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當男人可以自由出入女厠

試想像一個女生在游泳池更衣室換衣服,忽然走入一個男人,女生大驚之下直叫「非禮!」大叫「救命!」然後隨手拿起支洗頭水擲向對方,再用地拖將那個男人趕出去。女生這一連串的自衛行動合情合理,不過遲下就可能會被控告違反人權,歧視他人。合乎人權的做法,是個女生要若無其事,繼續換衫,與那男人共用更衣室。

好有可能出現以上情況的原因,是聯邦新民主黨議員Bill Siksay(苗錫誠)提出C-389號法案, 要將「心理性別身分」(Gender Identify)與「心理性別表達」(Gender Expression)放入加拿大人權法及刑事法之中。

何謂「心理性別身分」和「心理性別表達」呢?
按Bill Siksay所說,「心理性別身分」是指個別人士對自己是男人或女人的概念,心裡覺得自己是男人還是女人;「心理性別表達」是指一個人透過行為、說話、衣著或舉止習慣去令其他人知道其心理性別。例如一個男人穿了一條迷你裙,這個造型就是告訴人他其實心理上認為自己是女人。而不論是「心理性別身分」或是「心理性別表達」,最麻煩的地方「心理性別」可以是一種完全主觀的決定,有心理性別轉變傾向之人士在某一段時間內,可以主觀地聲稱自己是男人,下一段時間又可以改稱自己是女人。

如果C-389號法案獲得通過的話,一個男人只要聲稱這一刻覺得自己是女人,理論上就可以受人權大法保護,自由出入女廁和女性更衣室。表面上是保障有心理性別轉變之人的人權,實際上就大開女性受性騷擾之門。這個看法不是杞人憂天,在美國已經有出現。

美國緬因州 (Maine) 於2005年通過類似法例。在2009年有一名男生 (Asa C. Adams Elementary School)認為自己是女性,要求用女厠,有其他男學生見好玩,可以入女厠,亦爭相效法,男生入女厠。為了平息混亂和保護女生免受騷擾,校方特別准許該名男生使用教師兩性共同的洗手間 (unisex faculty bathroom),但不為學生家人接納,指控學校歧視該名自己相信是女性的學生 (Discriminating against their child, who thinks he is a girl)。最後,緬因州人權委員會裁決「拒絕該名男生使用女厠為不合理」 (It was unreasonable to refuse the boy the use of the girls’ room)。緬因州的人權法甚至說明,「體育隊伍--分開性別作賽的體育項目,必須容許轉換心理性別學生根據自己認為或表明的心理性別參加比賽」,即是說,女子游泳比賽是要容許自己覺得自己是女人的男人參加。

所以在加拿大,如果C-389號法案獲得通過的話,一個男人只要聲稱這一刻覺得自己是女人就可以自由出入女厠,以及為社會帶來混亂,並非多餘的擔心。聯邦新民主黨議員Bill Siksay苗錫誠指法案是要為生理上變性者和心理上性別轉換者(Transgender、Transsexual)提供一個明確的法律保護。但事實上是在現行的人權法 Section 2 及 Subsection 3(1),刑事法 Subsection 318(4),以及判刑指引 Subparagraph 718(2)等條例內,早已列明各受保護類別,當中除種族、膚色、年齡、性別、宗教外,已包括性取向,連「對本身性別有疑問」亦屬於受保護的類別,早已受到法律保障。加入所謂「心理性別」這些含糊不清的字眼,不會增加保護,只會增加混亂和女性被騷擾的機會。

C-389號法案已經在國會三讀通過,呈交上議院。希望上議院議員不要只是抽空地啄磨人權不人權的問題,而是想清楚法案帶來的實際後果,男人入女厠、女人入男厠的混亂和騷擾。

擔心嗎?請將你的憂慮,並對社會的關愛,直接告訴向上議院議員。
可簽署反對C-389號法案網上請願信:
www.stop389.com

也可直接去信各上議院議員。
上議院議員聯絡資料:
Senators and Members

相關討論
這可不算歧視
合法,卻依然不道德
危危乎的婚姻與家庭
開啟墮胎法例的討論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沒有道德的公平

