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9, 2010

 

聯合國這遊戲

加拿大上星期二在晉身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上遇到外交錯折,在投票中不敵德國和葡萄牙,宣布放棄角逐,這是在安理會64年歷史中,加拿大首次未能佔一席位。

面對這個歷史性的錯折,外交部長康農(Lawrence Cannon)第一時間就將責任推給反對黨自由黨黨領葉禮庭上,指「加拿大是基於原則而爭取席位;但不幸地,在國內反對派領袖認為加拿大不需同一口徑說話。」康農所指的是在個月的一番言論中,葉禮庭指摘聯邦保守黨政府漠視聯合國,並且質疑政府是否有本事在安理會中博得一席位。

其實如果保守黨政府真的認為葉禮庭的說話如此有份量,足以一言喪邦的話,何不一早請葉禮庭出馬,向各國政府進行游說?葉禮庭雖然身為反對黨黨領,但有機會為國家盡點綿力,兼且順便幫自己攞釆,應該會肯挺身而出。 康農的說話好明顯是為國內黨派政治而講的,而且言過其實,事關有傳媒問了多位有參與投票的國家大使,都說未有聽聞過葉禮庭的言論,甚至連葉禮庭都未聽聞過。

這邊廂保守黨政府推卸責任,那邊廂反對黨亦群起攻擊政府外交政策失敗,令加拿大在國際上的聲譽欠佳,導致爭取聯合國安理會席位無功而返。這樣的解讀,恐怕就忽視了聯合國究竟是一個什麼的遊戲,各國是出於什麼動機去投票這大圖畫。

首先關於加拿大的國際聲譽,即使在一個越見複雜的國際生態當中,加拿大的外交政策上未能面面俱圓,加拿大在很多維和及救災事務上都有大力參與,所作出的貢獻和犧牲,都是有目共睹。另外跟其他國家的交道,例如同中國和印度的關係都有明顯的加強。

不過各國大使在安理會投票時所考慮的,大概就不只是這些國際聲譽和外交政策。就以印度為例,總理哈珀上年11月出訪印度;今年年初兩國簽署了核能合作協議;在拓展資源及製成品市場策略上,加拿大政府又指定印度為主要市場,但在安理會席位上,印度就將票給葡萄牙。當中原因好簡單,就是印度有野心要爭取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而葡萄牙又表示會支持。所以印度放棄加拿大,推葡萄牙入局,動機一目了然。

另外阿聯酋有官員明言,有游說其他國家代表不要投票給加拿大。口裡頭的原因,是感受到加拿大無大力支持阿拉伯國家,以及加國的貿易政策有「保護主義」。近期加拿大基於各方考慮,拒絕讓阿聯酋的航空公司加開往返加拿大的航線,阻礙了阿聯酋的商業利益,這大概就是一個導因。阿聯酋政府投票,是否基於加拿大的國際聲譽和貢獻;或者過往跟聯合國的關係;還是自自身的利益考慮呢?大家心知肚明。

再者今次的兩個競爭對手德國和葡萄牙都來自歐洲,歐洲國家基於自身利益以及歐洲在聯合國的影響力,都會強烈傾向將票投給自己人。但與此同時,同屬北美洲並且在國際間好有牙力的美國,今次不但無為加拿大進行積極游說,甚至有消息指奧巴馬政府傳令要所有美國外交人員,不參與在一切協助加拿大拉票的工作上。這做法幾乎等同在今次的安理會席位角逐上放棄加拿大。

其實在今次安理會席位投票前幾日,加拿大在一輪游說後,收到135個國家書面支持,以及另外15個國家口頭承諾支持,加起來共有150票。但到投票當日,加拿大在首輪投票只得114票,第二輪更跌至78票,那些白紙黑字的承諾究竟去了哪裡?所以今次的挫折,除了是一個機會去檢討加拿大的外交外,亦讓大家見識一下國際政治,以及聯合國是個什麼的遊戲。


更多相關討論
國際大戲
地下友誼
南海賭局

相關報導
阿聯酋有份游說反對 加爭安理會席位受挫
Blame game begins as Canada loses out on UN Security Council seat
首輪投票輸給德國 自知難敵葡萄牙退選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