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7, 2010

 

匪夷所思的架空列車

大溫運輸聯網最新報告顯示,架空列車站在2009年度的罪案數字上升至28,000宗,比前一年增加了3,500宗。這些罪案除了乘撘霸王車外,還有搶劫、犯毒、性侵犯等等。其中Broadway-Commerical和素里市中區的情況最嚴重,單是涉及暴力罪案,兩站共有60宗。而涉及販毒的站王是Stadium,有70宗。全線加起來,涉及大麻的罪案就高達769宗。

除了罪案數字和飈升的趨勢有點嚇人之外,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就是為什麼當局遲遲未有在架空列車站加設買票入閘系統。

第一個匪夷所思的原因,就是作為一門需要顧及收支的生意,何解會堅持一個不合乎經濟原則的做法。運輸聯網用在維持運聯警察的支出,每年約為2千2百萬,當中主要是用以維持架空列車站的治安和捉撘霸王車的乘客。即使如此,運聯自己估計因有人撘霸王車所招致的損失,每年仍高達6百萬至8百萬元。更麻煩的是,以運聯名義去追人交罰款的困難非常大,繳交罰款比例嚴重偏低。即是說就算發了告票,很可能連行政開支和印製告票的費用也蝕掉。

一直以來,運聯都以安裝買票入閘系統的費用龐大作為不安裝的理由,但其實不安裝所導致的開銷和損失一樣巨大,兼且無可以是無止境的蝕下去,完全不乎合經濟原則。

第二個匪夷所思的原因,就是何解運聯作為一個服務社會的組織,好像不太能夠體會社會的變遷。 當一個地方人口增加,人的關係、品流日見複雜,罪案率上升,信任度也漸趨薄弱。原本以一個「信」字為基礎的商業運作,必需加上法律和其他配套去作一個有力的保障。就以油站為例,油站一向都是一個信任度頗高的地方。客人可先在店外取貨,再施施然入店內交錢。不過隨著社會環境的轉變,為了安全理由,油站陸續裝上保安攝影機。而近年因為破壞此信任關係的人增多,油價高企又燃燒起人的貪念,且不時傳出有油站員工因阻止人搶油而傷亡的消息,當局終立法,於2008年2月起,全省油站都改為「先交錢,後取貨」

原本以信任為基礎的商業活動,轉變成要以法律作阻嚇,確是有點令人傷感。但這也可算是一個大城市的自然發展。架空列車站是不是有什麼得天獨厚的條件,能在一個品流複雜的大城市中,保持「信」字運作嗎?事實又好像不是。架空列車站沿線的罪案一般較多,車站附近的治安一向較差,因為架空列車四通百達,既方便市民,也方便罪犯。這種狀況,運聯自己所做的報告也說得很清楚。

可能有人認為上車不買票是小事,要花錢,不如花在打擊更嚴重的社會問題上。但逃票真是小事情嗎?

在1980年代,美國紐約的犯罪率驚人,令人想到紐約,就想到罪案。在一些治安黑點,市民入夜後就不敢出街。紐約市政府經過研究後,推出了一系列打擊罪案政策。而行動的第一步,就是由打擊搭地鐵逃票開始。因為逃票雖是一個小小的失序行為,卻能大大壯了罪犯的膽,認定地鐵乃無王管之地,犯案的心理障礙大減。在打擊逃票的過程中,警方竟發現在逃票者中,有1/7是通輯犯;1/20身懷武器。經過一輪打擊逃票行動,再配合其他政策,紐約地鐵的治安轉好。5年內,整體犯罪案件少了50%。

運聯較早時終於宣佈,將於2013年在架空列車站安裝遲來的入閘系統。希望這計劃能如期,甚至更早完成。而整個計劃的方向,不妨仿效紐約的做法,成為一個更大規模滅罪行動的一部份。


