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1, 2012

 

我是一個大蘋果...

有關蘋果的新聞,一般都是報導新產品有多厲害,用家有多瘋狂,如何帶動市場的新方向的消息,總之就是又香又甜又好吃。即使間中有負面報導,都不能夠直接影響蘋果的聲譽,或者很少會對蘋果有集體性的聲討,不過近日美國多個主流媒體的專欄作家,卻群起呼籲杯葛蘋果的產品,原因是要以抗議蘋果縱容零件供應商和產品製造商苛待職員,漠視員工安全。

例如《福布斯》專欄作家 Peter Cohan 以「由23個死人築成的科技世界﹕是不是杯葛蘋果的時候?」為標題發文,並且指﹕「假如你把為你製造 iPhone、iPad 而死的工人加起來,便會發現人數高得驚人。」群起聲討的其中一條導火線,是《紐約時報》等傳媒近日報道為蘋果生產零件或裝配產品的中國工廠壓榨員工。

雖然蘋果聲稱每年都有稽查廠商的狀況,又揚言會取消與違規廠商的合作關係,但事實是雖然蘋果自2007年起做了近350次稽查,發現大量違規個案,例如根據蘋果的規定,員工每星期的工時最多不得超過60小時,但229間蘋果產品廠房中,62%的有超時工作的情況,而且超過近三分之一的廠房有危險廢物的問題,不過真的被取消合作關係的廠商不到15家。甚至有廠商表示,蘋果只是在簽定合作關係之前有提及員工待遇的問題,一旦正式成了蘋果供應商,蘋果就只關心提升產品質素和減省生產成本的問題,其他的事情,包括員工的工作條件,根本就不會理會。

其實對蘋果有關的指控都已不是首次,而有關指控的對象亦不只是的蘋果一家。例如上年下旬,關注中國廉價勞工組織中國勞工觀察最近發表報告,指多間全球知名的電子產品公司,有份參與在中國的廉價勞工被剝削的過程之中。被點名的公司都是國際上響噹噹的大公司,包括蘋果、微軟、Dell、HP、飛利蒲、Nokia等等。

這些公司被指在中國僱用的廠商,對工人的待遇甚差。除了工作時間超長、生產要求過高之外,更會用不同的方法壓低工資。例如原來是138美元的月薪,在扣除各項所謂福利之後,工人實際落袋月薪是少於80美元。這些被點名的大公司不少都是台灣鴻海集團旗下的富士康生意伙伴。富士康早兩年經常見報,事關分別有十多個員工因為吃不消而自殺,引起社會關注。不過那些大公司對有關報導多數都拒絕回應,回應的都是清一色,指剝削員工是合作的廠商的問題,跟自己無關,但就有証據顯示這些大公司不單對剝削勞工係知情,並且樂於爭取更低的生產成本。

其實第三世界工人被剝削,除了可用大公司大集團無良缺德、欺壓員工作為結論外,亦反映更深層的經濟結構問題。《新聞周刊》的科技評論員 Dan Lyons,在狠批蘋果之餘,更批評消費者其實亦是助長剝削第三世界工人的員工之一,認為「最終要追究的,不只在蘋果與別的電子商,而在我們消費者。」在第一世界先進國家,過去一段長時期享受著大量兼多樣價廉物美的商品和食物,市場上不斷有新產品推出,又不斷鼓勵人拋棄舊產品,形成在富裕國家一種極端的消費文化和消費經濟。但這吹谷不斷消費的經濟背後,需要極之大量的物資和人力去支撐。這些人力物力往往是來自第三世界。商品超平,因為第三世界工人人工超賤。

就以咖啡為例,在烏干達一個種植咖啡的農夫,如果一公斤咖啡豆能賣69美分的話,一家人的生活就無問題。如果一公斤咖啡豆被壓價到29美分,農夫就連維持耕種也成問題。但現時當地咖啡豆的價格,一公斤只有14美分左右。不過經過幾輪的轉賣後,咖啡豆推出第一世界國家的市場,價格升至每公斤26.4美元,是烏干達咖啡農所得的二百倍左右。咖啡公司賺到盤滿砵滿,咖啡農夫就做到盡都三餐不計。

那就叫那些大公司不要牟取暴利,問題就解決喇!
問題是這些大公司往往是上市公司,若果每季盈利不上調十個八個百分點,分分鐘被股民看淡拋售。這些大公司能承受得到盈利不夠高,競爭力減低的後果嗎?股民又是否願意一同承擔支持良心公司呢?肯不肯寧可貴一點都支持購買一些 fair trade 的貨品呢?

這樣說絕不是要為大公司大集團的無良開脫,而是我們必需要明白整個問題的大圖畫。因為第三世界工人的待遇,跟我們第一世界市場的消費文化有密切的關係。

Labels: ,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