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11

 

最後一週的形勢

聯邦大選的日子日漸逼近,各政黨的攻防戰亦越來越精釆。在大選開跑的時候,聯邦新民主黨的走勢不太理想,在各民調中的支持率都不過20﹪,甚至有在中段徘徊在15﹪。不過近日就出現轉機,新民主黨的選情突然看漲,支持率不只突破20﹪,跟自由黨叮噹馬頭,黨領林頓的聲望甚至大幅超越自由黨黨領葉禮庭。林頓自己亦意氣風發,在魁省滿地可一埸造勢大會的演講中,曾經9次用「總理」來形容自己大選後的角色,甚至說自己「已準備好當總理」。

新民主黨突然大勇,當然就成為大眾的焦點。再加上在一埸競爭激烈的選戰中,其中一個政黨狀態回勇,對其他政黨肯定有所影響。

對保守黨而言,新民主黨最大的影響是可能會阻礙保守黨組成大多數政府的如意算盤。事關目前新民主黨大旺的地區是魁北克省,要組成大多數政府,魁省是必爭之地,保守黨在2008年的大選中在魁省只贏得10個議席,得到21﹪的選票。雖然新民主黨在魁省的表現更不理想,只有1席,得12﹪的選票。但今時不同往日,有民調顯示,保守黨目前的支持率是17﹪,但新民主黨就狂飈至36﹪,甚至比魁人政團還要高。如果目前民調的結果能真實反映在選票上的話,對保守黨爭取更多魁省席位肯定會是個阻礙。再加上在卑詩省,保守黨和新民主黨的競爭激烈,新民主黨氣勢上升亦可能影響保守黨的選情。

不過對保守黨而言,新民主黨近日的人氣並不完全是負面的,事關兩黨的理念和形象非常鮮明地不同,傾向支持保守黨的選民,不容易忽然大轉軑支持一個左冀政黨。如果能夠拿捏得好的話,反而有左分薄其他偏左政黨的票源,保守黨可以收得漁人之利。

不過對魁人政團而言,新民主黨的走勢所帶來的威脅就大得多。魁人政團在今次的選戰中的兩大戰略,一是攻擊保守黨,二是重提魁省獨特地位,甚至魁獨的問題。第一個戰略的效果有限,事關所有在野黨都會這樣做。第二個戰略似乎亦失效,事關民調顯示,在魁省的法裔人士中,62﹪表示會支持一個倡議聯邦主義的政黨。在法裔人士當中,新民主黨的支持率亦只比魁人政團落後4個百分點。好明顯,魁獨問題不是今次大選的主要議題之一,魁人政團大力煽風都似乎也點不起火。

不過講形勢最嚴峻的大概是聯邦自由黨。在選戰一開始,自由黨的戰略就是集中攻擊保守黨,甚至是集中攻擊哈珀,希望可以製造出反保守黨的形勢,吸納所有反保守黨的票,對新民主黨一直都沒有嚴加防範。這個策略上的失誤,就令自由黨現在陷入一個非其困難的局面。

其實自由黨近年不斷向左傾斜,逐步踩入新民主黨的理念和政策地頭,意圖在跟保守黨中間偏右的形象對疊之餘,吸收新民主黨的票源。不過作為一個老牌左冀政黨,總有多少的韌力,地頭不是你說要踩就踩得入。例如在魁省,選民厭倦了中間偏左的魁人政團,第一個想起的不是「新左」的自由黨,而是「老左」的新民主黨。自由黨要在餘下一個星期的選戰恐怕是非常難打,既要左右開弓,又要兩面迎敵,不過要怪的,就只有怪自己在競選策略上的漏洞。

不過畢竟還有好幾日,選情總是變化萬千,各黨如何爭取最後機大家可以繼續追下去。但最重要的是看清楚各政黨的理念和施政藍圖,認真地使用手上的選票,做個成熟的選民。


更多相關討論
肯定關你事 - 2011聯邦大選須知
大選娛樂家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Labels: ,


Tuesday, April 19, 2011

 

大選娛樂家

總是覺得聯邦大選其實是一個非常之熱鬧和有趣味的過程,即使你對政治無甚興趣,「盡公民責任」的調子又嫌唱得太高,聯邦大選仍然是不容錯過的,事關這是一個高度娛樂性的過程,由各政黨精英策劃,投以大量資源,為摶紅顏一票。

聯邦大選最具娛樂性的重頭戲,莫過於競選廣告。原本看起來一個正正常常的政客,在對手精心策劃的競選廣告中,可以是一個類似黑社會頭子的人物,或者是一股要將國家推向世界末日火坑邊緣的黑暗勢力,嚇到你鼻哥洞無肉;又或者一個平平無奇、乏善足陳的黨領,可以被塑造為一個充滿睿智、魄力,要將國家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的大救星,令觀眾心裡對他作出英雄式的致敬。又或者從對手的政綱當中一句簡單的說話,可以抽出一個禍國殃民的驚世大陰謀,在30秒時間內令一眾單純的小市民惶恐不安。競選廣告就是這樣好玩,由黨領至到黨綱裡最細小的一項,都可以是讓創意無限發揮的題材。

