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7, 2009

 

才女鬥𡃁模

鼓勵讀書,乃提高文化素養的不二門法。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似乎對香港文化水平的提升有不少幫助。

近日只要你翻開報紙,特別是娛樂版,發覺書展真係帶摯了一班才女湧現。這批才女之所引人注目,主要因為她們是女星,特別是青春逼人那種。其實時下年青人,不少都有寫 blog 抒發感受的習慣,只是無人會無端端投資出書。不過青春女星又唔同,出書除了可以俗人氣,博宣傳外,更可自抬身價,即使內容空泛,錯別字連篇,都可以「才女」自居。

另外除帶摯才女之外,仲帶摯了一班靚女。在今屆的香港書展,就有不少𡃁模出寫真。其實這些𡃁模出寫真集,背後的邏輯都好簡單,就係容易有快錢賺。試想想,要捧一個歌星,除了睇得,還要唱得,仲要落錢找人作曲、錄音、形象設計、部置宣傳,最後仲要有觀眾緣,多方配合才可望有錢賺。捧𡃁模就簡單得多,只要年輕貌美肯著泳衣影相的少女就可以,無需才華,方便快捷。

不過這個現象亦有一些副作用,就是有關住書展的報導,幾乎日日圍繞住班才女和𡃁模。而在書展現場,經常有才女鬥𡃁模的戲碼。一時有才女搞簽名會,一時又有𡃁模派奶搏出位。就算無真人性感亮相,到處都有水著海佈宣佈。
有家長就投訴,本來想帶個仔來書展,買些正經書睇,結果就對眼被人非禮。社會有人就更指這些𡃁模現象,品味低俗兼傷風敗俗。有人就甚至激到發起反𡃁模行動。

不過有人彈就有撐,認為反𡃁模的人神經過敏,甚至有報章社評批評反𡃁模人士之餘,將𡃁模提昇到文化層次來討論,認為「香港文化本就雅俗共治一爐,互相包容,各適其適... 今年的書展,會因𡃁模所掀動熱潮而會添特色。」
文章又指,「香港書展的特色,就是香港人根本不拘泥於何謂書展,不拘泥於何謂文化,不拘泥於是否提高閱讀風氣」,甚至話「𡃁模出版寫真集同樣是創意工業的一環,這個創新精神,對香港極為重要。」一時間,𡃁模成了香港文化的策動者,前衛的不止是泳衣,更是創意。這樣看來,𡃁模穿著性感向群眾派奶的舉動,不是嘩眾取寵,而是創意表現。

其實才女鬥𡃁模的現象,無必要睇得咁高深,所反映的只是兩個香港存在已久的現象。
一是Sex Sells。生意人用盡方法去鑽法律罅,以性感做招徠,用意淫做宣傳,賺快錢。這些戲碼不是不時在一些雜誌封面上看到嗎?多少時候,都是靠家長和緊張社會人士提出抗議來制衡。反對手法過激固然不好,但沒有了制衡聲,恐怕底線會迅速下跌。

二是浮誇。可以開聲唱歌,拍過兩支廣告就叫「artists」;可以寫一千字以上,白字連篇,就都叫「才女」;連拍性感照都叫「創意工業」,真係「無限上綱」的另一種解讀。

但要知道,走捷徑,搵快錢,浮誇,嘩眾取寵的風氣,正是培養文化素養的跘腳石。



更多有關討論:
Sex Sells
淫賤之風
有病

Labels: , ,


Friday, July 24, 2009

 

食日玄機

根據中國民間傳說,日食是天狗吞食太陽造成的。而人們為了拯救太陽,會敲響器以製造大噪音,把天狗嚇得將太陽吐出來。所以自古遇上日食,民眾都會敲鑼打鼓,大放鞭炮,以嚇嘔兼嚇走天狗,挽救太陽。

