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8, 2011

 

操控與失控之間

今個月3日到5日,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北京舉辦了一個研討班,研討班聽起來好像是一些輕鬆的興趣小組,不過是次研討班的參加者就大有來頭,包括有中國電信、新浪、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等39家互聯網運營商和媒體企業的總裁和董事長。參加過研討班之後,一眾老總更煞有介事,宣稱要「進一步唱響網上思想文化主旋律,大力傳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營造團結奮進、積極向上的網上良好輿論氛圍」,並且一致同意,必須「加強自我管理、自我約束、嚴格自律」。

一埸研討班搞到如此大陣仗,事關主辦當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的背景亦非等閒。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今年5月成立,辦公室主任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王晨。王晨亦有出席研討班,並且向各位老總宣講了10月中旬召開的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的內容,要求各位互聯網企業老總「帶頭把握正確導向、大力弘揚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並要「帶頭加強管理,守法自律,促進網際網路新技術新應用有序發展」。

在中國有這樣的一個研討班,還要說什麼「自我約束、嚴格自律」,當然就引起外界忖測,認為是近來世界不同國家的大型民眾示威運動,令中國領導人對於網絡批評和民怨的不安感上升,決定進一步收緊言論空間。若果對中國政府有多少了解,這個推測可以說是合情合理的。

不過除了中國當局的動機完全可以計算之外,對於有關互聯網監管問題的爭論亦都完全在意料之中。一如以往,西方社會主要是以中國當局不尊重言論自由的角度去解讀,但對於當中一些其實都很有意思的題目,例如遏制色情和詐騙等有害信息傳播,不是存而不論,就是認定中國當局只是在放煙幕,骨子裡只是想打壓異己,鉗制言論自由。

這種解讀反過來亦加深了非西方社會對西方社會高舉的言論自由的顧忌。一來是西方社會口中的言論自由總是帶有強烈的政治色彩;二來是言論自由彷彿是跟縱容傷風敗俗、道德腐敗不能分開,接受西方式言論自由,彷彿等同要接受一些放縱情慾的事物。就以互聯網為例,粗略估計色情網站至少超過4百萬個,佔所有網站的總數12%左右。兒童接觸色情網站的平均年齡是11歲。最大色情網站的出產國是美國,出產了全球大約89%的色情網站,是一門每年有數以億元計進漲的偏門大生意,當然受害的婦孺亦數以萬計。但在西方式言論自由的旗幟下,要遏止色情網站的禍害彷彿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其實在我們今日的生活裡,由娛樂到資訊到理財到工作到做功課,都跟互聯網脫不了關係。不同的社會建設,都推向網絡化。網絡化甚至已成為先進社會的一個基本條件。正如其他社會上重要的系統,互聯網是一定有監管的必要。可惜西方社會在放縱式自由的氣氛下,在監管上有嚴重缺陷。即使較早前英國發生大規模騷亂,當局有證據證明有人利用手機短訊和社交網站煽動人滋事,建議日後在非常時期,當局可以暫時關閉社交網站和禁止收發手機短訊。建議一出就馬上被抨擊,指此舉侵犯言論自由,是當局用來打擊公民自由的藉口,眼前公眾安全受重創的事實可以完全視而不見,公眾利益和個人權利之間嚴重失衡。

不過在不少非西方社會又走向另一個極端,動不動就將個人權利和自由踩在腳底,以至公眾利益和社會穩定又被輕易利用為打壓異己的堂皇藉口。當然兩者比較之下,西方式的缺陷似乎較為善良可取,但看清一點,對社會造成的惡一樣叫人痛心。所以期盼在互聯網監管這個對社會有深刻影響的問題上,西方和非西方社會可以減輕一點政治色彩,好好交流交流,互補不足。


相關討論
危險的手機?
科技加骨氣
點擊20億!
先進科技遇上落後思維
始終要學習
未盡全力的保護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