如果你覺得競選廣告的層次不夠高,可以看演技。一個木口木面,大義凜然的政客,可以在小客廳輕彈淺唱,溫馨非常。一個被指太學者型的政客,可以笑面迎人,到餐室派送熱狗,到麵包店玩begals,親和到不得了。這些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驚喜的演技,足以用來做演藝學院或者形象顧問中心的通識課程。

如果你想有所學習的話,可以留意語言運用的技巧。人家跟其他政黨有計傾,就指他們準備組成三不像的聯合政府。人家說要多關注海外的人權狀況,特別是宗教逼害,就指摘他「政教不分」。人家說要謹慎審批移民,更多鼓勵新移民學英文,就炮轟他故意打擊移民。總之就是人家說什麼,都馬上將對方說話的內容彈性扭曲,再壓縮為一句半句觸動選民神經的術語。這種本領,腦筋轉得不夠快,或者面皮不夠厚的話都難以施展。

如果你覺得隔岸觀火不夠過癮的話,也可以參上一腿。每日上到不同網站,參與非科學性的民意調查。今日見哈珀的笑容正靚,就加八分給他。明日見葉禮庭的領帶跟皮鞋襯得絕,又加五分給他。過兩日覺得林頓的政治笑話夠抵死,就加十分給他。總之在大選期間,除了日日check下個股市之外,更可以緊貼各類民調指數調劑一下。

當然就不是每個市民都喜歡聯邦大選摻雜了這麼多娛樂煽情的原素,事關選舉政府不是一個拖fans,拼人氣的文娛活動,而應該是一個讓市民對國家運作和發展表達意願的過程。政客要做的,是要說明自己黨的理念、方針,和治國藍圖,然後客觀指出對手在理念、方針,和治國藍圖上的弱點,目的是要讓市民清楚明白地作決定,而非含胡地情緒性地做反應。

令到選舉落到目前的地步,政客們當然要負上責任。將選舉視作搶選票的遊戲,投機炒作,見風駛舵。不過政客們的競選策略亦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而是花了不少人力物去做focus groups 和各類型的觀察研究,了解選民的心理和理解政策的思考模式。再加上經驗上發現,原來一句抵死刻薄的說話,或者一個浮誇做作的姿態,有助催谷當日的人氣,政客就自然樂此不疲。前幾日自由黨黨領葉禮庭才說要打一埸正面的選戰,用希望而不是靠嚇去競選,言猶在耳,自由黨就已經又推出一個靠嚇的新競選廣告。

所以說,要有一埸高格調的大選,不能只靠政客,選民一樣有責。與其被日日新鮮的競選承諾牽著走,或想因為競選廣告而情緒起伏,不如花點時間去了解一下各黨的理念、方針,和治國藍圖,做出負責任的決定,用具體行動叫政客們在競選期間減少煽情,增加理性。


更多相關討論
肯定關你事 - 2011聯邦大選須知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Labels: ,


Tuesday, April 12, 2011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聯邦保守黨在競選政綱有關外交政策中,計劃會在外交部屬下開設一個「宗教自由辦公室」,負責「監控全球宗教自由情況,並將宗教自由列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保護海外脆弱的少數宗教社群」。政綱並且解釋:「在維護基本人權方面,加拿大有一個令人驕傲的傳統,這些基本人權包括宗教自由及良心自由,而我們保守黨政府認為,宗教多元化與民主發展是分不開的。」移民部長康尼(Jason Kenney)亦進一步指出,在不少的國際暴力事件中都有宗教逼害的情況,例如在巴基斯坦及埃及都少數基督徒族群被殺害,猶太人在世界各地所受到的壓迫,以及極端伊斯蘭原教旨聖戰分子對溫和的回教徒的不公平待遇等等。

這個「宗教自由辦公室」的主意聽起來合情合理,不過有學者就認為作用不大,有反對黨就指保守黨政教不分。

認為「宗教自由辦公室」作用不大的看法其實很合理,事關國際上有法律限制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的內部事務進行干預,例如在埃及的基督徒被殺害,其他國家也只能提出譴責。而且保守黨之前亦曾經推出「民主促進辦公室」,能夠發揮的功效不大。今次的宗教自由辦公室的預算每年大概50萬元,由規模到實際功效都似乎難以有所作為。不過對保守黨而言,有關計劃最大的作用大概是對內多過對外,希望在大選期間擺一擺幫助宗教人士的姿態,爭取部份選民的支持。

至於認為設立「宗教自由辦公室」是「政教不分」的指摘,大概亦是一種競選策略式的指指摘宗教自由本身是基本人權的一部份,辦公室的建議目的是要「保護海外脆弱的少數宗教社群」,不是提倡什麼神權政治、或者原教旨主義政府,跟所謂「政教不分」有一段巨大的距離。不過在加拿大的政治氣候中,指摘對手「政教不分」,是一種令對手蒙受負面形象的簡單手段,爭取對宗教容易有負面反應的選民的選票。