更多有關討論
巴士叔叔有壓力
將理念放入現況思考

相關報導
More than 3,500 crimes plagued Metro's transit system in 2009
TransLink aims for turnstiles by 2013

Labels: ,


Monday, July 19, 2010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南非世界杯舉行前有不少人質疑,以南非的國力,是否能舉辦一屆叫人滿意的世界級賽事,不過這個疑慮已經煙消雲散,因為事實証明,南非世界杯非常成功,甚至有觀察人士認為是歷史上其中一屆最出色的世界杯。

認為南非世界杯成功,主要的焦點在於比較直接跟賽事進行有關的項目上。這些項目包括球場的質素,其他例如交通基建、遊客住宿、保安反恐等等的配套,以及主辦城市的熱情幾方面。從這些項目來評分,南非世界杯的確辦得不錯。不過一個城市,以致整個國家願意耗資千萬去舉辦一個大型活動,看的就不只是賽事本身是否能順利進行,更重要的是該項賽事能否為該國帶來長遠好處,包括旅遊業暢旺,加深世人對該國的良好印象,提升該國的國際地位等等。
就以溫哥華冬奧為例,亦有人稱之為歷史上其中一屆最出色的冬奧。對加拿大人而言更是印象深刻,不單止在金牌上有突破,加國男子冰球更擊敗美國奪金,為冬奧劃上完全句號。但即使是這樣,賽後面對龐大經濟負擔的現實,政府當局亦受不少壓力。而隨著熱情減退,大家的著眼點亦轉向另一個問題:究竟耗資巨額打造的冬奧,除了剎那的光輝之外,對溫哥華又有什麼長遠利益?

還好根據加拿大統計局最新的數字,冬奧不單在冬奧期間帶來龐大的旅遊收益,溫哥華旅遊局估計,因為冬奧成功提升溫市的形象,今年夏季的遊客數字,會比上年同期升7%。連溫市以外的城市亦都被帶挈,例如有報告指Kamloop市今年酒店的收入勁升24%。有觀察人士認為,冬奧對溫市未來十年的旅遊業都有正面影響。這些的長遠利益,除了因為當局的宣傳策略有效之外,亦有賴溫市的基建和市民質素優良,令人不只被冬奧吸引,而是被整個城市吸引。

如果從長遠利益的角度來看,南非世界杯是否成功就言之尚早。例如在世界杯期間,不時傳出有罪案的消息,令南非的治安問題,以及相關的貧窮問題暴露人前,會不會就因為舉辦世界杯賽事成功,就能過數令人對南非的印象提升,吸引大量遊客呢?

不過乘著世界杯的威勢,已經有消息傳出,指南非當局蠢蠢欲動,要爭奪2020的夏季奧運的主辦權,成為首個辦奧運的非洲國家。聽起來真係幾吸引,但就真是要三思而後行,事關辦奧運的複雜性就遠高於世界杯。2012的倫敦奧運,預算要用超過130億,是南非世界杯預算的三倍有多。2004希臘奧運就花了近110億,另加過10億的保安費。這些巨額財務負擔,就成為了希臘今年幾乎破產的原因之一。

從不同的角度看,南非都比希臘更嚴峻,不好好計算清楚,觀察一下所謂歷史上其中一屆最出色的世界杯是否真能帶來長遠利益,以及有力度地改善當地居民的生活質素,憑著一股熱情就去爭辦更燒銀紙的奧運,真係有點「挺而走險」的感覺。


更多相關討論
蘇亞雷斯VS長毛
冬奧最佳示威活動:Mukmuk Protest!
全城安裝冬奧軟件
奧運這燙手山芋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奧運政治

相關報導
Olympic payoff beginning to show as tourism surges
South Africa considers Olympics bid

Labels: , ,


Tuesday, July 06, 2010

 

