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3, 2011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西方社會在世界各地的非民主國家大力推銷民主,背後似乎有一個假設和期望,就是一個有民主政制、一人一票選舉的地方,更容易出現接近西方社會的立場和管治模式,一些較為極端或者跟西方過不去的主張會慢慢消失。這個結果對當地人民固然理想,對西方亦非常有利。不過如果一個國家實行民主政制之後,一人一票產生的結果是一個激進而且對西方諸多不滿的民選政府又如何呢?

這個問題一點也不抽象,甚至是西方國家要準備好面對的問題。

受到突尼斯政變的影響,亞拉伯世界掀起反政府的浪潮,其中最受注視的是埃及的局勢。埃及各大城市出現的示威持續了超過一個星期,當中民衆的訴求很清楚,就是要被稱為「最後的法老」執政30年的總統穆巴拉克下台。其實即使無今次的大示威,穆巴拉克的去向和繼任人已經是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因為82歲高齡的穆巴拉克,第五個總統任期今年屆滿,即使再玩多一任,強人政權的結束只是遲早的問題,埃及政壇各方勢力已經在密謀上位。

穆巴拉克的如意算盤是讓其子賈邁勒繼位。賈邁勒十年前棄商從政,在黨內引入自由派的經濟改革思維,商界和西方社會都對他有點好感,不過經過今次的大示威,穆巴拉克能否過關都成問題,靠老豆上位的賈邁勒,政治前途似乎都幾暗淡。

穆巴拉克一直以來都是親美,是美國穩定和介入中東事務一隻重要的棋子,穆巴拉克之後的繼任人對美國的立場,直接影響美國的利益。不過按目前的情況,美國似乎就好難樂觀,事關目前在埃及最大反對黨是穆斯林兄弟會。

穆斯林兄弟會於1928年成立,起初單純是要推廣伊斯蘭精神,但後來涉及政治活動,特別是參予埃及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的抗爭,之後更推動在中東淨化西方社會影響力政治運動,影響擴散到許多伊斯蘭國家,是阿拉伯世界最大的伊斯蘭教組織,使用的手段包括暴力對抗。雖然穆巴拉克政府以
涉及暴力活動為理由,禁止穆斯林兄弟會參與政治,但在2005年它與埃及反對黨結盟推出獨立候選人,在國會選舉中贏得20%席位,在民間的影響力亦有增無減,前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亦曾經說過,如果埃及有真正全面的民主選舉,最有實力挑戰執政黨的就是穆斯林兄弟會。

另一個可能上位的,是國際原子能機構前總幹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雖然巴拉迪跟美國有牙齒印,在入侵伊拉克,以至伊朗和北韓核問題上都跟美國意見相左,但要下注的話,巴拉迪始終是目前最理想的選擇。不過日前穆斯林兄弟會宣布支持巴拉迪出任過渡時期的臨時總統。以巴拉迪長期居住海外,加上無政治經驗的背景,跟穆斯林兄弟會之間的合作, 實際行動起來,誰是莊誰是閑,其實不難估計。美國要跟巴拉迪行埋,亦無可避免地要跟穆斯林兄弟會打交道,甚至有某程度的合作。

西方社會向非民主國家大力推銷民主,有崇高的信念之餘亦多少有點私心。就好似在1991年,當非洲國家阿爾及利亞的大選由極端伊斯蘭政黨勝出首輪選舉時,美國政府大為緊張,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貝克就坦白表示:「一般來說,當你支持民主,就要接受民主的結果。如果民主給你的是一個極端伊斯蘭原教旨政黨,你就應當面對現實。我們唔去面對在阿爾及利亞的現實,因為我們覺得都極端原教旨的見解跟我們的信念相反… 而且跟美國的國家利益有抵觸。」

不過看埃及以至其他中東國家的形勢,即使有真正全面的民主選舉,都不一定會產生溫和開放親西方的政府,美國以至整個西方社會似乎有必要準備好消化和面對這個現實。


相關討論
聯合國這遊戲
複雜簡單化的大智慧
當恐怖組識成為政府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