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8, 2012

 

坦白性詭辯

近排看了幾套中國大陸的電視劇,發覺劇本和製作的質素都真的很不錯,特別對白的設計和字眼的運用,文雅而生動,令我自愧中文的水平真是麻麻。不過再看中國新聞和政壇,對語言的運用就更有嘆為觀止的感覺。

例如「梁林故居」的拆卸事件。梁林故居是民國時期文化界名流伉儷梁思成和林徽因生活過的地方。梁思成是梁啟超的長子,是當代著名建築師,中國第一個運用現代科學方法對中國古建築進行研究的學者,又是東北大學和清華大學建築系的創立人,對中國建築界有重大貢獻。而梁林故居本身的建設完全符合中國傳統四合院的特色,有一定的研究價值,北京東城區文化委員會在上年三月亦將梁林故居明確界定為不可移動文物。不過今年農曆新年期間,有媒體曝出梁林故居已被清拆,引起大眾的不滿,向當局質詢。東城區文化委員會,即是將梁林故居界定為不可移動文物的部門在調查後解釋,是有關開發單位對梁林故居進行了「維修性拆除」。梁林故居的原址基本上是個廢墟,好明顯是被「拆除」了,但加上了「維修性」三個字在前頭,感覺不單是當局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且是在做一些合情合理有益有建設性的事。

這種將兩組吊詭性甚高的字眼放在一起運用的技巧非常高明,輕易地增加了不合理的事情的合理性。以後美國大肆轟炸其他國家,可以辯稱為「人道性濫炸」;阿爸毒打個仔可稱為「愛護性虐打」;小偷在市埸偷竊可自辯為「付款性偷竊」,總之就是一種靈活性非常的詭辯術。

這種有創意的語言運用方式,官員用得多,身邊替政府護航的人士多少都會沾染得到。例如在2009年,張維迎教授在《小康》雜誌訪問中指「中國所有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在中國大陸公開談改革,指的當然不是政治改革,而是經濟改革。「中國所有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張教授言下之意就是所有中國老百姓在經濟上都得好處,生活有所改善。這個說法聽在老百姓耳中,當然覺得與現實不符,不少網民都質疑這個說法。

後來在一個網上論壇上,請來厲以寧教授作客回答網民的問題,有網民就乘機問厲教授對張教授「中國所有人都是改革的受益者」這個講法的意見,原意大概是希望聽一些不太官腔,貼近民間一點的說法,怎料厲教授卻提出一個詭辯性極高的講法,指中國的窮人不應叫「窮 人」,而是該稱為「待富者」。 窮人也者,只是未發達,仍在排隊等待發達的人士。其實這說法不無道理,等一世是等,等三代也是等,你不能說厲教授這個講法錯,只能慨嘆自己無足夠時間去驗證。所以一眾網民唯有折服,稱厲教授的講法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創新性理論」。

面對著官員和政府護航人士的強詞奪理,老百姓唯有也靠一些有創意的語言運用方式去自我安慰。例如重慶銅梁縣教育局曾經要求所有小學生繳交9000元的「慰問金」,向老師寥表心意。事件傳出,有記者去了解了解,教育局長就回應說繳交慰問金是學生家長的「自願」行為。另外寧波教育學院有樣學樣,要求畢業生向學院繳交「孝敬費」,孝敬一下老師。有人去了解事件,校方同樣指繳交「孝敬費」是學生的「自願」行為。面對當局這些要求,當事人乖乖地向當局慰問孝敬之餘,唯有自嘲是「被自願」以平衡一下心理。除了「被自願」,中國的老百姓還作了一大堆如「被就業」、「被開心」、「被脫貧」、「被小康」等等的字眼,為求在當權者的漫天屁話中喘喘氣。

當然屁話不是中國官埸獨有,各地政壇都有,只要有職業政客的地方就一定有。只是在法治薄弱、政治封閉的地方,當權者的屁話特別惡特別臭,臭到會對老百姓的身心造成具體甚至永久性的傷害。


相關討論
放屁!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