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4, 2010

 

開啟墮胎法例的討論

墮胎近期就成為了加拿大國會一個熱門的議題,甚至在5月13日有多達15,000個市民,聚集國會山進行「維護生命大遊行」,表示反對墮胎,或者要求政府在墮胎問題上有更清楚的立法。

炒熱這個議題的導火線,大概是哈珀政府不肯將墮胎撥款納入G8 峰會母嬰健康計劃的立場,再加上有聯邦保守黨後座議員Rod Bruinooge提出私人動議,要求政府行動﹐為墮胎問題提出新法規。

加拿大墮胎法的背景
不過更大的背景,大概是目前在加拿大有關墮胎的法例仍然是真空的事實。1969年開始,墮胎在加拿大已經是非刑事化,但對墮胎手術就仍然有嚴格的限制。不過到了1988年1月,加拿大最高法院就以違反人權憲章為理由,推翻有關的限制。直至今日,加拿大在墮胎問題上仍然無新的立法。即是說,在過去的20多年,有關墮胎的法例一直是真空狀況,婦女在懷孕9月期間,由胎兒剛剛成孕,直到嬰兒完全成形,任何時候都可以進行墮胎。

雖然有個別省份在墮胎問題有指引,但指引並無法律效力。加拿大成為國際上罕有沒有保障未出生嬰兒法律的國家。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數字,由1969至2005年間,有紀錄的墮胎就已超過280萬宗。

個人權利的前提
有人支持保持目前的規限,意思大概是保持無法律限制的情況,但一個關乎生命的範疇,作為一個先進國家,無法律規範是否合理呢?有意見認為,無約束的墮胎是女性的個人權利之一,例如魁省省長莊社理就指墮胎是不能讓與、不能遞奪的權利。魁省議員亦通過動議要求聯拜政府繼續支持讓女性公費墮胎,即使有關議題連明確的法律準則都未有。甚至有議員用警告的口吻,叫總理千萬別碰所謂的墮胎權,因為這是一個爆炸性的議題。

不過撇除政治考量,無規限的墮胎作為一個個人權利,到少在道德考慮上是有商榷的空間。當講到個人權利的行使,其中一大前題是不對他人構成傷害,但所謂無規限的墮胎權似乎就抵觸了這個大前題,因為明顯是有另一個生命被牽涉,甚至被傷害。

行使個人權利在實然層面上,往往跟責任分不開。人是有責任去負責任地行使個人權利,特別是牽涉到他人的生命。我們要問,女性自主權是否一定要推動到懷孕後決定墮胎的一刻,能否負責任地推前一點,採取避免懷孕的行動?或者決定不發生婚前性行為?或者做好家庭計劃避免草率懷孕之後又後悔?

有調查顯示,選擇墮胎的女性中,有21%是因恐怕經濟上負擔不起;有21%是覺得自己未準備好有孩子;16%是認為對生活影響太大;11%是因為自己年紀太輕。以上這些理由,其實都不需要推到懷孕後決定墮胎的一刻,一早就已經可以負責任地去行使個人權利。

一個如此重要,涉及他人生命的問題,要求在法律上有指引和規範,其實是一件好合情理的事,所以Ipsos Reid的民意調查顯示,有34%的受訪者希望政府開啟有關墮胎法的討論,亦合情合理,不足為奇。



墮胎的過程是什麼的一回事?
無聲的吶喊 1
無聲的吶喊 2

相關討論
這勛章,究竟是什麼?

相關資訊
萬五人遊行反墮胎
保守黨議員私人法案倡懲協助墮胎者
Poll shows divide over Canada abortion law
分裂加拿大人民的勛章
Abortion In Canada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