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11

 

不如更盡興!

經過17年的期待,溫哥華加人隊終於有機會打到最後,爭奪史丹利盃。即使你平日無留意hockey,現在只要到溫哥華街頭走一轉,都會知道門將 Luongo 個名點串。

除了隊員和fans高興之外,商戶更是鼓舞。事關加人隊的表現越勇,相關商品就越是搶手。餐館、酒吧、電台、電視的生意亦受帶動。有餐館的東主指每次加人隊有賽事,餐室由下午4時半就開始滿座,即使有HST都無礙fans大吃大喝的豪情,自加人隊打入季後賽以來,生意額上升了25%-30%。

另外有調查顯示,一支冰球隊在季後賽的表現,有助所屬城市的生產力。調查訪問了超過300位公司經理,56%認為冰聯季後賽有助提升員工的士氣。員工之間在季後賽期間有了共同話題,再加上相約觀賞賽事,大家的關係至少在一段時間內情緒性地變得緊密,合作好了,生產力自然增加。最美妙的是,公司管理層無需花一毛錢就坐收士氣高昂果效,如果老闆識做,自掏錢包買些小食助興,跟員工之間關係就更見緊密。

不過事情總是有辣有唔辣。市面喜氣洋洋的代價,就是溫哥華市警的開支會大幅上升。事關加人隊不斷晉級,比賽的場數不斷增加,球迷情緒不斷升溫,期間所需的警力開支亦會跟著上升。在1994年加人隊直闖總決賽,在最後一場輸掉後,有部份球迷情緒激動,在有5萬至7萬人聚集的市中心搗亂,造成超過一百萬元的破壞。為免重蹈覆轍,警方在季後賽的開支一定不能少。溫市市長羅品信已經表示,加人隊順利打入總決賽,市府需要多撥至少65萬元作為市內保安的開支。

過去溫市政府曾要求鄰近市府分擔開支,但無任何回響。上年加人隊打入季後賽,市長羅品信向省府和聯邦政府伸手,一樣無著落。今年就好似連提都費事提。其實當中的理由好簡單,如果冰聯賽事可成為撥款理由,其他大型活動有樣學樣的話,省和聯邦政府就真是手尾長。而且季後賽對溫市確實會帶來收益,要市府自行調整資源亦不為過。況且在一般市民心目中,代表城市的球隊晉級是一件光榮的事,為了保安費用大呼小叫實在有點難看,難以引起共鳴。

既然如此,我建議溫市當局可以向加人隊的球星打主意。
如果加人隊贏出決賽的第一埸賽事,前鋒球星Sedin兄弟就要為市警免費拍一輯廣告,提升警隊形象。
贏到第二埸,就再加門將 Luongo 免費出席禁毒活動,鼓勵青少年遠離毒品。
再贏第三埸的話,加人隊就要全員出動,為市府做洗車活動籌款。
如果打足7場,不論輸贏,加人隊都要打兩埸表演賽,收益扣除開支,全數撥歸市府庫房。
不要少看這些安排所帶來的收益。加人隊球星打一支廣告,閒閒地叫價十萬八萬,又拍廣告又做騷,分分鐘是過百萬的開銷。這些安排對市府、市警、球隊、商戶、市民都是多贏的局面,讓全城更盡興。


更多有關討論

南非世界杯成功嗎?

蘇亞雷斯VS長毛
奧運這燙手山芋
碧咸的 SWOT Analysis

Labels: ,


Tuesday, May 24, 2011

 

癡肥兒童改造計劃

兒童癡肥近年越來越受到關注,對有關趨勢的原因亦有不同的見解。例如在加拿大、美國和英國的不少兒童關注團體都認為,是因為商人將兒童鎖定為消費對象,利用不同傳播媒介大力向兒童推銷不健康食物,令兒童在長期受影響下潛移默化,習慣進食不健康食物。不過食品商就指廣告對兒童飲食習慣的影響有限,確保兒童養成健康生活方式的責任在父母身上。

