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這是個更新的日子

聖誕期間社會上知名的人物和領袖都會發表聖誕講話。不同人士的講話有不同的取向。

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聖誕子夜彌撒中,就抨擊聖誕節日益商業化,指「今天聖誕節已經變成一種商業化的慶祝活動,奪目的燈飾掩蓋了上帝的奧秘。上帝教導我們謙卑,過簡約的生活。讓我們祈求天父,看穿這個季節閃閃生光的表面,重新發掘聖子在伯利恆馬槽內出生背後的真正意義,從而找到真正的快樂和真光。」又呼籲要重新發掘宗教信仰的重要性,藉以面對社會上的各種問題。另外教宗日前跟教廷人員開會時表示,歐洲現時所面對的金融和債務危機,其實是源自歐洲大陸的道德危機。

英國聖公會坎特伯雷大主教在聖誕講道中,指今年在英國發生的騷亂和金融危機,導致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受到嚴重打擊,人的互信被濫用以致失去,信任危機是目前公眾所面臨最為迫切的問題,所以呼籲公眾不要把生活建立在自私與恐懼之上。

英女皇伊麗莎白二世發表的聖誕講話就更直接。在講話的最後一段,英女皇指耶穌降生時的世界同樣是一個充滿恐懼的世界,然後就引用聖經報喜訊的天使對牧羊人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然後話鋒一轉,說雖然人有行善的能力,但歷史教導我們,人是需要被拯救,特別是從我們的魯莽和貪婪中被救贖,所以上帝不是差派一個哲學家,而是差派一個救主來拯救、赦免人。英女皇這樣的聖誕講話,一個不留神,真的以為自己在聽道。

縱觀三個人的聖誕講話,雖然著眼點有不同,但論點似乎非常接近,就是目前社會的困境,乃源自一些更深層問題。前一排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示威者其中一個最突出的控訴,不是銀行家、資本家無能,而是貪心。當中所指向的,不也是一些更深層問題嗎?

不過慣於經濟掛帥,利字當頭,將一切有深刻意義的活動商業化、物質化,人的魯莽、失信、貪婪,大概不只是社會上百分之一的人的問題。在今年的聖誕、新年期間,與其在重複這些深層問題,或者為著2012年的經濟挑戰會有幾巨大而惶惶恐恐,不如讓自己有一些空間,安靜一下,整理一下自己的心靈,換一個新的角度,帶著一份新的力量,準備進入新的一年。

相關討論
這是個施予的日子
十月聖誕
1%的人衰 99%的人受罪?
佔領華爾街! ...之後又如何?
艱難,卻不至失落

Labels: ,


Friday, December 23, 2011

 

這是個施予的日子

聖誕節對不少人來說,是個購物的日子,不過聖誕節其實更應該是個施予的日子。

一份由 Innovative Research Group 所做有關加拿大人慈善捐獻的調查報告顯示,原來影響著國民捐獻多少有兩個好重要的因素,這兩個因素都跟入息多少沒有什麼關係,反而是一些更深刻的層面。

第一個影響著捐獻多少的重要因素,是對人普遍的信任程度。報告指,在過去一年作出超過$500捐獻的受訪者當中,超過70%認為社會上「大部份人都是可信任的」。在完全沒有作出捐獻的受訪者當中,只有少於35%認為「大部份人都是可信任的」。從另一角度去提問,在完全沒有作出捐獻的受訪者當中,45%強烈認為慈善機構是將善款浪費在行政開支上,相對有大筆捐獻的受訪者,只有23%有同樣的看法。

其實一個慈善機構花多少在行政開支上才算合理,其實不易界定。誓如今朝早在非洲某小國發生強烈地震,某慈善機構明天一早就有資源送到災區,當中迅速的安排,由救援物資的儲存、到運送、到人手和儀器的配套,必定要有一個完善的行政運作系統,否則救援工作根本無可能即時到位。哪用在行政上的開支是浪費抑或是必需的呢?對人普遍的信任程度低的人士,大概會認為是浪費,進而對該慈善機構產生某種陰謀論,進而大條道理拒絕作出捐獻。而對人普遍的信任程度高的,大概會選擇欣賞該慈善機構的工作果效,信任機構負責人基本上會誠實地使用善款,進而更慷慨解開善囊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慈善機構固然有責任去建立可信的形象,捐獻者亦要在對人的信任程度作出調整,讓有需要的人得到切實的幫助。

調查報告又顯示,第二個影響著捐獻多少的重要因素,是宗教信仰。報告指,作出超過$500捐獻的受訪者當中,46%指捐獻幫助他人是信仰中重要的一部份。而按全國的平均數字,亦有超過30%指宗教信仰是推動他們捐獻的一個重要部份。報告的分析員表示,雖然加拿大已不再是一個宗教氣氛濃厚的國家,但宗教信仰在慈惠工作上的重要性卻超過一般人所想像。

