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1

 

糧食作武器

聯合國安理會上星期正式承認,氣候變化有可能對世界的安全穩定構成威脅。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亦表示極端的天氣現象「不僅對人們的日常生活,而且對國家基建、機制運作和財政預算都造成影響,甚至可能導致危險的安全真空現象」。氣候變化會威脅世界和平,其實主要是跟水源和糧食供應有關。

例如在2006年,美國吸納大批黃豆和栗米擴大生化燃油計劃,導致黃豆和栗米的價格上升;又適逢加州、澳洲、以及亞洲多個糧食出產國的天氣變化,糧食失收,導致在2008年4月份,全球小麥的價格上升了一倍,稻米的就上升了兩倍,令到在亞洲和非洲一些較貧窮地區出現缺糧的情況。再數近一點,今年5月份來自中國的藥材價格普遍上升20%至30%不等,有的甚至漲價4倍,主要的原因是中國湖北﹑湖南﹑淅江﹑貴州及江西一帶﹐近月來發生旱災﹐導致中草藥材嚴重失收。糧食失收對富裕國家的影響主要反映在食物價格上,但對一些窮困而且政治不穩定的地區,分分鐘會引發難民潮、內亂、或者因為爭奪糧食而對外爆發衝突。

其實在2007年,英國在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國時,曾嘗試就氣候變化可能對世界和平構成威脅的問題達成共識,但沒有成功。今次安理會的15個成員國亦是經過一輪的拉鋸,才發表一項措辭謹慎的聲明,將氣候保護列入安理會的重要議程表中。固中的原因,是除了近年環保的問題經常被政治化外,糧食供求本身亦是一個牽涉政治和經貿利益的敏感問題。

例如在二次大戰之後,歐洲出現糧食短缺危機,美國就藉著糧食援助增加對歐洲的影響力,並且藉著向歐洲大量輸出廉價的農產品以刺激國內經濟。到了1950年代初,歐洲站穩陣腳,可以生產足夠的糧食,美國糧食援助被視為對歐洲農業發展的阻礙。

歐洲市場萎縮,美國就面臨國內糧食生產過剩的問題,於是由1954年中開始,美國轉而大力向其他地區國家提供糧食援助。適逢共產主義的力量冒升,1954年7月10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簽署「農業貿易發展及援助」法案。法案表面上是援助貧窮國家,但實際上是一項外交政策,向反左派的政府提供策略性糧食援助,拉攏更多國家政府親美。

美國在1954至1956年間提供的經濟援助,一半是上以糧食為主,由1956至1960年間,美國提供了全球3分之1以上小麥的出口量。對美國而言,將糧食跟外交策略結合,既可提升國際的影響力,又能有助國內農產經濟,第三世界對美國的倚賴越重,美國的政治和經濟收益越大,正如曾經在尼克遜和福特政府擔任農業部長的布茨(Earl Butz)所講:「飢餓的人只會聽命於手上有麵包的人。食物是一種工具,它是美國用來談判的武器之一」。

美國以糧食用作為外交政治的武器產生了不少的不良後果。例如曾令小麥的價格被刻意壓低,令美國以外的小麥農民無以維生,小麥生產更被龔斷;貧窮國家過份依賴援助,長遠失去自給自足的能力等等。

當然美國不是唯一將糧食問題跟政治和經濟利益掛勾的政府。現時再加上全球一體化以及重商輕農的傾向,過度依賴進口糧食的地區越來越多(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上年年尾公佈一份報告,指卑詩省的糧食價格和供應隨時會大幅波動,理由是本省有近一半的糧食是靠從世界各地入口)當中所牽涉的經貿、市場和國際關係問題非常複雜。所以即使聯合國安理會破天荒正式承認,氣候變化會威脅世界和平,指出糧食供應會引發爭端,但要各國達成採取實際行動的共識,恐怕還有一段非常長遠的路。


相關討論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不穩定的世界糧倉
水荒危機

Labels: , ,


Wednesday, July 20, 2011

 

文字背後的世界

2008年為了搞好北京奧運,中國官民都費盡心思。奧運是國際盛事,運動選手、工作人員、以至遊客皆來自世界各地,溝通的語言當然首選英文。於是官民各盡綿力,在北京市內加插英文標語,就連餐館的餐牌也有英文翻譯。於是「乾炒牛河」旁邊寫著「dry fire beef river」;「周打魚湯」就寫著「the week beats the fish soup」;「吞拿魚沙律」就是「swallow to take the fish sand」;「童子雞」的譯法至有創意,不是照字直譯而是有考慮到更深刻的意涵,翻譯為「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這些英文翻譯當時就成為了令人發笑的奧運花邊新聞。

