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2, 2011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聯邦保守黨在競選政綱有關外交政策中,計劃會在外交部屬下開設一個「宗教自由辦公室」,負責「監控全球宗教自由情況,並將宗教自由列為加拿大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保護海外脆弱的少數宗教社群」。政綱並且解釋:「在維護基本人權方面,加拿大有一個令人驕傲的傳統,這些基本人權包括宗教自由及良心自由,而我們保守黨政府認為,宗教多元化與民主發展是分不開的。」移民部長康尼(Jason Kenney)亦進一步指出,在不少的國際暴力事件中都有宗教逼害的情況,例如在巴基斯坦及埃及都少數基督徒族群被殺害,猶太人在世界各地所受到的壓迫,以及極端伊斯蘭原教旨聖戰分子對溫和的回教徒的不公平待遇等等。

這個「宗教自由辦公室」的主意聽起來合情合理,不過有學者就認為作用不大,有反對黨就指保守黨政教不分。

認為「宗教自由辦公室」作用不大的看法其實很合理,事關國際上有法律限制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的內部事務進行干預,例如在埃及的基督徒被殺害,其他國家也只能提出譴責。而且保守黨之前亦曾經推出「民主促進辦公室」,能夠發揮的功效不大。今次的宗教自由辦公室的預算每年大概50萬元,由規模到實際功效都似乎難以有所作為。不過對保守黨而言,有關計劃最大的作用大概是對內多過對外,希望在大選期間擺一擺幫助宗教人士的姿態,爭取部份選民的支持。

至於認為設立「宗教自由辦公室」是「政教不分」的指摘,大概亦是一種競選策略式的指指摘宗教自由本身是基本人權的一部份,辦公室的建議目的是要「保護海外脆弱的少數宗教社群」,不是提倡什麼神權政治、或者原教旨主義政府,跟所謂「政教不分」有一段巨大的距離。不過在加拿大的政治氣候中,指摘對手「政教不分」,是一種令對手蒙受負面形象的簡單手段,爭取對宗教容易有負面反應的選民的選票。

其實講到「政教分離」的問題,在報章 Edmonton Journal 4月11日的一篇文章反而來得老實。文章的題目是「請終止宗教在政治上的沈默」(Let's end the silence about religion in politics)。作者 Ian Bushfield 本身是一個人文主義者,但就認為政府不少的政策取向,政客提出或者支持某些政策的背後,都一定涉及個人的信念、信仰、對世界的看法,與其將這些信念、信仰視為「隱藏的議題」(hidden agenda),影響政策的制訂,不如老老實實說出來,大家又大大方方的去聽。 文章的作者作為一個人文主義者,對宗教不見得有太正面的看法,但就指出了一個人一定是基於某種世界觀去管理國家,而這些世界觀往往跟本身的宗教信仰有關,何苦要硬生生的將宗教信仰從政治中抽離,連提也不准提?

其實所謂「政教合一」的問題,背景可追溯至公元313年,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所頒佈的「米蘭詔書」,以確保教會不再遭受殘忍的逼害。不幸地後來在複雜混亂的政治社會形勢中,形成了宗教領袖和政治領袖爭權奪利的情況。這是教會歷史中一段沉痛而不光采的記錄。後來隨社會的轉變,教會亦痛定思痛,不斷革新,讓「政教合一」成為一個歷史教訓。

可惜現時一些人ロ中的「政教分離」又去了另一個極端,生硬地將所謂「宗教人士」從一些更廣泛的問題和複雜的處境中分割出來,將「宗教人士的意見」,跟一般「社會人士的意見」對立起來。要問的是,莫非宗教人士的意見不也是一個社會人士的意見嗎?難道一位公民只因衆多的背景中有信仰一項,他的聲音就不是一個民意嗎? 誠如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於法國慶祝政教分離100週年期間所說:「這區分(政教分離)不代表兩者彼此對立,也不排除教會更積極地參予社會生活。」

若果「政教分離」只是淪為政客用以攻擊對手的手段,這個情況若不留意的話,也許多年後回望,又會是歷史上另一個不幸。


更多有關討論
肯定關你事 - 2011聯邦大選須知
合法,卻依然不道德
開啟墮胎法例的討論
拉闊的定義 收縮的空間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