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30, 2010

 

Merry Christmas,就係咁簡單

在過去幾年的聖誕期間,社會上都有一個爭論,就係應不應該在Christmas期間恭祝人Merry Christmas的爭論。 認為不應講Merry Christmas的人指出,在加拿大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講一句Merry Christmas可能會傷害人家感情,給人「聖誕獨大」的感覺,在講求平等,高舉「政治正確」的多元文化社會,絕不容許有「聖誕霸權」的出現,所以祝人家聖誕快樂乃「政治不正確」之舉動。政治正確的賀詞應是「Happy Holiday」。甚至有人提出,聖誕假期要改為「winter holiday」,聖誕樹都要改名為「holiday tree」。緬省省議會就曾將聖誕樹改稱為「多元文化樹 multicultural tree」,直至省長Gary Doer覺得名不乎實,翻用舊名以正視聽。

其實除了Gary Doer之外,有越來越多人覺得聖誕期間要極力迴避「聖誕」的字眼有些匪夷所思。 例如有基督徒群體指這種論調,貌似開放共融,實際上卻有違宗教自由。亦有白人社群認為,如此「政治正確」實質上剝奪了他們珍惜的節日傳統。慶祝其他民族的節日,講句「Kung Hee Fat Choy」就叫「擁抱多元文化」,講句「Merry Christmas」被扣上「政治不正確」,Best Buy 寧祝「Happy eid Al-adha」(回教節日),也不說句「Merry Christmas」,情何以堪?

Chilliwack學校局日前就一致通過,不再在所謂政治正確問題上糾纏落去,不再用「冬日假期」,而是老老實實地在學校內翻用聖誕的字眼,去談及「聖誕節」、「聖誕假期」,以及一切有關聖誕的事物。有學務委員表示,投票支持翻用Christmas的原因,因為12月25日就是聖誕節,that's what it is,就係咁簡單。

不過Chilliwack教師協會就非常不滿意這個決定,認為學校局不是一個有信仰背景的系統,無必要用一些缺乏包容性帶宗教性的字眼, 會令其他人有不被尊重的感覺。言下之意,是慶祝聖誕節應該只是基督徒自家的事,不要搞擾其他不同文化宗教背景的人。

驟耳聽落,這種講法又公平、又有道理、又配合多元文化的精神,但再想深一層亦暴露了所謂「政治正確」那種一刀切式的近乎粗暴的粗淺思維。
按這種思維,7月1日是否應該祝人家「Happy Canada Day」,也該好好檢討一下,因為很可能會冒犯到原著民和法裔人士,傷害到他們的感情。1月1日是否應該講「Happy New Year」,也值得商榷。因為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社會,不同族裔有不同曆法,怎能容許「西曆獨大」?!

聖誕節不錯是個宗教節日,但又不止於此。
從歷史角度看,基督教信仰確是西方文明的重要基石。西方社會的重要價值觀(包括人權、自由、平等)以至不少社會建構,都源自基督信仰和聖經教導的原則。明白這個淵源,慶祝聖誕節可以有更豐富的意義。那些自命「政治正確」的說法,往往就致力於不問情由的「剷平」一切分別,視文化淵源、傳統精神為迂腐的殘餘,以「政治正確」粗暴地倒模出所謂平等大同社會。

其實節期其中一個好重要的功能,就是讓一個社會群體追本溯源,確認自己的歷史傳統,從而加強社會成員的內聚性和身份認同。將一切有歷史意義的節期全部以「holiday 假期」統稱,結果不單會令一些重要的身分、傳統流失,節期的內涵被抽空之後,餘下的大概就只有放假的心情和行街shopping。


相關報導
Just call it Christmas, school board rules
R.I.P. political correctness
A Jewish perspective

Labels: ,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硬漢也需軟力量

如果做一項民意調查,問題是今時今日的超級強國是哪一個?相信大部份人的答案都仍然會是美國,不過可能就沒有在上世紀90年代初答得那麼肯定。

要成為一個超級強國,國際共主,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是其中兩大顯然而見的要素。講軍事力量,美國肯定仍然是世界第一。雖然不時有報導指中國軍力提升,美國方面又不時大敲警鐘指中國軍事威脅逼在眉捷,但客觀而言,美中的軍事力量相距甚遠。單看海軍,中國的力量甚至未必比得上日本,更諻論跟美國爭一日之長短。

講經濟力量,即使經過金融危機,美國仍然被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列為全球第4大最具經濟競爭力的國家(僅次於瑞士、瑞典和新加坡之後),中國則排名第27。

不過要做一個得到國際間認同,一呼百應的武林盟主,除了要有軍事和經濟這些所謂「硬力量」之外,還需要「軟力量」。 軟力量的成份,主要是道德性的影響力。

在上世紀90年代初,柏林圍牆倒塌,蘇聯瓦解,共產社會分崩離析,美國一時間真有領導全球之勢。以冷戰勝利者、民主老大哥的形象號召各國。不過當時的總統老布殊未能成功掌握時機,殿定美國的領導地位。一直到了小布殊,經歷入侵伊拉克戰爭以及尋找大殺傷力武器的鬧劇,美國的公信力更是嚴重受挫。雖然仍是公認的超級強國,但道德性的影響力大量流失。

