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7, 2011

 

兩難中找空間

2004年12月,在摩洛哥舉行了一個名為 Forum for the Future 的論壇,西方各國和阿拉伯國家政府都有派員出席。論壇當中討論到中東民主進程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代表指中東國家要政治開放,因為缺乏正當的政治渠道去改變社會,令人民投向恐怖主義。不過阿拉伯的代表就認為,恐怖主義是中東人民對美國的忿怒所引致。美國所謂穩定中東地區的政策和推動民主進程,其實都是為自己鞏固利益。

中東政府代表的立場,固然有偏頗的地方,但在中東民眾當中就肯定有一定的市場,至少一些如阿蓋達的恐怖組織,就正是以美國以民主為名干預中東事務,但實際上又支持極權政府以穩定利益的表現,招攬人加入組織,對付西方勢力。

這些背景,正是美國在反埃及總統穆巴拉克的示威上,一直保持低調觀望的原因。事關穆巴拉克過去30年來一直都親美,樂於成為美國插手中東事務的棋子,甚至不理會人民反對的聲音,多次協助美國去調解以色列和鄰國的紛爭。美國亦樂於用巨款援助埃及,去換取埃及政府的合作。故此在2005年的埃及大選中,穆巴拉克的政黨上下其手,打壓反對黨派,美國政府也沒有什麼太多的表示。

而在今次反穆巴拉克示威的初期,美國就表現得進退為難。如果太明顯偏坦穆巴拉克,一方面會惹埃及民眾的反感,另方面更正中激端組織的世觀觀,將更多中東民眾推向反美反西方的方向。萬一革命成功,美國好難再在埃及有任何插手的空間。不過若果太快放棄 穆巴拉克,又會令其他中東盟友不滿,認定美國無義氣。事實上,美國另一個中東盟友沙地阿拉伯在期間已警告美國不要逼得穆巴拉克下台,如果美國用撤銷每年15億美元援助來威脅埃及政府的話,沙地會不惜取代美國向埃及提供援助,可見其他盟友對美國的取向有多緊張。

不過現在穆巴拉克下了台,美國政府所面對的局面亦不見得輕鬆了,事關目前在埃及最有實力的政黨莫過於穆斯林兄弟會。穆斯林兄弟會是以反美反西方見稱,過往亦有暴力行動的紀錄。表面上看來,這又是個兩難的局面,要徹底跟有極端傾向的政府劃清界線麼?恐怕會失去一切溝通的機會,諻論什麼推動民主。認同支持嗎?又恐怕助長了極端勢力。不過看深刻一點,這亦不代表美國完全沒有轉彎的空間。

當埃及的新政府組成,即使有穆斯林兄弟會或其實極端勢力在當中,都要正面回應到埃及人民的訴求。根據聯合國的數字,目前埃及年青人失業率高達25﹪,60﹪的失業人士是30歲以下。而且埃及的人口自穆巴拉克30年前開始執政以來,上升了幾乎一倍,經濟和其他社會發展都追不上。貧窮人口的比率高達40﹪,貧窮也者是每日的人工少於3元。穆巴拉克政府過去經常要投以大量金錢以穩定麵包的價格。另外,30﹪的埃及人缺乏衛生服務,各類社會基建都嚴重不足,文盲的數字亦非常高。

面對這些嚴峻的問題,新政府必需實事求是,尋求資源去發展經濟和建設社會,美國以至其他西方國家政府如果能忍得住手,不急於鞏固自身的利益,乘機掠奪埃及的資源,說不定可以把握到新的合作互利的空間,令埃及的政治逐漸變得更穩定開明。


相關討論
民選激進反西方政府的現實
聯合國這遊戲
複雜簡單化的大智慧
當恐怖組識成為政府

相關推介
小孩論政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