蘇亞雷斯VS長毛

2010南非世界杯令不少人跌破眼鏡,不過令人目定口呆指數最高的,大概是烏拉圭對迦納爭入四強的一戰。兩隊踢完90分鐘,1比1平手,延長賽第121分鐘,迦納球員頭槌將球頂入烏拉圭的龍門,本應就入硬,但烏拉圭前鋒蘇亞雷斯竟然用手擋下將球擋出。蘇亞雷斯因手球領了紅牌出場,但令烏拉圭在互射十二碼中以4:2氣走迦納。事後蘇亞雷斯不單歡天喜地捧自己為真正的「上帝之手」,更辯稱自己犯手球是「別無選擇」。相比之下,這種辯稱比該場賽事的結果影響更為深遠。

首先影響的,是蘇亞雷斯個人。這種辯稱先是反映他的智慧。如果前鋒用手擋球可用「別無選擇」做理由,下次用腳射不入對方的龍門,會不會又「別無選擇」要用手將球擲入網呢?對方前鋒球技精湛,一個扭八個,後防又會不會「別無選擇」要用「奪命挍剪腳」硤低他呢?

除了暴露智慧之外,蘇亞雷斯的辯稱更有損球迷對他作為一個職業球員的尊重。作為一個世界級足球員,竟然對自己的嚴重犯規沾沾自喜,輕視足球之所以為足球的規則,看在熱愛足球的人眼裏,蘇亞雷斯作為一個職業球員的尊嚴怎會不蒙上污點?

除了對他個人之外,如此欠水準的辯稱對足球運動亦有壞影響。烏拉圭球員科蘭竟說:「蘇亞雷斯雖然沒有入球,卻救了一球,他為我們贏了比賽。」更要命的是不少烏拉圭、甚至南美球迷將蘇亞雷斯捧為英雄,是非對錯完全拋諸腦後。國際足聯將公平競爭(Fair Play)作為足球運動的基本原則,但蘇亞雷斯之流的言行,就令人質疑公平競爭的價值,甚至有評論慨嘆「今天的足球,一切都是以成敗論英雄,至於通過什麼手段,已難顧及。」

說到一些令人慨嘆的辯稱,令一個例子,就是香港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在早前的政改方案爭拗中,長毛竟公然辱罵已經一把年紀兼身患癌症的民主鬥士司徒華「癌症上腦」,這一罵引起公憤,但長毛堅拒道歉,他辯稱說:「不覺得自己講的話會令他死,我無需道歉。」這番辯稱同樣有深遠的影響。

首先長毛個人, 這辯稱先是反映他的智慧。要道歉,原因不是他的咒罵效力宏大,一罵即令人癌細胞擴散,當場死亡。而是因為言論涉及人身攻擊,兼且傷害其他癌症病人的感情。

除了暴露智慧之外,長毛的辯稱更有損市民對他作為一個爭取民主人士的尊重。民主講求的,不只是一套系統,還有心理質素。引用美國著名政治哲學學者Carl Cohen有關民主的心理條件:「民主參與要能持續,這個社會的公民必須務實而靈活,寬容又有耐心。這些態度和性情是很難學習和傳授的,所以在這些觀念已經代代相傳、深入人心的地方,實行民主會比較容易成功。」長毛的辯稱,正是損害實行民主的心理條件,令自己的政治理念和手段更難得到大衆認同。

除了對他個人之外,如此欠水準的辯稱對社會亦有壞影響。在政治場上,即使是民主政治,連橫合縱,時有變化。最驟忌的是傷害私人感情,令到大家難以合作。長毛的言行,正傷害了泛民在日後爭取民主路途上的合作空間。即使在一些環節上有分歧,畢竟泛民的目標大致一致,若經此一罵,令潛在的合作伙伴心存介蒂,損害了日後連橫合縱的空間,以後香港民主的路豈非更難行?



更多相關討論
一言興邦
動人的基調

相關報導
上帝之手還是魔鬼之手?
辱司徒華「癌上腦」 長毛仍拒道歉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