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9, 2011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少數派政府隨時會倒台是政治上的一個現實。加拿大歷史上的聯邦少數派政府,平均壽命是18個月。1979年由 Joe Clark 所領導的少數進步保守黨政府,只玩了9個月就一命嗚呼。如今由哈珀領導的少數保守黨政府玩了好幾年,都已經是一項紀錄,即使不開香檳慶祝,至少也沒有什麼好婉惜。真正令人感到可惜的,是剛出爐的聯邦財政預算案未有機會給市民大眾詳細了解一下,就已經被反對黨丟進了焚化爐。

財政預算案重要的地方,在於內容不只涉及國家經濟和政府收支,更加是涉及整體社會民生,包括醫療、教育、基建、國防、科研、稅收、創造就業、營商環境、以及各項福利等等的藍圖。平日政府可以信口開河暢談偉大理想、拋出各種語意不清的承諾,但財政預算案就是其中一個具體的指標,讓國民看清政府的施政方針,發展的重點,以及實際平衡各方需要的智慧和魄力。

反對黨則可以透過批評預算案,跳脫意識形態上的爭拗,具體監察甚至影響政府的施政計劃。在指出預算案的問題的過程中,讓市民感受一下反對黨為批評而批評的精神以外, 仍然保持對營建社會民生的視野和觸覺。

不過很可惜,市民大眾今次就失去了這些機會。其實在過去幾年的環球經濟低迷的氣候當中,加拿大的經濟狀況算是不錯,所受的衝擊相比其他工業國為少,固中原因除了加拿大本身的能耐之外,少數保守黨政府審慎理財的策略亦功不可沒。

在不同的民意調查中,經濟近年都是國民最關注的議題,而在受訪者心目中最有能力處理經濟問題的政治領袖,總理哈珀所得的數字一般都是遙遙領先其他政黨領袖。在目前環球經濟氣候仍然嚴峻的情況下,國民理應有機會去了解一下由哈珀政府所設計的預算案,但這個機會就被反對黨所搋奪了。

反對黨這個做法既損人又不利己,因為自己亦失去了一個在經濟問題上表現自己的機會。雖然各政黨在近日的拉票活動中,都有提及預算案中某些項目,例如新民主黨就經常指在預算案中,對老人的資助不足。保守黨政府撥出了3億元作增加高齡津貼及耆老低收入補助,但新民主黨就認為要7億元才足夠。

這一類的批評,明顯有助吸引特定組別的選民留意,但對更多的選民來說,更想要知道的是新民主黨對國家整體經濟規劃的藍圖,因為大家是在選「政府」不是選「政府部門」。 一個特定政府部門可以只集中於某些方向,爭取最大利益,但一個政府就必須兼前顧後,由債務,到稅收,到儲備;由高收入到低收入人士;由國內開銷到外交事務,各方面都要平衡,不能將所有錢放在一、兩個議題上。

財政預算案基本上是分配有限資源去讓國家得到平衡運作和發展的藍圖。好可惜今次又溜走了一個透過具體討論讓國家進一步邁向經濟復甦機會,取而代之的是空洞的選舉語言。


更多有關討論
so far 不敗之謎
政客們,新一年對你們有期待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話
不是民意的問題?
打不響的如意算盤
未夠班做執政黨
政客們,Don't Push Us Around!
要領袖不要作秀

Labels: ,


Thursday, March 24, 2011

 

缺乏睡眠的社會

根據美國一份最新的研究,每日最適當最健康的睡眠時間是7小時。遠少於7小時的人,例如每日只睡5小時的人,出現心絞痛、冠狀動脈心臟病、心臟病發或中風的機率是正常人的兩倍;患心血管疾病機率超過3倍。不過正所謂過猶不及,睡太多一樣有問題。每天睡覺9小時以上的人,患心血管疾病機率,是7小時睡眠者的1.5倍,患上心臟病和中風的風險亦會增加。

如果就以7小時作為最佳睡眠時間為計,對比世界睡眠醫學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Sleep Medicine)剛發表報告,加拿大人睡眠的情況真是強差人意。報告指60%的加拿大成年人平均每晚只睡6.9小時,當中30%的成年人每晚睡眠更是少於6小時,以致大部分時間感得疲倦。

不過這個現象似乎不只是加拿大獨有,因為該報告同時顯示,全球45%的人口都有睡眠失調問題。這些問題包括失眠﹑睡眠窒息﹑睡眠不足等等。 而這情況在兒童當中亦越來越普遍,全球有25%的兒童睡得不好。在加拿大更有高達40%的兒童睡眠不足﹐損害到他們日常生活和學習的能力。有醫生指出,一日7小時睡眠是成年人的標準﹐青少年每晚應睡9小時左右﹐學齡兒童則要睡10至12小時才足夠。