其實講到「政教分離」的問題,在報章 Edmonton Journal 4月11日的一篇文章反而來得老實。文章的題目是「請終止宗教在政治上的沈默」(Let's end the silence about religion in politics)。作者 Ian Bushfield 本身是一個人文主義者,但就認為政府不少的政策取向,政客提出或者支持某些政策的背後,都一定涉及個人的信念、信仰、對世界的看法,與其將這些信念、信仰視為「隱藏的議題」(hidden agenda),影響政策的制訂,不如老老實實說出來,大家又大大方方的去聽。 文章的作者作為一個人文主義者,對宗教不見得有太正面的看法,但就指出了一個人一定是基於某種世界觀去管理國家,而這些世界觀往往跟本身的宗教信仰有關,何苦要硬生生的將宗教信仰從政治中抽離,連提也不准提?

其實所謂「政教合一」的問題,背景可追溯至公元313年,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所頒佈的「米蘭詔書」,以確保教會不再遭受殘忍的逼害。不幸地後來在複雜混亂的政治社會形勢中,形成了宗教領袖和政治領袖爭權奪利的情況。這是教會歷史中一段沉痛而不光采的記錄。後來隨社會的轉變,教會亦痛定思痛,不斷革新,讓「政教合一」成為一個歷史教訓。

可惜現時一些人ロ中的「政教分離」又去了另一個極端,生硬地將所謂「宗教人士」從一些更廣泛的問題和複雜的處境中分割出來,將「宗教人士的意見」,跟一般「社會人士的意見」對立起來。要問的是,莫非宗教人士的意見不也是一個社會人士的意見嗎?難道一位公民只因衆多的背景中有信仰一項,他的聲音就不是一個民意嗎? 誠如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於法國慶祝政教分離100週年期間所說:「這區分(政教分離)不代表兩者彼此對立,也不排除教會更積極地參予社會生活。」

若果「政教分離」只是淪為政客用以攻擊對手的手段,這個情況若不留意的話,也許多年後回望,又會是歷史上另一個不幸。


更多有關討論
肯定關你事 - 2011聯邦大選須知
合法,卻依然不道德
開啟墮胎法例的討論
拉闊的定義 收縮的空間

Labels: , , ,


Thursday, April 07, 2011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去年十月,加拿大遇到一次重大的外交錯折,就是在晉身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投票中不敵德國和葡萄牙,宣布放棄角逐。那是在安理會64年歷史中,加拿大首次未能佔一席位。

當加拿大被擯出安理會的消息一出,聯邦保守黨政府馬上被各反對黨嚴詞攻擊,指政府破壞國家形象,令國家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無地自容。亦有一些分析指加拿大在過去幾年在國際舞台上不夠活躍、不夠進取。如果稍為了解聯合國或者國際政治這埸遊戲,就不難明白到要爭取到某個水平的聲望和認受性,除了在一些議題上有聲音有立場之外,更要實際參與在一些任務上。當參與這些任務時,行動的詳細內容往往不到個別參與國家自己話事,而且需要投以大量的資源。

就以目前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的軍事行動,聯合國安理會在3月17日通過決議,加拿大各政黨亦一致贊成參與,實際行動就是派出戰機和所需的人員配合行動,當中牽涉到大量的金錢和資源。在國際政治上是無免費的午餐的,要在國際舞台上佔一點位置,在國際利益上分一杯羹,這些付出一定是無可避免,一個全面的政府必需要在財政預算上有所計算。不過外交和國際關係上的問題,在大選中往往不會被認真地提及。

其實民主政制的精髓,是在於市民有參予政治,以至參予國家發展的權利和渠道。大選應該是一個平台,讓各政黨將治國的整體策略和財政藍圖,由國內到國際事務,全面舖陳在市民面前,讓市民可以作出清楚的選擇。可惜政客們只將民主政制視為搶選票的遊戲,在大選期間,為求爭取某個組別人士的票,就拋出大批承諾,而不去全面說明治理國家的策略和資源分配。

誓如有政黨會承諾大幅增加老人護理和醫療撥款,當該黨的人士被問及錢從何來時,會輕易回應話不購買F-35戰機,將錢全數撥到老人護理和醫療就能解決問題。問題是,目前的CF-18戰鬥機開始老舊,加拿大以後要繼續在國際事務上有角色,就必需有適當的裝備配合。就當F-35戰機太昂貴不購買,其他形號的戰機和軍用裝備大概不會太便宜,有可能輕易將購置防務設備的錢全數撥到國內的福利項目上嗎?這等論調明顯只是要討好部份選民,但就未有向大眾選民繪畫出一幅國家整體發展的圖畫。

政黨以搶選票的心態,不斷拋出承諾去吸引選民目光的做法,在今屆大選中大概都不會有什麼改變,不過作為選民就可以成熟一點,目光不要跟著日日新鮮的競選承諾走,而是看清楚各政黨的治國藍圖是不是全面持平,競選承諾背後的取捨和代價,然後作出成熟的抉擇。


更多有關討論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聯合國這遊戲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