相關資訊
私人議案C389的流弊
回應幾項針對“反對Bill C389群體”的論調
回應 “信教人士反對Bill C389等同不愛護轉性人士”論
「心理性別」案三讀 二百團體反對
If Canada’s Bill C-389 passes, transgenderism will be taught in kindergarten: CLC
Does Canada Need Bill C-389? or “Just What is ‘Sexual Orientation’ Anyway?”
Bill C-389 一條非常危險的修訂條例

Labels: ,


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兩難中找空間

2004年12月,在摩洛哥舉行了一個名為 Forum for the Future 的論壇,西方各國和阿拉伯國家政府都有派員出席。論壇當中討論到中東民主進程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代表指中東國家要政治開放,因為缺乏正當的政治渠道去改變社會,令人民投向恐怖主義。不過阿拉伯的代表就認為,恐怖主義是中東人民對美國的忿怒所引致。美國所謂穩定中東地區的政策和推動民主進程,其實都是為自己鞏固利益。

中東政府代表的立場,固然有偏頗的地方,但在中東民眾當中就肯定有一定的市場,至少一些如阿蓋達的恐怖組織,就正是以美國以民主為名干預中東事務,但實際上又支持極權政府以穩定利益的表現,招攬人加入組織,對付西方勢力。

這些背景,正是美國在反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的示威上,一直保持低調觀望的原因。事關穆巴拉克過去30年來一直都親美,樂於成為美國插手中東事務的棋子,甚至不理會人民反對的聲音,多次協助美國去調解以色列和鄰國的紛爭。美國亦樂於用巨款援助埃及,去換取埃及政府的合作。故此在2005年的埃及大選中,穆巴拉克的政黨上下其手,打壓反對黨派,美國政府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表示。

而在今次反穆巴拉克示威的初期,美國就表現得進退為難。如果太明顯偏坦穆巴拉克,一方面會惹埃及民眾的反感,另方面更正中激端組織的世觀觀,將更多中東民眾推向反美反西方的方向。萬一革命成功,美國好難再在埃及有任何插手的空間。不過若果太快放棄 穆巴拉克,又會令其他中東盟友不滿,認定美國無義氣。事實上,美國另一個中東盟友沙地阿拉伯在期間已警告美國不要逼得穆巴拉克下台,如果美國用撤銷每年15億美元援助來威脅埃及政府的話,沙地會不惜取代美國向埃及提供援助,可見其他盟友對美國的取向有多緊張。

不過現在穆巴拉克下了台,美國政府所面對的局面亦不見得輕鬆了,事關目前在埃及最有實力的政黨莫過於穆斯林兄弟會。穆斯林兄弟會是以反美反西方見稱,過往亦有暴力行動的紀錄。表面上看來,這又是個兩難的局面,要徹底跟有極端傾向的政府劃清界線麼?恐怕會失去一切溝通的機會,諻論什麼推動民主。認同支持嗎?又恐怕助長了極端勢力。不過看深刻一點,這亦不代表美國完全沒有轉彎的空間。

當埃及的新政府組成,即使有穆斯林兄弟會或其實極端勢力在當中,都要正面回應到埃及人民的訴求。根據聯合國的數字,目前埃及年青人失業率高達25﹪,60﹪的失業人士是30歲以下。而且埃及的人口自穆巴拉克30年前開始執政以來,上升了幾乎一倍,經濟和其他社會發展都追不上。貧窮人口的比率高達40﹪,貧窮也者是每日的人工少於3元。穆巴拉克政府過去經常要投以大量金錢以穩定麵包的價格。另外,30﹪的埃及人缺乏衛生服務,各類社會基建都嚴重不足,文盲的數字亦非常高。

面對這些嚴峻的問題,新政府必需實事求是,尋求資源去發展經濟和建設社會,美國以至其他西方國家政府如果能忍得住手,不急於鞏固自身的利益,乘機掠奪埃及的資源,說不定可以把握到新的合作互利的空間,令埃及的政治逐漸變得更穩定開明。


