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2, 2011

 

1%的人衰 99%的人受罪?

「出來示威,是因為做到好似係公司的奴隸,日做夜做都無回報。」這是其中一名參加「佔領中環」行動的小市民的心聲,相信亦是在全球超過950個城市參加佔領運動的小市民、打工仔的心聲,不過這些心聲亦有大富豪響應。回應得最響的,莫過於全球第三大豪豪,人稱「股神」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

巴菲特批評目前美國的稅制不公平,偏袒有錢人。指在年收入介乎6萬至100萬的美國人,稅率平均都過30%,但全美至有錢的400大富豪,2008年的稅率平均就只有21.4%, 比起1992年低7個百分點,即使他們的平均年收入比1992年增加了4倍,高達近3億美元。虎父無犬子,巴菲特的長子霍華德亦指美國各大城市的佔領運動,乃緣於大企業在貧富懸殊擴大的情況下仍然壓榨民眾。

不過對於佔領運動,或者對運動的解讀就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例如坐擁155億美元身家,在金融危機中貼中美國房地產市場爆煲而獲取巨利,人稱「沽神」的保爾森(John Paulson)就指佔領運動的示威者只是在嫉妒他人的成功,指金融業對社會其實有巨大的貢獻,又以自己的公司為例,自成立以來創造了超過100個高薪職位,公司旗下員工近年繳納了數以億元的稅。「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示威者以自稱為「受剝削的99%」為口號,保爾森就回應話不要忘記「最頂尖的那1%的紐約人所繳交的稅款,乃佔了美國總入息稅逾40%。」所以呼籲示威者不要中傷一些成功的事業。

巴菲特和保爾森的立場和論點很不同,但卻係描述著同一個社會、同一個系統,只是捕捉了不同描述的角度。的確,目前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社會有很多不同的困難,貧富懸殊是其中一個嚴重的問題,但問題的核心困局大概不只是大富豪或者是金融界的高層人士良心有所偏差。

對社會文化有深刻分析見稱的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有一本著作叫《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Moral Man and the Immoral Society),當中講到在社會上的個人,不論窮富,多數都有一定的道德性,會有測隱之心、會關心他人,只不過當將這些個人放入社會當中,礙於個人在社會上的位置、職責、政治和經濟架構等等的因素,個人會做出一些看來很缺德的決定。問題的徵結可能不只在於個人的道德良知,亦在於整體的社會架構,可能是系統本身出現問題。例如一間上市公司一季的盈利不上調十個八個百分點,股票即刻被股民看淡甚至拋售,面對如此壓力,上市公司的負責人好自然會無所不用其極去確保盈利上升,過程中少一點定力就會做出合乎營商邏輯,卻可能傷害部份員工和小市民的決定。

這樣說不是要為一些無良富商開脫,在一個有缺失的系統中有些個人仍然可以做出堅持道德原則的決定,例如巴菲特。不過認定為富必定不仁,將整個社會系統的問題歸咎有錢人,以為有錢人賺少點交多點就解決所有當前的所有問題,看法恐怕就過於單薄膚淺。畢竟在目前的社會系統中,大富豪不是唯一的既得利益者。社會上有幾多人有買基金、股票、有做金融、房地產投資、又或者每日買幾多跟生活必需無關,甚至是奢侈的物品?在不同城市的佔領運動中,都有示威者喊出「打倒資本主義」之類的口號,不過如果資本主義真的被打倒,大家的股票房地產又會變成什麼呢?從事奢侈品的工作職位又會往哪裡去呢?目前奉行自由市場原則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確是千瘡百孔,有痛定思痛的必要。但改革過程中的陣痛,是所有社會成員都要一同承擔的。


相關討論
佔領華爾街! ...之後又如何?
廉價的代價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不穩定的世界糧倉

Labels: ,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