不過這種突破文法框框的「字對字」翻譯法就不只是中國專美,美國一樣有。最近有遊客發現在美國的一些大型郵輪公司,為了讓中國藉遊客有親切貼心的感覺,在餐牌上亦加上中文翻譯。例如英式煙肉(English Bacon)直譯為「英語培根」; 全脂牛奶(Regular Milk)譯為「規則牛奶」;新鮮時蔬(Garden Greens)就譯成「花園成為綠色」。搞笑的情度,跟中國大陸的餐牌不相伯仲。

兩者除了搞笑的情度相似之外,背後的動機亦相近,就是要跟所謂的地球村接軌。在奧運期間,為了塑造國際城市的形象,在北京市內大肆加插英文標語,雖然當中不少的所謂英文翻譯都是令人一頭霧水,但就具體反映了中國民間社會要急促與國際社會接軌的心態。同樣美國遊輪上狗屁不通的中文翻譯,都是為了讓中國遊客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塑造國際級的品牌形象。

其實在今時今日的所謂地球村,能夠操多過一國的語言絕對是一項優勢。在加拿大讀書,如果能保持中文的水平,又能操得一口流利英語,去中港台工作當然是一項優勢。不過亦有人說,由於中國大陸人口眾多,當中識英文的人口加起來,分分鐘多過在北美識英文的人。數字上是不是真的多過不得而知,但在中國越來越多人識英文就確是事實。所以除了能講能用,更重要的是能夠明白語言背後的世界觀。

語言本身不只是一種溝通工具,更是一個世界觀的具體表達。例如中文字「禾」字,是模仿禾穀成熟後向下垂頭的形態。「禾」字除了捕捉了禾穀成熟的形態之外,更有「君子不忘本」的意思,成長以後仍垂頭謙虛注視自己的根源,充份表現了中國人的人倫觀念。掌握了一種語言,無形中是在體會著一種了解生活的角度。若能掌握多於一種差異極大的語言,就能有更闊的視野去看世界,更圓融的手法去解決問題。

所以在加拿大居住成長,除了學講英文之外,更大的優勢是來自有一個切身的機會去領略英語的世界觀,明白這語言背後了解生活的角度,處理問題的方法。要有書本上的知識不難,但有一個切身的機會去體會英語的世界就不人人都有。所以即使打算一讀完書就馬上執包袱返東南亞發展,也不要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多留意身邊的事物,多跟「英文人」打交道,好好了解英語世界,建立更深刻的優勢。渴望子女會中文的家長們,除了送子女上中文班,為他們能靠死記而成績亮麗的成績表而感到安慰外,不妨配合更靈活的方法,幫助他們領略中國語文的美。


相關討論
中式英語的時代意義
我不會法文...

Labels: , ,


Wednesday, July 13, 2011

 

找死不如找工作

經濟狀況跟小市民生活息息相關,可以說是一個常識,亦是每個小市民實際的體會。有美國和英國的研究人員對十個歐洲國家作出調查,發現在2007至2009年間,即是金融危機的期間,這些國家因公路交通事故而死亡的數字有所下降,事關經濟放緩,車輛的使用率減少,交通意外亦自然減少了。不過報告對就業人口的調查就發現,這10個國家的失業率在金融危機期間上升了三分之一,其中9個國家的自殺率都有上升的趨勢。

有關報告在英國醫學雜誌 The Lancet 上公佈,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字,指在受調查國家中,65歲以下的成年人中,分年齡階段的自殺率增長由5%至17%不等。其中希臘的自殺率增長最大。英國的自殺率就增加了10%,每十萬人中有6.75個人自殺,而且男性自殺的死亡率是女性的3倍。報告的結論是在金融危機之前,歐洲的自殺率明顯下降,但隨著經濟狀況的惡化,自殺率逐步上升,幾乎可以肯定經濟危機跟自殺率有關聯。

另外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在今年4月份公佈的研究亦有相似的結論,指美國的自殺率隨經濟形勢起跌,經濟低迷時自殺率上升,經濟繁榮時自殺率下降。該報告的研究範圍更大,由1928年經濟大蕭條時期至2007年金融危機,發現經濟景氣跟美國自殺率之間存在關聯。例如在大蕭條時期,自殺率創下紀錄性高點,在1932年每10萬人就有22人自殺。

要防止自殺率在經濟不景期間上升,有關歐洲國家自殺率的報告認為,要向社會福利系統作出更大投資,不過重點不是發放更多失業救濟金,而是要有效幫助失業人士重新就業,並且設立有效機制避免就業人士容易失業。

