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9, 2008

 

做廣播處長的條件

自從前香港廣播處長朱培慶因尋歡,兼在街頭跟記者玩麻鷹捉雞仔的醜態暴光而請辭後,廣播處長一職一直懸空。
雖然政府已在首輪招聘中收到20份申請,但仍以未有適合人選為由,在本月二十日宣佈放寬學歷條件,要求應徵者若沒有大學學歷,只須在廣播或傳媒行業有十五年工作經驗。

此言一出,馬上引起質疑,認為政府是已內定好人選,於是修改招聘要求,為心上人度身訂造上位機會。再加上阿爺喉舌雜誌《紫荊》於今年2月號撰文讚揚白頭佬周融,而經此一改,周融就由不達標變為達標,令人懷疑政府有蠱惑。

其實特區政府緊張廣播處長人選並非秘密。自回歸以來,香港電台一直是一枚政治炸彈。如今有此良機,怎會不悉心安排?而公眾馬上提出質詢,亦顯示職位的敏感性。所有的矛頭原本直指向政府,但政府都還未接招,就已殺出個周融應戰。

在記者會上,周融先指廣播處長是個人工低、工作多的「三煞位」,如非有「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斷不會申請這職位。之後更指摘有人「學歷歧視」他,然後戲劇性地站起來,高呼「我不可以畀這些歧視拚搏向上的人得逞,所以我今日站出來,同大家講,我正式申請廣播處長一職。我係要証明,即使無大學學位的人,都不是畀人侮辱,畀人歧視的。」

本來投入的演技有助形象的推廣,但其「學歷歧視論」卻暴露了他思考邏輯上的粗疏。
「歧視」一詞,在中文上幾本上是非常負面;但在英文 discrimination 的意涵就較豐富。
例如男人不准入女廁,是一種 discrimination。大近視不能當飛機師,也是一種 discrimination。這類形的 discrimination,technical 一來說,屬於「區別看待」(differential treatment)。
Discrimination 屬於「歧視」還是「區別看待」,主要是看用作區別的條件是否「適切」或「相關」(relevant)。
例如「男人不准入女廁」的區別條件仍基於兩性間的分別,心理因素和人身安全等相關的考慮,故屬合理的 discrimination,不含「歧視」成份。
若果「只有有近視的男人不准入女廁」,區別條件「不相關」,這種 discrimination 就算為「歧視」。

廣播處長乃屬高官要職,你可是指大學學歷是「非必要」(not necessary),但進而指摘人家「學歷歧視」就是思考不周,過了火位。

現在政府強調廣播處長的條件乃只須在廣播或傳媒行業有十五年工作經驗,似乎不夠周密,只可視為 on paper 的基本條件。事關廣播處長不是一般的DJ、記者,而是一個非常敏感的高職,申請者除了拚搏向上和IQ爆硼外,亦要有高度EQ和政治智慧。周融今次出招,反而自暴其短。


相關報導:
世界新聞網:周融高調應徵廣播處長
明報:廣播處長真的需要「降格」嗎?

Labels:


Saturday, February 23, 2008

 

何需轉壞頭腦?

雖然知道 sex sells,也知道不少商人精於此道,但每次經過雜誌架,仍有嘆為觀止的感覺。

首先是雜誌封面的標題。「21種俏皮性貼士」,「7大性愛秘技」,「煽動性秘方」,"The sex position he craves" , "What even experienced chicks forget to do in bed",以及各種男引女、女勾男的技術教授,再加上各大影星的性醜聞,令人目不暇給。

更叫人驚嘆的是,10本有8本的雜誌(特別是女性雜誌),都以有關性愛的題目做招徠,而且期期如是。令人驚訝原來兩性之間原來尚有如此多秘訣秘密尚待發掘。

這些雜誌除了可在超級市場的雜誌專櫃找到外,在收銀處附近的貨架亦琳瑯滿目,信手拈來。這情況不難理解,因為 make business sense 嘛。當顧客在排長龍等付費,四處張望時,這些雜誌可有助排解一下他們的不耐煩情緒。而那些充滿色彩的封面標題,更可引起顧客購買的衝動,一舉兩得。

不過最近有家長對這種現象很有意見,認為會荼毒孩子心靈。事關在超市收銀處八卦張望的不只是成人,還有小孩。有家長抱怨自己的小女孩非常聰明好學,不單大聲讀出封面標題,更詢問標題內容,甚是尷尬。
故此在卑詩內陸的 Abbotsford 市,有家長組成一個名為 Abbotsford Families United 的團體,要求在超市設有 "family friendly" 的收銀處。這種收銀處的雜誌架上,只會放上老少咸宜的家庭刊物。據知在美國有些超市,已有類似的安排。

要求一出,有撐有彈。有彈者認為,這種 "family friendly" 的概念不好搞。事關何謂「家庭刊物」難以定義。基於不同文化、宗教、成長背景,社會人士對「家庭」,以致「適合家庭的刊物」會有不同理解,故此舉只會引來更多麻煩。

但依我看來,問題並不複雜,無必要轉壞頭腦。只要不是將問題交給轉壞頭腦的人,而是交給商人處理,就馬上迎刃而解。
商人們只需動一動商業頭腦,從促銷作出發點,不難找出最能吸引家長掏錢包的刊物,或者最有效促使小孩子扭計要買的圖畫書。再放上一元八塊的貼紙,和其他小玩意,務求令家長在排隊付費期問,多花十元八塊。
如此 "family friendly" 的收銀處,既可贏愛護家庭的美譽,又可增加收益,商人們又怎會轉壞頭腦去想一些拒絕實行的方法?


