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丟假

自稱大麻王子的Marc Emery, 是大麻黨的黨領,兼販賣大麻種子,多年來鼓吹大麻合法化,甚至在警局外公然吸食大麻煙卷。 不過他在加拿大社會的象徵意義就頗為複雜,有人視他為搞事份子,有人視之為人民英雄。不過在美國當局的眼中, Emery身分就非常清楚,是販毒份子。

在2005年, Emery在加拿大和美國的一次聯合行動中被逮捕。他被指控通過互聯網將大麻籽從溫哥華賣給美國居民等多項罪名,估計他的大麻籽銷售業務,每年的營業額可達300萬元。 Emery同意承認一項密謀製造大麻罪名,與當局達成被引渡到美國監禁5年的認罪協議。但到2009年9月尾準備引渡到美國服刑時,事情件又橫生枝節。甚至近期有國會議員出面,反對將Emery引渡到美國。

安省的聯邦保守黨議員Scott Reid認為,不應該將加拿大人引渡到一個涉及不公義和會採取壓迫手段的國家。
卑詩省的聯邦新民主黨國會議員戴慧思(Libby Davies)就指Emery在加拿大有廣大的支持面,引渡到美國受刑,情何以堪呢?況且他從來無因同樣的罪行在加拿大被判刑,何解要被引渡到其他國家服刑。
聯邦自由黨的杜新誌就更加指,他自己曾經做過省長,又做過省律政廳長,覺得幫一個外國政府去拘捕一個在加拿大不需要被拘捕的人有點不公平。

簡單而言,三個國會議員都有一個不明白,就是Emery在加拿大境內公開地搞他的大麻生意,當局沒有給他麻煩,符合加拿大國情,何解無端端要有外國勢力介入,說三道四,指手劃腳,粗暴干涉加國內政呢?!

聽過這三個國會議員的不明白,相信有些市民心裡面亦有些不明白:例如何解可以有人在加拿大大模斯樣地搞毒品生意,公開吸食大麻而不被拘捕呢? 何解國會議員好像沒有意識到,對付毒品不是一個加拿大自己境內的問題呢?

「2009全球毒品報告」(UN World Drug Report)已經指出,自2003至2004年開始,加拿大生產的狂喜、冰毒一類興奮劑毒品,已經成為北美毒品市場的主要來源地。並逐漸擴大成為全球安非他明主要供應商。 報告同時提到,全球有嚴重毒癮的吸毒者多達2,800萬人,2,100萬人使用針筒注射毒品。大麻就仍是最普遍的毒品,報告重申:反對把毒品非刑事化。若果加拿大有國際視野,就當明白作為國際社會一員,理當與世界各國合作打擊毒品問題。

如果認為將在加拿大販毒販到國外的人士引渡到國外服刑太丟假,議員可以建議將需要繩之於法的人在國內繩之於法;又或者檢討相關的法例,以求跟國際接軋;又可以藉此機會,向幫派人士表明加國不是販毒天堂,而是良民的樂土。但三位議員的說話,基本上是跟大家明言在加拿大搞大麻生意是OK的,即使証據確鑿,有人將大麻外銷,荼毒外國人民的身體健康,加拿大政府都無需理會,甚至將人家眼中的販毒份子間接造就成人民英雄,難道政客們又不覺得這樣做會讓加拿大丟假丟到國際嗎?

作為一個小市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要到幾時,政客們才會放下那放縱式自由主義的態度,正視毒品的禍害,竭力保護下一代。


更多有關討論
如此世界之最
破破悶局
問題局限答案
毒販的應門權
話只說半句
別再「一粗三弱雞」
A Culture of Denial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另一種悲哀
雙重標準之嫌

Labels: ,


Thursday, March 18, 2010

 

冠軍中國夢

1996年,中國出了本《中國可以說不》。2009年,來一本《中國不高興》。兩本書都掀起了一時的熱潮,引起有關民族主義的熱烈討論。2010年初就再來一本,叫做《中國夢》。書名聽起來就又溫柔又有意境,但內容就霸氣十足。

