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2, 2009

 

破破悶局

話題可以有很多類別,其中一種叫「沉悶」。
一個話題之所以沉悶,也有很多因素,其中一大因素乃三幅被,說來說去都是在一個狹艾的討論空間中打轉。這種話題用來閒聊都已非常乏味,應用於討論社會問題就更是令人生氣。將社會問題壓縮成沉悶話題的例子不少,其中的佼佼者乃「溫哥華毒品問題」。

毒品問題是一複雜的社會問題,可以從毒品販賣、社會風氣、吸毒者的健康、吸毒者的責任、戒毒、教育、治安、人權、義務、公義、憐憫等多方面作出探究,是一個非常豐富的議題。只可惜這問題一落到溫哥華,就被壓扁成片面的人權問題。

為了社會大眾,也為了吸毒者的好處,將吸毒者送去戒毒理應是上策。縱有很多細節要處理,但大方向也可算是持平。只是在溫哥華,吸毒是人權,如何處理自己的毒癮也是人權,強行送人家去戒毒就是侵犯人權。在這種意識型態下,連警察在毒品注射屋附近巡邏,也會奇妙地引申到人權爭拗。在這片面人權的框架下,話說了很多,錢也花了不少,溫哥華毒品問題始終是個悶局。

不再近來好像嗅到了一點突破悶局的氣息。
首先是溫哥華警察局一哥朱小蓀,直指在毒品問題上,有太多意識型態在影響著。當中有些是好的,有的就扯得太遠,令很多有需要幫助的人,無了期在街上游走。其實一味強調吸毒者有吸毒以至各種拒絕戒毒的權利,以致除了開設毒品注射屋之外,彷彿已再無任何又有效又政治正確又符合人權的解決方法,結果過去多年在社會引出了很多意識型態的論戰,但問題依然。

一哥最精警的一句,就是:「... but really you are killing people with their rights.」不斷自以為是地以保衛人權自居,但最終真的保護了誰?省報The Province專欄作家Ethan Baron,對不能侵犯吸毒者不戒毒的權利的論調,更直指地回應:「不好意思,當那些吸毒者用納稅人的錢去買毒,甚至偷錢去買毒,他們就失去了不面對毒癮的權利。」

Baron亦提出一個來自意大利的「治療社區」模式,內容乃將吸毒者送進戒毒中心,在中心內不是任他們「安全地」注射毒品,而是要被監管,要學守規舉,要幫手打理地方,要接受教育和訓練,準備重新投入社會。

Baron的文章還提到,原來在本省Surrey市有個Welcome Home Society,正是用類似模式,做了4年,效果不錯。平均每個入住的吸毒者在兩年後,已可重投社會,做一個正常健康的市民。該計劃的費用,約每個入住者每年2萬4大元。錢就一定要俾,搞什麼毒品注射屋一樣要俾錢,但能有具體果效,能助人重建新生,大家就俾得甘心。

這些破破悶局的意見,實在令人有點振奮。只是目前溫市一面倒的意識型態,再加上存在眾多利益團體、游說組織,要真的破局,尚需很多人大膽發言,實際行動。



更多有關討論:
問題局限答案
毒販的應門權
話只說半句
別再「一粗三弱雞」
A Culture of Denial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另一種悲哀
雙重標準之嫌


相關報導:
The Province: Vancouver police chief Jim Chu's solutions for the Downtown Eastside
The Province: Lock up the addicts until they're clean

Labels: ,


Thursday, June 04, 2009

 

「六四」是怎樣一回事?

轉眼二十年,但往事真的如煙?
不想回憶,但未能忘記。
貪腐仍在,故未敢忘記。
教訓沉痛,請不要忘記。



更多有關討論: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
六四精神
華叔愛國論
仍然想起當天

相關報導:
明報 - 溫市800人集會創新高
星島 - 千人溫總領館前悼英烈
明報 - 15萬燭光 港人驕傲
BBC - 香港15萬人燭光紀念“六四”20年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