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30, 2007

 

真正全面的發展

這個年代,聞癌色變。任何食物、產品,只要跟防癌治癌牽上點關係,都能引起注意。只可惜致癌的原因一直未有醫學定論,但就分辨出一些可能致癌的因素。

目前「可能致癌因子」的風險共分四級。列入第一級確定致癌的因素包括吸煙,酗酒。第二級則有紫外線,汔車引擎廢氣和使用合成類固醇等。
不過第二級致癌風險將會增加一項:返夜班。

世界衛生組織 (WHO) 的癌症防治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將在下個月的醫學期刊中發表報告,並將夜班工作列為「可能的」致癌因素。

其實早在80年代,已有科學家提出類似觀點。美國康乃狄克大學健康研究中心癌症流行病學的 Richard Stevens 教授,在1987年發表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熬夜會提高乳癌罹患率。令他將兩者拉上關係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由30年代開始,罹患乳癌的數字就在工業社會勁升,而當時的人正視夜班工作為經濟進步的標誌。

這論點當時被視為怪異,但近年卻得到有越來越多的研究支持,認為長期返夜班的女性比較容易得乳癌;而男性患攝護腺癌的機率也較高。動物實驗顯示,將牠們的晝夜規律顛倒後,比較容易長出惡性腫瘤,也比較早死。

當然,有風險不代表一定會死。而且目前提出的研究報告多半針對護士或者航空公司機組員,還需更多佐證去了解上夜班與致癌的關係,但這報告已引起關注。

過往一般人都有一個印象,認為已發展國家,對資本型經濟的掌握和發展已經相當全面。但這種印象往往源於只看重經濟數據的單一思維。在經濟數據正靚的大前題下,所有其他問題都被視為次要。

不過近年的趨勢有點轉變。例如一句「唔通為了環保而犧牲經濟咩!」巳不再被視為討論發展與環保問題的終極答案,社會人士會要求可持續發展,要求一個 either/or 以外的答案。
WHO 有關返夜班的報告亦可望令人在全球化經濟急促推進的同時,對經濟大輪下,人的 well being 有更認真的關心。

這些轉向令我覺得鼓舞,因為這才是真正走向全方位經濟發展。畢竟經濟發展不是獨立的單元,不是只為了數據。發展經濟的目標不是為了建立人的 well being 嗎?而忽略了,甚至是破壞了人的 well being 的經濟發展模式,能叫做成熟全面嗎?

更多有關討論:
阿娥的生活質素
Buy nothing... Do something

Labels: ,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Buy nothing... Do something

今日,11月23日是北美的「不購物日」(Buy Nothing Day)。明天則是國際不購物日。
顧名思義,「不購物日」就是要鼓勵大家在這日不購物。
而這「不購物日」已不是什麼新發明,其實每年聖誕期間,都有人發起 Buy Nothing Christmas。
很明顯,這種運動是要跟消費主義對著幹。

狂買,故然是一個個人問題。就正如工作狂,購物狂甚至被列入心理問題的一種。
不過現今鼓吹消費的社會風氣,已超越個人節制的範圍,深入社會結構。

例如根據VISA的數字,在2002年12月21日,加拿大人單日花在聖誕禮物的金額創下新高,高達$474,000,000!
在一個經濟掛帥的商業社會 (即是大部份所謂的「發達國家」),這數字絕對是經濟暢旺 (商業社會最高讚譽) 的指標。
每年國家經濟增長數字若不調高十個八個百分點,國家就彷彿沒有進步過,前景被市場看淡。

而當國家經濟數字不夠亮麗,政府其中一招就是鼓吹「擴大內需」。「擴大內需」者,主要內容乃鼓勵大家消費。
記得在9/11之後,美國人恐懼之餘,減少消費,人人傾向儲錢旁身。美國政府有乘機提倡節儉之美,一改美國人債台高築的風氣嗎?當然沒有。為了保持經濟數字亮麗,不被人家看扁,反而力推「擴大內需」,於是社會上頓然出現了什麼「愛國購物」、「消費反恐」的神奇論調。

在這種社會氣候下,消費主義更大行其道,吹谷消費的現象比比皆是。有研究指出,在20世紀初,一件商品的壽命一般可以維持7至14年;但現時的商品,一般就只有少於18個月的壽命。隨之而來的浪費和資源濫用問題有多嚴重,可想而知。

當然,不一定人人都認同 Buy Nothing Day 背後的理念和邏輯。也會有人包拗頸,質問在此日買飯盒醫肚算不算犯規。但更重要的問題,大概不是去爭拗 buy nothing 的理念,而是在消費主義無限澎脹的社會中,問一問自己: Is there something I can do?


