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校園十年爭鬥史

鬥了成十年,卑詩省教育廳跟卑詩教師聯會(BCTF)就「基礎技能評核試」(Foundation Skills Assessment,FSA)的鬥法近期又變得白熱化。這個評核試乃省教育廳由2000年開始推行。目的是要對4至7年級的學生,在閱讀、寫作和算術等基本技能方面作出客觀評估,從而了解各學校的教學表現。不過這項測試就被教聯大力反對,其中一大原因,就是評核試的結果可以被用作將各學校排高低的標準,認為為忽略了各學校的獨特性,令老師有壓力,以致影響教學。

卑詩省校長及副校長協會日前表態,認為應該取消評核試,原因是這個引起省教育廳和教聯爭拗多年的測驗,已經過於政治化,建議用另一個標準化的測驗取代評核試。有關的表態,教聯就當然視為一次勝利,不過其實除了話支持取消評核試之外,校長協會的說法不見得在一面倒的撐教聯。如果說事情變得太政治化,教聯要負的責任就肯定多於省教育廳。例如近幾個星期,幾乎每日打開收音機都聽到教聯競選式的廣告,呼籲家長採取不合作的手法,要自己的學童退出不參與評核試。

教聯又曾經在報章上登大版廣告,大數他們眼中評核試的不是。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在2008年1月,在Vancouver Sun報章賣了個全版廣告,廣告的標題是 "Withdraw your child from FSA testing!" 內容上半部主要是指出評核試的各種不是,義正詞嚴,試圖說服家長要學生罷考。下半部則是一張便條,方便家長用以向校長提出罷考。不過這張要求免考的便條的內容就不是據理力爭,陳述抵制評核試的正義理由,而是教家長以家有急事 (family emergency) 和長期病患 (lengthy illness) 為理由,不出席考試。說白一點,就是老師鼓勵家長指示學生說謊佯病!

甚至有家長向報館投訴,指校方打電話給她,指她的孩子是全班唯一應考評核試的學生,又說明在這情況下考評核試有不少的麻煩,包括參加測驗需大約8小時,因應試所缺的課程,學校要額外安排補習。最後該名家長唯有無奈下簽回退出考試的表格。

雖然省教育廳亦有訴諸社會大眾,拉攏家長的行動,例如發出公開信,列舉評核試的好處,呼籲家長支持,但跟教聯相比就小兒科得多。問題變得如此政治化,如此有抗爭性,教聯恐怕難辭其疚

至於校長協會所講,取消FSA評核試,用另一個標準化測驗取代的建議,取消評核試容易,要設計出另一個標準化測驗的難度就非常之高。事關教聯極力反對評核試的理由, 是評核試的結果若果被用作將各學校排高低的標準,會忽略了各間學校的獨特性,令老師有壓力,進而用全富精神去催谷學生應付評核試,以致要放棄其他的教學,忽略學生獨特的進度,最終影響教學質素。這種無限上綱式的推論,背後的精神在於否定比較的客觀標準。而任何標準化的客觀比較一定會有所取捨,用教聯的說話,就是忽略了個別的獨特性。按此邏輯,其實任何考試,省市又好,各種專業試也好,都是不可取的測驗。既然如此,教聯在能夠成功阻礙FSA評核試之後,又怎會輕易容讓其他標準化測驗出現呢?

