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30, 2008

 

奧運這燙手山芋

香港奧運火炬手名單未出爐前,盛傳曾特首乃跑第一棒的人選。消息一出,馬上遭到全城冷嘲熱諷。質疑為什麼會是曾蔭權,而非運動員?曾特首果然是地道的香港仔,一見勢色不對,馬上鬆人。改為由香港首個奧運冠軍李麗珊,成為第一棒火炬手。

本以為有曾特首帶頭做好榜樣,其他政商界人士也會知情識趣。怎料港協暨奧委會日前公布的120名火炬手名單中,僅得53人為運動員,其餘名額被政商巨賈瓜分,再加一批歌影視紅星。不熟港情人士,真會以為香港乃體育沙漠,嚴重缺乏運動人才。

成為火炬手乃光宗耀祖之事,被選上的人即使自知不配,也沒有理由主動推辭。所以千錯萬錯,最終都是港協暨奧委會會長霍震霆的錯。

沒有了老爸霍英東撐腰指點的霍震霆,要處理火炬手名單如此重大的問題,唯有沿用「分餅仔」和「提攜親中」兩種老套思維。但其實只要想深一點,經過國外傳送的種種艱難,再加上香港是太歲頭上的一塊土,北京阿爺對奧運火炬在香港傳送的期望應不會太高,但求穩穩定定,加少點歌舞昇平就可以了。

阿爺既然底線不高,霍震霆只要耍少少花樣,必能留下美好印象。
例如在擬定火炬手名單時,突破「提攜親中」的思維,大量起用泛民主派人士。若果泛民不領情,拒絕做火炬手,用不著阿爺出手,全港市民都看見他們不愛國愛港的真面目,泛民要形象翻身談何容易?!
如果泛民應承做火炬手,無疑是為統戰泛民踏出了重要一步。至少在奧運火炬在港傳遞期間,泛民要搞示威抗議也會投鼠忌器。

如果再盡一點,連「分餅仔」思維也打破,主力起用明星歌星。
要知道香港乃火炬回歸國土第一站,不少示威人士都想嚐一嚐頭啖湯的滋味。國際知名的異見人士,入境處人員可在機場攔截,原機踢走。但相信有不少 small potato 已潛入香港。若起用歌影視紅星傳火炬,到時必惹來大批 fans 陪跑,個個舉著「永遠支持你」的大紙牌。在茫茫大紙牌中,什麼雪山獅子旗,誰會看得見?
若果有人試圖強搶火炬,一眾熱情 fans 怎會坐視不理?!必定馬上動手護主,將襲擊者打跨。有 fans 坐鎮,無疑大大增加了保安的實力。

奧運火炬原本象徵著和平、光明、團結、友誼。只是今回北京奧運火炬,處處惹火,將運動、政治、文化燒到難以分辨。這個現象大概會成為傳統。加拿大的原著民已事先張揚,仿效藏獨份子,以2010溫哥華冬奧為不可多得的示威平臺,將訴求國際化。
如今成為奧運主辦地區,或火炬傳送城市是一項殊榮,不知會不會有一天,大家看透了「政治與運動分家」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為求清靜,敦促所屬城市千萬別碰奧運這燙手山芋?


更多有關討論: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奧運政治

Labels: ,


Friday, April 25, 2008

 

Son of a Gun

一年前,一名韓裔學生趙承熙闖入Virginia Tech理工大學校園,槍殺32人後,飲彈自盡。

就在槍擊案一週年期間,曾售賣手槍給趙承熙,以及今年初在 North Illinois 大學槍殺5人的 Steven Kazmierczak 的網上軍火公司 TGSCOM Inc. 宣佈,為學生提供大優惠。在未來的兩個星期,讓一些苦無銀兩買槍自衛的學生,有機會擁有高質素平槍。而這些名符其實的「平平槍」更是不限火力型號,全店 5,400 種任君選擇。

提供平平槍,無疑有助增加學生的安全感。
試想象當日趙同學持槍闖入課室,眾師生見勢色不對,紛紛從內袋、書包、檯底抽出平平槍,瞄準趙同學,全體大喝一聲:「放低槍!趴埋牆!」又怎會無辜辜死卅幾人?!

除了應付槍擊案,平平槍更可令同學處理衝突的過程變得簡單直接。
例如在校園爭女的問題經常發生。這種問題一般要拖上一兩個學期,嚴重影響學生的情緒和功課,徒添老師及家長的煩惱。如果人人有把平平槍,問題就好處理得多。只要爭女雙方走出操場,以神槍手對決的方式分高下。直截了當,打死無怨,跟著就即可返回課室,專心上堂。

又例如有幾個同學仔的飯盒錢糾纏不清,有平平槍的話就不用拉隊去教員室講數,可以即場玩俄羅斯輪盤,保證問題可以在三分鐘內完滿解決。

除此以外,平平槍更有正面的教學意義。
上體育課時,除了例牌的跑步跳高擲豆袋外,可加上槍擊項目,有益身心。
上物理課,又可教導學生有關射擊所涉及的物題問題。例如要在停車場開槍,擊中一百公尺外老師檯頭上的粉擦,當中的風向風阻當如何計算?

