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這可不算歧視

安省高等法院上星期就一宗持續了幾年的官司作出的裁決,官司涉及一名男子違反加拿大血液服務局(Canadian Blood Services)的規定,在1990年至2002年期間,隱瞞自己同性性行為的歷史,多次向血液服務局捐血。在加拿大自1977年起,任何男性跟另一名男性有性行為,即使只是一次,已不符合捐血資格。血液服務局發現後向該名男子提出起訴。該名男子則反指不允許同性戀者捐血的制度侵犯了人權憲章(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提出反控訴。

安省高等法院法官艾特肯(Catherine Aitken)最終裁定,禁止男同性戀者捐血的政策並不違憲。該名男子則要就隱瞞同性性行為以及危及公衆安全,向血液服務局繳交1萬元罰款。

法官艾特肯在長達200頁的裁決書中,解釋有關裁決的原因主要有三個。
第一,不允許同性戀者捐血的政策並不違憲,因為加拿大血液服務局(Canadian Blood Services)不屬政府機構﹐因此權利憲章不適用。
第二,捐血並非一種法律賦予的權利。
第三,被禁止捐血﹐會令同性戀及雙性戀社群﹐覺得他們未能完全融入社會。但要求輸血者接受更低的安全標準﹐上述的影響就「無法相提並論」。

這裁決一出,馬上就引起一些同性戀群體的不滿。有同性戀權益組織指高等法院的裁決不合理,漠視同性戀者的人權。又指責加拿大血液服務局應該檢討自己的測驗血液機制,將問題推給同性戀人士是可恥和不負責任。甚至揚言,會繼續有同性戀人士順利捐血,反正血液服務局的審查程序不夠進取和愚蠢。認為高等法院今次的裁決,將對同性戀社區的歧視永久化。

不滿法院裁決,其中一大重點,好明顯落在歧視上。
「歧視」一詞,在中文上幾本上是非常負面;但在英文discrimination的意涵就較豐富。例如男人不准入女廁,是一種discrimination。大近視不能當飛機師,也是一種discrimination。這類形的 discrimination,技術性一點來說,屬於「區別看待」(differential treatment)。
Discrimination 屬於「歧視」還是「區別看待」,主要是看用作區別的條件是否「適切」或「相關」(relevant)。
例如「男人不准入女廁」的區別條件仍基於兩性間的分別,心理因素和人身安全等相關的考慮,故屬合理的discrimination,不含「歧視」成份。
若果「只有有近視的男人不准入女廁」,區別條件「不相關」,這種discrimination就算為「歧視」。

縱觀法院裁判的三大理據,第三個理據就正是處理相關的discrimination是否涉及歧視,抑或是適切相關的區別看待。法官一方面指出,被禁止捐血﹐會令同性戀及雙性戀社群﹐覺得他們未能完全融入社會,但從公眾安全的大前題出法,要求輸血人士接受更低的安全標準﹐上述的影響就「無法相提並論」。法官甚至在裁決書中寫明,在同性戀男子中﹐愛滋病毒(HIV)及其他透過血液傳播的性病「仍然猖獗」﹐因此該捐血政策基於事實﹐而非歧視或成見。而據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在今年三月公佈的最新數字,有同男性發生同性性行為的男人,比起一般無同性性行為的男人,感染愛滋病毒的機會高出至少44倍;感染梅毒的機會就高出至少46倍。從這些依據看來,法官認為禁止同性戀人士捐血不違憲,是基於「適切」及「相關」的條件去作區別,可不能隨便指責人家歧視。


相關討論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沒有道德的公平
保持眼睛雪亮
加拿大特色的解決方法

相關資訊
Blood supply safety comes before sensitivity
禁男同性戀者捐血 安省高院裁不違憲 引發爭議
HIV and Gay Men: A Global Concern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