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1, 2008

 

淫照風暴的啟示

近日網上不斷流出疑似香港明星的淫照。雖然照片的真偽未辨,但各界都似乎意識到,今次可能不只是什麼合成照小風波(事實上,網上所流傳由下流無聊人士所泡製的明星合成照不知凡幾),而是一場大風暴。而牽涉人物的反應,亦顯示今次的事件非同小可。

事件已交香港警方處理,並已向國際刑警求助,追查發放兇手,故不多評論。
但事情再次提醒我們,身處數碼世界的陷阱。

在今天的數碼世界,一部手機在身,已集數碼相機、攝錄機,以及各種上網功能。無論何時何地,有聊無聊,人都會拿出手機大拍一番。宏觀來看,這現象改變了我們記錄的模式和對所謂「記憶」的要求。不過微觀一點,卻可看到不少陷阱。

也許因為太過習慣於拍照,一般人(特別是年青人)都非常不小心,對處理數碼資料(如數碼相片,錄映片段)不夠敏感。以下是一些有關防止踩陷阱的提醒:

1. 在互聯網上沒有太多私隱可言
你 send 給朋友的一個 email,內容可能輾轉去了巴格達一個網友手上。只要一個訊息上了互聯網,你就沒有太多 control。你將一些自己街頭醉酒的相放上 blog,再加幾句粗言穢語做注腳,以為幾型,說不定你上司會無意 search 到。

2. 要記得,一切數碼化的資料都是永久保留的 (permanent),所以一定要小心處理
例如現今數碼相機非常流行,大家係又映,唔係又映。有時幾個女仔 high high 地,自拍性感相同朋友分享。一個唔覺意外流,可能兩日內就有你的性感相在幾個不同網上論壇上流傳,到時就後悔莫及。

3. 不要在網上 search 近日的明星淫照
你需要知道的新聞消息,在各大報章或正經的新聞網上,透過文字了解已經足夠。無必要因八卦去搜尋相片。
搜尋淫照只會令你墜入另一個陷阱:情慾陷阱。
由於事件已有警方接手,所有正經網站為免觸犯法例,都只會有文字,無圖片,連打格仔圖片都無。執意搜尋的話,很容易會進入了色情網站或色情論壇,到時易入難出。電腦中毒事小,心靈中毒事大!

4. 以免犯法,不要流傳。
不要自己搜尋之外,也不要將有關的圖象或結連電郵他人,千萬不可放上自己的 blog 或 facebook,因這樣做已觸犯香港方面《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罰款100萬大元及入獄3年。所以各大報章、網站都非常小心。在其他地區,發放淫褻物品亦屬違法。
再者,有關新聞消息,透過文字了解已經足夠,流傳圖片只會誤己誤人。

收聽錄音 LISTEN


更多有關討論:
淫賤之風
e 世代的文字陷阱
有病
Sex Sells
別用娛樂作晃子

相關報導:
明報:發布裸照網民被捕
明報:將來後悔莫及 提醒女藝人勿為愛情盲目
BBC:網絡流傳香港藝人不雅照片一人被捕

Labels: , , ,


Tuesday, January 22, 2008

 

老師教走堂

卑詩省低陸平原各大教師協會落重本,於昨日的 Vancouver Sun 報章賣了個全版廣告,呼籲家長抵制將於2月4至15日期間進行,一年一度的「基本技能評估試」(Foundations Skills Assessment)。

這個評估試(FSA)由省教育廳由2000年開始推行。目的是要對4至7年級的學生,在閱讀、寫作和算術等基本技能方面作出客觀評估,從而了解各學校的教學表現。

為什麼教師組織對於此等評估基制總是諸多抗拒?
一句「唯有老師最了解學生需要」,是不是鄙視一切客觀標準的充足理由?
FSA 是否真如一些反對人士所講,會導致所謂香港填鴨式教育登陸大溫?
這些都不是我想討論的問題。我今次只想講那份全版廣告。

廣告的大題目是 "Withdraw your child from FSA testing!"
上半部主要是指出 FSA 的各種不是,義正詞嚴,試圖說服家長要學生罷考。
下半部則是一張便條,方便家長用以向校長提出罷考。

這張要求免考的便條,內容是據理力爭,陳述抵制 FSA 的正義理由嗎?不是。便條主要是以家有急事 (family emergency) 和長期病患 (lengthy illness) 為理由,不能出席考試。直接一點說,就是老師鼓勵家長指示學生說謊佯病!

記得在讀中學期間,每次派成績表後,同學們都會有意無意地互相比較。有些同學就較為另類,不是比較成績高低,而是比較走堂次數。記憶中有同學一個學期走堂的紀錄竟高達150次!

