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09

 

財多身子弱

一直都不大明白「財多身子弱」這句說話,總以為是用來安慰病人,或取笑有錢人。因為一般都覺得,有錢就有享受有得進補,身體就自然好。不過原來「財多身子弱」是有多少根據的。

根據芝加哥大學一份研究指出,原來在經濟繁榮的時候,人就容易百病叢生。在經濟衰退期間,身體反而就更健康。就以20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為例,在1929年,美國人的平均壽命是57.1歲。到了1932年,大家正是叫苦連天的時候,平均壽命反而增加至63.3歲。

研究報告解釋,經濟繁榮反而令身體不好的原因,在於在繁榮期會產生各種妨礙身體健康的副作用,例如壓力。
當經濟大有發展時,老闆們忙於捕捉商機,大力拓展業務。公司有發展,工作量和要求也就隨之而增加,員工們超時工作就免不了,甚至整個工作氣氛都會變得緊張急促。花多了時間在工作上,家庭方面就容易有疏忽,家人間的支持轉弱。於是工作家庭兩方面都兼顧得額外吃力,心理壓力大為增加,命都短幾年。

除了心理壓力外,還有其他因素,例如經濟蓬勃時,工廠趕工,運輸交通繁忙,導致空氣污染嚴重,對身體造成不良影響。

這份報告讓我想起2006年的亞省。當年亞省政府錢太多,庫房水浸,決定每個省民派約300大元。我有朋友在Calgary,一家四ロ,兩個大人,兩個小童,合共就得到$1200!不過有趣的是,根據亞省一條危機熱線(crisis line)指出,2006年錄得破紀錄的求助電話!由1月到7月總共有超過7500人打熱線求助,數字超過了2005年全年的總數。而大多數求助都跟蓬勃經濟有關!

這些求助電話分兩大類,第一類的求助是錢太多。例如有人因為錢多,在飲酒方面就比較手鬆。以往只係淺嘗,現在就可以豪飲,結果染上酒癮。家裡突然出了個酒鬼,很多家庭問題亦隨之而來。亞省危機中心負責人指出,如果一個社區忽然富貴,多出來的錢往往會花在一些容易令人上癮的事物上,例如毒品和洒精。

第二類的求助是錢不夠,事關省府好人派,但同樣有人盯上這些錢,例如屋主乘機大幅加租。
當年卡加利柏文協會指出,在省府派錢後,大部份屋主都有加租,最厲害的是有一間專門出租柏文的公司,將旗下1200個單位全線勁加35%!小租戶的壓力可想而知。

亞省06年的經驗正反映芝加哥大學的研究結論,經濟好不一定帶挈身體好。負責報告的研究員指,其實過往也有類似的報告,只不過經濟好就自然身體好的思想太深入民心,大家根本無留意到。

還記得上年大約這時候,油價飆升,每次入油都有被打劫的感覺。不過當時有一份由美國華盛頓大學一位 health economics 博士生所做的研究報告指出,油價上升,長遠會減少社會上痴肥人士的數字。計算指油價每上升1美元,3年後痴肥數字就會減低15%。即是說,油價高位企硬,每年可救回1萬6千條性命,兼且節省1億7千萬元醫療費用。

研究又指出,痴肥問題在北美頗嚴重。而痴肥數字勁升的現象,始於80年代早期。那時正是油價下跌,且持繼偏低的時期。高油價有助減痴肥的原因有兩個:
(1) 為了避免買貴油,不少人都選擇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甚至改為行路或踩單車。在大熱天時擠巴士,明顯有助燒脂。
(2) 由於油貴,大家的閒錢就相對減少。買垃圾食物(junk foods)的數量減少不在話下,就是連出街食飯的次數也大大減少。街外餸的脂肪熱量、味精油鹽總比住家飯重,減少出街食無疑有助減肥。

所以說,有些事物不是一面倒的好,或者一面倒的壞。生活質素如何,除了看外圍經濟大勢,也看你如何自處。


更多有關討論:
努力加餐飯
幸福指數
真正全面的發展
阿娥的生活質素

Labels: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魅力也無法擋

還記得上年7月尾,當時還是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奧巴馬,到德國柏林演講的墟冚情景嗎?總統寶座都未登上,就已吸引超過20萬人到場,魅力沒法擋。對奧巴馬而言,除了有面子外,對選情亦非常有幫助。事關如果是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殊到柏林,場面也許不會輸蝕,一樣可以吸引數以萬計的人出席,但大概主要都是反戰,以至反美份子。

對美國人而言,那柏林場面就更是感動到喊。因為近年美國領導級人物出席的地方,總有或大或小的反美示威。但奧巴馬的魅力不但令美國人有面子,甚至可再次瞳景美國在國際舞台上,充當一呼百應的超級領袖的角色。