宗教信仰對慈惠工作的影響可以有多個層面,以我個人的領受,信仰其中一個有力的地方,是讓人的眼光從自己的身上放眼向外望,望見世界,望見他人的需要。既然聖誕節是慶祝耶穌的降生,就以耶穌為例。例如耶穌教導他的門徒「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 ─ 你的神,又要愛人如己。」一個忠於基督信仰的人,對神的敬畏是會反映在對他人的關愛上,兩者是緊扣在一起的。正如荷蘭前總理兼神學家的 Abraham Kuyper 所解釋,愛的源頭是神,如果你對神的愛是強烈而真誠的話,這份愛就會自然地湧流到別人的身上。主耶穌的門徒就是因為明白到神的愛和恩典,以致能夠有一份不問回報,傾力照顧有需要的人的心志。能夠造到不以自我為中心,自然就能放眼別人。

說聖誕節其實更應該是個施予的日子,是因為這個節日所記念的,是一個教導人捨己施予的主。所以在聖誕期間,鼓勵大家不要只是著眼於自己想擁有什麼,而是放眼世界上有需的人。大家都知道近年經濟不景,社會上有更多人需要援助,慈善機構更需要資源去幫助有缺乏的人。大家不妨本著聖誕的精神,在慈惠工作上有份。


相關討論
十月聖誕
廉價的代價
聖誕數學題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讓肚餓的孩子有得吃

Labels: , ,


Tuesday, December 13, 2011

 

放屁!

美國著名倫理學家,普林斯頓大學榮譽哲學教授法蘭克福(Harry G. Frankfurt),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篇幅極短的書,卻榮登紐約時報的暢銷書排行榜冠軍。又得到台灣知名政論家南方朔的垂青,翻譯為中文。要先作這麼多介紹,事關這本小書的書名可能令你嚇一跳,叫 On Bullshit,直譯是「牛屎」,南方朔用了一個比較衛生的翻譯,叫「放屁」。不過正如南方朔所形容,這本書有一個「不雅的題目」,但當中卻有著「高雅的學問」。法蘭克福教授是以嚴謹的哲學分析方法,去解釋「放屁」這種充斥著現代社會的語言現象。

根據法蘭克福的分析,「放屁」和「講大話」的目標都是要誤導聽眾,不過兩者的本質其實是有很大的分別。 講大話的人必須先確定事實的真假,才知道要編一個什麼謊話去誤導別人。即是說,講大話的人心中知道真相,只是故意扭曲真相。

但講屁話的人就不同,雖然屁話中可能有虛假的成份,但講屁話的人對事實的真假其實完全不關心,只是堆砌一堆說話蒙混過去,藉著含糊的表述去達到目的。且相比起講大話,講屁話的好處在於更容易逃過人的指責,故此在政壇上,政客都傾向於講屁話多過講大話。

例如香港特首參選人唐英年推銷政綱時表示,不只是要以民為本,而是要建立「人性化的政府」。他的意思是不是現在的政府無人性?抑或現在的政府已經好有人性,他會繼續這個傳統?其實什麼是人性化的政府?意思多講人事關係人情世故少講法治和效律?抑或其實什麼叫人性化的政府並不重要,只是在堆砌一堆含糊的屁話,目的只為製造出唐英年好有人性的形象,但當選之後,他所建立的政府究竟是有人性抑或無人性,根本就無從稽考。

又或者望過少少,在台灣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在兩岸問題上不承認「九二共識」,卻推出什麼「台灣共識」。但其實「台灣共識」是一什麼樣的共識?包不包括支持兩岸統一人士的想法?抑或只是台南深綠人士和台獨支持者的共識?這個共識是如何得出來的?有沒有科學性的數據支持?這些問題其實都沒有什麼意義,「台灣共識」如何得出來,什麼內容什麼數據,以至「九二共識」事實真相,大概都不是蔡英文所關心的,「台灣共識」只是為了不嚇走中間選民,又不得罪深綠選民,所堆砌出的屁話。

又或者再望近一點,較早前在印尼峇里出席東亞峰會時,美國總統奧巴馬為美國在中國南海水域興風作浪,上下其手的作為,向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實話實說,直接表達美國有意在亞太採取更積極的戰略角色,因為美國在南海有很大的利益。但究竟跟南海相距十萬八千里的美國,為何會在南海有很大利益呢?大到要在南海水域附近國家增兵呢?除非奧巴馬承認南海利益指的是轉移美國國民對內政的不滿,或者增兵和售賣武器有助美國經濟,否則根本無從看出美國在南海有很大利益此話的具體意思,又是一堆含混的屁話。不過人家貴為美國總統,放個屁唔臭都響,溫總唯有回敬一向「來而不往非禮也」。這反應其實都好正常,你上下其手,人家當然就大喊非禮啦!

