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7, 2012

 

不要太有人性

在羅馬帝國時期,帝國內窮人的數目非常多,再加上不是一個福利社會,窮人的生活有多艱難可想而知。不過當時的窮人就沒有得到太多的同情,事關當時的社會基本上視一個人窮是可恥和醜惡,有這種心態是因為他們將財富與道德操守掛勾,認為人窮就必然志短,道德水平亦必然低下。一個人想食橙,但無錢買,好自然就會去偷橙。但一個人有錢,就沒有冒險去偷的動機。這個想法,聽落不單合理,而且對人性有一定的體會,不過最近一份由多倫多大學和加州大學所做研究報告就有不同的看法。

報告顯示,人有錢不單道德水平不一定高,反而可能比一般人更低。報告的研究對象包括學生和成年人。自認為是屬於「上流社會」的研究對象,更傾向於奪取他人的貴重物品、在談判中講大話、以及用作弊的方法去贏取獎品。不過其實無需有研究報告,有多少社會經驗的人,都明白財富多少不一定跟道德水平高低掛勾。你只要望向香港的特首候選人唐英年就知道。

唐唐生於富裕的紡織業世家,又是香港高官,要加建大地庫,錢固然不是問題,要順利申請加建審批亦肯定有人脈,但他就偏偏要冒險僭建。好明顯,有錢不一定等於處事有高的道德水平。事件曝光之後,唐唐就被人指無誠信,不適宜做特首領導政府。不過我總是覺得指摘他無誠信,對唐唐而言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感覺,甚至不覺得是在罵他,事關一直以來,建立一個有誠信的政府都不是他的賣點。

記得唐唐一開始推銷政綱時,強調的口號是要建立「人性化的政府」。不過究竟何謂人性化的政府?他的意思是不是現在的政府無人性?抑或現在的政府已經好有人性,他會繼續這個傳統?人性化的意思是要更體察民情?抑或多講人事關係人情世故少講法治和效律?具體意思他並沒有說明,不過從他在競選過程中的表現,大家多少了解他口中「人性化政府」的意思。

例如有人指唐唐缺乏政治智慧,明明在去年五月的高官僭建風波期間,曾特首呼籲全體問責高官安排專業人士檢查寓所,以示清白也好、撥亂反正也好,總之就將風波平息。唐唐就沒有把握機會處理,失去拆彈的時機。不過細心一點去想,唐唐的千呎地庫不是無心之失,甚至不是小規模僭建,而是有可能是儲心積慮的大型違規項目。若果當時將大地庫公開的話,再有政治智慧都可能無緣入閘競逐下屆特首。就好似有大學要嚴打抄襲風氣,要學生坦白從寬。只抄襲了人家兩、三個段落的學生當然容易坦白,但將人家整本書抄襲回來的學生,即使坦白亦難以從寬,在權衡利弊之下,選擇繼續瞞天過海實屬人之常情。所以將心比心,唐唐不敢在高官僭建風波期間公開千呎地庫,其實都是非常人性的做法。

到事件開被傳媒揭露,唐唐由「工人挖深咗」、到「要嚟擺吓雜物」、到「唔知個窿有幾大」,一個大話接一個大話去掩飾。一直到地底唐宮全面曝光,唐唐又扮失憶又扮懵、再擺老婆上枱,這一切的手段你可以說他無智慧、技巧低,但不得不承認的是,這一切都是很人性的表現。

不過講到有人性,就一定要講唐唐的老闆曾特首,做了公務員這麼多年,又做了特首這麼多年。早唔爆、遲唔爆,偏偏要在唐唐最需要引開公眾視線的時候,爆出涉嫌貪腐的醜聞,而且是乘搭富豪遊艇、私人飛機、超筍價租豪宅、入住澳門賭場大豪客套房逐單引爆,而且掩飾手法的劣拙不下於唐唐。一時間唐唐的僭建醜聞少見於報章頭版,取而代之的是曾特首的貪腐醜聞。市民對唐唐無膊頭無腰骨的忿怒,轉為香港高官「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的感慨。曾特首如此有人性的護唐表現,說他對下屆特首的立場中立,不是「挺唐」,真是講都無人信。

唐唐什麼建立「人性化的政府」的口號雖然語意不清,但觀其行,大家都有所領會。目前逼他退選已是沒有可能的事,他不但不會退,甚至仍是小圈子選舉中的下屆特首大熱。所以與其叫他退選,不如向他清楚表明,大家不要什麼人性化政府,而是要一個嚴格講求法治的政府。唐唐一旦上場,一切涉嫌的違規行為,涉及的是前特首、是高官、是高官老婆也好,一概依法處理,不要太有人性。


更多相關討論
當「忠直」等同「乞食」
政治場上的轉彎邏輯
「我會不停發嗡風!」

Labels: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