只是過了一年多,一切似乎都回復正常的水平,奧巴馬雖已貴為美國總統,但魅力就大大減退了。
今個月初,奧巴馬百忙中抽空飛往丹麥的哥本哈根,去游說國際奧委會的成員,投票支持他自己的老家芝加哥奪取2016年的奧運申辦權。結果就在由哥本哈根返回華盛頓的途中,已收芝加哥落敗的消息。
事後有不少的風涼話,指奧巴馬不識趣,明知贏面不大,仍押上自己的名氣,結果就攪到自己面目無光,人氣下跌的現實表露無遺。

到月中,諾貝爾獎委員會宣佈奧巴馬獲得2009年度諾貝爾和平獎。本來以為可以沖喜一下,但結果一樣面懵懵。根據諾委會的說明,奧巴馬是「因其在促進國際外交和各國合作的卓越貢獻」而獲獎,只是人們抓破頭皮也想不出,他在世界和平問題上究竟做過什麼實質工作。BBC就揶揄說:「這充分顯示,只要美國總統什麼都不做,世界就會和平。」
有人就有陰謀論,指和平獎是操控美國外交的手段,遏止美國再有什麼對外的軍事行動。
前澳洲外交部長唐納就公開撰文,指諾委會的決定「愚蠢,無恥,或許還是不幸的。」更呼籲「奧巴馬是男人的話就該拒絕領獎。」雖然不清楚領獎和做男人之間的關係,但就能清楚感受到背後的情緒。

如前所說,與其說奧巴馬魅力走遜,不如說一切都回歸合理水平。奧巴馬的魅力和影響力,多少反映美國在國際的地位。

在上世紀90年代初,柏林圍牆倒塌,蘇聯瓦解,共產社會分崩離析,美國一時間真有領導全球之勢。以冷戰勝利者、民主老大哥的形象號召各國。不過當時的總統老布殊未能成功掌握時機,殿定美國的領導地位。
一直到了小布殊,經歷入侵伊拉克戰爭後,美國仍是公認的超級強國,但全球領導的地位就幾乎完全消失。因為要被認同為武林盟主,要的不只是「硬力量」,例如軍事實力,更需要「軟力量」。軟力量的成份,主要是道德性的影響力。

入侵伊拉克,以及之前的尋找大殺傷力武器鬧劇,美國的公信力嚴重受挫。再加上金融海嘯,將餘下的也都捲走了。
早前全球金融海嘯的導火線,大家都知道是美國的次級房貸。而美國國內的長期低利率政策,則是導致信貸消費過度擴張的主因。但美國高官竟指導致了金融危機或者美國房地產的泡沫化的原因,是新興市場國家的儲蓄率偏高。直指美國的債務問題「不在於美國人花錢太多,而是外國人存錢太多」。這種對問題的核心視而不見,反而無恥地將責任推在別人頭上的態度,最令人反感的地方,不只在於其幼稚、無恥,更是那種以美國利益、美國價值為先的自義心態。

軟力量失去了,奧巴馬再有魅力也擋不了國際政治的現實。


更多相關討論:
國際大戲
存錢害美人
美國小馬哥?

Labels:


Friday, October 16, 2009

 

𡃁模成功之道

幾個月前,香港書展期間就湧現了一批𡃁模。這些𡃁模的樣貌身型是否特別吸引就見人見志,但就肯定非常一眾宅男的口味。

於是乎商家們就瞄準宅男饑餓腸胃,將𡃁模包裝為彷彿日本漫畫中天真性感小女生,又出水著寫真、又出性感攬枕,再配合簽名會,當眾送吻、派雪糕、派牛奶等真人亮相活動,再加上各大小報章雜誌舖天蓋地,彷如皇家馬德里訪港的每日追訪報導。

甚至有大報的社評封𡃁模為香港創意文化的佼佼者,指「𡃁模出版寫真集同樣是創意工業的一環,這個創新精神,對香港極為重要。」𡃁模在暑假期間就成功搶灘,忽然大熱,成為了不少香港人茶餘飯後的首選話題。

只不過𡃁模這種現象,大家早就心中有數,充其量都是一個維持幾個月的熱潮。事實上過了書展,再過了動漫節,𡃁模熱潮就都退得七七八八。連一些有心在模特兒界發展的女仔,都開始刻意擺脫「𡃁模」的稱號。不過近期社會上又掀起了一陣有關𡃁模的討論,這些討論的注意力不是𡃁模的性感形象,而是問𡃁模究竟算不算成功人士。

