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硬漢也需軟力量

如果做一項民意調查,問題是今時今日的超級強國是哪一個?相信大部份人的答案都仍然會是美國,不過可能就沒有在上世紀90年代初答得那麼肯定。

要成為一個超級強國,國際共主,軍事實力和經濟實力是其中兩大顯然而見的要素。講軍事力量,美國肯定仍然是世界第一。雖然不時有報導指中國軍力提升,美國方面又不時大敲警鐘指中國軍事威脅逼在眉捷,但客觀而言,美中的軍事力量相距甚遠。單看海軍,中國的力量甚至未必比得上日本,更諻論跟美國爭一日之長短。

講經濟力量,即使經過金融危機,美國仍然被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列為全球第4大最具經濟競爭力的國家(僅次於瑞士、瑞典和新加坡之後),中國則排名第27。

不過要做一個得到國際間認同,一呼百應的武林盟主,除了要有軍事和經濟這些所謂「硬力量」之外,還需要「軟力量」。 軟力量的成份,主要是道德性的影響力。

在上世紀90年代初,柏林圍牆倒塌,蘇聯瓦解,共產社會分崩離析,美國一時間真有領導全球之勢。以冷戰勝利者、民主老大哥的形象號召各國。不過當時的總統老布殊未能成功掌握時機,殿定美國的領導地位。一直到了小布殊,經歷入侵伊拉克戰爭以及尋找大殺傷力武器的鬧劇,美國的公信力更是嚴重受挫。雖然仍是公認的超級強國,但道德性的影響力大量流失。

到了近年的金融海嘯,就將餘下的公信力也都捲走了。全球金融海嘯的導火線,大家都知道是美國的次級房貸。而美國國內的長期低利率政策,則是導致信貸消費過度擴張的主因。但美國高官竟指導致了金融危機或者美國房地產的泡沫化的原因,是新興市場國家的儲蓄率偏高。聯儲局主席伯南克直指美國的債務問題「不在於美國人花錢太多,而是外國人存錢太多」。這種對問題的核心視而不見,反而將責任推在別人頭上的態度,最令人反感的地方,不只在於其幼稚和無恥,更是那種以美國利益、美國價值為先的自義心態。

在首爾20國集團(G20)高峰會前夕,美國總統奧巴馬寫給集團其他領袖的信中強調,美元的強勁和全球經濟的健全都有賴美國的經濟復甦,又指「能創造就業、收入與消費的強勁復甦,是美國對全球經濟復甦能做的最大貢獻」。這些說話客觀而言是有一定道理,但口口聲聲要為全球經濟復甦作出貢獻的同時,為了應付遲續疲弱的國內經濟,美國聯儲局推出第二輪量化寬鬆措施,措施推高其他國家貨幣匯率,令大量熱錢湧向新興市場國家,令各國政府大為頭痛。德國外長公開指摘美國一邊埋怨其他國家操控匯率,一邊自己大肆印製美鈔以壓低美元,是一種「虛偽行徑」。另外中國、巴西、俄羅斯、歐元集團等經濟體都抨擊美國的做法。

作為一個國家,出盡法寶,即使損人利己去力求自保,其實就無可厚非。但這些行為亦具體地消耗了一個有志於領導全球的國家的道德性影響力。在G20峰會中,奧巴馬針對人民幣匯率問題譴責中國時,並沒有得到其他國家的公開支持。原因大概不是無其他國家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有意見,但就是不服氣,不要跟著美國走。

美國在未來一段時間即使會出現相對性的衰落,肯定仍然會是一個超級強國,但隨著軟力量的流失,美國在國際社會上的領導地位大概會持續褪色。


相關討論
代罪羔羊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冠軍中國夢
Dysfunction 的地球村
可以更可怕

相關報導
歐巴馬:全球經濟取決美國復甦
中美為人民幣交鋒 歐巴馬略居下風

China Helping Boost U.S. Economy Despite Currency Concerns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