正如較早前一份獨立調查報告指出,負責全省教師管理工作的卑詩教師學會的功能不健全,缺乏可信度,沒有將公眾和學生的利益放在首位,背後一個主因是有「明顯的證據」顯示教師學會被教育工會組織卑詩教師聯會(BCTF)介入而失去獨立運作的立場。教聯一直以來的作風是以工會成員利益行先,還是學生利益行先?其實不難分辨。所以FSA評核試的爭拗恐怕只是表面,真正要處理的是教聯這個工會組織。


相關討論
老師教走堂
一樣的要求
純屬自然反彈
學校又成了擂台

相關報導
BCTF head leads campaign against FSAs
基礎技能測驗今起 麥雅雯籲家長支持
教師工會與教育廳鬥法下 家長稱受壓兒子迫棄考FSA
校長挺教師停基礎學科測驗
報告:受工會影響 學會未將學生利益列首位
曾性侵學生販毒2男照拿教師牌

Labels: , ,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中美「暖腳之旅」

應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梁光烈的邀請,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到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訪問行程一開始,雙方都顯得頗為謙卑恭敬。雖然中國軍方的的「殲20」隱形戰機曝光,但梁光烈就好謙,強調中國的軍事發展,還是落後軍事先進國家數十年,跟世界先進水平仍有一定差距,對世界不構成威脅。那邊廂的蓋茨,收到風關於殲20的消息後,雖則回應說都未知殲20隱形戰機實際上有多隱形,但亦坦認美方低估了中國新型軍備的發展,甚至指美方也要增加國防經費以應對中國在太平洋地區軍力。

兩國高調接觸,恭敬的說話、營造友好氣氛的說話都總要講,不過蓋茨在一次記者會上,表示中美的軍事接觸不會因為兩國的政治事件而遭到影響的言論,就顯得過於不切實際。 在過去20年,中美的軍事交流中斷過6次。其中3次都跟台灣有關,包括在1995年5月,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訪美,導致中美軍事關係宣告中斷。另外兩次都跟美國對台軍售有關,包括2008年10月,美國向台灣出售價值超過60億美元的先進武器。如果蓋茨不熟悉過去20年的歷史,對於中美軍事關係的第六次中斷,即是上年1月,奧巴馬政府宣佈對台灣出售64億美元軍備之後,中國隨即宣佈凍結中美兩軍的互訪項目。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蓋茨可能早在上年夏季已經出訪中國,無需等到今時今日。

而在整個訪問行程中,不論對象是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抑或中央軍委副主席習近平,蓋茨收到的信息都很清楚,就是中美雙方軍事交流其中一大關鍵的障礙是美國對台灣售武,另一個相關的關鍵,是南海及中國海的穩定問題。一個是國家主權問題,一個是發展問題,對中方而言有多少讓步空間,無需勞師動眾去中國走一趟,美方一早已經知道。而美國政府又有多少轉彎的空間,自己亦心裡有數。

在奧巴馬上位初期,魅力凝聚,在媒體的形象上所見,彷彿有著呼風喚雨的能力,但過無耐就見真章,奧巴馬政府其實頗為軟弱。起初大有改變美國外交策略之勢,擺出開放溝通、求同存異的姿態,但無耐就頂不住國內單邊主義、堅持美國霸權的聲音,又將中國放在敵對競爭的位置。蓋茨在中國期間,對外說行程「很有建設性,為兩軍關係向下一階段發展創造了條件」。轉頭到日本就馬上說中國的軍事技術進步將會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實力,美軍在亞太地區的部署意在抑制(restrain)中國,甚至指中國在網絡戰以及反衛星戰的技術進步,會挑戰美國軍隊在太平洋地區的運營能力。跟手更高調表示要加強美日同盟。在這樣的戰略部署下,中美雙方的互信基礎可以有多穩固,有多長遠?

再加上美國國內經濟持續低迷,美國政府要轉移國民視線,中國作為一個迅速強大而又不是奉行西方民主的國家,註定是一個方便的目標。在上年年尾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就有不少候選人打出「反華牌」,利用反華情緒來模糊無能力承諾帶領美國走出經濟低迷的事實。

美國又是一個所謂的「軍產複合體」,即是只要不對美國的軍事優勢帶來風險的情況下,政府跟軍事產業集團合作,向各國售賣武器。軍事產業是一門超級大生意,由研發到生產,需要大量人員和資源,而且基於機密理由不能輕易到第三世界設廠。軍事產業生意好的話,對刺激國內經濟大有幫助。一直以來有不少美國的議員都以「台灣利益」做理由,主張大手筆地向台售武。有趣的是,如果台灣方面不照單全收,美方就會擺出非常難看的面色,直至台灣肯撥巨款入貨。所以所謂「台灣利益」講到尾都是「美國利益」。面對目前的經濟困境,美國怎可能為了跟中國建立什麼互信而放開台灣這塊肥肉?