有趣結連:

Reverend Billy and the Church of Stop Shopping
Buy Nothing Day
養豬者言 (廿二)

友好結連:
歌鄰基督教會:超越限制 無所不在的消費

更多有關討論:
阿娥的生活質素
換新手機的考慮
聖誕數學題
敬告同胞

Labels: ,


Friday, November 16, 2007

 

重典無助治亂世?

近幾個月,用「腥風血雨」來形容一向平靜的溫哥華,忽然變得一點也不誇張。
餐館兇殺案,柏文六屍案,豪宅槍殺案,白日公路槍戰,深宵槍擊示威,各種幫派仇殺片的橋段,在溫市上演。

面對接二連三的血案,「治亂世,用重典」的訴求不徑而走。聯邦保守黨政府亦順勢再推出加重刑罰的法案。
當然,亦有人跳出來指加重刑罰的不必要性,拆解「用重典」思維中各種漏洞,甚至 slippery slope 地推論加重刑罰最終會引致各種含冤莫白專制獨裁侵犯人權的可能性。

我認為,「用重典」這個問題,最好不要只流於性緒性的反應,或意識形態的爭辯。畢竟執法刑罰是一種社會功能,放在現實環境中思考,可能反而會容易一點,像樣一點。

加重刑罰至少在三方面有正面作用:
一. 阻嚇犯罪
現在各種大小法例,都不是要配合適當刑罰,才能產生果效嗎?
試想想由下一個財政年度開始,將逾期交稅的懲罰全面取消,你想會有什麼後果?
又或者由明日開始,將違例泊車的罰款減至$1,你估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
你對人性太悲觀了吧!?
我說過:要放在現實環境中思考。

ニ. 增加以身試法的風險
重刑令人在試圖犯罪前,有更審慎的衡量。
有些犯罪是出於一時衝動嘛!
但在現實環境中,不能否定很多時候,特別是加入幫派或參予有組織犯罪活動的人,都是有能力有空間去衡量後果的輕重。

討論加重刑罰之先,不免要問現今的刑罰是否過輕。
近期的幫派仇殺,都涉及槍械。販賣黑槍是一個重要的警號,因背後往往都涉及有組織犯罪活動。但根據目前的法律,販賣黑槍只需判一年。
若果一個年青人6月被判販賣黑槍罪名成立,即時入獄。期間行為良好,兩、三個月後可以假釋,正好趕上9月開課。這種刑罰水平,阻嚇成份何在?

三. 保障公眾安全
量刑太輕的一大後遺症,是增加了社會上積犯的數目。
積犯者,顧名思義就是有繼續犯罪的傾向。這類人士增加,無疑是公眾安全一大威脅。
加重刑罰,一來令犯罪者不能在短期內再次走入社區再次犯事;二來可阻嚇犯人再次犯罪。得益的是良好小市民。

如果加重刑罪,會不會導致要加建監獄和有關資源?
有可能,但這建立法治社會必要付出的代價。
每次聯邦大選約花費1億大元,但這是民主政制的代價。
建立法治社會和公眾安全一樣要代價。有些代價不付出的話,到頭來法治和公安可能成了犧牲的代價。

但話說回來,加重刑罰必然就會導致加建大量監房嗎?
溫哥華多次獲選全球最適合居住城市,罪案率低是一個因素。即是說,溫市在這方面的條件不差(至少跟紐約和加州不同)。近期的混亂,主因是幫派爭奪毒品市場。若果政府能對症下藥(包括政客對自己放寬毒品限制的思想下重藥),營造堅定反毒的社會環境,令毒販無利可圖,自動撤離,加重刑罰也不必然導致監獄爆硼。


更多有關討論:
賞要分明 罰要對稱
將理念放入現況思考
追上幫派的步伐
雙重標準之嫌
另一種悲哀
別再「一粗三弱雞」

Labels: ,


Tuesday, November 06, 2007

 