令這傳說更引人入勝之處,乃「天狗食日」往往跟天災人禍,國家興亡連在一起,中國人歷來都視之為凶兆,例如唐代能預測日食的太史令李淳風是位易經預言大師,他在《乙巳佔》中說:「日蝕,必有亡國死君之災。」
這種說法當然無科學根據,但在互聯網上就有人將歷史上各類型的日食年份,跟當年的天災人禍列出,連1999台灣的921大地震和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法輪功受逼害等,全都算進去。科學根據不足,就以歷史根據證明「天狗食日」乃凶兆之說。

面對如此凶險之天象,中國政府亦不敢怠慢,於7日10日,即日全食一個多星期前,國務院辦公廳發出通知,要求各部門妥善做好應對日全食工作。
按通知所講,「日全食期間能見度下降、氣溫降低、濕度上升,會對交通運輸、生產作業、通信安全、社會治安等帶來一定影響,也可能在部分人群中產生迷信猜測和心理恐慌。」故此各相關部門,包括交通運輸、鐵路、民航、通信、電力、醫療、氣象、旅遊、建築、工商、公安等等,都要嚴陣以待。

終於,這次所謂「500年一遇」的日全食過程,只消3、5分鐘就過去,連氣溫都沒有明顯下降。
回顧起來,「天狗食日」對中國真有利無害。國內外遊客從四處趕來觀日食,旅遊業固然大賺,連周邊產品消費亦大旺。據上海、南京、杭州各大旅行社統計,從7月19至21日,前來長三角地區觀測日全食的海外遊客已達3萬餘人,其中日本遊客超過2萬5千人,歐美遊客也過有5千。

有生意人已經開始打算盤,搞「天象經濟」,發「天象財」。其實特別的天文現象年年都有,由太陽黑子、隕石、隕石雨、彗星,加上木星沖日、金星凌日、水星凌日、月亮蜃景、行星連珠、行星狀星雲等天文奇觀,利用得當,皆是發財機會。

這樣看來,中國政府真是捉錯用神,兼神經過敏。再不然就是過份迷信,庸人自擾。但平心而論,就算你極度討厭中國政府,總也不能假設她是低能的吧。有關日食現象的科學資料多的是,中央怎會神經質地發動大小部門嚴打天狗?
國辦所發出的應對日全食通知,主旨大概是「嚴防突發事件」。要知道,目前國內的社會矛盾很多,每一次有國內外大批民眾聚集的場合,不管是奧運還是觀天,都會挑動中央政府的神經,恐防以現亂子。

這反映了中央政府對自己的管治信心,也反映中央對地方政府的管治信心。要知道中國地大人多,各級政府關係複雜,上情不一定能下達。溫總熱淚盈眶的說愛民,地方官員陪哭之後,繼續欺壓百姓。究竟什麼鄉鎮藏著巨大冤情,哪個地方會爆發民憤,中央政府也無從預測,總是就知道一定有,也一定要防。

故此,國辦日全食通知的玄機,乃在最後一段,就是要求「各地區、各有關部門要密切關注此次日全食事件,切實加強值守應急,及時掌握有關情況,一旦發生突發事件,要立即啟動相關應急預案,迅速組織力量,妥善高效處置,最大程度降低和減輕日全食造成的不利影響。」


更多有關討論:
薄弱的理想

相關報導:
中國國務院辦公廳 - 關於妥善做好應對日全食工作的通知
鉅亨網 - 日全食熱可能開啟天象經濟新時代

Labels: ,


Sunday, July 12, 2009

 

如此世界之最

當問到加拿大有什麼堪稱世界第一,不知你會想起什麼?
最近以奧地利維也納為基地的聯合國毒品及犯罪辦公室(UN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所公布的「2009全球毒品報告」(UN World Drug Report),就為加拿大的世界之最紀錄,加添了一項。

報告指出,自2003至2004年開始,加拿大生產的狂喜、冰毒一類興奮劑毒品,已經成為北美毒品市場的主要來源地。並逐漸擴大成為全球安非他明主要供應商。若以重量計算,澳洲毒品供應,83%來自加國;日本市場則有62%來自加國。也就是說,加國
是
澳洲和日本毒品的主要供應商。