所以說,放眼不同的地方,現今的政壇都是屁話連篇,大眾真的要好好分辨,以免嗅慣了臭屁,再不會追求清新空氣。


相關討論
安樂茶飯
大選娛樂家
一言興邦
動人的基調

Labels:


Thursday, December 01, 2011

 

就是愛嬉水

做過政界紅人,卸任之後其中一個玩意就是出回憶錄,既可讓當事人盡訴心中情,又可以讓大眾了解一些微妙政局背後的內情。美國前國務卿賴斯今個月初就出了第二部回憶錄,其中引人注意的就是書中提及到兩岸關係的問題。

回憶錄中提到台灣前總統陳水扁時,主調非常清楚,就是大力的評擊。有關阿扁的篇幅中連一句好話也沒有,指阿扁經常沖撞美國,又在兩岸問題上抽美國政府後腳,多次把台灣帶到危險邊緣。美國政府其實對阿扁非常不滿,但為了顧及顏面,美國的官員在公開談話時總是語帶保留,但暗裡其實已跟他翻臉。

回顧在阿扁當總統期間,在兩岸問題上興風作浪可以說是不定期指定動作。一時搞什麼「入聯公投」,一時又叫什麼終止國統會和《國家統一綱領》,總之是當台灣內政不彰、政府醜聞纏身、民進黨選情告急,又或者自己人氣下滑時,阿扁都會在兩岸激起千重浪。其實阿扁一直以來政治抽水的法寶不多,但無奈兩岸之間的水夠深,他抽極都仲有得抽。其實當時大家都摸不清,究竟是美國政府大力撐腰,鼓勵阿扁搞到波瀾壯闊,令中國大陸的領導人經常濕身;抑或是阿扁自己看中中美之間的矛盾,為己利而拖美國落水。根據賴斯回憶錄,實情原來是後者,賴斯甚至指阿扁提出的什麼「入聯公投」,其實根本就是台灣「獨立公投」,激怒了美國朝野。但無奈阿扁實在太精於嬉水,美國只有忍氣吞聲,做一隻敢怒不敢言的落水狗。

阿扁時代現在已成過去,阿扁亦已由總統府遷居台北監獄。但中國附近的水域亦未見得平靜,不只兩岸不時水花四濺,南海一帶更是暗湧重重。較早前在印尼峇里出席東亞峰會時,美國總統奧巴馬跟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更是上演精釆的口水戰。有報導指,根據有參加溫奧閉門會晤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透露,奧巴馬在會上有直接表達美國有意在亞太採取更積極的戰略角色,又指美國在南海有很大的利益,「南海的航海自由、商務流通自由、南海爭議的和平解決都符合美國利益,希望中國維護南海航行和通商安全,也希望南海問題得到和平解決」。但據另一份的報道,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崔天凱就表示,「印象中,(溫奧)應沒談及南海問題」。究竟誰是誰非,抑或是翻譯員出錯,恐怕要等若干年後溫家寶或者奧巴馬出回憶錄時大家才能有多一點點的頭緒。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美國明顯有心介入南海問題。即使形象溫和如溫總,對奧巴馬的步步進逼亦忍不住要回敬一句 「來而不往非禮也」,中國官方新華社亦10小時內四度發出新聞稿,就南海問題闡明中方的立場,但這一切大概都不會改變美方繼續在南海興風作浪。事關下年是美國大選,在內政不濟,經濟運滯的情況下,奧巴馬以至其他美國政客都急需一個推卸責任和轉移視線的目標,中國明顯是一個方便的對象。

例如在共和黨初選的競選活動和外交政策辯論中,德克薩斯州州長佩里就信手拈來,指中國為美國目前最大的國家安全問題,甚至言正詞嚴的話

:「在(中國)這個國家,每天有3.5萬宗強制墮胎,解放軍又插手網絡的安全事宜。這些都是我們(美國)在道義和安全上必須處理的重大問題。」你要明白這個論點箇中的邏輯就真係諗死,但其實只要了解到美國政客面對內政和民怨有多束手無策,就不會執著於這類言論的邏輯,改為同情這些政客的困境。

講到尾,他們都不過跟當年阿扁一樣,為求自己的利益,不惜拖人家落水,將所有有關的國家帶到危險邊緣。


相關討論
南海大抽水
中美「暖腳之旅」
代罪羔羊
博弈釣魚台
南海賭局
冠軍中國夢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