相關討論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聯合國這遊戲
複雜簡單化的大智慧
當恐怖組識成為政府

相關推介
小孩論政

Labels:


Tuesday, February 08, 2011

 

政治爛尾樓

「反合併稅聯盟」(Fight HST)首個罷免卑詩省議員張杏芳的行動,宣告失敗。根據省選舉條例規定,這次罷免行動要在2月4日前,在 Oak Bay-Gordon Head 選區取得四成,即15,368個選民的簽名,才能啟動補選程序,但到截止的期限,聯盟尚欠6000多名選民的簽名。

記得罷免運動一開始時,聯盟的發起人發出豪言壯語,指在Oak Bay-Gordon Head 選區只是一個開始,跟著在2011年1月會轉戰 Kamloops North 和 Comox Valley,如果到時仍然有HST的話,到2月和3月會在另外4個選區發動罷免。如果到時HST仍然未取消的話,聯盟就會大開水閘,由4月1日開始在8至10個選區同時發動罷免。聽起來真的有大水滔滔、山雨欲臨、反轉全省之氣勢。

不過第一炮就撻Q,聯盟亦大條道理,提出的解釋包括選區內數以千計的居民是公務員,為保飯碗不敢簽名反對;柏文大厦等物業不肯大開方便之門,不容許聯盟義工上樓收集簽;有錢人不屑關注;學生們不熱衷關心;再加上聖誕、新年,以及省長金寶爾辭職,都是導致罷免不成功的原因。聽起來,仍然給人有那種誓不低頭的氣勢,但就有「賴地硬」的感覺。

聯盟在發動首輪罷免之先,以上的問題都已經存在,應該在行動之前已計算過。推來推去就是不要將問題推到自己頭上。罷免行動失敗的原因,主要應該是聯盟的發起人意氣用事,計劃不周,兼且不會靈活變通。

在聯盟醞釀行動的期間,大眾市民正氣上心頭,大肆評擊省府強行推出HST,而且攻擊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省長金寶爾。再加上爭取就HST公投成功,聯盟一時間真是氣勢如虹。但到了金寶爾宣佈辭職,沒有了一個明確要對付的目標,局面就開始有轉變,但聯盟仍然推行罷免,感覺有如拿掉了沙包,仍然出力打空拳,你喜歡出一身汗,人家未必有興趣陪你玩。而張杏芳又不是高調的省議員,拿她來開刀,市民大眾缺乏動機。

再加上這一連串罷免運動,被人嗅到有一點政黨滲透的氣味。雖然聯盟多次強調沒有政黨背景,不過有漏出的文件顯示,反對黨省新民主黨黨主席辟荷達指在罷免行動的背面,其實都是黨派的較量,省新民主黨的成員可以大力策動罷免行動,但不要說明是有新民主黨的支持。罷免省自由黨議員張杏芳的行動中一名主要搞手就正是新民主黨的職員。這些有黨羽滲入的消息,亦是令行動的氣勢轉弱的原因。

經過冷靜分析形勢的話,不難得出一個結論,就是反合併稅聯盟的罷免省議員行動不至於氣數已盡,亦已經沒有太多承托力,即使聯盟的搞手繼續大聲疾呼,鍥而不捨地推動新一輪罷免,感覺都似是在起爛尾樓。

其實省府在慢慢甩掉金寶爾這包袱之後,有跡象正試圖在承認當初強推HST的手法不適合之餘,向市民說明HST長遠的效益。而在真正面臨HST公投時,正反雙方利用不同平台陳明利弊,市民有機會冷靜地去看清楚HST,以及比較HST以外的選擇,到時反對的情緒和取向可能會有所轉變。如果聯盟真的認定HST是對省百害而無一利,不如改變一下策略,讓市民客觀地了解一下HST的弊端,準備好透過公投令HST永不超生,打好過花費人力物力去製造一些政壇的花邊新聞。

Labels: ,


Thursday, February 03, 2011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西方社會在世界各地的非民主國家大力推銷民主,背後似乎有一個假設和期望,就是一個有民主政制、一人一票選舉的地方,更容易出現接近西方社會的立場和管治模式,一些較為極端或者跟西方過不去的主張會慢慢消失。這個結果對當地人民固然理想,對西方亦非常有利。不過如果一個國家實行民主政制之後,一人一票產生的結果是一個激進而且對西方諸多不滿的民選政府又如何呢?