在2006年,只有約5%的加國製冰毒走私出國,但到了2007年,已經增加至20%。而卑詩省因佔盡天時(較北美其他地區早起步)、地利(位於太平洋的海港)、人和(亞裔幫派人多勢眾),冰毒市埸的佔有率也較國內其他地區為高。

如此紀錄,對加拿大人而言當然極不光采,但也有正面的幫助,就是提醒國民,處理有關毒品的問題,一定要有國際視野。太多時候,加國的政客、游說團體在毒品問題上都傾向自我中心,只看本國,甚至只是某省市、某地區的需要和喜好,大談什麼吸毒的權利,大麻合法化,向毒品抽稅等等,以致在對付毒品問題上軟弱無力,警方執法投鼠忌器。

在2003年以前,歐洲一度是冰毒、狂喜的主要生產地,但在執法當局大力打擊之下轉趨沉寂,而加國不法分子,就趁加國打擊毒品軟弱之機,取而代之。聯合國毒品報告同時提到,全球有嚴重毒癖的吸毒者多達2,800萬人,當中1,800萬人使用可卡因,2,100萬人使用針筒注射毒品。大麻就仍是最普遍的毒品,報告重申:反對把毒品非刑事化。若果加國有國際視野,就當明白作為國際社會一員,理當與世界各國合作打擊毒品問題。

有國際視野另一大好處,就是幫助加國看清,毒品問題背後是國際犯罪組織問題。根據該報告,加拿大成為全球狂喜藥丸的主要供應國的主因,是亞裔幫派等犯罪集團活躍,利用加國可以合法進口製毒原料的漏洞,把製毒原料從中國大批輸入,再在加國大規模生產,走私到全球各地。

有加國政客倡議什麼向毒品抽稅,試問國際犯罪組織會乖乖給你按章交稅嗎?就算肯交,他們利用販毒所得利潤在世界各地作姦犯科,害人害物,加國能按下良心,大方抽稅嗎?


更多有關討論:
破破悶局
問題局限答案
毒販的應門權
話只說半句
別再「一粗三弱雞」
A Culture of Denial
另一種悲哀
雙重標準之嫌

Labels: ,


Tuesday, July 07, 2009

 

對MJ喪禮的期待

要數近期唱片銷量,相信無人比得上流行天王米高積遜。美國Billboard大碟銷量上周十大排名,MJ的舊碟就包辦頭9位,合共41萬5千張。
要數近期電視曝光率,相信亦無人比得上MJ。由時事新聞到娛樂消息到清談節目到特備專輯,講的都是MJ。
而今日,就是這位流行天王的喪禮。

其實對死亡,人一般都是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一個人死了,就好似做了一件大事,人人都對他「忽然尊敬」,佛洛依德的解釋就話:「因為我們無法想像自己的死亡,這正是我們英雄化死者的原因。」不過對MJ這種超級大紅人,再加上鋪天蓋地的媒體佈導,連不認識MJ的人,也總會有點動容。情況就好似一首不很動聽的流行曲,播上一百幾十次,扭開收音機聽到,搭巴士又聽到,去food court都聽到,當初再不喜歡,聽上一百幾十次也總能榨出兩滴耳油。

這樣說不是對死者不敬,反而是因為我對MJ的喪禮有點期待。喪禮其實可以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時刻。很多時候喪禮的重點放在死人身上,忽視了喪禮對生人的意義,但其實喪禮有雙重的意義,一是為死者,一是為生者。
例如喪禮為生者提供了一個具體的道別過程。當一個人突然離開,對仍在生的人往往會產生很大的震驚和傷痛。就如當MJ的死訊一傳出,不少人的反應是「震驚」、「不相信」、「不能夠接受」,而喪禮能為生者提供了一個具體正常的 grieving process,一個走出因失落而有的傷慟過程。MJ猝死,不少歌迷都感到若有所失,他的喪禮,其實可以成為一個具體的過程,讓歌迷的悲慟有一個出口,一個完結。

