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11

 

南海大抽水

南中國海近期風起雲湧,繼大約一個月前越南「平明2號」勘探船事件之後,中越南海爭端突然升級。繼而菲律賓亦乘機趁熱鬧,甚至提出將「南中國海」改稱為「西菲律賓海 (West Philippine Sea)」。其實南海主權爭議由來已久,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及汶萊,都聲稱擁有全部或部分南海的主權,當中藴藏的石油和天然氣,以至漁獲都是各國爭奪的目標。

南海有爭端,美國一方面呼籲各方開展對話,希望緊張局勢走向緩和,與此同時在「日美安全保障協議委員會」中討論了南海問題之後,日本外相松本剛明公開聲稱近期的南海爭端時是中國引發的。美國亦公開發表言論越南和菲律賓,甚至分別跟兩國進行軍事演習,又表示會以一個對方負擔得起的價錢向菲律賓售賣軍備。美國在南海問題上上下其手的做法非常明顯,這樣做原因主要是跟美國本身的利益有關。

對美國而言,南海的主權爭議持續,最符合美國的利益。對上一次南海出現緊張是上年年中左右,而始作俑者正是美國。在上年3月初,中國首次向美國表明立場,指南中國海是關係到中國領土完整的「核心利益」。美國轉個頭就在日本海、黃海、南中國海,跟韓國和越南有多次聯合軍事演習。年尾跟日本聯合軍演的地點更是鄰近釣魚台的日本西南部海域,軍演命名為「離島奪回訓練」,假想目標是要奪回島嶼。由合作伙伴到選址到目標到行動名稱,在在都是向中國發出強硬的訊息。

中國的國力不斷上升,對美國無疑是個威脅,抑制中國無疑是美國在外交上一個重要目標。記得在今年一月,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到中國進行正式訪問。在中國領土上,蓋茨就說行程「很有建設性,為兩軍關係向下一階段發展創造了條件」。轉個頭到日本就馬上說中國的軍事技術進步將會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實力,美軍在亞太地區的部署意在抑制中國。而南海的主權爭議就是抑制中國的一個非常方便的工具。

這個工具既方便又好用的地方,在於一方面可以分裂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系,即時突顯中國跟周邊國家的矛盾,提醒大家中國不是真正朋友。另一方面可以進而突顯美國在東盟國家地區的重要性,反過來拉攏中國周邊國家協助圍堵中國。再加上美國又是一個所謂的「軍產複合體」,即是只要不對美國的軍事優勢帶來風險的情況下,政府跟軍事產業集團合作,向各國售賣武器。軍事產業是一門超級大生意,由研發到生產,需要聘用大量人員和資源,軍事產業生意暢旺的話,對刺激國內經濟大有幫助。

美國這個南海策略多次番用仍然湊效,在於一些國家樂於兩面抽水。例如中國目前是菲律賓最大的出口市場,也是重要的投資來源,菲律賓絕對不會想傷害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不過在這些爭議上靠攏美國,一方面可以提醒一下美國自己的戰略價值,在向美方購買軍備時可以得個筍價;另方面又可以提醒一下中國自己的重要性,向中國爭取更多經濟上的好處。

縱觀整場南海博奕當中,最要小心行事的是中國。反應太強硬和太軟弱,都會給美國和周邊國家更大爭取利益的空間。按目前的形勢,中國必需要戒急用忍,期望在博奕的形勢上慢慢會有新的局面。


相關討論
中美「暖腳之旅」
代罪羔羊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冠軍中國夢

Labels: ,


Tuesday, June 21, 2011

 

我們需要一個能塑造父親的社會

父親節期間,報章都應應節,登兩則跟父親節有關的新聞。例如有一則報導指在中國廣東 省一項調查顯示,廣東的兒童「缺乏父教」。

調查由廣東省婦聯兒童部所做,針對父親的家庭角色及責任問題作調查,在廣州、從化、佛山、韶關等地,訪問了共1714名子女在12歲以下的父親,當中63%的父親認為,掙錢養家是丈夫的主要責任;49.2%的父親認為,應該男主外女主內;34.2%的受訪父親認為男子漢應該把全部精力集中在工作上。 在照顧教育子女方面,74.5%受訪父親從來不或很少為孩子鋪床疊被;72.9%從來不或很少為孩子換尿布;63.9%從來不或很少為孩子洗澡;有一半左右的父親從來不或很少接送孩子上學放學;48.4%的父親從來不或很少輔導孩子做功課。