這個問題一點也不抽象,甚至是西方國家要準備好面對的問題。

受到突尼斯政變的影響,亞拉伯世界掀起反政府的浪潮,其中最受注視的是埃及的局勢。埃及各大城市出現的示威持續了超過一個星期,當中民衆的訴求很清楚,就是要被稱為「最後的法老」執政30年的總統穆巴拉克下台。其實即使無今次的大示威,穆巴拉克的去向和繼任人已經是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因為82歲高齡的穆巴拉克,第五個總統任期今年屆滿,即使再玩多一任,強人政權的結束只是遲早的問題,埃及政壇各方勢力已經在密謀上位。

穆巴拉克的如意算盤是讓其子賈邁勒繼位。賈邁勒十年前棄商從政,在黨內引入自由派的經濟改革思維,商界和西方社會都對他有點好感,不過經過今次的大示威,穆巴拉克能否過關都成問題,靠老豆上位的賈邁勒,政治前途似乎都幾暗淡。

穆巴拉克一直以來都是親美,是美國穩定和介入中東事務一隻重要的棋子,穆巴拉克之後的繼任人對美國的立場,直接影響美國的利益。不過按目前的情況,美國似乎就好難樂觀,事關目前在埃及最大反對黨是穆斯林兄弟會。

穆斯林兄弟會於1928年成立,起初單純是要推廣伊斯蘭精神,但後來涉及政治活動,特別是參予埃及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的抗爭,之後更推動在中東淨化西方社會影響力政治運動,影響擴散到許多伊斯蘭國家,是阿拉伯世界最大的伊斯蘭教組織,使用的手段包括暴力對抗。雖然穆巴拉克政府以
涉及暴力活動為理由,禁止穆斯林兄弟會參與政治,但在2005年它與埃及反對黨結盟推出獨立候選人,在國會選舉中贏得20%席位,在民間的影響力亦有增無減,前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亦曾經說過,如果埃及有真正全面的民主選舉,最有實力挑戰執政黨的就是穆斯林兄弟會。

另一個可能上位的,是國際原子能機構前總幹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雖然巴拉迪跟美國有牙齒印,在入侵伊拉克,以至伊朗和北韓核問題上都跟美國意見相左,但要下注的話,巴拉迪始終是目前最理想的選擇。不過日前穆斯林兄弟會宣布支持巴拉迪出任過渡時期的臨時總統。以巴拉迪長期居住海外,加上無政治經驗的背景,跟穆斯林兄弟會之間的合作, 實際行動起來,誰是莊誰是閑,其實不難估計。美國要跟巴拉迪行埋,亦無可避免地要跟穆斯林兄弟會打交道,甚至有某程度的合作。

西方社會向非民主國家大力推銷民主,有崇高的信念之餘亦多少有點私心。就好似在1991年,當非洲國家阿爾及利亞的大選由極端伊斯蘭政黨勝出首輪選舉時,美國政府大為緊張,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貝克就坦白表示:「一般來說,當你支持民主,就要接受民主的結果。如果民主給你的是一個極端伊斯蘭原教旨政黨,你就應當面對現實。我們唔去面對在阿爾及利亞的現實,因為我們覺得都極端原教旨的見解跟我們的信念相反… 而且跟美國的國家利益有抵觸。」

不過看埃及以至其他中東國家的形勢,即使有真正全面的民主選舉,都不一定會產生溫和開放親西方的政府,美國以至整個西方社會似乎有必要準備好消化和面對這個現實。


相關討論
聯合國這遊戲
複雜簡單化的大智慧
當恐怖組識成為政府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