有如此高層次的話題,就拜科技大學所賜。事關科大理學院辦了個「知識無限」系列講座,這系列講座是請城中的成功人士分享成功之道,點知系列頭炮,第一位獲邀的成功人士就竟然是𡃁模一姐周秀娜,而講座題目就叫「解讀周秀娜現象」。

該場講座在出席人數上可謂非常成功,約有400個學生出席。只不過當教授一開始問問題,氣氛就變得尷尷尬尬,事關周秀娜對教授的問題,一係就不明白;一係就不會答;識答的又答到「九唔答八」。

其實由有消息指科大邀請周秀娜開始,就馬上被評擊。例如名模莊思敏就諷刺話,要解構外星人也無需叫外星人來講,何解解構𡃁模就要剎有介事的請𡃁模去大學講解。電台主持查小欣就更加不客氣,直指科大找周秀娜講成功之道,是膚淺、低落、搏宣傳、搞噱頭、無品味,將學術娛樂化,兼且浪費資源去培養宅男。好明顯,市面上不少批評都是直指科大。

縱觀整場周秀娜講座,除了覺得科大當初揀選訪問嘉賓有問題之外,連處理講座的過程都麻麻地。既然是要分享成功之道,負責人至少要嘉賓的成功有多少了解,然後再按理解去引導講解的方向。例如𡃁模的成功,主要是靠樣貌、身材、包裝,和膽色。何解負責人不請她的父母來了解一下如何生一個美囡?如何自小培養她走上星光大道?
又或者請個她所屬的經理人公司來,明白一下如何炮製一個瞄準宅男口味以創造大量收入的商業策略?如何將一個時下少女變成一棵搖錢樹?如何拿捏色情不雅的底線,向13歲少青合法販賣挑逗性產品?
又或者問當事人𡃁模如何鍛練自己的膽色,年紀輕輕就可以在公眾場合穿著暴露仍能昂首挺胸,充滿自信呢?

不過更需花心思的問題,大概是科大在辦有關活動之前,先要問下何謂「成功」?作為一所高等教育學府,究竟如何定位成功?
其實在今日資訊媒體氾濫的社會,要嘩眾取寵,搏取曝光,賺快錢相對不是十分困難。正如美國大眾藝術大師Andy Warhol所講:「每個人都會有十五分鐘的成名時間(everyone will be world-famous for 15 minutes)。」不過這種行為,就算不上什麼成功,極其量就叫做「出位」。

只不過在一個資訊氾濫,以視覺刺激主導的社會,人往往會將一個人的曝光率跟成就混淆。將多人識、常常見報視為成功的主要部份,再加上賺到些快錢,就更被確認為成功的例子。將「出位」跟「成功」混為一談,造成了社會不時會湧現出一些無需刻苦奮鬥、無內涵、無遠景的所謂「成功人士」;亦造就了不願下苦功努力上位,只求嘩眾博出位這等不健康的現象。



更多有關討論:
才女鬥𡃁模

相關報導:
新浪網 - 香港模特周秀娜科大參加講座 嫌問題艱深難答
聯合新聞網 - 周秀娜談成功 名嘴批膚淺
文匯報 - 周秀娜與周星馳

Labels: , ,


Sunday, October 11, 2009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話

聯邦自由黨黨領葉禮庭,上年年尾忽然成為一個小小的傳奇。本來是知名學者,曾於世界多間名校任教。2000年受哈佛大學任命為卡爾人權政策學院院長。因教學的關係,在海外生活了廿幾年。雖然如此,在2005年尾返回加國後,2006年就順利當選國會議員,踏上政途。

到2008年尾,前聯邦自由黨黨領狄安在自由黨遭歷史性慘敗下台後,葉禮庭在無需經黨內選舉的情況下,擊退勁敵李博,成為自由黨十年來唯一無需經全國代表大會選舉而產生的黨領。

除了事業平步青雲,從政道路扶搖萬里外,在葉禮庭初任黨領期間,人氣大盛。有人視之為「再世杜魯多」,有人視之為自由黨大救星。只是經過了大半年,葉禮庭的傳奇色彩開始減退,到上星期自由黨在魁省的團隊大地震後,葉禮庭的蜜月期可謂正式結束。

這場大地震事緣自由黨魁省事務專員葛達理(Denis Coderre)突然宣佈辭職。了解聯邦政治都知道,要組成大多數政府,魁省乃兵家必爭之地。自由黨在魁省的民望和議席一般都壓住保守黨,是自由黨爭奪政權一道有力的防線。

葛達理在魁省一向勞苦功高,突然辭職之因乃關乎魁省烏特蒙選區的候選人。原本葉禮庭跟葛達理承諾由一位女性候選人Nathalie Le Prohon出戰該選區,但面對黨內壓力,葉禮庭突然變卦,宣佈由前司法部長Martin Cauchon出戰,導致葛達理憤然辭職,並且公開批評葉禮庭的黨團太多多倫多人士,直指他在處理魁省問題時,太倚重「那些對魁省社會和政治實況全不知情的多倫多顧問。」