其實一份工作對一個城市人而言,往往不只是收入的來源,更加是自我的身分和價值的一個肯定。所以當失業時,生活壓力固然是非常巨大,但自我價值同樣受到沖擊。失業救濟金可以暫時舒緩一下個荷包,但對自我的肯定就幫不了多少。

故此政府在社會面臨經濟危機的時候,除了集中在經濟的問題上,一些幫助失業人士肯定自我的教育和宣傳亦都應該加強。
市民亦要學習不要將工作職位和自我價值直接掛勾,雖然一份工作對生活的需要以至生活的模式都有重大的影響,但始終不是生活的全部。
如果有家人朋友失業的話,身邊的人除了要了解當事人金錢上的需要,亦要關心到心靈上的需要,明白對方心裡面難受的地方,肯定對方的重要性。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壓力,幫助對方用更闊大的眼光去看眼前的困難。若果發現對方有不尋常的舉動,要及早尋求協助。畢竟共渡時艱,同舟共濟,所講的大概不止是借錢給老友那麼簡單。


相關討論
艱難,卻不至失落
當買樓成了抱負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相關資訊
你知道有人想自殺嗎?
認識焦慮症系列1:被啟動了的戰鬥反應機制

Labels: ,


Wednesday, July 06, 2011

 

食物指南全面睇

香港的營養標籤法例實施了1年,並且大力推廣「三低一高」的健康指標。不過有研究中心調查發現,仍有超過20%的成年人不知道有營養標籤的制度,只有17%的港人講得出「三低一高」是指低糖、低脂、低鈉(鹽)和高纖。

相對而言,在加拿大對食物的營養成份就講究得多,除了營養標籤之外,更加自小就向學童介紹「加拿大食物指南」(Canada's Food Guide),並且會與時並進,按社會環境的需要將指南更新。

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麼食物指南有需要更新呢?10年前一個成年男人一日所需的營養,跟10年後一個成年男人不是一樣的嗎?其實食物指南要更新,主要有3個原因:
一是因為有新的醫學研究,發現可能有一些營養過往忽略了,又或者份量不足夠,需要有所修改。

二是因為食物指南個樣有變。例如1944年的食物指南(當時叫做 Canada's Food Rules )個樣非常搞笑。有樽奶的形象如紳士一般的拿住把長傘。那些麵包、牛肉、雞蛋全部有腳行路,好有 40's 漫畫 feel。不過後來政府發覺,要成功推介食物指南,除了公仔得意之外,更要解釋清楚。例如話要食菜,究竟是一日食一條,還是一日食一棵呢?所以到了1977年開始,食物指南(當年開始改名為 Canada's Food Guide)就附加更詳細的說明,連個樣也改變了。

三是不同年代的食物指南,其實反映了當時社會的狀況。
例如第一代食物指南叫 Canada's Official Food Rules,於1942年推出。當時正值ニ次大戰,政府推出這個指南的原因,是當時大家都好窮,無錢買食物。為了保護國民的身體健康,指南就教育大眾每日要攝取最基本的營養。而由於當時社會物資短缺,指南上建議的份量不是很足夠。例如當時奶的供應有限,指南上奶的攝取量就只建議了應有水平的70%。所以 Canada's Official Food Rules 的設計,其實是以保護健康 health protective 做出發點。

不過時移世逆,到了2007年的更新版,即是今日所採用的版本,社會富裕了,國民手上的錢多了,市面上多了很多又貴又不健康的食物,街道上癡肥人士隨處可見。今日要處理的問題,不再是不夠食,而是食太多。所以食物指南的出發點不再是 health protective,而是要 eat well 「食得好」。故此最新的食物指南的全名叫 Eating well with Canada's Food Guide。 目標是要教育我們「食好D」,以免食出病來。所以有人批評現時的食物指南,好似好著重減磅。無他,這是我們今日的問題。

不過要身體健康大概不只是靠推行營養標籤和食物指南可以做得到,事關加拿大採用了有關制度多年,但癡肥的數字仍然飆升。根據加拿大統計局的數字,由1979至2004年間,加拿大人的癡肥人口大幅上升至每4個成年人就有1個可列入癡肥的行列。在12至17歲的人口中,癡肥比例高達9%;25至34歲的人口中,癡肥比例高達21%;75歲以上的人口更高達24%。而癡肥數字飆升的原因,除了食物的成份之外,跟生活習慣亦很有關係。例如只有9%的男童和4%的女童有達到加拿大體育活動指引,每日有60分鐘中度以上的體育活動標準。

所以今個夏天,唔好成日怕曬黑皮膚,多一點戶外活動,建立一個健康的生活習慣。

相關討論
癡肥兒童改造計劃
缺乏睡眠的社會
幸福從小由小做起
努力加餐飯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