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4, 2012

 

酗毒駕駛:一個性命攸關的問題

酒後駕駛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表現,已經是社會共識。所以即使在過時過節期,可能會因為警方在馬路上所設置的酒精測試關卡而耽誤時間,市民都沒有什麼怨言。即使卑詩省反酒後駕駛的法例特別嚴厲,有引起過討論,但市民普遍都認同法例的精神。

除了酒後駕駛之外,司機在駕駛時不應該手持手機通話或者發短訊,亦逐漸成為社會的共識。所以即使會有所不便,甚至要改變駕駛的習慣,政府立法禁止司機在駕駛時手持手機通話或發短訊,市民普遍都視之為良法。

原因無他,在一個有良好公民質素的社會裡,市民都意識到駕駛不只是一個個人的問題,一個人坐得上司機位,就要對公共安全負上責任。你的腳一踏油門,就是一個性命攸關的問題。

既然社會大衆都已經有共識,在駕駛方面的安全問題必需從嚴處理,那除了酒精和手機之外,其他有可能影響駕駛安全的事物,是否也該嚴肅正視呢?

最近在英國醫學期刊刊登了一個由加拿大 Halifax 的研究團隊所做的調查顯示, 在駕駛前三小時內吸食大麻的司機,發生嚴重或致命交通意外的風險,較沒有使用大麻的司機,高出92%,即是高出接近一倍。這份研究報告被視為一個具說服力的分析,事關報告是先將來自多個國家接近三千份有關資料進行篩選,揀出合乎科學準則的九項研究,把數據綜合分析,當中涉及的研究對象共有49,411人。並且是刪除其他例如酒精的物質,單一針對大麻一項作分析,而且所有使用的研究個案都涉及真實的路面情况,使用真實吸食大麻後引致的撞車意外作分析。比起一些在實驗室內聘請本身已經常吸食大麻的人,服食定量大麻所作的測試,這份研究報告更具參考價值。

吸食大麻之後駕駛導致嚴重或致命交通意外的風險,比無吸食大麻高出接近一倍。如果有關數字是關於酒精或者手機,一定引起廣泛關注,甚至有政客會跳出來義正詞嚴的要求更嚴厲的立法,或者更大力推廣教育。不過關涉的是大麻,研究再有說服力,數據再鏗鏘,在加拿大都難以引起迴響。

這個不幸的現象正正顯示了一個不幸的現實,就是大麻的問題在加拿大成為了一個意識型態式的爭拗。吸食大麻成了某種個人權利的具體標誌,爭取吸食大麻彷彿是爭取某種人權的宣示,明知故犯地非法公開吸食大麻彷彿是一種爭取社會公義的抗爭行為。但實際上大麻會引起的社會問題,例如治安、醫療、社會風氣、國際形象等等,在意識型態的抗爭心態下,不是被淡化就是被美化。

再加上多一重不幸,就是政客為求爭取選票而無所不用其極的不幸。例如在上個月中舉行的聯邦自由黨黨大會當中,黨員竟然以77%的大比數,支持大麻合法化。用「竟然」這個字眼,是因為即使左傾如聯邦新民主黨,都主要是支持大麻非刑事化,但自由黨就喊出大麻合法化,臨時黨領李博 (Bob Rae) 亦即時大力擁抱有關決議,向與會人士大聲宣告:「讓我們面對現實,對付毒品的戰役徹底失敗」。雖然不清楚李博口中的「面對現實」是什麼意思,但一個明顯的現實是連最大反對黨的地位亦不保的聯邦自由黨急於重振旗鼓,急於吸收新血。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動議正正是年輕一脫的自由黨黨員提出,隸屬聯邦自由黨的加拿大自由黨青年團 (Young Liberals of Canada) 主席拉華爾 (Samuel Lavoie) 亦明言,期望推動大麻合法化會被寫入2015年的自由黨競選政綱當中。為求吸納所謂年輕一群的支持,就急於附和對社會有負面影響的聲音,對黨對國家對下一代都是一種極大的不幸。

其實撇開只流於意識型態式的爭拗,大麻基本上是一種百害而無一利的上癮性物質。目前煙酒上癮已經遺害不淺,花費了極大的社會資源去做教育、醫療、以及應付其他相關的社會問題,何解還要加上大麻?既然大麻已被確認會嚴重影響駕駛安全,何解要令問題加倍擴大,難道用在對付酒後駕駛的花費還不足夠嗎?

美國政府早在十年前已教育青少年「遠離大麻﹑安全駕駛」的信息﹐提高公眾對酗毒駕駛問題的警覺性。當年白宮全國毒品控制政策辦公室主任John P. Walters說﹕「在當今的青少年中存在著對大麻的錯誤認識。大麻是有害的﹐而且能導致危險的行為﹐包括酗毒駕駛或搭乘酗毒司機駕駛的車輛。我們要鼓勵新一代司機的父母在青少年成長的關鍵時期﹐與子女討論大麻的禍害﹐使他們成為負責任的駕車人士。」何解在一些明明是大是大非,性命攸關的問題上,本國仍然有政客將問題複雜化、抽象化到一個地步,對大麻明顯的禍害視而不見呢?




相關討論
急步向左走
說什麼「加強教育」!?
丟假
如此世界之最
破破悶局
話只說半句
A Culture of Denial

Labels: ,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