這場地震對葉禮庭的衝擊不少。
首先是葛達理的辭職將自由黨的內部矛盾表露無遺。
葛達理辭職的背景,乃葉禮庭計劃好提出不信任動議推翻保守黨政府的前幾日,葉禮庭正疾呼自由黨上下一心的時候,葛達理的抨擊就令什麼兄弟同心的激情,成了虛張聲勢的空洞口號。

第二,是葉禮庭夾持知名學者的風範步入政壇的超然形象即時破功。
一時間,言而無信,屈服黨內壓力,決定候選人過程不民主等容易令人反感的政客形象,全都加諸在葉禮庭身上。也暴露了他人脈不夠廣,只能倚重部份人的弱點。

第三,打亂了葉禮庭推動聯邦大選的計劃。
有知情人士透露,葉禮庭曾考慮過黨團內多倫多人比重過多,長遠會有麻煩,但貴人事忙,此等問題拖得就拖。如今葛達理扔個明光彈過來,問題即時暴光。對外要面對輿論,特別是魁省民意;對中要平衡黨內各派利益;對內要重整黨團的組合和聲望。

對葉禮庭個人而言,這絕非好事。不過對小市民來說,長遠可能是個福氣。事關是歷史經驗來看,做得自由黨黨領,即使是平庸之輩,也有可能當上加國總理,更何況是葉禮庭。
只不過政治這個遊戲,以至治國這項偉大事業,不是讀書博、寫書多就可以勝任。當中人脈的建立;處理危機的能力;擬定具體政策方針;政黨內外的連橫合縱;回應輿論的急才;平衡各方的權術;原則的堅持和實踐等,都需浸淫,在不同的衝擊以至打擊中磨練出來。

如果葉禮庭翻兩翻,就由旅居海外學者變黨領;再翻兩翻,就問鼎總理,對他個人而言固是傳奇的一生,但對人民就不一定有利。所以如果真的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話,葉禮庭把握危機,好好建立自己作為一個政客,也讓人民看清你的能耐。


更多有關討論:
要領袖不要作秀
不是民意的問題?

Labels:


Wednesday, October 07, 2009

 

努力加餐飯

毛澤東曾經講過:「革命不是請客食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說革命不是做文章,不是繡花,完全可以理解。不過毛主席恐怕低估了食飯的重要性。

記得讀大學時,一位教國際關係,自己亦曾參予過國際事務的教授曾經說過,在一些國際領袖級的峰會上,食物不好,飯吃得不夠暢快,很難有什麼議題可傾得成。

其實識食飯不單可改善國際關係,還能促進社會和諧,為社會定下長遠穩定發展的基礎。故此由2001年開始,美國不少城市都陸續響應「家庭日運動」。這運動定於每年9月的第3個星期一。內容很簡單,就是鼓勵大家當晚放下一切活動,回家跟家人好好吃一頓飯。

家庭日運動的發起,緣自哥倫比亞大學的全國上癮及藥物濫用中心(CASA),一份有關回家吃晚飯跟年青人健康成長的關係。相關的報告做了好幾年,每次結論都很相似,就是有固定與家人共晉晚餐(每週5次)的年青人,比不固定(每週少於3次)的年青人,染上煙、酒、毒癮的機會大大減低。

例如在2000年的報告中,顯示不固定與家人共晉晚餐的年青人,比固定的年青人,染上煙、酒、毒癮的機率高出61%。而有固定的年青人,少20%的機率會染上煙、酒、毒癮。而2009年的數字甚至顯示,不只一起吃,吃得融洽也能對年青人的成長有正面影響。

要年青人健康成長,遠避上癮生活,首要做的不是撥錢搞大型反上癮活動,而是鼓勵大家努力加餐飯。所以我認為,這個家庭日運動應推而廣之,成為一種社會風氣。不要將開OT,每日在辦公室痞上12個鐘視為經濟蓬勃發展的必然象徵。員工準時放工,回家吃飯,子女身心健康,家庭問題減少,工作更專心更有效率,對公司業績也許更有幫助。
社會上有更多健康家庭,有助減少青少年及社會問題,政府要用來處理社會問題的支出減少,稅收可用在更好的地方。

所以話說回來,毛主席那革命不是食飯的偉論其實很有道理,因為革命所帶來對社會的長遠影響,以及對小市民的生活質素提升,很可能比不上食飯來得深刻實際。


更多有關討論:
幸福指數
阿娥的生活質素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