最近西門菲沙大學傳播系教授克蘭(Stephen Kline)探討全球兒童癡肥以及健康教育計劃的研究(Globesity, Food Marketing and Family Lifestyles)就指出,世界各地兒童超重的原因很複雜,其中缺乏運動、愛在看電視時吃零食,食品公司利用電視推廣零食,全部都是重要因素。

其實不論確切的原因是什麼,兒童健康的趨勢都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問題。
例如前些時有報告指出,在加拿大14至15歲的青少年中,有血壓和膽固醇偏高的跡象。報告由2002年開始,對20,719個第九班的學生進行觀察。到2008年,發現當中17%有高血壓;16%膽固醇偏高;30%過重甚至癡肥。這個現象若不及早關注,在青少年身上出現的疾病會越來越多,到了成年很快就會有心臟病、糖尿病等問題纏身。

導致這情況的一大原因是今時今日的青少年缺乏運動。青少年的健康運動指標是一個星期5日,每日90分鐘,不過在加拿大能達到這水平的青少年只有22%,取而代之的是有24%的青少年每星期花超過20個小時在電視和打機。

當然另一個主要原因就直接跟食物有關。其實青年人經常都會接觸到不健康的食物,不是鹽和鈉偏高,就是脂肪和糖份過量。意思不是青年人經常故意去選擇一些不健康的食物,而是跟我們今日對食物的口味有關。

在我們今日的食品市場,何謂好味,基本上是由食品公司決定如果一種食品的味道不夠吸引,食品公司就會加工。或者一個品牌未夠去增加市場佔有率,食品公司就會將同一種素材加工改裝,變成4個品牌18個選擇。簡單而言,就是用市場策略決定食品含量。結果大家食慣了,再吃一些真正少鹽少糖少添加劑的食物原味就覺得淡口,不夠好味。為了健康,硬食一、兩餐還可,但長遠還是會選「好味」的。

這種被食品公司按市場策略塑造大眾口味的現象,就引出了一些奇怪的難題。例如一些標榜健康的食品,添加了多種維他命、礦物質,但同時鈉和糖含量偏高,那究竟還是不是健康選擇?在英國有研究發現,當地可供兒童選擇的穀類早餐有28個品牌,當中27種含糖量超過政府建議標準,其中有9種的含糖量高達40%。這都不過是早餐。難怪英國6歲兒童和15歲青少年的肥胖比例,分別是高達8.5%和10%。

改善兒童的健康是個深遠的問題,既讓下一代免於受長期病患之苦,又能減少醫療開支和社會負擔。而改善的根本方法,在於改變飲食習慣。買食物別只信「低脂」「高纖」等標語,要看清楚有關營養含量的標櫼。當然少出街食飯,多用一些健康新鮮的素材自己煮,對全家人的身心健康都有幫助。愛護下一代,培育健康的兒童其實好實際,實際到就由今晚食乜餸開始!


更多有關討論
缺乏睡眠的社會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努力加餐飯
加油減肥!
兒童不宜的報紙?

Labels: , ,


Thursday, May 19, 2011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貧窮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可以說是一個每一個國家都要面對的。不過詳細一點的去了解的話,又可以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例如在美國,按2010年的標準,一個四口之家的全年收入低於2萬2050美元的話,就屬於貧窮人士的範疇。按這個標準計算,有超過13%的美國人是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相比在中國,按中國國家統計局在2010年的標準,一個人的年薪低於1274元就屬於貧窮。 按這個標準計算,中國人口中只有2%是生活在貧窮線之下。

表面上看,中國的貧窮人口比例遠比美國的為低。不過再深入一點去研究就發現另一番景象。按美國政府定義的貧窮家庭中,46%已經擁有自己的房屋,平均有三個睡房、一個半浴室、一個車房;73%的貧窮家庭擁有汔車,當中接近三分之一更是有兩部或以上。這些美國貧窮家庭的孩子,不單沒有營養不良的問題,甚至有普遍超重的現象。而在中國,按政府貧窮的定義,一個窮人每日的消費支出,就只能夠買6個饅頭或者3根香蕉。

