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4, 2012

 

祝你新年豐盛

農曆新年期間,香港社會其中一個餘慶節目是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到沙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今年求得的是一支中籤,籤文為「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但管信邪修正外,何愁天地不知聞。」又神又鬼、又正又邪,即係點呢?解曰:「凡事皆吉」。不過既然是為香港求籤,關係到全港市民的福祉,大家當然就點都要發揮一下想像力,想像一下究竟支籤可以跟香港有啥關係?

籤文中第一句「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好自然就令人聯想到正在進行的特首選舉的「豬狼之爭」,何為豬誰是狼,有時真係兩不分。 記者問劉皇發籤文是否寓意特首選舉,發叔就表示認同並且覺得應景。不過無論是否寓意特首選舉,最鬆一口氣的大概是發叔本人。

記得在2009年的農曆新年期間,發叔又係到車公廟為香港求籤,當年求得的是一支下籤,有市民大表不滿,市面上徒添兩分悲悽。

其實求籤對特區政府而言,不論從什麼角度看,都是險著。
好彩求得支上上籤,大眾市民除了因為不是得著下下籤而略感安慰之外,對政府的民望全無效益,求籤官員亦不會因而得到更多市民認同。若在跟著的一年遇有什麼不測,政府更會被譏為有運都不會行,阻住全港市民發達。

如果一個不好彩,求得支下籤,市民難免產生失落不安的情緒,對政府更是什麼都看不順眼。求籤高官更是首當衝,陀衰家的形象應運而生。當年發叔為香港求得下籤,苦笑之餘亦惟有盡高官之責,辯解說:「車公大元帥好靈,給我們一個很大的警告及提示,即是說我們要團結,有和諧社會我們就可以共渡難關。」彷彿在談論什麼政府政策似的。但無論你點解,人家就是認定你黑仔。跟著的幾天,由特首曾蔭權,到各位高官,都要為下籤辯解兩句,安撫大眾情緒,以專業口吻叫大家「以平常心看待有關事件」,只差「大家唔好咁迷信!」呢句未講出口。

既然求籤這玩意如此凶險,特區政府理當發揮閃得就閃的精神,宣佈從此禁止官員求籤,改為高官舞獅也好、高官搶包山也好,總之就是喜慶一點兼且不會身痕的新年活動。

但求籤是民間風俗嘛,不做總有點不自在呀!
若果求籤真是如此不可取替,我建議政府實施「求籤問責制」。每年供出一位民望最低的高官去求籤,求得上籤可以繼續留任;求得下籤就馬上炒魷。這樣做的話,好彩有支上籤,全港市民開心。不幸得出下籤,市民更見興奮,因為可以順腳踢走一個不順眼的高官。

當然,特區政府連高官犯錯都不一定要問責,何況求籤呢?畢竟求籤問卜都是一些沒有什麼根據的玩意,例如根據《明報》翻查香港三大「玄學天王」,蘇民峰、麥玲玲和楊天命,過去5年針對股市、樓市的預測,發現三人的「命中率」即使用較寬鬆的計算方式都只有五成。五成的命中率其實就等同於擲毫,「一係公、一係字」,長遠而言,估中的機率都是五成。

再加上這類預測的內容用字多數都是語意不清,模稜兩可,例如發叔今年求得的中籤,解籤師傅解釋說,籤文內容乃寓意「香港今年會遇到問題,需要思考如何解決,如果能夠修正就全港都會很好」… 其實他又解了些什麼呢?

新一年的社會走勢如何,其實報紙的政治版和經濟版日日都有分析,不然自己用 common sense 感受一下市況都會有點 feel。 與其花錢求籤問卜,不如心裡帶著平安喜樂,安份守己,努力工作,愛護家庭,實實際際的去建立一個豐盛的生活。


相關討論
這是個更新的日子
政客們的新年賀詞
政客們,新一年對你們有期待
延續感恩心

Labels: ,


Thursday, January 19, 2012

 

急步向左走

要重振雄風有不同的方法,可以是先仔細的望聞問切,找出根本的問題,對症下藥,花點時間去固本培元。另一個方法是為求得著即時一振雄風的快感,尋找偏方,藥石亂投,不惜傷身,為挺而走險。聯邦自由黨選擇的方法,似乎是後者。

在日前舉行的聯邦自由黨黨大會當中,與會代表選出曾領導自由黨安省分部,42歲的克勞利 (Mike Crawley) 任黨主席。不過叫人驚訝的就不是選舉黨主席的結果,亦不是什麼重振黨威的具體方法,更加不是對國家前景有什雄圖偉略,而是在大會上,竟然以77%的大比數,支持大麻合法化。

理論上,在黨大會上的決議不等如黨領一定要執行,也不代表黨要將有關決議成為競選政綱,不過隸屬聯邦自由黨的加拿大自由黨青年團 (Young Liberals of Canada) 主席拉華爾 (Samuel Lavoie) 已經表示,支持大麻合法化的決議係證明自由黨正在蛻變中,並且期望推動大麻合法化會被寫入2015年的自由黨競選政綱當中。