有專家指出,在家庭教育中,父親的角色不可替代的, 缺乏父親的教導會令男童終生「缺概」,不是 calcium 鈣質的「鈣」 ,而是缺乏男子氣「概」。聖經當中有一句說話:「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意思是如果父親不按父親的位份去對待和教導兒女,就好容易會令子女失了志氣。「失了志氣」原文的意思:失去了勇氣、希望、信心、灰心喪志、頭耷耷做人。

有中國青少年研究人員甚至指「中國是一個父教缺失的國家,使得男孩在很多方面節節敗退,正在使中國失去一代男人。」因為兒子在成長中會模仿父親的行為方式與性格特點,父親長期不在身邊,令男童失去了男性的榜樣。

其實不只在中國,父親角色模糊亦是很多國家所面對的社會問題。不少西方社會的學者在了解今時今日的家庭問題、年青人問題時都會以隱形父親、absent father、father hunger、fatherless generation 無父的一代去描述今日家庭的困局。身為有3個子女的爸爸的英國首相卡梅倫在父親節就特別發表文章,指傳統的家庭生活是「社會的基石」,甚至呼籲要發起一場運動,「把父親重新拉回孩子們的生活之中」。

要父親重新返回孩子們的生活之中,父親本身固然要負上責任,學習在家庭和工作中取得平衡,並且自己要培養出成熟的品格,成為子女的一個依靠和榜樣。不過除了父親本身要有所轉變之外,社會的大環境恐怕亦要有所調節。

我們的社會對一個男人作為一個事業有成的人,一個高級行政人員有好多肯定和強調,但對男人作為一個父親的肯定和塑造卻很少,諻論有空間去鼓勵一個男人去成為一個心志成熟的爸爸。就如中國廣東省那份調查報告所顯示,當中受訪的父親平均每星期工作5.88天。一個星期7日,用了6日來工作,扣除睡覺的時間,又何來陪伴照顧子女的空間呢?

工作過份繁忙,物價指數上升家庭經濟壓力越來越大,都會影響到父親和子女相處的時間和質素。今時今日有不少政客都打家庭牌,但如果真的認定家庭優先,認定傳統家庭生活是「社會的基石」,除了多一兩日假期,和增加少少稅務優惠之外,政府是不是更應該以家庭健康作為出發點,去制訂經濟以至其他社會政策呢?


相關討論
家庭優先 走遠一點
當買樓成了抱負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努力加餐飯
幸福指數
荒謬實驗的犧牲品

Labels: , ,


Thursday, June 16, 2011

 

爭經濟 講智慧

非洲的經濟增長,續漸受到重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計,未來幾年非洲經濟增長的速度將會超過全球平均水平。在歐洲國家不時轉出債務危機,中東政局不穩,以及美國經濟谷極都無顯著起色的時間,非洲的經濟增長就特別吸引。

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出訪非洲,並且有機會在贊比亞首都盧薩卡舉行的第十屆《非洲增長與機遇法》論壇閉幕禮上發言,把握時機去撘通天地線,加強跟非洲各國的關係,肯定是今次非洲之行的重點。要達到這個目標可以有不同的方法,例如可以藉美國黑人總統奧巴馬去拉關係,突顯美國跟非洲之間的親切淵源;又或者可以展示一下美國的外交願景,協助發展非洲的異象,感動一下一眾非洲國家領導的心靈。用什麼方法就視乎政治智慧的高低。希拉里選擇的方法,卻是去評擊中國。

在贊比亞的記者會上,希拉里直言美國非常擔心,中國對非洲的援助和投資活動,指中國的援助和投資在透明度和管治方面未能跟被普遍接受的國際準則一致,甚至指在追求商業利益的過程中,中國沒有利用到非洲人民的聰明才能。

這番言論有很多不高明的地方。
首先,雖則大家都知道美國對非洲的經濟潛力非常關心,但希拉里的言論就給人非常猴擒「搶生意」的感覺,有失大國的風度。

第二個不高明的地方,是太高調的驚動了競爭對手。雖然美國對中非關係的緊張,中國方面心知肚明,但畢竟在非洲開拓商機的空間很大,彼此之間可以利用自己的優勢去分一杯羹。但希拉里就直接將中國鎖定為非此即彼的對手,高調批評中國,並且揚言美國可以取替中國在非洲的角色。這種論調無疑會令中國明白到原來在美國眼中,中美兩國在非洲問題上是一場零和遊戲。中國方面好自然會放棄製造雙贏的幻想,而是用更大的力度去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

第三個不高明的地方,是言論不單沒有令非洲國家增加對美國的幻想,反而勾起一些對美國的介心。例如希拉里警告非洲國家要提防「新殖民主義」,指在殖民時代,其他國家奪走了非洲自然資源,付錢給領導人之後就走,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給當地人。這種講法,難道不正正是很多第三世界國家對西方社會的印象嗎?美國不是經常被指責利用自己的優勢去奪取其他國家的資源嗎?美國有智庫組織日前發表報告,正正指出其實是歐美的對沖基金近年都在非洲窮國掠奪土地,間接推高全球糧食價格,對世界糧食供應造成巨大的威脅。