國情不同,標準不同,貧窮的狀況亦非常不同。雖然何謂「貧窮」其實是有國際標準,但這些標準都只是參考,各國仍然可以自定貧窮的定義。

除了對貧窮的標準的差異令問題複雜化之外,貧窮問題本滲入了政治的考量,就令事情變得更加複雜。其中一個最具體的例子莫過於印度。由上世紀70年代到近年,印度的貧窮人口就不斷轉變。在70年代,印度有超過一半人口屬於貧窮。到了1993年至1994年間,貧窮人口大減至三分之一。表面上看,印度政府滅貧的成績非常亮麗,只用了20年就將貧窮人口大幅減低。不過事實是,政府只是將貧窮線拉低。在70年代,貧窮線的基準是每日攝取2400卡路里的食物;到了90年代初,政府將基準調低至每日攝取1970卡路里的食物;到了1999至2000年間,基準再調低至每日攝取1890卡路里的食物。

只是拉低基準,就能做到貧窮人口大幅減少的果效。大批印度窮人艱苦的處境無改變,但就在統計數字上「被脫貧」。有研究印度社會的專員計算,若果將貧窮線的基準回復70年代的水平,今日大約有四分之三的印度人口會在貧窮線之下。

印度政府彈性調校貧窮線的基準,很多時都是基於政治的考慮。例如在2004年的大選,當時的執政人民黨以「閃耀的印度」作為口號,大肆歌頌經濟上的成就,貧窮的人口比例怎能不配合一下,令印度閃耀起來呢?!又或者在90年代初,政府曾宣佈印度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貧窮人口,但在這個公佈之前不到9個月,印度政府向一個國際捐贈會議提供一份文件,當中指有39.9%的印度人在貧窮線之下。突然樂於自爆滅貧效果不彰的原因好簡單,就是想取得更多國際上的捐款。

中國政府表示今年會將貧窮線的基準上調至每年收入1500元,意味中國的窮人可能會勁升至1.5億。有人認為這樣做是要讓國際看清中國的狀況,從而減輕對中國在經濟上的壓力,甚至抑制一下「中國威脅論」。但無論如何,貧窮,無飯食,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期盼中國政府不要將窮人當作數字處理,而且做些實事去改善人民的生活。


更多相關討論
水荒危機
讓肚餓的孩子有得吃
聖誕數學題
Buy nothing... Do something
孩子認識了一個怎樣的世界?

Labels: ,


Friday, May 06, 2011

 

請讓一切回歸平實

經歷了好幾年彷彿日日在搞大選的日子,渡過了近40日感官不斷被刺激的大選期,忍受了一大堆浮誇的台詞和零交流的指責,是時候讓一切回歸平實了吧?!

孫中山認為:「政就是眾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之事,就是政治。」
管理眾人的事務是平實的。不是每一個議題都需要劍拔弩張,不是每一個失誤都要人頭落地,不是每一項由他黨提出的政策都要肆意鞭撻。政客們,管理好眾人的事務是你們的核心業務,貴黨的興衰你可視作副業,但可不是市民投你一票的動機。

理論上,少數政府更能逼使各黨互相制衡,通過協商去制定政策,令政府集益廣思,施政更具彈性和融合性。但對小市民而言,過去幾年的少數政府經驗,幾本上是連番折騰。一浪接一浪拉倒政府的威脅;一次又一次的聯邦大選。國會上的論政彷彿是下一回競選活動的前奏,政黨間的連橫合縱非為市民的福祉,而是為自己製造出位上位的機會。為反對而反對,為爭拗而爭拗,妄顧市民安居樂業的心願,踐踏民主政制的內涵。正如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一次國情諮文中所說:「But what frustrates the American people is a Washington where every day is Election Day. We cannot wage a perpetual campaign where the only goal is to see who can get the most embarrassing headlines about their opponent – a belief that if you lose, I win.」
這種日日在搞大選的心態,真的令人厭煩。