平平槍甚至可擴闊學生課外活動。學生們可以搞幾個槍學會,交流心得,娛人自娛。
再加上近年興玩復古,廠商可推出復刻版手槍,供學生鑒賞收藏,寓自衛、殺人於娛樂。

有關注學生團體就指摘向學生埋手的軍火公司無恥,為賺錢不擇手段。指有關的商人無恥,我也沒有什麼反對意見。只是從新聞報導中所聽,軍火公司發言人又真是語重深長,貼心關注學生安危。所以與其說無恥,我寧可坦然相信他們是由衷地無腦。


更多有關討論:
動機不純正?

相關報導:
ABC News - Virginia Tech Gun Dealer Offers Student Discount
聯合新聞網 - 維州理工血案周年 創痛難癒

Labels:


Friday, April 18, 2008

 

不要變得 CNN

正所謂無敵是最寂寞。棋逢敵手,能讓高手得著無比的滿足感。

幾天前,一架從北京飛往大連的飛機,降落在大連機場後,有兩名中國女子下機心切,發生碰撞,並且撞出火花,展開罵戰。
兩人起初以中文過招。未幾即察覺對手非等閒之輩,遂臨陣變招,改用日文交鋒。
經過一輪精釆攻防後,罵戰升級,一同衝出亞洲,用法文血戰。最後一個回合,更以國際語言英文,為罵戰劃下完美句號。

高手過招,技驚四座,引來大批英雄圍觀。連《大連晚報》也特稿報導。
報導一出,馬上引起注意。不少人認為此等一介民婦以多國語言罵街的奇景,世間罕見,驚嘆中國乃臥虎藏龍之地。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 的節目主持人 Jack Cafferty 大概就是因為看扁了中國人,以為用英文罵中國人 "goons and thugs",中國人就不會懂。怎料翌日就被翻釋為中文,全球華人都將這句「中國人沒有變,50年來還是那同一夥無賴和暴徒」聽得一清二楚,甚至馬上回敬一曲「做人別太 CNN」"Don't be too CNN" 頓成國際潮語。

對 CNN 而言,這實在是個醒覺,原來中國社群中,不乏深諳英語之高手,至少達到有能力收看英語論壇節目的水平。面對如此惡言惡語,中國人的憤慨可謂合情合理。連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一貫嚴厲表情,也顯得份外有台型。可恨的是,人家連中國製造的有毒產品也一併揪出來罵。過去一波又一波的國產毒物,確又是連中國人也搖頭嘆息,聞之色變的醜事。

其實中國社會猛人輩出,西方社會早已察覺。甚至有美國評論人士,以近乎擔憂的ロ吻指出,在中國會說英文的人比美國還要多。這種中國社會人材濟濟的感覺,大概是西方社會瀰漫著抗衡「黃禍」心態的原因之一。人家做人很 CNN,我們管不了,但就要避免自己變得 CNN。身為中國人,不能只看見自己勢力龐大,更要三省吾身,以德服人,在國際社會上建立仁義禮智信兼備的形象。


更多有關討論:
最流行標簽
高明的危機管理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相關報導:
YouTube Video - 做人別太 CNN (英文字幕版)
BBC - 中國外交部再次要求CNN道歉
文匯報 - CNN事件帶來的思考

Labels: ,


Friday, April 11, 2008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殘疾運動員巴黎護火]


由三月中開始,西藏拉薩騷亂成了主要新聞,世界各大媒體都爭相報導,且奇招突出。

例如德國《明星周刊》指摘有中國軍人假扮僧侶搞事,並且有圖為証。但後來發現圖片乃電影《天脈傳奇》的劇照。
美國CNN亦不甘後人,發出軍車衝向民眾的照片,甚有電影感。但照片後被指為移花接合之作,將一張原本是民眾向軍車扔石頭的照片,剪輯成軍車朝民眾衝撞的情景。
更有傳媒點錯相,將尼泊爾警察鎮壓騷亂的畫面,說成是中國警察鎮壓西藏平民。

一向以嚴謹採訪報導、拼死揭露真相自居的西方媒體,竟出現如此不專業的情況。更神奇的是在發現錯誤後,大家當無事,有關媒體的公信力依然,反而加重了「中國政府封鎖新聞自由以致真相不明」的罪名。連個別傳媒的不專業,都成了中國政府的錯。

再看報導內容,就更叫人抓頭。記得在九一一襲擊後,雖然間有聲音批評美國的外交政策粗暴,但這些聲音都建基於對恐怖份子的譴責。但有關目前拉薩騷亂的報導,都是一面倒的說中國政府的不是,對於騷亂暴徒的責任卻隻字不提。因一方有錯(中國政府),其他相關人等(暴徒,以至傳媒)的不是就毫無相干,可以這樣嗎?