這些走堂高低之比較,除了讓我認出那些是「頑皮學生」外,心裡還有一串疑問:為什麼這些頑皮學生可走堂過百次,依然健在?為什麼老師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去教育他們?
那時,年少的我,得出兩個結論:
一,老師都是容易受騙的笨蛋;
二,老師不笨,但怕麻煩。為免寫報告,見家長,手尾長,寧可隻眼開隻眼閉。說白一點,就是不專業。

不過,從這由各大教師組織所刊登的全版廣告所見,我有一個新領會,就是原來在老師眼中,說謊佯病,走堂避考,可能根本不是問題。這種風氣是學生影響老師;還是老師影響學生,實在不得而知,總之就是教學相長吧。


更多有關討論:
老師作為model

Labels:


Thursday, January 17, 2008

 

單純的需要

前幾天,約了一個遠道而來的朋友吃晚飯。
這位朋友幾年前因工作需要,移居北京。雖然貴為一家外資大企業的管理人員,卻非常關心一般大眾的生活,時常參予一些幫助他人的活動,讓自己的眼光從中上流社會,轉向另一個同樣真實的世界。

當晚,離開餐廳時,令我久久不能忘懷的不是佳餚美酒,而是他所說的一個故事。
話說在蒙古一個貧困地區,有一間小小的孤兒院。有一晚,吃晚飯的時候,有一個來自外地,經驗尚淺的義工,隨口問其中一個孩子:「你的父母怎樣?」
孩子聽過問題,低下頭哭泣。
不久,整個飯堂的孩子都在哭泣...

在喪失家人的孩子中,對家庭的渴想不難理解。但在一個崇尚物質生活的社會中成長的孩子又如何?

最近在香港,有一份名為「兒童眼中的快樂家庭」的調查報告出爐。報告由基督教協基會社會服務部所做,調查對象為3至6年級學生,受訪兒童數目高達6052個。

報告結果顯示,在12項「快樂家庭元素」中,排名最高的選擇項目包括「家人和諧共處」(69.1%)、「開心及輕鬆的家庭氣氛」(40.1%),「家人互相體諒」(36.9%)及「父母相愛相親」(26.4%)。這些選項均屬「家人相處質素」一類。

其次的有「家人常常一起吃飯」(22.9%)、「父母常常陪伴我」(19.4%),屬於「家人共處時活動」類別。

至於排包尾的,主要有關物質上的滿足,例如時常有新玩具送上門。

家庭、父母在孩子的心靈中,有著無可取代的位置。只是在一個物質充裕,生活繁忙的社會中,我們往往忽略了這單純的需要。

「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往往是父母的口頭襌,當然也反映著為人父母的心腸。
既然如此,在生活基本需要滿足以後,父母當更努力賺錢,以求買更大的房子;更新的電腦;更多的玩具,去提高孩子的「生活質素」。還是當努力說服自己賺少一點,撥出多一點的時間、空間、和心思,去培養夫婦感情;與孩子一同打機;每朝早深情地親吻孩子的面龐;每晚為孩子說一個感人至深小故事,去滿足孩子心靈中最單純的需要。


相關結連:
變身
孩子眼中的快樂家庭

Labels:


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法理情中的法理

[Laibar Singh 圖片取自CBC]


繼上年12月10日遞解失敗後,加拿大邊境服務處再度闖關。於昨日凌晨四時多,聯同皇家騎警勇闖錫克教廟,拘捕逾期居留的 Laibar Singh,但同樣因有印裔示威者攔路,無功而返。

Singh 於2003年持假護照進入加國,申請難民身分被拒。後因動脈瘤出現病變而半身癱瘓。但經多番裁審,帶病的 Singh 仍被判非法居留,必需遞解回原居地。
就在去年7月,被安排遣返的前一天,Singh 到 Abbotsford 一家錫克教廟尋求庇護。
直至去年12月10日,當局採取遞解行動時,被數千名印裔示威者於機場攔阻,事件更引起廣泛關注。

此等複雜又高度情緒性的個案,往往令人想到法、理、情之間的平衡問題。而要取得真正的平衡,就必須審慎衡量當中每一個範疇。

表面看來,不難了解事件令人情緒激動的原因。「人道」,「歧視」等字眼亦馬上浮現。事實上,支持准 Singh 留下的人,主要都是指摘當局「不人道」,兼有「歧視」印裔之嫌。
但這就真的只是「人道」和「歧視」的問題嗎?

加拿大是個強調人道的國家。過往因人道理由而取得居留權的非法入境者不知凡幾,濫用人道理由以搏取身份者亦不少,但移民難民部不是仍冒著審批過份寬鬆的指摘 (美國就不時指加國對收容難民太寬鬆,成為恐怖份子潛入北美的缺口啦),維持自己的風格嗎?
另外在加拿大,動不動就指人「歧視」。身為處理移民難民的部門,每日面對不同人種,很容易就會掉進這趟渾水,對會引起所謂「歧視」的誤區,不會特別敏感嗎?

然而,經過多番裁審,仍決定要將 Singh 遞解出境,固中原因就真的只因為當局「不人道」和「歧視他人」嗎?難道支持 Singh 的人就是不能先放下「法外情」的訴求,聽一聽當局在法理情並重的框架下的解釋嗎?

我知道有些印裔人士心有不甘,認為當局沒有用強硬手段踢走另一逾期居留的風雲人物賴昌星,卻要趕走他們的 Singh,認定是處理不公。甚至質疑是不是中國星有錢,就有權拖 case,賴死不走?!

但我看這跟錢銀沒有什麼關係。在印裔社群中不也有人拍心口說要全力支持印度 Singh,甚至攬起他一切所需費用嗎?

中國星的案例反而說明了當局對逾期者何等的人道寬鬆。只要有一小個法律空子,就容許當時人鑽上十年八載,耗上市民數以千萬的血汗錢。
Singh 不也有律師嗎?但就搞來搞去都鑽不到一個空子去拖 case,不是說明了當局確有充足法理依據,要送走 Singh 嗎?

情固然重要,我亦不認為加拿大是個不講情的地方。
而身處一個法治的國家,情感多澎湃也好,就是不能不講法和理。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