綜合以上兩個報告的結果,要改健康的問題,方法好簡單,就是睡多一點。不過想深一層,又可能沒有這麼簡單。事關我們今日打理身體的方式,跟大圍的社會環境有很大的關係。

例如在2007年,世界衛生組織 (WHO) 的癌症防治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在醫學期刊中發表報告,將夜班工作列為「可能的」致癌因素。目前「可能致癌因子」的風險共分四級。列入第一級確定致癌的因素包括吸煙,酗酒。而返夜班就跟紫外線,汔車引擎廢氣和使用合成類固醇等並列第二級的致癌因素。

其實早在80年代,已有科學家提出類似觀點。美國康乃狄克大學健康研究中心/癌症流行病學的 Richard Stevens 教授,在1987年發表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熬夜會提高乳癌罹患率。令他將兩者拉上關係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由上世紀30年代開始,罹患乳癌的數字就在工業社會飆升,而當時的人正視夜班工作為經濟進步的標誌。這論點當時被視為怪異,但後來卻得到有越來越多的研究支持,認為長期返夜班的女性比較容易得乳癌;而男性患攝護腺癌的機率也較高。當然,有風險不代表一定會死。而且目前提出的研究報告多數是針對護士或者航空公司機組人員,還需更多佐證去了解上夜班與致癌的關係。

雖然世衛的報告當年引起了不少關注,但關注還關注,整個經濟發展的步伐和模式就完全沒有調校的跡象。過往一般人都有一個印象,認為已發展國家,對資本型經濟的掌握和發展已經相當全面。但這種印象往往源於只看重經濟數據的單一思維,視經濟數據正靚為社會進步的指標。在這大前題下,所有其他問題,包括人的身體和心理健康都被視為次要。所以要明白何解先進的工業國家擁有大量資源,研製了林林種種的保健品,但人的健康反而每況愈下,關鍵可能係在於我們所謂社會進步、經濟繁榮的盲點上。


相關討論
家庭優先 走遠一點
努力加餐飯
幸福指數
阿娥的生活質素

Labels: ,


Wednesday, March 16, 2011

 

大賣特賣

一個政府需要龐大的稅收去維持國家的運作,當中除了各項服務需要花費金錢之外,原來還有廣告宣傳的費用。有報告顯示,聯邦保守黨政府由今年1月11日至3月31日,3個月內就動用2600萬元﹐在電視電台播放廣告。播放的時間包括在一些特別昂貴的時段,例如美式足球超級碗(Super Bowl)決賽、奧斯卡電影頒獎典禮,和加拿大冰球之夜。其中涉及的政府部門有三個,包括人力資源及社會發展部的3個廣告,播放期為9個星期﹐預算支出為1450萬元﹔稅務局的廣告為期11個星期﹐開支650萬元﹔財政部2月和3月份的廣告支出則是500萬元。這一連串廣告主要都跟振興經濟行動的計劃有關。

三個月動用2600萬元賣廣告,引起了不同人士的批評。這些批評主要有兩大方向。
第一大方向,就是批評這些所謂為政府政策和服務宣傳的廣告,其實是為政黨做宣傳。例如其中一支由財政部推出的廣告,主要是讚揚政府2009年度財政預算計劃,擺明給保守黨送高帽。再加上所有的政府廣告都是由總理辦公室提供意見及批准,藉政府廣告宣傳政黨的嫌疑就更大。

不過這一類批評比較難入位,事關是有關政府的廣告,是宣傳一項政策也好,讓市民知道一項服務也好,除非執政黨有著某種超然的道德堅持,否則跟推動政策的政府有多少掛勾似乎在所難免。至於有多掛勾才算過份的界線,就實在難以界定。特別是一個少數政府,一定有博宣傳的心態,在政府廣告上做得有技巧的話,實在是唱好自己的機會。所以推出來的政府廣告,即使有自我宣傳的成份,亦不會留下明顯的痛腳。

另一個方向的批評,就是指廣告的支出過於龐大。這一類批評比較具體,例如有營銷專家指出﹐2600萬元的開支比大型公司如寶潔(Procter and Gamble)在加拿大一年的廣告費還要大。估計一年的政府廣告支出,比大型連鎖快餐店Tim Hortons或麥當勞的廣告開銷更高。

連大型商業機構都望塵莫及,聽起來都可謂誇張,不過這個比較也不是完全公平,事關公司和政府始終有分別,要比就應該用政府同政府比,例如可以對照一下在聯邦自由黨執政期間的數字。在2002/2003的財政年度,當年自由黨政府的廣告開支是1億1千萬元;2003/2004年度是7千萬元;2004/2005年度是5千萬元;2005/2006年度的廣告開支最低,但亦有4千1百萬元。換句話說,聯邦自由黨執政期間,每年平均的廣告開銷是6千7百萬元,比目前的保守黨政府似乎不相伯仲。

