星人擄走船員,只要找來當值船員查問就當水落石出,幹嗎拖了這麼久仍無所交代?

無他,船員不肯合作,拒絕透露意外因由。船員如此沙膽,其中原因大概因為有工會撐腰教路。記得意外發生之初,都未詳細調查,工會就已處處維護,將矛頭直指BC渡輪管理層。作風令人懷疑他們是否真的有心了解真相,真的關心公眾安全?
而更令人費解的是,如斯重大事故,當局竟然就真的老鼠拉龜,毫無辦法。

近日Transportation Board Safety Board 爆出大件事,就是在調查北方皇后意外中發現,北方皇后號上的船員有經常吸食大麻的習慣,即使當值時小休期間也照吸如宜。雖然當局講明,無證據顯示北方皇后沉沒跟大麻有關,但實在難以制止人家有所聯想。
而那句「無證據顯示」亦真是可圈可點。
「無證據顯示」是因為做了一該做的動作,都找不到證據?
還是因為船員拒絕合作,當局又無權做藥物測試,以至無能找出證據?
不幸的是,那句「無證據顯示」似乎是屬於後者。

其實自1997年開始,BC渡輪已制定藥物及酒精濫用政策。在2005年更向船員發出「零容忍」的指令。但礙於人權,管理層不能對船員進行藥物測試。如此一來,政策形同虛設。船員大可當「零容忍」無到。
即使有人問省長 Gordon Campbell 會否從此硬性規定,要船員進行藥物測試,省長亦莫奈何,指人權大法在前,難以實行。
...好,又返回吸毒者人權大過天(至少肯定是大過公眾人身安全)這講到口臭的問題上...

納悶之餘,仍要指出一點,就是這事件其實反映出更多令人擔憂的問題。例如會不會有司機因大麻影響而造成交通意外,危害公眾安全呢?現在當然「無證據顯示」有這情況,事關發生意外後,警察會即場做酒精測試,但就無藥物測試。但在吸食大麻風氣日盛的吸毒文化下,這不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公眾安全問題嗎?

毒品害人。吸毒者人權大過天的思想困局就更累及社會。
若不打破這害人的意識形態,最終不只北方皇后號觸礁,整個社會都會觸礁。


更多有關討論:
別再「一粗三弱雞」
話只說半句

Labels: ,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政治場上的轉彎邏輯

[圖片取自明報]


香港高官領導的名言偉論真是層出不窮,而且發言的 timing 也令人叫絕。

在經濟低迷水深火熱期間,前財爺梁錦松就講句:「有幾耐風流,有幾耐節墮。」

在硬銷《基本法》23條立法鬧得滿城風雨期間,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就拋出一句:「希特勒都是民主制度選出來。」

就在發表過《施政報告》,提出要加強國民教育,及努力建立爭取民主普選形象之際,特首曾蔭權就發表個「民主文革論」,說什麼「如果去到極端,人民去到極端,就會出現如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情況。當人民掌握一切,那便不能管治這地方… 人民掌權在手!當時,推至極至(full swing),民主便是那樣!」甚至引述其他民主選舉地方,指如美國加州,民主推至極端,損害政府的施政。

此論一出,馬上被各界砲轟。
但我有興趣的是,一向醒目仔的曾特首,何解會說出這種令人有機會直接攻擊其政治智慧的怪論。依我推測,有三個可能性的原因。

第一,他蠢。
正如他早前曾自爆,會考時歷史科成績欠佳。
不過我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太高。換轉是以前的特首,一個「蠢」字就可以是令人心服口服的解釋。但當今的曾特首,一向以醒目見稱,你可以說他無高度智慧,卻不能沒頭沒腦地說他「蠢」。即使他公開地說:「對不起,我蠢!」市民也不會同情地諒解地接受。

第二,他想紅。
曾特首乃前港英政府的遺臣,根不正,苗不紅。一直都得不到香港左派人士的衷心愛戴。
不過我認為這可能性也不高。
首先,文革乃左派親中人士,甚至北京中央都不想碰的一條刺。想奉承人家,想染紅自己,有大把更貼心的方法,無理由蠢到去碰文革。
ニ來,就算要討好左仔,也無必要跳火坑,搞到自己在全港市民面前樣衰衰,一面屁。背地裡有大把向左仔拋媚眼的方式和渠道。

第三,他有特定的政治目的。
目前兩位前高官阿太陳方安生和葉劉淑儀正在競逐立法會議席。曾特首的「民主文革論」令市民忽然熱烈關注民主普選等議題,無疑是替有「香港良心」之稱,又打著泛民主派大旗出戰的陳太拉票。

那曾特首就是撐泛民和陳太喇!?
不見得。老實說,曾特首跟泛民合作,以及泛民沖擊曾特首的空間都有限,曾特首犯不著如此拼命搞與泛民的關係。

那究竟是為什麼呢?
依本人之愚見,曾特首幫陳太拉票的目的,是要打擊劉太。
要知道,劉太今回披甲上陣,背後有大批左派人士支持。如果當選,劉太勢必成為左派新星,用以在立法會中具體地發揮左派力量,分分鐘會跟曾特首明裡暗裡對著幹。相比起陳太所代表泛民的勢力,這個實在難纏得多。唯今之計,就是兩害取其輕。