相反中國在非洲的形象正面得多。當希拉里在贊比亞出言批評中國居心叵測,身為東道主的贊比亞總統班達不單沒有避重就輕,反而力挺中國,說「我們國家自(1964年)獨立以來一直與中國關係緊密。」指非洲與北京的關係又健康又長久,中國幫助了很多非洲國家渡過了最近的金融危機。甚至舉埋例指今年5月,贊比亞得到了中國1.8億美元貸款修建一條主要公路。南非智庫貿易和行業策略研究所亦認為說:「總的來說,中國在對非洲貿易方面的表現更為積極。」

明明想突顯自己,反而激起有潛力的合作伙伴為競爭對手講好說話,美國的外交政治智慧好明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相關討論
中美「暖腳之旅」
政治場上的幽默感
代罪羔羊

Labels: , ,


Wednesday, June 08, 2011

 

最深的集體回憶

集體回憶是一個社會上不時會提及的概念。這個概念由法國社會學霍布瓦克(Maurice Halbwachs)在1925在他的著作《The Social Frameworks of Memory》中提出。簡單來說,集體回憶的概念有別於一個人記憶,在於集體回憶是由共同經歷的人、事、物所引發起的一種情懷,這種情懷不只發自一個人,而是一班人的內心,成為一個群體的記憶遺產中標誌性的元素。這個概念到70年代被歷史學家廣泛討論,到近年在香港社會一些議題的討論上經常出現。

雖然集體回憶這個概念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但實際運用起來,特別當市面上人人好似可以隨口運用的時候,就仍然有多少模糊。究竟何謂一班人呢?是指一個特定社群當中的80%、60%、抑或15%的人口?什麼樣的情懷才算數?如果荔園、啟德機場、永利街、梅艷芳、孖條雪條算是港人集體回憶的一部份,那麼喜帖街、茶餐廳、長毛、恆生指數又算不算?如果將集體回憶用作爭取某種訴求的理由,問題就更見複雜,例如當年皇后碼頭和天星碼頭的遷拆問題都引起了不少的爭論。

不過有些事情又不難被大眾認同為集體回憶,例如六四事件。香港中大新聞及傳播學院有研究指,透過六四燭光晚會所作的問卷調查、分析報章報導、以至深入的訪談,了解不同港人對六四的情意結,結論是六四是港人絕無僅有最深的集體回憶。

其實透過觀察,也不難察覺六四在港人心中所引發的情懷。例如根據支聯會的數字,1990年首次六四燭光晚會有大約15萬人參加。經過了廿年之後,過去兩年的燭光晚會仍有多達15 萬人參加。而且還有薪火相傳的情況,很多年輕一代,甚至八十後都對六四有很深的情意結,可見這個集體回憶巳蔓延至不同年代的港人。

導致六四成為港人最深的回憶原因有很多。例如事件本身非常震撼,強烈抵觸很多人對公義的渴求。又或者是有很多的有心人,透過大型活動,或者私下自發教育下一代,將六四的真相以及核心意義傳遞。不過最有力的原因,大概是中國政府本身。

中國政府一直不肯平反六四,不肯道歉繼續將六四標籤為禁忌,固然直接觸動市民的義憤。但其他打壓異見人士的行動,更有火上加油的果效。例如早前扣留維權藝術家艾未未,在六四前夕引起廣泛關注,再一次提醒市民中國當局在政治改革上的停滯,突顯在人權紀錄上的污點。再加上艾未未惹來被政府騷擾的原因,跟他追求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中因政府興建學校偷工減料而倒塌,導致大量學生死亡的真相有關。

汶川大地震是一次觸動港人心靈的事件,有很多市民出錢出力去救災和協助災後重建。天災無得講,但官員中飽私囊,偷工減料所做的豆腐渣學校,令大量學生死亡就是人禍,理應查辦,依法處理。但貪官無被懲治,反而努力求證,伸張正義的小市民被打壓,又再一次嚴重抵觸人對公義的訴求,更加感受到六四的痛,以及進一步鞏固紀念六四的象徵性意義。

所以中國當局要沖淡六四這個集體回憶,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打壓或者迴避,而是正面檢討處理異見人士的手段,以及在打擊貪官污吏的事情上交出具體的成績。


更多有關討論
「六四」是怎樣一回事?

「所有的歷史都是當代史」
六四精神
仍然想起當天
華叔愛國論
當我還是初中生
少數份子

Labels: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