《中國夢》的作者是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他提出「冠軍國家爭奪戰」的概念,認為中國在全球目標上不應再繼續低調,而應該「衝刺世界第一」,「成為世界第一,做頭號強國,是中國21世紀的大目標。」不過在這過程中,即使中國帶住善意衝刺,和平崛起,都必然會引起現時的國際大佬美國的戒心,兩雄相遇,大打出手的風險自然增加。

那何解一定要做第一呢?按作者所講, 「即使中國資本主義程度比美國更高,美國仍會竭力遏制中國。」所以「21世紀的中國,如果不能成為世界第一,不能成為頭號強國,就必然是一個落伍的國家,是一個被淘汰的國家。」劉明福在接受採訪時更明言,中國「需要經濟崛起,同樣也需要軍事崛起。」

在國際關係上,往往都是赤裸裸的權力競爭,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國情咨文中,不也揚言美國是「只爭第一」麼?但在《中國夢》裡面不單止經濟要第一,軍事也要崛起爭第一的觀點,就仍有商榷的餘地。

經濟跟軍事之間有著微妙的關係。經濟崛起,不必然帶來軍事崛起;但軍事要崛起,就必需要強大的經濟去支撐。因為由培養人材、研發軍備、採購資源、更換新武器、養起一大批軍事人員,在在都需要錢,非有強大、穩定、持久的經濟來源不能成事。目前單看國民生產總值等經濟數據,中國的經濟力量真是大有超日趕美之勢。但跟美國有一個很大的分別,就是美國的經濟體系相對穩定得多,社會上沒有太多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的矛盾,以致美國的經濟到目前為止,都能做到為龐大軍力提供強大、穩定、持久的金錢資源。中國方面就未必有這本錢。

要做軍事強國,經濟投資非常巨大;要做世界第一的軍事強國,要付擔的國家資源非常沉重。為保第一的虛名,犧牲的可能是其他對百姓長遠有利的發展,增加百姓的負擔,誘發更多社會矛盾,最終拖垮整個國家。

在冷戰期間,美蘇兩國進行了激烈的軍備競賽,爭做第一。其中有一個論點,指美國拼命跟蘇聯競賽,重點不是怕萬一開戰會輸蝕,而是要籍此牽制住蘇聯在其他國家發展上的資源,消耗蘇聯政府的基礎,以達到拖垮蘇聯的目的。前車可鑿,中國最好還是致力於在追求國際社會認同和維護獨立自主之間取得一個平衡,而不是要爭什麼世界第一。


更多有關討論:
沒頭腦和不高興
薄弱的理想
最流行標簽

Labels: ,


Thursday, March 11, 2010

 

so far 不敗之謎

加拿大總理哈珀的形象一向不大討好,也非傳媒的寵兒。每當他受到批評攻擊,大眾一般都不會給予他太多的同情分。但與此同時,由哈珀所領導的少數政府,雖經歷過不少衝擊,卻仍然穩陣執政了好幾年,可算是加國政壇史上的一項紀錄。箇中原因,看看民調就知道。

根據民調公司Ipsos Reid最新民調顯示,有36%受訪者指最關注的問題是經濟,比排第二的環境問題的17%高出一倍。排第三的是工作及失業問題,有16%。雖然民眾對經濟問題的關注,比起一年前的63%低了一截,但將第一位跟第三位兩條數加起來,對經濟問題的關注仍大幅超越其他議題。

將以上數字,跟民眾對目前4位聯邦政黨黨領的評價比較一下,不難領悟哈珀的少數政府能穩陣執政的玄機。在同一份的民調中顯示,受訪者心目中最有能力處理經濟問題的人選,41%投哈珀一票;排第二自由黨的葉禮庭只有23%;新民主黨的林頓有16%,綠黨的May得3%。
在工作及失業問題上,哈珀亦是大幅領前有37%;林頓25%;葉禮庭19%;May3%。
在負債及政府開支上(另一個跟經濟發展息息相關的問題),哈珀以47%遙遙領前;林頓和葉禮庭同得15%。

