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3, 2010

 

丟假

自稱大麻王子的Marc Emery, 是大麻黨的黨領,兼販賣大麻種子,多年來鼓吹大麻合法化,甚至在警局外公然吸食大麻煙卷。 不過他在加拿大社會的象徵意義就頗為複雜,有人視他為搞事份子,有人視之為人民英雄。不過在美國當局的眼中, Emery身分就非常清楚,是販毒份子。

在2005年, Emery在加拿大和美國的一次聯合行動中被逮捕。他被指控通過互聯網將大麻籽從溫哥華賣給美國居民等多項罪名,估計他的大麻籽銷售業務,每年的營業額可達300萬元。 Emery同意承認一項密謀製造大麻罪名,與當局達成被引渡到美國監禁5年的認罪協議。但到2009年9月尾準備引渡到美國服刑時,事情件又橫生枝節。甚至近期有國會議員出面,反對將Emery引渡到美國。

安省的聯邦保守黨議員Scott Reid認為,不應該將加拿大人引渡到一個涉及不公義和會採取壓迫手段的國家。
卑詩省的聯邦新民主黨國會議員戴慧思(Libby Davies)就指Emery在加拿大有廣大的支持面,引渡到美國受刑,情何以堪呢?況且他從來無因同樣的罪行在加拿大被判刑,何解要被引渡到其他國家服刑。
聯邦自由黨的杜新誌就更加指,他自己曾經做過省長,又做過省律政廳長,覺得幫一個外國政府去拘捕一個在加拿大不需要被拘捕的人有點不公平。

簡單而言,三個國會議員都有一個不明白,就是Emery在加拿大境內公開地搞他的大麻生意,當局沒有給他麻煩,符合加拿大國情,何解無端端要有外國勢力介入,說三道四,指手劃腳,粗暴干涉加國內政呢?!

聽過這三個國會議員的不明白,相信有些市民心裡面亦有些不明白:例如何解可以有人在加拿大大模斯樣地搞毒品生意,公開吸食大麻而不被拘捕呢? 何解國會議員好像沒有意識到,對付毒品不是一個加拿大自己境內的問題呢?

「2009全球毒品報告」(UN World Drug Report)已經指出,自2003至2004年開始,加拿大生產的狂喜、冰毒一類興奮劑毒品,已經成為北美毒品市場的主要來源地。並逐漸擴大成為全球安非他明主要供應商。 報告同時提到,全球有嚴重毒癮的吸毒者多達2,800萬人,2,100萬人使用針筒注射毒品。大麻就仍是最普遍的毒品,報告重申:反對把毒品非刑事化。若果加拿大有國際視野,就當明白作為國際社會一員,理當與世界各國合作打擊毒品問題。

如果認為將在加拿大販毒販到國外的人士引渡到國外服刑太丟假,議員可以建議將需要繩之於法的人在國內繩之於法;又或者檢討相關的法例,以求跟國際接軋;又可以藉此機會,向幫派人士表明加國不是販毒天堂,而是良民的樂土。但三位議員的說話,基本上是跟大家明言在加拿大搞大麻生意是OK的,即使証據確鑿,有人將大麻外銷,荼毒外國人民的身體健康,加拿大政府都無需理會,甚至將人家眼中的販毒份子間接造就成人民英雄,難道政客們又不覺得這樣做會讓加拿大丟假丟到國際嗎?

作為一個小市民真的很想知道,究竟要到幾時,政客們才會放下那放縱式自由主義的態度,正視毒品的禍害,竭力保護下一代。


更多有關討論
如此世界之最
破破悶局
問題局限答案
毒販的應門權
話只說半句
別再「一粗三弱雞」
A Culture of Denial
「破窗理論」與溫市東端掃毒
另一種悲哀
雙重標準之嫌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