喪禮另一個意義,就是為生者提供了一個場景,去反省人生,以及對死亡的看法。在我們每日繁忙的生活中,去反省人生的空間真的不多,但在喪禮上,你有什麼好忙的?在這個特別的兀突的時刻,想到人生、慨嘆人生是正常不過的反應。MJ的人生精采多姿,有著傲人的才華,擁有夢幻般的成就,但同時令人無限唏虛。羨慕他的舞臺、風頭、財富的人不少;但有多少人想重複他的人生?在極端的風光,和極端不幸之間,又對我們的人生觀帶來了什麼啟示?

而最後一個讓我留意的原因,是我推測過了這喪禮後,有關MJ的報導大概會有多少變調。有關爭產、遺作版權分配,陰魂不散、仍然在生等古靈精怪報導會越來越多。其實現時也有類似消息,只是都放在不顯眼的所謂「報屁股」的位置,但相信這等消息的篇幅會越見明顯,而顧及MJ尊嚴的報導恐怕會見少買少。


Labels: ,


Thursday, July 02, 2009

 

超得有理

人人都知道超速駕駛危險兼違法,被警察捉到破財尚算事小,搞不好扣分釘牌都有之。雖然風險不小,但仍經常有人超速,這背後一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卑詩保險局ICBC最近就搜集了全省超速個案,整理出「十大超速理由」,在此跟大家一起分享解構。

第十位 我覺得身體不適,趕住去醫院生仔/睇醫生
不看這份報告,真的不知道原來這麼多人趕住生仔。

第九位 我正在跟另一半吵架
這個理由都幾生活性,也蠻合情理。跟另一半吵架,火氣特別大,手腳特別重,哪管是關車門還是踩油門都特別使勁。不過還是要提提你,除了「吵架」,世界上還有一樣叫「炒車」,若果兩樣同時發生,你就認真身痕。

第ハ位 人有三急,正在找廁所
話明「三急」,急就一定要快。肚餓有得drive-through,上廁所可沒有類似的服務。萬一河決內黃,水暴至,到時真的不知如何收科。不過若果被警察截停,一拖拖你15分鐘,到時就忽必烈也只能呆在車廂裡等...

第七位 我只不過超速每小時10公里而已...
嚴格來說,這不算是個辯解的理由,而是老實承認自己有超速。不知這種誠實的態度,會否令警察網開一面呢?

第六位 我只是跟著前面的車速而已...
嚴格來說,這不只是個自辯的理由,更符加投訴在內。言下之意,就是:你幹嗎不截停前面的司機,是不是玩針對?!

第五位 什麼?我這架老爺車無可能開那麼快!
這個理由的氣勢更強,不只是投訴,更是反客為主,指責警察屈你。

第四位 前面的司機差勁,我想繞過他而已
這理由背後的精神,跟前面第六大理由一樣:問題不在我,是前面司機的錯!

第三位 我不知道這區的車速限制是多少
即是說,既然我不知道車速限制,概念上就沒有超不超速的問題。
這理由有點牽強,事關市內的車速限制對會駕駛人士來說,應該是個常識(例如大溫哥華地區市內車速限制是每小時50公里),連這個也不知,可能需要重新考牌。

第二位 什麼?真的嗎?我不知道自己開得這麼快!
是因為你的錶板壞了?還是你所駕駛的型號根本無錶板?怎會不知自己的車速呢?這個理由只能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第一位 我遲到啦!
遲到,最直接的解決方法是開快一點;但開快一點,你又要捉我,你想我怎樣?!
這可真大條道理。只是要「不遲到」,解決方法不是開動汽車以後才想辦法。如果你發現常常因為會遲到而開快車,可能就要檢討一下自己的生話習慣和時間觀念。時間充裕一點,因遲到而超速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