到了近年的金融海嘯,就將餘下的公信力也都捲走了。全球金融海嘯的導火線,大家都知道是美國的次級房貸。而美國國內的長期低利率政策,則是導致信貸消費過度擴張的主因。但美國高官竟指導致了金融危機或者美國房地產的泡沫化的原因,是新興市場國家的儲蓄率偏高。聯儲局主席伯南克直指美國的債務問題「不在於美國人花錢太多,而是外國人存錢太多」。這種對問題的核心視而不見,反而將責任推在別人頭上的態度,最令人反感的地方,不只在於其幼稚和無恥,更是那種以美國利益、美國價值為先的自義心態。

在首爾20國集團(G20)高峰會前夕,美國總統奧巴馬寫給集團其他領袖的信中強調,美元的強勁和全球經濟的健全都有賴美國的經濟復甦,又指「能創造就業、收入與消費的強勁復甦,是美國對全球經濟復甦能做的最大貢獻」。這些說話客觀而言是有一定道理,但口口聲聲要為全球經濟復甦作出貢獻的同時,為了應付遲續疲弱的國內經濟,美國聯儲局推出第二輪量化寬鬆措施,措施推高其他國家貨幣匯率,令大量熱錢湧向新興市場國家,令各國政府大為頭痛。德國外長公開指摘美國一邊埋怨其他國家操控匯率,一邊自己大肆印製美鈔以壓低美元,是一種「虛偽行徑」。另外中國、巴西、俄羅斯、歐元集團等經濟體都抨擊美國的做法。

作為一個國家,出盡法寶,即使損人利己去力求自保,其實就無可厚非。但這些行為亦具體地消耗了一個有志於領導全球的國家的道德性影響力。在G20峰會中,奧巴馬針對人民幣匯率問題譴責中國時,並沒有得到其他國家的公開支持。原因大概不是無其他國家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有意見,但就是不服氣,不要跟著美國走。

美國在未來一段時間即使會出現相對性的衰落,肯定仍然會是一個超級強國,但隨著軟力量的流失,美國在國際社會上的領導地位大概會持續褪色。


相關討論
代罪羔羊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冠軍中國夢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可以更可怕

相關報導
歐巴馬:全球經濟取決美國復甦
中美為人民幣交鋒 歐巴馬略居下風

China Helping Boost U.S. Economy Despite Currency Concerns

Labels:


Tuesday, November 09, 2010

 

不穩定的世界糧倉

地球村、全球一體化這些概念,很多時都被視為社會進步的趨勢,特別在金融、資訊科技等等的行業。不過世界上好少有事情是百利而無一害,全球一條村的發展方向其實對個別地區所帶來的挑戰亦可以是非常廣泛。

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較早前公佈一份最新報告,指卑詩省的糧食價格和供應隨時會大幅波動,理由是本省有近一半的糧食是靠從世界各地入口。正面來看,就是卑詩省民有口福,可以食到世界各地的出產,而且價廉物美。不過這個情況亦都等同將自己的喉嚨放在人的手上,所以報告警告說,如果本省的糧食供應保持現狀,高度倚賴進口的話,萬一地球村某處出現些什麼危機,就會影響到本地食物的穩定。

譬如在2006年,因為美國擴大生化燃油計劃,需要大批黃豆和栗米,導致黃豆和栗米的價格上升;又適逢加州、澳洲、以及亞洲多個糧食出產國的天氣變化,糧食失收,導致在2008年4月份,全球小麥的價格上升了一倍,稻米的就上升了兩倍。當時卑詩省的食物價格應聲而起,在亞洲和非洲一些較貧窮地區甚至有缺糧的情況。再數近期一點,今年年初,中國西南五省出現百年一遇的嚴重旱災,多處農地的春播告吹,消息對本地的糧食價格亦帶來多少波動。

其實過度依賴進口糧食的地區越來越多,例如在台灣,政府官員口口聲聲說:「台灣的糧食自足率達90%。」但事實是台灣「稻米」的自足率達90%,另一項主要糧食小麥的自足率就近乎零。每年大約120萬噸的小麥食用量,幾乎全數倚賴進口。準確計算之下,台灣的糧食自足率只有50%左右,跟卑詩省差不多。

不過一個國家過度依靠進口糧食,就等同將自己的喉嚨放在人的手上,因為人家隨時可以令你絕水絕糧。所以一個國家或者一個地區要強大、要發展,除了石油的供應要穩定,儲備要充足外,糧食的供應和儲備同樣重要。難怪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曾經喊出「國家大糧倉,拜託黑龍江」的口號,因為作為中國最大商品糧食基地的黑龍江省,是肩負有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穩定糧食價格的重任。

另類政策中心的報告建議,要避免卑詩省的糧食供應和價格太容易受外圍因素影響,就要增加更多生產本地的糧食。這個建議說起來合理,做起來就非常為難。為難的地方至少有兩個:

