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1

 

糧食作武器

聯合國安理會上星期正式承認,氣候變化有可能對世界的安全穩定構成威脅。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亦表示極端的天氣現象「不僅對人們的日常生活,而且對國家基建、機制運作和財政預算都造成影響,甚至可能導致危險的安全真空現象」。氣候變化會威脅世界和平,其實主要是跟水源和糧食供應有關。

例如在2006年,美國吸納大批黃豆和栗米擴大生化燃油計劃,導致黃豆和栗米的價格上升;又適逢加州、澳洲、以及亞洲多個糧食出產國的天氣變化,糧食失收,導致在2008年4月份,全球小麥的價格上升了一倍,稻米的就上升了兩倍,令到在亞洲和非洲一些較貧窮地區出現缺糧的情況。再數近一點,今年5月份來自中國的藥材價格普遍上升20%至30%不等,有的甚至漲價4倍,主要的原因是中國湖北﹑湖南﹑淅江﹑貴州及江西一帶﹐近月來發生旱災﹐導致中草藥材嚴重失收。糧食失收對富裕國家的影響主要反映在食物價格上,但對一些窮困而且政治不穩定的地區,分分鐘會引發難民潮、內亂、或者因為爭奪糧食而對外爆發衝突。

其實在2007年,英國在擔任安理會輪值主席國時,曾嘗試就氣候變化可能對世界和平構成威脅的問題達成共識,但沒有成功。今次安理會的15個成員國亦是經過一輪的拉鋸,才發表一項措辭謹慎的聲明,將氣候保護列入安理會的重要議程表中。固中的原因,是除了近年環保的問題經常被政治化外,糧食供求本身亦是一個牽涉政治和經貿利益的敏感問題。

例如在二次大戰之後,歐洲出現糧食短缺危機,美國就藉著糧食援助增加對歐洲的影響力,並且藉著向歐洲大量輸出廉價的農產品以刺激國內經濟。到了1950年代初,歐洲站穩陣腳,可以生產足夠的糧食,美國糧食援助被視為對歐洲農業發展的阻礙。

歐洲市場萎縮,美國就面臨國內糧食生產過剩的問題,於是由1954年中開始,美國轉而大力向其他地區國家提供糧食援助。適逢共產主義的力量冒升,1954年7月10日,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簽署「農業貿易發展及援助」法案。法案表面上是援助貧窮國家,但實際上是一項外交政策,向反左派的政府提供策略性糧食援助,拉攏更多國家政府親美。

美國在1954至1956年間提供的經濟援助,一半是上以糧食為主,由1956至1960年間,美國提供了全球3分之1以上小麥的出口量。對美國而言,將糧食跟外交策略結合,既可提升國際的影響力,又能有助國內農產經濟,第三世界對美國的倚賴越重,美國的政治和經濟收益越大,正如曾經在尼克遜和福特政府擔任農業部長的布茨(Earl Butz)所講:「飢餓的人只會聽命於手上有麵包的人。食物是一種工具,它是美國用來談判的武器之一」。

美國以糧食用作為外交政治的武器產生了不少的不良後果。例如曾令小麥的價格被刻意壓低,令美國以外的小麥農民無以維生,小麥生產更被龔斷;貧窮國家過份依賴援助,長遠失去自給自足的能力等等。

當然美國不是唯一將糧食問題跟政治和經濟利益掛勾的政府。現時再加上全球一體化以及重商輕農的傾向,過度依賴進口糧食的地區越來越多(加拿大另類政策中心上年年尾公佈一份報告,指卑詩省的糧食價格和供應隨時會大幅波動,理由是本省有近一半的糧食是靠從世界各地入口)當中所牽涉的經貿、市場和國際關係問題非常複雜。所以即使聯合國安理會破天荒正式承認,氣候變化會威脅世界和平,指出糧食供應會引發爭端,但要各國達成採取實際行動的共識,恐怕還有一段非常長遠的路。


相關討論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不穩定的世界糧倉
水荒危機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