有這樣的期待非常合理,事關自由黨臨時黨領袖李博 (Bob Rae) 已經第一時間大力擁抱有關決議,向與會人士大聲宣告:「讓我們面對現實,對付毒品的戰役徹底失敗」,指「國家今日面對最易上癮的物質是煙酒」﹐因大麻而「將新一代年輕人送入監獄」是毫無意義的。雖然李博無說明何謂「對付毒品的戰役徹底失敗」;亦無交待為什麼難以規管的非法物品就不如將之合化法更好背後的邏輯;又無解釋既然煙酒上癮已經遺害不淺,何解還要加上大麻?但大聲認同將大麻合法化,就馬上賺到在場人士的起立鼓掌,即時得到雄風一振的快感。

自由黨在上一屆的大選中慘敗,失去了最大反對黨的地位給聯邦新民主黨,其中一大原因是近年自由黨在政治光譜上的立埸很不清晰,以走中間路線自居,但政綱和主張卻是不斷向左傾斜,似乎有意整合中間偏左的力量跟中間偏右的保守黨對疊。但到大選的後期,見選情告急,自由黨又大聲疾呼,叫選民不要向左走向右去,而是要支持走中間路綫的自由黨,令大眾無所適從,既吸引不到新的支持,又令固有的票源流失。再加上當時左翼老手新民主黨黨領林頓的鋒芒,遠勝當時的自由黨黨領葉禮庭,自由黨根本無本錢去將大勢挽回。

如今林頓已去,新民主黨正在某種不確定的氣氛之中,自由黨正好有空間去痛定思痛,發動百年老店深厚的人脈資源和歷史優勢去重整旗鼓,重拾謹慎穩重的政治印象。反正下次大選在四年之後,何不用四年時間好好排毒美顏、強身健體呢?不過從剛過去的黨大會中所見,自由黨似乎缺乏耐性去固本培元,反而放棄中間路線,急步向左走,之前只是提倡大麻非刑事化,跟新民主黨的立場一致;如今更是支持大麻合法化,比新民主黨走得更左,李博的口吻更是似是大麻黨多過大家所熟悉的自由黨。廣大民眾所關心諸如經濟、民生的議題卻是無影無蹤。如此走下去,自由黨重振雄風之路恐怕會是越走越艱難矣。


更多相關討論
放屁!
請讓一切回歸平實
賽後檢討
最後一週的形勢
大選娛樂家
請給我們一幅全面的圖畫

Labels: ,


Wednesday, January 04, 2012

 

綜合國力的比較問題

進入新一年,各類專家、分析員對各種各個範疇都有各式各樣的預測,其中一大預測對象是中國。由中國將會在倫敦奧運會首次贏得獎牌數目第一;到中國經濟將會「硬著陸」,被日本乘機重奪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寶座;到預言中國將會崩潰,五花八門,要啥有啥,任何政治口味人士都可以口沫橫飛。

連中國國內亦有人湊湊熱鬧。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在一篇題為《一超多強開始向“兩超多強”演變》的文章中提出,國際格局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出現了新的變化趨勢,對國際規範、國際組織、以及國際思潮都產生了影響,在2012年這種趨勢會更趨強勁。美國獨大的單極格局已明顯弱化,中美綜合實力的差距在縮小,同時中美兩國跟其他國家的實力差距越來越大。所以從物質實力角度分析,目前「一超多強」,即一個超級大國伴隨多個強國的格局,將會向「兩超多強」的格局演變,「兩超」當然就是指中國和美國。

這類的說法其實不時都有出現。例如在2010年初中國國防大學教授劉明福就在其著作《中國夢》中提出「冠軍國家爭奪戰」的概念,認為中國在國際舞台上不應再繼續低調,而應該「衝刺世界第一」,「成為世界第一,做頭號強國,是中國21世紀的大目標。」再數1996年的《中國可以說不》和2009年的《中國不高興》,「兩超多強」的論調就溫和/學術得多,至少不是說中國只能是世界第一,雙冠軍都可以。

不過無論論調如何,類似的說法一般都著眼於中國的「硬力量」。「硬力量」也者,主要是指經濟和軍事的綜合實力。所以提出「兩超多強」的作者特別提出,估計在未來5年,只有中美的國防開支可以維持在千億美元的水平之上作為論據。認為新一年中國形勢大好的預測,一般都著眼於中國8%至8.5%的經濟增長率。

的確,要成為超級大國,需要有一定的硬力量,就好似目前經濟陷入水深火熱的歐洲國家,紛紛都向中國靠攏。問題是,一旦這些歐洲國家經濟有好轉,還會不會對中國高度重視呢?目前吹捧中國的背後,其實是不是一顆恨不得中國經濟早日爆發危機的心?

要成為一個在國際舞台上真正有影響力的國家,還需要有「軟力量」。「軟力量」也者,主要是指文化性和道德性的影響力。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就務實得多。在2011年10月18日,十七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指文化是綜合國力的重要成份,「誰佔據了文化發展制高點,誰擁有了強大文化軟實力,誰就能夠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贏得主動」。他的分析是中國文化整體實力跟國際影響力和國際地位還不相稱,「西強我弱」的國際文化和輿論格局尚未根本扭轉。

姑勿論胡錦濤講話的動機,將文化影響力放入衡量綜合國力是一種非常務實的智慧。所以與其因為中國的硬力量而過度雀躍,不如了解一下可以如何將中國的軟力量建立起來。


相關討論
硬漢也需軟力量
中美「暖腳之旅」
政治場上的幽默感
冠軍中國夢
沒頭腦和不高興

Labels: ,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