將兩組數字相比,哈珀的少數政府能繼續執政的原因非常明顯。前美國總統克林頓有句名言:「It's the economy, stupid!」雖然不雅,卻說到要害。哈珀政府正是抓住重點,將形象建立在經濟問題上。記得曾有口痕友向哈珀個肚腩開刀,笑他肚腩壯大,形象不健康,媒體亦跟隨注視。但哈珀管你笑什麼,一味將形象跟經濟掛勾,畢竟市民最關心的不是總理的肚腩,而是自己的肚腹。

所以如果在野黨真的好想執政,與其東摷西挖,找一些把柄去攻擊執政黨,不如竭力去製訂具體可行的經濟良方,為人民服務。


更多有關討論
政客們,新一年對你們有期待
地下友誼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話
不是民意的問題?
未夠班做執政黨
政客們,Don't Push Us Around!

Labels:


Monday, March 01, 2010

 

冬奧最佳示威活動:Mukmuk Protest!

冬奧期間,示威連場。對溫哥華居民而言,早已見怪不怪,事關示威可說是溫哥華城市文化的一部份,一年到頭都不知見証過多少場示威活動。不過多不定等如好,畢竟要做好一場示威,當中有不少的學問。

一場成功的示威,首先要拿捏好時機。就以剛過去的冬奧為例,除了反冬奧示威外,還有不同團體為各種各樣跟冬奧無關的議題搞示威。這些示威人士大概以為在冬奧這樣世界性活動舉行期間,各國傳媒雲集,乘機舉行示威,可將訴求展現於國際舞台。不過事實是,如果示威活動文不對題,會去理會你的人其實不多。除了在自家的會員大會上,為自己在奧運期間搞過點事情而引以為傲外,實際上可達到的果效甚微。

除了時機外,一場成功的示威還要計算果效,包括示威能否提升示威團體的形象;能否將訴求向大衆清楚傳達;以及能否引起市民的關心和認同。反冬奧示威由於手法趨向激烈,在初期已引起部份市民不滿。再加上2月13日在溫市中心發生有示威者肆意搗亂破壞的事件,市民對示威人士的容忍開始下降。

Angus Reid民意調查公司在暴力示威發生後所作的民調顯示,45%受訪者支持對冬奧示威設限,較之前上升了8%。可見反冬奧示威雖能引起關注,但就未能準確表達訴求,更惹來市民反感。

就在大衆對示威活動頗有介心的時候,其他跟冬奧無關的示威仍爭相上埸,時機上已失利。再加上加國選手連連報捷,市民熱情高漲,聆聽示威訴求的空間少之又少。有些示威做了也無人知、無人報,什麼關注認同完全談不上。

話雖如此,也有成功例子,「Mukmuk示威」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為了配合冬奧,大會推出了4隻可愛公仔:Quatchi,Miga,Sumi和Mukmuk。但當中只是頭3隻是奧運吉祥物,Mukmuk只是吉祥物的「粉絲」。所以在很多的重要時刻中,Mukmuk都無份亮相。有市民覺得大會安排有欠公允,於2月23日在溫市中心舉行示威,為Mukmuk爭取平等待遇。

Mukmuk示威成功引起廣泛關注,成為不少市民的話題。本地中英報章都有報導和評論,連美國華爾街日報也有專文報導。互聯網上亦紛紛有網民聲援,爭相列舉Mukmuk應取得吉祥物身份的理由。一時間,Mukmuk人氣急升,人人談論Mukmuk,並且給予感情投射,再轉化為實際支持行動。在網上民調中,網民熱烈支持Mukmuk為最佳吉祥物代表。有零售商亦指導Mukmuk產品的銷售量,僅次於Quatchi,但就勝過另外兩隻官方吉祥物。

如此氣勢,如果Mukmuk參選下屆市選,分分鐘可大熱勝出。凡此種種,都顯Mukmuk示威真係異常成功,值得其他示威團體借鏡,認真學習一下搞示威這門學問。


更多有關討論:
兩個冬奧運動員的故事
全城安裝冬奧軟件
奧運這燙手山芋

相關報導:
明報 - 「粉絲」籲給Mukmuk正名
Canada.com - Free Mukmuk: the 'other' Olympic masco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Mukmuk for Mascot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