理論上,大多數政府能更有效率地施政,更整全地調節各項政策,使國家不在妥協中打轉,而是朝一個特定的方向前行。但在歷史上,絕對的權力帶來絕對的腐化的例子屢見不鮮。社會觀察員龍應台認為一個國家元首有四個核心的責任:
哈珀總理,這些大概也是市民給你一大多數政府同時附帶的期望。市民不是你的政敵,並不熱衷於見你在下屆大選中人仰馬翻,故請你在施政時不要只望著政敵的嘴臉,不要只盤算政黨的利益,卻要時刻以市民的福祉,社會的建設,以及國家的前途為前題,果敢地忠誠地謙遜地踏實地作我們的總理。



更多相關討論
賽後檢討
最後一週的形勢
大選娛樂家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Labels: ,


Thursday, May 05, 2011

 

賽後檢討


經過近40日沙塵滾滾的選戰,聯邦大選的結果終於塵埃落定。兩大贏家是保守黨的哈珀和新民主黨的林頓;兩大輸家則是魁人政團的黨領杜錫,和自由黨的葉禮庭。

兩大輸家除了雙雙都在自己的選區落敗之外,在選戰一開始,其實兩人以至兩黨早已呈敗象。

魁人政團在選戰中的兩大戰略,一是攻擊保守黨,二是重提魁獨的問題。第一個戰略的效果有限,一來是所有在野黨都在做同相的事,魁人政團難以從中建立出鮮明的形象;二來是保守黨今次有點似易潔鑊,很多的攻擊以至負面消息好像都不沾鍋,令魁人政團更難以從中撈到油水。而第二個戰略,煽動魁獨情緒似乎亦失效,即使在法裔人士中亦引不起迴響。直到選戰的尾段,在魁省的法裔人士中,仍然有62%表示會支持一個倡議聯邦主義的政黨。很明顯魁獨問題根本就引不起話題,但魁人政團在選情告急之下,除了邀請重量級魁獨人士站台之外,再拿不出其他辦法。既同民意脫節,又缺乏議題,慘敗似乎是難以避免的結局。

至於自由黨,敗象早在黨領選舉之後不久已經呈現。葉禮庭在2008年12月獲選為自由黨黨領之後,因為保守黨的攻擊湊效也好,因為無觀眾緣又好,總之葉禮庭在民望上一直都無甚起色,就連自由黨的民意亦一直落後保守黨。但就偏偏在這個時候,竟然決定去拉頭纜去拉倒少數保守黨政府,做法令人匪夷所思,甚至給選民有為求奪取政權不惜一切的感覺。

黨領魅力不足,就唯有靠議題,但自由黨就一直都提不出一些強而有力的議題。在選戰一開打,保守黨馬上以「三黨聯盟」作為攻擊。其實在上一次大選之後短暫出現以自由黨為首的三黨聯盟,葉禮庭大可御膊給前黨領狄安,但他卻在一開始時回應得不清不楚,令三黨聯盟的指控纏擾了好一段時間。到後期大概眼見贏出的機會不高,又表示不排除跟其他政黨合作組織政府,結果令三黨聯盟指控繼續發酵,整個大選過程都被保守黨牽著走。

再加上自由黨在政治光譜上的立埸近年不很清晰,就進一步影響到固有的票源。自由黨近年不斷向左傾斜,似乎有意整合中間偏左的力量跟中間偏右的保守黨對疊。但到大選的後期,見左翼的老手新民主黨不斷冒起,葉禮庭又大聲疾呼,叫選民不要向左走向右去,而是要支持中間路綫的自由黨。這種連政治立埸都不清晰的情況,既難以吸引新的選民支持,又很容易會令固有的票源流失。

自由黨和魁人政團慘敗,議席就被保守黨和新民主黨所瓜分。加拿大的政治版圖好明顯出現了中間偏右和中間偏左兩大立場的對疊。未來的四年,市民都不會生活在隨時要準備大選的氣氛當中,但在渥太華的政治角力大概會出現新的局面。


更多相關討論
最後一週的形勢
大選娛樂家
別誤用「政教分離」這口號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可惜又把藍圖丟了...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