所以就當奧巴馬政府有意願,亦無能力和足夠的利益誘因去放開對台售武這個障礙,反而似乎更有動機去利用台海的緊張去爭取自身利益。蓋茨這趟所謂中美軍方「暖身之旅」,恐怕都只能在短期內暖一暖腳。


相關討論
硬漢也需軟力量
代罪羔羊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冠軍中國夢
美國小馬哥?

Labels: ,


Wednesday, January 12, 2011

 

家庭優先 走遠一點

卑詩自由黨黨領候選人簡蕙芝以「家庭優先」作為競選綱領,昨日宣佈若果當選成為省長,就會推動在二月份增加一個家庭日假期。理由是由年頭的新年假期到大約四月份的復活節假期之間,有超過100日無公眾假期,增加家庭日假期可以讓省民有多個機會休息一下,共享天倫。

當然有多一日假期對省民的家庭健康未必有太大幫助,但是有一日擺明車馬要珍惜家庭,卻係有一定的象徵意義。其實除了有一日假期之外,如果能夠再賦予多一點內容,就可能更有助推動正面建立家庭的果效。例如在美國由2001年開始,不少城市都陸續響應「家庭日運動」。這運動的內容很簡單,就是鼓勵大家在每年9月的第3個星期一,放下一切活動,回家跟家人好好吃一頓晚飯。

這個家庭日運動的發起,緣自哥倫比亞大學的全國上癮及藥物濫用中心(CASA),一份有關回家吃晚飯跟年青人健康成長的關係。有關的報告之後繼續做了好幾年,每次結論都很相似,就是有固定與家人共晉晚餐(每週5次)的年青人,比不固定(每週少於3次)的年青人,染上煙、酒、毒癮的機會大大減低。2009年的報告甚至顯示,不只一起吃,吃得融洽也能對年青人的成長有正面影響。

當然要做到有更多機會跟家人共晉晚餐,有主顴意願之外,亦要有客觀環境的配合。所以簡蕙芝真的以「家庭優先」作為競選綱領的話,不妨將這個精神放入不同的政策範疇。例如在經濟政策方面,可否放開只是以國內生產總值(GDP)作為衡量經濟發展狀況唯一指標呢?

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在兩個月前已經宣佈,將會啟動衡量國民幸福感的研究﹐將國民對生活滿意度等因素﹐放入衡量經濟狀況的指標。在日前的美國經濟學會(American Economic Association)年會中,亦有成員質疑在過去四十年,一直以GDP一個數字去衡量一個國家的成敗,是不是一個正確的做法。會上史丹福大學經濟學家克萊諾(Peter Klenow)和瓊斯(Charles Jones)提交的報告顯示,以目前的方法計算,美國人的生活水平超過法國和德國,但考慮埋壽命長短、閑暇時間和平等程度等因素後﹐ 德國和法國的生活水平跟美國就不相上下。

其實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在2008年初,就曾委託美國著名經濟學家,200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曾任世界銀行副總裁,及前美國總統克林頓經濟顧問的斯蒂格利茨 (Joseph Stiglitz) 去研究有關的問題。斯蒂格利茨用了一年有多的時間去研究,結論認為GDP不足以反映市民的生活是否幸福快樂。故建議衡量市民的生活質素時,除了GDP之外,還要加入休假時間,醫療衛生,家庭關係等因素。在計算經濟發展狀況時,要加上所謂的「幸福指數」。