30% 的大姓


Vancouver Sun 在過去一個週末頭版,令華人非常自豪。事關頭條新聞是報告在大溫地區的一百大姓氏,當中不少中國人的姓氏都榜上有名,且是名列前矛。

全加拿大排第一的大姓是 Smith,但在大溫就三甲不入,只得第四。
大溫排名第一大姓是 Lee。
見 Lee 當然就想起姓「李」,不過 Lee 也可以是韓國人,英格蘭人,或愛爾蘭人的姓氏。前溫市議員,現溫市學務委員李松(Don Lee)憶述,在60年代,求職就常被人誤認作英裔白種人,氣得他要在履歷表上第一句就寫明 "I am a Chinese-Canadian." 不過相信到今時今日可能剛剛相反,不少大溫 Lee 姓的白種人被誤認作中國人。

至於排第二的 Wong,第三的 Chan,第六的 Chen,和第八的 Li,就都肯定是中國姓。
而在大溫百大姓中,與中國人有關的姓,就佔了近30個。
很明顯,華人在大溫地區人多勢眾,若有人自信心再澎湃一點,甚至會溜口說句:「大溫是中國人的天下!」

不過我更關心的是,華人在本地的投入和參予是否成正比。
無可否認,基於商機,市場策略,或純粹反映都市面貌,本地的傳媒、政客、商店都會打兩手「華人牌」。但除了覺得被重視外,華人對社會的貢獻是否也與時並進。由義工行列,到投票率,華人的參予是否也如姓氏排名。
我想在今日的溫哥華,「唔知點參予」,甚至「英文講唔好」,已不再是不參予社群的藉口。

另外在排名表上,還有很多不同族裔的姓氏也擠身百大。
例如跟跟印裔有關的姓有7個,韓裔也有5個。這反映出大溫的而且確是個多元文化的國際大都會。我們華人除了關注自身利益外,也當學習與各路人馬交往,一同建設這城市。


更多有關討論:
非自然過程
無厘頭頭條
加拿大特色的反恐
值得驕傲的實驗
Happy Birthday Canada!
在加過農曆新年

友好結連:
溫哥華的百大姓

Labels: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迷案」

[財長 Jim Flaherty]




聯邦保守黨少數派政府又過一關,「迷你預算案」在國會獲得通過。但坊間一些對此「迷你預算案」的評論,就令我有點迷。

「迷你預算案」主要以減稅為主。當中包括減 1% 的 GST;將個人基本免額加碼至 $9,600,兩年後再加至 $10,100;小型生意入息稅減至11%;個人入息稅則減到 15%。

預算案一出爐,馬上有人跳出來評論,認定保守黨是為大選鋪路,以「派糖」來形容預算案。

一份好的預算案,是要能準確地有遠見地分配資源,以帶動政府運作,和社會發展。故此預算案的制定,既能讓市民對政府的施政方針有所了解,也是政府具體地落實政策的工具。

既然預算案是施政的工具,當然就包含了,或說是反映出執政黨的理念。
而以加拿大的政制,制定預算案也順理成章是執政黨贏取選民認同和支持的機會。
目前執政保守黨乃少數政府,藉預算案去為自己營造更好形勢乃理所當然之事。

所以對有些人未去詳細分析預算案內容之先,就剎有介事地指保守黨藉預算案為大選鋪路,彷彿發現了什麼驚世陰謀似的,我感到有點迷。
其實對這種考慮到不同層面去制定預算案的情況,根本無需大驚小怪。形容這種情況有一個更 technical 的字眼,叫做「政黨政治」。
只要政黨想贏取選民支持的私心,不要大過對社會狀況的掌握,以及國家整體利益就行了。

另一種令我有點迷的論點,就是指今次迷你預算案志在「派糖」。
依我理解,若果政府大手筆地撥款給不同的部門,不同福利系統,用以滿足社會上不同群體,令人人覺得有得分,這叫做「派糖」。
但這份迷你預算案派了些什麼?整份預算案以減稅為主導,是「還富於民」,是將錢留在市民口袋。反對黨不正是指摘政府只重減稅,沒有撥款嗎?那何來「派糖」之有??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