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08

 

問題局限答案

處理問題有幾種不同的方式。

第一種乃「正面處理」。
例如面對毒品注射屋的問題,正面處理的方式乃全面到考慮毒品販賣、社會風氣、吸毒者的健康、吸毒者的責任、戒毒、教育、治安、人權、義務、道德底線等各範疇,然後從中理出一個合理平衡的解決方法。

這種方法需要有慎密的頭腦、持平的思維、開放的心靈、以及堅定的勇氣。事關過程各範疇的關係錯縱複雜,容易擦槍走火的位頗多,再加上爭取選票的考慮,如非有清楚的信念、勇氣和尊嚴,政黨就只會見風轉舵。

第ニ種方法乃「取消問題」。
例如加拿大統計局最新數字顯示,與毒品有關的罪案,在12至17歲的年青人中有明顯上升。比10年前多出兩倍。2006年有近18,000年青人犯下與毒品有關的罪行,當中有84%涉及大麻。就是涉及海洛英等硬性毒品的罪案,也比10年前多出一倍。

面對這些數字,不少主流意見都獻計,認為如果政府將大麻徹底非刑事化,甚至合法化,問題馬上迎刃而解。如果大麻合法化,年青人吸食藏有販賣大麻跟吸食藏販賣冰沙一樣,何罪之有?年青人犯下與毒品有關罪行的數字,馬上勁瀉84%。

這種處理問題的方法,簡單快捷。無需太多平衡、分析、考慮。更美妙的是無需改變現實,只需調校自己的底線和角度,馬上就能得出美滿的果效。

第三種方法,則是「以答案重組問題」。
此法聽起來有點複雜,但道理其實非常簡單。首先決定想要得著的答案,然後按這答案去設計問題。

例如近日BC最高法院裁定,毒品注射屋可以繼續營運,因為毒品注射屋是一個醫療保健設施。得著醫療護理乃人權法所賦與的權利,故此毒品注射屋乃永久地受人權法所保障的醫療保健設施,加上醫療是屬省政府管理範圍,聯邦政府無權把它關掉。

整個處理問題的方式,是先預設「吸毒是一個醫療保健問題」,由此推論出「毒品注射屋是一個醫療保健設施」,從而得著「聯邦政府基於人權法和權力範圍的限制,不可插手毒品注射屋」這答案。

但吸毒真的只是一個醫療問題嗎?

很明顯,加拿大的法院以至整個社會,在處理毒品問題上,基於意識形態的困局,有意無意地搞錯問題。答案往往是受問題所局限,問錯了問題,可以期望有好答案嗎?


更多有關討論:
市長先生,你真的想清楚了嗎?
話只說半句
別再「一粗三弱雞」
A Culture of Denial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毒販的應門權
另一種悲哀
雙重標準之嫌
還有法庭的勢力...

相關報導:
Globe and Mail: Safe-injection clinic wins legal reprieve
CTV: Drug-related youth crimes nearly double: StatsCan

Labels: ,


Comments:
Just saw this in taiwan website a few days before:

根據教育部今(9)日發布的「高級中學學生成績考量辦法」最新修正草案,未來高中女
生若是懷孕,將可以請分娩假、流產假,甚至育嬰假了!學生如果因為懷孕請假,時間超
過全學期3分之1,不得以零分計算,藉以保障學生受教權,這項草案最慢會在3週後公告
實施。

what do you think of it ?
 
Thanks for the chance of interaction.

這個政策基本上是個「回應」。回應有越來越多高中生懷孕的社會現象。
其實近年少女懷孕做媽媽成了某種「時尚」,電影 Juno 就以此為題,亦有不少年青女星引以為傲 (如 Jamie Lynn Spears,16歲做未婚媽媽)。有關趨勢可看 Maclean's 2008年1月的專文 "Suddenly teen pregnancy is cool?"

在此趨勢下,教育部大概感到有需要作點回應。意思大概是不想高中生因懷孕而輟學,斷了前途。
我盼望當局/大眾看此為「非不得已下作出的善意保護」,而非解讀為「高中生生仔權益」。事關以目前社會現況,高中生根本未有成熟的心志做媽媽。即使有此配套政策,能為少年未婚媽媽自己以及孩子的前途,給予多少保障?

上策始終是健全的道德教育。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