更多有關討論:
Sex Sells
淫賤之風
有病

相關報導:
The Province:They want safe passage for kids


Labels: ,


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油站 VS Skytrain

一直都覺得,油站是一個信任度頗高的地方。客人可先在店外取貨,再施施然入店內交錢。

當然,為了安全理由,油站陸續裝上保安攝影機。而近年因為破壞此信任關係的人增多,油價高企燃燒起人的貪念,且不時傳出有油站員工因阻止人搶油而傷亡的消息,當局終立法,於今年2月1日起,全省油站都改為「先交錢,後取貨」。

原本以信任為基礎的商業活動,轉變成要以法律作阻嚇,確是有點令人傷感。但這也可算是一個大城市的自然發展。
當一個地方人口增加,人的關係、品流日見複雜,罪案率上升,信任度也漸趨薄弱。原本以一個「信」字為基礎的商業運作,必需加上法律作一個有力的保障。油站,大概也見証了溫哥華這種變遷。

不過,在大溫地區有另一個信任度頗高的地方,卻仍保持講個「信」字的運作模式,就是架空列車 skytrain 站
到現在,skytrain 仍是沒有買票入閘系統。有買票的良民,固可上車。無買票者,一樣可以上車。
是因為架空列車站有什麼得天獨厚的條件,能在一個品流複雜的大城市中,保持「信」字運作嗎?又好像不是。架空列車站沿線的罪案一般較多,車站附近的治安一向較差,因為架空列車四通百達,既方便市民,也方便罪犯。這種狀況,小市民知道,連警方也知道。

哪為何不在車站加設入閘機,像香港的地下鐵一般?
可能有人認為上車不買票是小事,要花錢,不如花在打擊更嚴重的社會問題上。但逃票真是小事情嗎?

在1980年代,美國紐約的犯罪率驚人,令人想到紐約,就想到罪案。在一些治安黑點,市民入夜後就不敢出街。紐約市政府經過研究後,推出了一系列打擊罪案政策。而行動的第一步,就是由打擊搭地鐵逃票開始。因為逃票雖是一個小小的失序行為,卻能大大壯了罪犯的膽,認定地鐵乃無王管之地,犯案的心理障礙大減。在打擊逃票的過程中,警方竟發現在逃票者中,有1/7是通輯犯;1/20身懷武器。經過一輪打擊逃票行動,再配合其他政策,紐約地鐵的治安轉好。5年內,整體犯罪案件少了50%。

紐約和溫哥華固然有所不同,但架空列車站的治安問題確是令人關注。當局是否也該像處理油站問題一樣,為列車站制訂合乎市情的政策?


更多有關討論: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巴士叔叔有壓力
將理念放入現況思考

Labels:


Thursday, February 07, 2008

 

毒販的應門權

請細心閱讀以下案例,然後按常理回答下列的問題:

2004年3月,警方接報於素里市一房屋內,藏有大量非法種植大麻,於是派兩名皇家騎警持搜查令前往搜查。
兩名警員到場後,先敲大門,並大聲向屋內人士表明身份。警員等了約兩分鐘,見毫無動靜,恐防有詐,便馬上繞到後門,並且再次大聲向屋內人士表明身份。
警員見仍無人應門,唯恐毒販溜走,或者毀滅證據,於是就準備破門而入。
由於不知道屋內藏有多少人,以及是否有大刀槍械等武器,警員便做足準備功夫,手持佩槍,撞開後門入屋。
入屋後發現一名疑犯,警員由於已做足功夫,順利將疑犯制服。然後再搜遍全屋,在地下室發現有超過700株非法種植大麻。於是將疑犯帶返,落案起訴。

問題:
人臧並獲,疑犯是否該受到法律制裁?

(不幸的)答案:
犯人獲徹銷所有控罪。

理由:
犯人的人權被侵犯。
卑詩省最高法院法官 Catherine Bruce 解釋,雖然藏有大量大麻乃大罪,而且非法種植大麻已成為區內一大嚴重問題,但兩名警員的行動實在太誇張、太驚嚇。「沒有任何緊急狀況足以為此等誇張的撞破作出辯解 (no exigent circumstances justifying a dynamic entry)。」警員的行動可能會傷害到屋內人的安全。警員該給予屋內的人更多心理準備,如此闖關侵犯了疑犯的人權。

對毒販而言,法官大人無疑授了他們寶貴的一課。
以後只要關妥大門,連把風睇水的人也可省回。事關即使有警員殺到,那怕千軍萬馬,也必須先按門鈴,並且安靜等人應門,給予罪犯充足時間作準備。泡茶也好,毀滅罪證也好,總之就是人權大法所賦予的保障,是作為罪犯應有的應門權。

一個城市變成販毒天堂,幫派之都,必需要有天時、地利、人和多方面配合。
溫哥華近期毒品氾濫,幫派大興,仇殺案激增,法官和政客的意識型態、扭曲的人權觀、寬鬆的法律等等,都是不可多得養份。


更多有關討論:
觸礁
賞要分明 罰要對稱
追上幫派的步伐
別再「一粗三弱雞」

相關報導:
Vancouver Sun: Pot grower's rights violated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