所以要做到「家庭優先」的話,鼓勵簡蕙芝不妨去盡一點,將有關的精神和原則徹底滲透入不同政策範疇。即使最終未能跑出做省長,至少亦為市民的福祉、家庭的健康輸入新思維。


相關討論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努力加餐飯
幸福指數

相關報導
簡蕙芝倡設家庭日假期 商界不支持
Clark calls for a B.C. Family Day
幸福生活不能光由GDP說了算

Labels: ,


Thursday, January 06, 2011

 

政客們的新年賀詞

新年期間,不少國家領袖都會發出新年賀詞。不過這些賀詞除了頭頭尾尾加插兩句祝賀的說話外,內容的重點大致都同本身面對的政治局面有關。

例如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新年致詞就強調歐元的重要性,認為歐元是歐洲繁榮的基石,強化歐元有利於歐元區國家共同應對一些全球性的挑戰,而德國將繼續擔負起鞏固和強化歐元應有的責任。這樣的新年致詞,一聽就知歐元區國家過去一年有多嚴峻,未來一年的挑戰又有幾巨大。

英國首相卡梅倫就更開門見山,在新年賀詞中列出就業、教育、公共服務和國家安全問題為英國政府在2011年的四大首要任務。聽漏了前前後後的那些祝賀的說話,還以為英國又進入大選。

我們的總理哈珀的賀詞就早一點,聖誕期間已經發出。賀詞中一方面回顧了加拿大在2010年的威水史,包括成功舉辦溫哥華冬奧;G8和G20峰會在多倫多舉行;世界各國領袖采納了加拿大拯救全球經濟危機的方法等等。另方面就指政府在2011年會透過審慎理財,確保加拿大的經濟持續復甦。

作為政府和政客,在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社會,長期都處於要sell自己,sell政策的狀態實在無可厚非。特別目前在加拿大少數派政府執政,朝野雙方都步步為營,任何舉動都會被解讀為為大選舖路。當有消息指哈珀準備將內閣稍作調動,就馬上被解讀為為可能出現的春季大選作好準備。而即使最新的民調顯示,聯邦自由黨目前的支持率仍落後於執政保守黨,自由黨黨領葉禮庭年尾又無風起浪,說聽到選民的呼聲希望換一換政府來做,加拿大人民及自由黨均已準備好大選。看來聯邦大選的戰鼓在未來的一年大概久不久又會響起。

其實自從少數政府上場後,這幾年來政壇總彌漫著搞大選的氣氛,不信任動議、政府面臨倒台等字眼,在媒體上不知出現過多少次。舉凡有什麼争議,不論議題對民生或國家前途是否真有具體的影響,總有政客跳出來拉響大選警報,驚動選民。就是連無議題可爭的日子,也會有政客恐嚇將要拉倒少數政府,總之就是要選民隨時候命,跟他們一起長處備戰狀態。

政黨政治必有明爭暗鬥、互踩互撞的情況,但政黨政治的精神乃在各黨互相監察,讓社會上不同意見透過政黨互相啄磨,激盪出對市民整體有利的政策。而民主政制的精髓,在於市民有參予政治的權利和渠道,在大選與大選之間,能享穩定的政治環境。可惜不少政客往往只將民主政制視為搶選票的遊戲,不定期按民調高低作投機炒賣。就如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上年年頭的國情諮文中,有一段提到華盛頓的政治氣氛的說話所講,最令美國人感到厭煩的,是華盛頓好似日日都在搞大選,長期都在搞以令政敵出羞為目標的大選活動。

其實小市民的心願好簡單,就是要在政治和經濟都穩定的環境下建立生活,所以政客們在新一年要搞什麼政治舉動,在謀求自身利益之餘,至少都先說服市民是有考慮到他們的心願。


相關討論
政客們,新一年對你們有期待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話
不是民意的問題?
政黨政治的副作用
政客們,Don't Push Us Around!
請勿生事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