所以我就是說,曾特首非但不蠢,做了幾年政客,已學會了政治場上的轉彎邏輯。


更多有關討論:
何需「死而後已」?
「我會不停發嗡風!」
學做政客
靜靜地起革命

Labels:


Friday, October 05, 2007

 

別再「一粗三弱雞」

[圖片取自CBC]


聯邦保守黨政府的全國反毒策略終於出爐。
根據總理 Harper 的公佈,策略內容集中3個範圍:一教育,二戒毒,三打擊販毒。
縱觀 Harper 在發佈會上的講話,此策略背後有兩個重要的理念:
一是毒品催升犯罪率,必須嚴打;
二是要處理毒品的手法和形象,長遠直接影響新一代文化的建立,故不能發放「吸毒有自由」、「吃的日子不一定死」等似是而非的信息。

策略一出,必然有不同聲音出現。
聯邦自由黨和新民主黨的反應是 totally predictable,主要是指新策略錯在「跟隨失敗的美式反毒進路。」
所謂「美式」,明顯是引發情緒的用語。為什麼不是「新加坡式」?新加坡的毒品政策不也是以嚴打見稱嗎?
所謂「失敗」,指的又是什麼?起碼在美國不會有個「大麻王子」高調販毒販到做人民英雄。在新加坡被毒害的人數比例也肯定比加拿大低。

有這種口號式反應,大概是因為全國反毒策略中強調要加重刑罰,兼隻字不提「減低傷害」(harm reduction)
若果這種反應是源自「絕對單一理念」的心態,即是唯有全盤押注在「減低傷害」才叫有策略,那就實在沒有什麼討論空間。
若果是因為一時間未能 make sense of 反毒的大圖畫,則尚有交流的餘地。

其實力推「減低傷害」的人,無必要本能地勁踩新策略。
首先,在新策略中並無否定「減低傷害」,Harper 甚至講到明是「兩軌進路」:一軌是嚴懲毒販,一軌是憐憫受毒害的人。
二來如果新策略做出點成績,對落實「減低傷害」也有好處。

過去多年來,溫哥華不是說推行預防教育、協助戒毒、打擊販毒、和減低傷害並重的「四柱方案」嗎?
這「四柱方案」行了多年,最令人非議和批評的,不正是減低傷害一柱獨大,另外三柱則非常弱雞嗎?這「一粗三弱雞」的不平衡發展的其中一個後果,不正是令社會大眾質疑整個四柱方案,進而對所謂減低傷害極度懷疑嗎?

減低傷害做得徹底,做得正軌,固然需要政府有遠見地配合,而過往亦有不少游說團體(不論基於什麼動機)撐腰。
但打擊罪犯,加強執法,全國拒毒等範疇,就非得政府大力推動不行。如今政府對症下藥,市民不該拍手稱慶嗎?

而若果真心相信「減低傷害」,不也該看到「一粗三弱雞」的流弊嗎?
試想如果毒販可以放膽販毒,而又不斷有無知少年墮入毒海,兼且無足夠的戒毒配套,單推「減低傷害」能有什麼盼望?
嚴打毒販,重點教育,鼓勵戒毒,重塑一個拒毒惡毒的健康文化,不正是更全面更積極的「減低傷害」嗎?


更多有關討論:
市長先生,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話只說半句
能有什麼期望?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不如重新分區啦!
請從錯誤中學習

Labels: ,


Wednesday, October 03, 2007

 

大賽前後


尚有3年就到2010冬季奧運,你準備好了沒有?
可能你會問,有什麼需要準備?自己不打算參賽,撲飛又太早,有什麼好準備?

上星期四我參加了一個有關冬奧籌備的會議,由 Vancouver Whistler Games Network 主辦。原來在冬奧籌委會旗下,有負責宗教事務的部門。其下有不同的組織,按本身的宗教信仰背景和聯繫,去協助奧運會的進行。VWGN 就是隸屬此部門下的一個組織。

一個成功的奧運會,除了各項比賽安排得當外,更需要主辦城市各方面的配合。
例如在奧運期間,單計運動員、家屬、和工作人員, 估計會有7000人湧到溫哥華。到時酒店根本容不下所有人,需要有市民提供 home stay,安頓選手的家人。
在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共有1000個家庭為選手家屬提供住宿,當中有75%是由當地教會安排。

還有其他的範圍,例如在2000年的悉尼奧運,當地有85間教會建立了110個 sport clinics,為傷障青年提供服務。

所以在 VWGN 內其有15個不同範疇的工作小組,去作出不同配合。
其中一個我特別有興趣的,是「持續發展工作小組」。
其實當一個國際性大型活動在一個城市內舉行之後,對該城市的風貌會帶來長遠的改變。例如溫哥華在舉辦過 86 Expo 世界博覽會後,在土地規劃,人口分佈,經濟發展等範圍都長遠地留下痕跡。

持續發展工作小組的目的,就是要就冬奧對溫市在環保,經濟,以至人口販賣,娼妓毒品等社會問題上所帶來的影響作研究,然後向有關政府部門提出建議,希望有助政府制定適切的政策。

所以冬奧的出現,每個小市民都要關心一下,甚至參予其中,協助塑造溫市未來的面貌。


更多有關討論:
奧運政治
另類冬奧熱身
中式英語的時代意義

相關結連:
2010的機會
Vancouver 2010
Vancouver Whistler Games Network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