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7, 2012

 

悲哀的強盛

4月19日印度成功試射「烈火五型」洲際導彈。據報該枚導彈長17米,重50噸,可攜帶 100公斤核武器,射程超過5000公里。這次試射成功,標誌著印度加入了有能力發射長程洲際彈道導彈 (ICBM) 的國家行列。目前這行列只有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 ─ 中國、美國、英國、俄羅斯、法國,以色列相信亦可能具有發射洲際導彈的實力。

「烈火五型」成功試射,可以說是令印度擠身洲際導彈的精英俱樂部。難怪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會興奮地宣告:「國家今天昂首挺胸而立。」負責研發「烈火五型」的印度國防研究及發展組織 (DRDO) 總監薩拉斯沃特接受訪問時說:「『烈火五型』導彈已經試射成功,為我們的導彈科技締造歷史,也令我們的國家感到自豪。我們今天已經成為世界上大部分國家無可匹敵的導彈強國。」意氣風發之色難以掩蓋。 

「烈火五型」覆蓋面包括全中國,以至歐洲部分地區。印度官方的言論當然非常緊慎,指印度發展導彈技術,「不是因為其他國家有什麼樣的導彈而去發展」。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上月在印度新德里,參與金磚四國領導人第4次會晤時,曾與印度總理辛格會面,辛格當時亦強調印度無意也不會參與任何遏制中國的戰略。不過印度媒體就露骨得多,露骨到幾乎是毫不掩飾對中國的敵意。例如《印度教徒報》就暢談:「[這種導彈] 即使在印度腹地發射,也可以覆蓋整個中國,尤其是中國人口稠密和經濟上非常重要的沿海地區。」 甚至有印度媒體稱之為「中國殺手」。

「烈火五型」的成功試射,獨立來看,當然也算是一項成就。但放在一個更闊的畫面中來看,就難免令人有種悲哀的憤慨。明明該導彈可攜核彈頭,增加地區軍備競賽的風險,而且印度至今還未簽署「國際核不擴散條約」,但北約就在「烈火五型」試射後,公開指不會視印度為威脅;美國國務院甚至聲稱,印度在核不擴散上的紀錄「堅實」。對於印度不與任何核武控制和導彈軍控條約合作;2012年的軍費大增17%;以及過去5年持續成為全球最大武器買家等事實,西方國家都是隻眼開隻眼閉。這種國際「大細超」固然令人憤慨,但不至於悲哀。 

令人感到既悲哀又憤慨的,是在「烈火五型」試射前剛好一個月,印度官方的計畫委員會(Planning Commission)公布資料,指印度貧窮人口在過去5年內大幅減少約5200萬人。從2004至2005年度到2009至2010年度,貧窮人口比例由37.2%大幅降至29.8%,創歷來最大的降幅。全印貧窮人口數字由5年前的4億700萬,降至3億5500萬人。 

單從數字上看,貧窮人口佔全國人口三分之一,本身已非常驚人,不過再看清楚細節,就更令人憤慨。事關貧窮人口大幅減少的原因,不是政府有關政策湊效,而是當局將貧窮的標準進一步降低。印度計劃委員會制訂新的貧困線標準,將城市的每日生活開支調低至60美分以下,農村每日開支更調低至50美分以下。根據世界銀行的標準為每人每日生活開支在2美元以下,就算為貧窮。依據這個國際標準,印度的貧窮人口其實是八億兩千八百萬。 

另一項用作量度貧窮的指標,是衡量飢餓和營養不良的程度。衡量飢餓的國際標準是身體質量指數 (body mass index, BMI) 的下限為18.5。如果一個人的BMI在17到18.4之間﹐就屬於「營養不良」﹐BMI在16.0到16.9之間屬於「嚴重營養不良」﹐BMI低於16則表示一個人「極度飢餓」。根據印度政府自己的推算﹐在印度有35.6%的女性和34.2%的男性BMI是低於18.5﹐42%的兒童體重過輕。連印度計劃委員會也承認:「即便印度沒有處於飢荒狀態﹐也顯然是處於長期飢餓狀態。」

將貧窮標準降低,不單止是一個數字遊戲,更會直接打擊到已經山窮水盡,長期處於頻死邊緣的窮人,因為貧窮標準線是會直接影響到窮人能否取得基本福利,那些無端端數字上「被脫貧」的窮人,可能會就此連領取基本福利和食物救濟的資格也被剝奪。這種隨意降低貧窮標準的做法,可以說是極之不人道。 

認為國防開支屬於無謂開支的人,固然是好天真好傻,缺乏全面國家管理以及國際視野。但妄顧國民疾苦,為求炫耀和追逐強國虛名的軍事擴張,就更是不負責任,欠缺道德承擔的行為。「烈火五型」估計總共耗資五億美元研發,要正式投入佈署,開支肯定非常龐大,印度今年的軍費勁升17% 恐怕會是個持續的趨勢。 

2006年,印度第二度試射可攜帶核彈頭的「烈
火三型」導彈期間,印度主管婦女暨兒童事務部首度承認,即使在一窮二白的非洲大陸的兒童,健康營養也比印度兒童好
很多,印度兒童營養
不足的比例高居世界之冠。在試射「烈火五型」期間,國際食品政策研究所最新的全球飢餓指數(2011 Global Hunger Index)顯示﹐印度有兩億人口得不到食物安全保障,是世界上飢餓人數最多的國家。在這樣的背景下,印度宣告擠身洲際導彈的富貴俱樂部,怎能不讓人有種悲哀的憤慨呢? 