現時春季大選的氣氛越來越濃,政府的龐大廣告費用大概會成為一個打擊保守黨審慎理財形象的良機。不過翻查紀錄,政府豪花納稅人的錢去賣廣告的現象似乎不只限於某個政黨。要真正處理有關問題,防止政府以後繼續動用巨款作廣告宣傳,各政黨應該正面商討出政策,規範政府在這方面的支出,例如就廣告內容定出更具體的指引,減少執政黨用作自我宣傳的動機和可能性;又或者定出有關開支的上限、列明廣告開支佔特定項目整體開支的比例等等。以免同樣的問題,向今屆政府抨擊完之後,到下一屆政府又要抨擊過。


相關討論
so far 不敗之謎
不要日日在搞大選好不好?!
要領袖不要作秀
救市新橋
順勢而起/死?

Labels:


Thursday, March 10, 2011

 

6000元的煩惱

香港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建議向十八歲以上,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者派發六千元。這個建議引起熱烈的反應。有人認為是「救命錢」,有人認為是「掩口費」。有人認為是短期迅速帶動全城經濟的好橋,餐飲聯業協會就計過,派錢可帶動飲食業界增加最少30億元生意額,旅遊業亦估計短期內可以刺激到旅遊意慾。但亦有人指政府偷懶,自己不去想清楚如何有效運用盈餘,把球拋給市民就算數。

當然熱烈的反應就不只在香港,在海外的港人一樣熱切關注,事關曾俊華一句向十八歲以上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者派發六千元,表面證據很明顯包括移民海外的港人,在不同國家城市的港府辦事處都收到大批心急人的查詢。不過對於移民港人應否獲得派錢,在香港的居民似乎就傾向不大支持。縱觀網上討論區的意見,主要都是質疑移民港人去了外國,不理香港,沒交稅、無貢獻,憑什麼拿這6000大元?!不過這個論調就似乎忽略了移民港人的複雜性。

有移民港人的確一移居外地,就專心致志投入新生活,從此一切港是港非都不聞不問。但有部份移居外國多年的港人仍心存魏闕,對本地的三級政府、文化時事一竅不通,連省自由黨跟聯邦自由黨都分不清,但就對香港的一切,由社會動態到娛樂八卦都瞭如指掌。亦有一些移民港人雖然居住外地,享受當地的各種福利,但大部份投資都亦然在香港,一年返香港兩、三次,向港府納稅多過向當地政府進貢。口口聲聲說移民港人不理會香港,沒交稅、無貢獻,聽在這一類移民港人的耳裡又情何以堪呢?

所以簡單思考一下,就發現問題的複雜性。與其製造海內、外港人的分化,不如把球拋回給港府一眾高官,看看他們對「十八歲以上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者」可以有什麼別開生面的詮釋。

回說港府派錢這個問題,港府的確可以向海外借鏡,例如在2006年,亞省省府就曾經向省民派錢,每人300元,連小童都有。記得當年有一位住在Calgary的朋友,一家四ロ,兩個大人,兩個小童,4x3=12,總共獲派1200大元!當我朋友講到呢1200元那份眉飛色舞,直是聞者動容。

不過諷刺的是,根據亞省一條危機熱線指出,當年錄得破紀錄的求助電話。單是上半年,已有超過7500人打熱線求助,數字超過了對上年全年的總數,而且大多數求助都同蓬勃經濟有關!

第一類的求助係因為錢太多。例如有人因為錢多,在飲酒方面淺酌變豪飲,結果搞到上酒癮。家裡突然出了個酒鬼,很多家庭問題亦隨之而來。危機中心負責人指出,如果一個社區忽然富貴,多出來的錢往往會花在一些容易令人上癮的事物上,例如毒品和酒精。

第ニ類的求助是錢不夠。不錯,省府好人派,但同樣有人盯上這些錢,例如屋主乘機大幅加租。卡加利柏文協會當年就指出,大部份屋主都有加租,最厲害的是有一間專門出租柏文的公司,將旗下1200個單位全線勁加35%!因此有好多人感到極大經濟壓力,要打熱線求助。

據報現在錢未派,在香港已不少商人已經打主算做這六千元生意。亦有青年團體做訪問調查指有58%的18至30歲市民表示會先使未來錢,六千元未到手已開始鬆手消費。這些情況會不會導致物格上升,更多人落入經濟困境,遲下更多人上街遊行呢?這大概港府在派錢之前更應該深思的問題。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