第一,正如很多的第一世界國家,都有重商輕農的傾向。在目前的經濟環境,政府大手振興農業,必然會引起其他行業眼紅。到時在輿論壓力,以及要在大城市創設更多就業職位的實際考慮下,大水喉好難真是往農地射水。

第二,就是市場的支持。本地的糧食生產成本,跟其他地區的成本一般都偏高,相比之下市民購買意欲亦較低,對外地糧食的需求反而較高。在商言商,做生意的,大概都會見到商機何在。

困難是很明顯,不過如果糧食是關乎到社會長遠的穩定發展,當局怎麼也該計劃一下如何減少倚賴進口糧食的問題。


相關討論
水荒危機
you are what you eat

相關報導
B.C. vulnerable to food price shocks and shortages, report says
保糧食安全守3條底線 溫總拜託黑龍江做國家大糧倉

Labels: , , , , ,


Thursday, November 04, 2010

 

報屁股的位置

加拿大審計總長Sheila Fraser上星期發表審計報告,報告的內容非常廣泛,包含政府不同部門運用資源的情況。不過報告發表後跟著的幾日,反對黨窮追猛打的,以至各媒體追訪報導的,主要都是審計報告批評國防部數以十億元計的直升機及隱形戰機採購計劃。

有政府官員就發牢騷,指反對黨和傳媒只識得隱善揚惡,對報告中對政府各項正面抨價視而不見。官員所指的,大概是審計報告中肯定了政府刺激經濟方案的成果,多項刺激行動都能做到增加工作職位和工作時間,有效運用撥款,迅速發放470億元振市資金﹐行動基本成功。政府對大銀行的監管亦得到正面評價。報告甚至讚揚加拿大稅務局在監管慈善團體運用市民善款的工作,有效保障市民的利益。Sheila Fraser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對審計報告中多項正面的結果感到欣慰。」

在如此正面的背景下,反對黨和媒體就專攻一、兩項抨擊,從政府官員的角度就真是有點不甘心,覺得無被公正對待。不過作為政府大概亦要學會面對一個現實,就是一些較負面的消息,即使只是100分之1的不妥善,在今時今日的社會都必然會被放大,這個就是所謂監察政府的現實運作。從正面來看,這個現實逼使掌權者必須步步為營,不斷改善。不過事情總有兩面,即使有正面的作用,若果不小心運用的話,同樣會產生負面的影響。

例如大約半年前,台灣的《國語日報》做了一項名為《2010兒童大未來》,針對兒童理想職業的問卷調查,向台灣25個縣市,48所小學的1588個五、六年級的學童進行調查。調查結果顯示,第6大小學生最不喜愛職業是總統。不想當總統的原因包括「壓力太大」、「會被嗆」等等。

有分析員指,學童對未來職業的喜好和取向,往往嚴重被傳媒所影響。一個總統即使幹得不錯,在今時今日的社會裡,媒體似乎覺得太多正面的報導,好像有點歌功頌德的肉麻,兼且缺乏娛樂性。放大負面消息,既可刺激收視,又能建立揭示社會陰暗面的正義形象。一些因為政府施政正確而令市民受惠的成果,即使有報導,都要附上一大堆反對黨以至既定利益團體的質疑。以致在媒體上,總統形象的一大組成部份,除了被罵,還是被罵。

曾經有機會跟一些香港高官的親友傾計,問到一些第二代的有沒有心志仿效爸爸服務社群,當中十之八、九都搖頭,原因好簡單,就是做什麼、做到幾好、幾盡心,都一定被人不成比例地罵到片甲不留。這些年青一代,當中不少都是青年才俊。其實總統或其他政府官員都是人民公僕,有小朋友以及年青人有志又有才能於透過加入政府去服務社群,其實是一件美事。不過總是「會被嗆」的陰影太大,恐怕是一個要有莫大決心才可以克服的心理障礙。

正如諾貝爾文學奬得主蘇辛尼津(Aleksandr Solzhenitsyn)於1978年6月在哈佛大學畢業禮上的演說《割裂的世界》中所講:「今天西方社會在行善與行惡的自由之間有一種不平等現象。政治家若想為國家做些舉足輕重和富建設性的事情便須步步為營,甚至一步一驚心,因為在他周圍有無數心快口直、不負責任的批評者,還有立法部門和新聞媒體不住對他反駁和迎擊。他必須向人證明自己每一步都有稽可查,無懈可擊。因此,才智過人而有創新動力者,幾乎完全沒有機會一抒所長,因為一起步便有滿地陷阱等待著他。於是平庸者當道,這全因民主制度帶來的枷鎖。」

這樣說,不是要求減少揭露政府以至社會上的幽暗,更加不是要大搞歌功頌德。作為掌權者就要有面對抨批的智慧和能耐,接受別人的監察,力求進步。而媒體的報導亦要繼續保持公正持平。當抨的抨,當讚的讚,惡政要放頭條,德政亦無需下下放在報屁股的位置。


更多相關討論
每早晨的定調
兒童不宜的報紙?
我的志願

相關報導
Report applauds stimulus program
Auditor General Fraser slams chopper buys
審計總長責軍用直升機拙劣交易
審計總長報告揭露 移民部逾8成服務欠章法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