至於總是以正義、文明自居的西方國家,經常對中國的軍事研發、軍費開支、人權狀況,貧富懸殊等問題非常敏感,意見多多,相比起對印度的沈默,真是欠了印度老百姓一個公道。


相關討論
這是個施予的日子
廉價的代價
窮人不是一個數字
讓肚餓的孩子有得吃

Labels: , ,


Wednesday, April 18, 2012

 

河蟹激鬥草泥馬

傳說在遙遠的「馬勒戈壁」有一種罕有的生物叫「草泥馬」。草泥馬是一種調皮而靈敏的動物,能夠克服艱苦的環境。不過草泥馬的生存環境近年受到嚴重威脅,因為有一種叫「河蟹」的生物入侵。目前草泥馬正頑強勇敢地為保命而奮鬥,希望有一日能擊退河蟹,自由自在地生活。

以上一段有關草泥馬的描述,不明就裡的話,可能會以為是什麼動物奇觀的片段。但稍為了解的就知道,世界上根本就無「草泥馬」這種生物,只是一句國語髒話的諧音,是什麼髒話在大眾媒體上就不便明言。不過其對手「河蟹」就可以說多一點,說白一點。「河蟹」是國語「和諧」的諧音。背景是在大約2009年初,中國政府發起建設和諧網絡、整治互聯網低俗風氣專項行動。行動的目標是要關閉所謂的「低俗」網站,揪出遮罩髒話。「遮罩髒話」的意思就是將一些髒話利用諧音或者其他聯想去衛生化,但骨子裡仍是髒話。

這項以「和諧」為目標的網絡反低俗行動,聽起來合情合理,但單是2009年1月,被關閉的網站已多達1500個,而且被整治的還包括一些交友網站、人文及政治性的組群。令人懷疑行動的目標,質疑政府口中「和諧」是什麼意思。不過正如對其他社會問題有不滿一樣,中國的老百姓都是有怨無路訴,唯有靠惡搞洩憤,創作出「河蟹」,以及與其之對抗的神獸「草泥馬」以示不滿。

不過無論神獸講到有多神,實際上都是敵不過官方的監控。例如目前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被免職的事件,牽涉的層面廣泛、複雜,兼敏感,北京的氣氛非常詭異,政局鬼影憧憧。再加上大眾對事情的內情所知不多,揣測謠言滿天飛。特別在互聯網上,由「軍車進京」,到「北京政變」,到「聽見槍聲」等等的傳言廣泛流傳。這些流傳在目前正處多事之秋的北京,無疑會引起公眾恐慌,搖動社會穩定,因此官方的反應非常迅速,公安機關幾日之內已拘捕了6個被指「在網上編造謠言」的疑犯。

當局的反應不單止快,而且廣泛兼強悍,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立刻責成有關地方網絡管理部門進行查處,電信管理部門依相關法規關閉了16家網站。北京市和廣東省互聯網資訊管理部門甚至向新浪和騰訊提出嚴厲批評,結果由3月31日上午8時至4月3日上午8時,兩家網站要暫停微博的評論功能。6個人造謠,上億網民陪收聲,一切在幾日之內迅速執行,叫人實在不能不佩服河蟹的能耐。

記得於2010年底開始的「阿拉伯之春」,短期內在中東地區引發一連串的反政府運動,甚至有政權被推翻,當中互聯網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阿拉伯之春正是如火如荼的期間,不少人都問:互聯網能否在中國發揮同樣的功效?先不論所謂阿拉伯之春式的革命對社會長遠的影響,單看互聯網在中國運作的現實,不難得出一個結論,就是中國當局目前對互聯網的監控,遠比中東國家來得嚴密,而且有策略。對維持國家穩和諧的那份認真,促使中國政府一早已佈下天羅地網,各路包抄,建立了目前世界上最強大的互聯網控制系統。

例如在上年11月初,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北京舉辦了一個研討班,參加者包括中國電信、新浪、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等39家互聯網運營商和媒體企業的總裁和董事長。會上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王晨向各位老總宣講了10月中旬召開的中共十七屆六中全會的內容,要求各位互聯網企業老總「帶頭把握正確導向、大力弘揚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並要「帶頭加強管理,守法自律,促進網際網路新技術新應用有序發展」。會後一眾老總宣稱要「進一步唱響網上思想文化主旋律,大力傳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營造團結奮進、積極向上的網上良好輿論氛圍」,並且一致同意,必須「加強自我管理、自我約束、嚴格自律」。

再看目前的薄熙來事件中,正具體體現中國當局在對互聯網的掌控上有多周密。一聲令下,微博這個令網民以為享有高度自治而沾沾自喜的所謂「公共空間」,就立時收聲。難怪有內地作家在微博上慨嘆:「[當局] 說關微博就說關微博,說斷網就斷網,他說,要穩定,於是你就穩定。他說,要幸福,於是你就幸福。他說,要有光,於是你就捱了一記耳光。」這個慨嘆一出,很快就被轉發超過二千次,然後又很快在中國的互聯網上消失。

「草泥馬」其實只是中國網民惡搞的十大神獸之一。要創作這麼多的神獸,只因無一隻能敵得過一隻「河蟹」。


相關討論
操控與失控之間
危險的手機?
科技加骨氣
點擊20億!
先進科技遇上落後思維
始終要學習
未盡全力的保護

Labels: ,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