從西方的角度,要解決以上報導失衡的問題很簡單,就是中國政府全面開放新聞自由,任由西方記者在西藏亂竄,真相就會大白!
但從中方的角度,這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還是增加麻煩的缺口?
如果西方傳媒真有心了解全相,為什麼對中國優待境內小數民族的政策,以至拉薩過去多年的發展完全無興趣?
為什麼西方傳媒對西藏的認識如此的少?只曉得將面藏描述成一個只有善良僧侶盤坐的世界屋脊?
過去每次有日本右翼份子在釣魚臺放肆,西方報章都會出現「中國軍方蠢蠢欲動」之類的標題。今次有什麼把握,有關西藏問題的報導,不會出現同樣的現象?
西方傳媒,可以相信嗎?

是的,中國缺乏國際公信力。準確一點來說,是在西方社會缺乏公信力。但在東方社會,回教社會,第三世界社會中,西方傳媒以至整個西方社會有公信力嗎?
不同的社會文化,在與西方社會文化有相沖時,有被尊重過嗎?
在與不同社會文化交手時,西方社會有做到捍衛自由人權的標準嗎?還是只是在外交角力中,一個爭取利益的道德制高點?
為什麼在今屆的奧運,西方社會如此看得開,不介意將政治和體育混為一談?
為什麼西方社會忽然跳出如此多挺藏獨人士?是真心地明白地挺?還是只是一個合法地爆發偏見的「政治替身」?

這些由拉薩騷亂引起的混亂,揭示了在所謂地球村一體化背後,中西社會仍停留在缺乏信任基礎的 dysfunction 關係之中。而這種 dysfunction 的破壞力,不只停留在國與國外交層面,更會滲透入不同社區之中。君不見幾乎每個奧運火炬經過的社區,都出現滅火 VS 護火;反華 VS 挺華;藏獨份子 VS 愛國僑胞的戲碼嗎?火炬過後,在社區中留下的裂痕,需要多少時間,多少謙卑,多少體諒,才可以修補?


更多有關討論:
奧運政治

相關報導:
明報 - 李顯龍:示威令華人感受辱 激發仇外
明報 - 黃禍意識再起 奧運聖火當災
中國新聞網 - 奧運政治:兩個世界的碰撞
新加坡《聯合早報》-「藏獨」是西方政治替身

Labels: ,


Thursday, April 03, 2008

 

作假證供的權利

意大利的法庭,最近出了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判決。

話說一個48歲婦人紅杏出牆。有一天,她將手機借給情人,想不到情人竟用她的手機打電話羞辱她的老公。事件後來鬧上了地方法院,在庭上作證時,婦人說謊,否認曾將手機借給情人。結果法院判情人惡語傷人罪成,而婦人被判為從犯兼作假證供。
婦人不服,上訴至意大利最高上訴法庭。上訴法庭最終都沒有推翻婦人作假證供的罪名,但就認為她作假證供的理由充份,說謊有理,沒有違法。

說謊之理何在呢?上訴法庭解釋:女人紅杏出牆,為保清譽而說謊,並不難想像和理解,故此理當在法院審訊過程中說謊。簡言之,為了掩飾婚外情而不講真話是完全合理的。

為免有性別歧視之嫌,這個判決是否也適用於老公包二奶呢?
逃稅者在審訊過程中說謊,其實也非常人性,並不難想像和理解,故也當被允許吧?
酒後駕駛者在審訊過程中說謊,同樣是非常人性,也當被允許吧?
昔日華盛頓誤砍了老爸心愛的櫻桃樹,按小孩子的心理狀況來理解,說謊不難想像並且完全合理。歌頌什麼「誠實」、「知錯能改」、「勇於承擔」,顯然是太不近人情了吧?

如此想來,不准作假證供有違基本人性,所有人都該享有在庭上作假證供的權利。意大利社會上應組織起游說團體,借此案例向政府施壓,將作假證供解釋為基本人權,從而逼使立法部門修改現行法例,一場社會工程 (social engineering) 就此大功告成。

沒有那麼容易吧?!也許吧,但他們可向加拿大方面學習。
近年加拿大法院的 Judicial Activism 和 social engineering 的氣氛很濃。就以「同性婚姻」為例。90年代初期,當時在聯邦自由黨政府領導下,以大比數否定更改婚姻定義,堅持「一男一女」婚姻制度。到了90年代後期,有人鑽出了以司法壓立法的方法,在各省法庭接ニ連三的出現裁定「一男一女」婚姻違反憲法,最終令同一個聯邦自由黨政府,帶領更改了「一男一女」婚姻定義,接納了「同性婚姻」。這種手法之妙,在於能繞過社會大眾,以司法壓立法,最終令社會大眾在無權置琢的情況,接受具爭議的改變。

在加拿大,除了婚姻定義,在家庭定義,罪犯人權等各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法庭和小數利益團體都大有斬獲。意大利如果參透固中的玄機,爭取個「作假證供權」,應不是什麼難成的事。


更多有關討論:
還有法庭的勢力...
賞要分明 罰要對稱
沒有道德的公平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Video file: 同性婚姻為何不可?!
Sound file:多夫多妻都得?!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