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5, 2011

 

十年過後

前蘇聯的瓦解為美國帶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機遇,就是真真正正擔任全球領導者的角色。不單止是當時的美國媒體對自己的總統有這樣的稱呼,很多國家對美國亦馬首是瞻。在1990年9月11日,當時的美國總統老布殊在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的演辭中說:「我們今日站在一個特別而且獨一無二的時間點上… 一個新世界秩序已經產生… 世界各國,不論東方與西方,北方與南方,都能夠繁榮昌盛,和諧共存。」「新世界秩序」這個詞彙不是老布殊所獨創,至少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於1988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已經用過,但「新世界秩序」就成了老布殊外交政策的一個標誌。

雖然有個如此遠大的口號,但老布殊在外交政策上基本上是一個現實主義者。例如面對中國八九民運,他只是以溫和的態度公開譴責,並且同時派親信率領秘密代表團到北京安撫中國政府。在蘇聯有瓦解的跡象出現時,為免出現混亂的局面,老布殊政府的傾向是鞏固蘇聯集團。1991年老布殊出訪烏克蘭,當時烏克蘭正熱切醞釀爭取自由,脫離蘇聯獨立,作為民主老大哥的總統,在成千上萬烏克蘭人民之前的演說,竟然說:「自由與獨立並不相同」,甚至大力讚揚蘇聯的改革,指美國期待「跟包括烏克蘭在內的蘇聯合作… 邁向新世界秩序。」

那次演說當然被人狠批,但就充分表現出老布殊的現實主義。亦正是因為太現實,令美國雖然坐正全球領導者的位置,也錯過了塑造新世界秩序的機遇。

美國另一個展現全球領導者的機遇,是2001年9月11日。911恐怖襲擊無疑是一件令人哭號傷痛的事件,而之後出現的混亂是美國的危機亦是契機。一時間很多國家都主動跟美國站在同一陣線,默認美國掌有全球總司令的兵符。無獨有偶,當時的美國總統是老布
的兒子小布
殊。

在911之前,小布殊的外交政策其實頗模糊,甚至給人對國際事務無知的感覺。不過在911之後,小布殊的外交方針突然變得強烈地清晰。雖然在其團隊當中有老布殊的親信,但跟老竇的現實主義非常不同,小布殊採取的是有過重英雄感的理想主義。

這種氣氛很快漫延至整個政府。在紐約時報雜誌一篇專文中,一位小布殊的資深助理甚至說:「我們(美國)現在已經是一個帝國,當我們採取行動,我們就是在創造我們自己的現實… 而你們所有人就只能研究我們的所作所為。」不過相比起小布殊多次掛在口邊的說話:「如果你不是跟我們站在同一邊,你就是我們的敵人」,那位資深助理的說話都已經算是含蓄。

就在這種傲慢之下,美國相繼發動軍事行動推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政權,順帶毀滅了國際對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穩定世界亂象的期盼。在2006年尾民意調查公司Angus Reid向全球20個國家的居民抽樣調查,問題是那一個國家對全球穩定的威脅最大?結果美國以33%居首位,遠遠拋離第二的伊朗(18%)和第三的中國(12%)。什麼美國作為全球領導者的說法已經消聲匿跡,再加上近年累街坊的美國經濟,美國雖然相對地是一個強國,但作為領導者的必需具備的道德性影響力已嚴重褪色。

現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日前在911十週年的悼念活動上表示,在遭受911恐怖攻擊十年後美國更為強大,這種說話真是在演講中才會出現,在眼前的現實裡再大聲疾呼都已經顯得蒼白無力。


相關討論
強國之沒落?
硬漢也需軟力量
國際大戲
魅力也無法擋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